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45章 刺杀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刺杀

就在魏延攻破下辩的同时,张绣也在铁龙谷一带击溃了武都主力大军,统将邓显战死,俘获五千多名武都兵马,并且缴获粮草数万石,战马三千匹。∑,

三日之后,吕布率领两万兵马入驻下辩城,入城之后,他立即派士卒扼守四门,互为犄角之势,谨防梁双余孽伺机作乱。

下辩城中,只见一匹犹如炭火般颜色的骏马昂嘶鸣而立,马上一人,身披西川蜀锦战袍,头戴紫金冠,两束大红翎羽迎风招展,他面容刚毅,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下辩城中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并州军,只见百姓站满街道两旁,但听牛角声响,并州军人马开始徐徐入城,领头者正是大汉温侯、车骑将军吕布,其身后的将尉以及随军文官大小依次而行,以汉室之名视察巡城,安抚军民。

天朗日清,暖阳当空。这样一个好天气,似乎也让压抑许久的下辩城沾上了一份喜庆之气,梁双骄横嗜**,残暴狠戾,多不得武都军民的人心,虽然有的人还不知道吕布是谁,但看到他的装扮,一眼便知吕布不是一般人,而且他还自称大汉温侯、车骑将军,想必也是帝国有名的人物,毕竟大汉四百年江山已深入人心,对于这个来自京城的高官,大多数军民都抱着敬畏之心。

然而,危险总是伴随在人们最为喜庆之时,不知是人群拥挤,还是自己脚跟不稳,一道人影猛然撞出人群,跌倒在地。不偏不巧,正摔在吕布马前。

吕布眉头紧蹙,冷冷地注视着倒在马下之人,刹那间异变突起,只见那跌倒之人瞬间腾起身形,猛然从怀中抽出短剑。寒光一闪,那道短刃如一道急电般的飞刺向马上矗立不动的吕布。

吕布双目冷然的注视着那道飘向自己的利刃,眼神色冷然不屑,虽如此,但他也不敢大意,记得前世的时候,孙策也是武艺非凡,但却死在了不知名的人物手中,所以吕布不敢怠慢。侧身堪堪躲过利刃,旋即猿臂舒缓,单手拎着刺客的臂膀。

“咔嚓”清脆的骨折筋裂之声音瞬间响彻在拥挤的街道,接着便是那刺客疼痛不已的哀嚎,吕布的手臂微微一松,那刺客随即跌落尘埃,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滚拍,口中呜咽嘶鸣。显然是痛入心扉,撕裂肝肠。

“主公。城中贼人还未除尽,主公不宜久留于市曹喧嚣之地。”贾诩策马向前拱手建议道。

吕布冷冷的点点头,与贾诩走了几步路之后,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他的耳朵捕捉到一声细微的弓弦震动,这声不是来自周围。而是从头上的屋顶上发出来的,吕布毫无犹豫,他先是一把推开身旁的贾诩,随即翻身下马,倒地的瞬间又一脚将赤兔马踢开。

于此同时。一支利箭破空袭来,直接穿爆了吕布身旁亲卫的头颅,亲卫连惨叫声也来不及发出,便一头摔倒在地,那支透爆了亲卫头颅的箭镞,长度足有二尺三寸,箭杆硕大,还刷了一层深灰色的漆,吕布知道,能发出这种箭镞的大弓,规制至少在二十石以上,一个人无法操作,发射这种箭镞时必须事先固定好躬身,再慢慢绞紧弓弦。换句话说,这是一场针对他有预谋的谋杀,这周围已经被不知名的敌人架设了死亡的陷阱,只等他往里钻,此时不知道有多少大弓,已经对准了这条不算宽广的街道。

此时的街道已然大乱,百姓们尽皆奔走,成廉急忙率领亲卫将吕布团团围住,神色凛然的看着周围,吕布冷冷的注视着倒在血泊中的亲卫,一股冲天的杀意从他两肋间窜了出来,这名亲卫跟随他多年,最后没有死在战场之上,却死在小人的手中。

没等吕布多想,变故再生,只见百姓中窜出十数名彪形大汉,手中端着强劲的手弩,只听十数声轻微的金属铿锵声,瞬间便将保护吕布的亲卫射翻在地,其中的一支弩箭穿过人墙,奔着吕布门面射来,一名亲卫立即挡在了吕布面前,强劲的弩箭从亲卫瞬间从亲卫的右腮穿过,撞飞了几枚臼齿,然后刺入口腔,狠狠扎入另一侧,立时血花四溅,亲卫发出一声惨叫,身体晃了晃,随即倒地身亡。

还没等刺客装填弩箭,警戒四周的并州士卒一拥而上,乱刀将那些刺客剁为肉泥,在周泰的带领下,并州军开始涌入四周的民房去捉拿房顶上的刺客,可是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房顶上除了摆放端正的强弓,别无他物,周泰立即大手一晃,让士卒将强弓抬下去,或许能在其中发现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在扫除四周的危险后,吕布拨开人群,心痛的看着地上的亲卫:“梁双占据武都多年,其在城中的心腹死士一时未曾除尽也属正常,传某将令,厚葬某的勇士。”

成廉应诺一声,立即招呼士卒收殓了躺在血泊中的吕布亲卫

恰这时,周泰也率领士卒从屋舍内走了出来,几名士卒手中还端着机架强弓。

贾诩健步上前,细细的打量着这二十石强弓,看了半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发现强弓的弓身内部篆有铭文,他又箭步走到被砍得血肉模糊的刺客身边,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手弩,伸手摸了摸,果然也是有铭文,书写着“师君”二字。

此事恐怕有蹊跷,并不像梁双的死士所谓,想到这里,贾诩立即走到吕布身边,低声沉吟道:“主公,此事有些蹊跷,须速速回营”

吕布知道贾诩不会无的放矢,当下立即宣布回营,就这样,一场本来已经安排好的午后巡城便早早结束,吕布随即召集众文武于帐中商讨安定武都之后的事宜,大事商讨完毕,众人又开始商讨今日遇袭一事,说到这件事,众人心中都有点悲愤,吕布的亲卫就是军中挑选的百战之士,各个忠心耿耿,作战凶猛,死一个就少一个。

其中成廉最为难过,这些亲卫都是他和魏越一手训练出来的,最后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宵小之手,不过他们死得很有价值,至少吕布没有受伤,这就是他们做亲卫的职责。

“这件事,并非梁双的死士所为,而是另有他人!”在吕布的示意下,贾诩率先把他得知的情况说了出来。

贾诩的话,立即在帐内掀起轩然大波,成廉急忙问道:“军师,不是梁双的死士干的,那到底是何人所为。”

贾诩拿起桌案上的手弩,不快不慢的说道:“据我观察,无论是强弓亦或者是手弩,其上都刻有“师君”二字,据我所知,汉中张鲁乃天师道第三代天师,他杀掉五斗米教的创始人张修后继承了五斗米教的道统,并自称”师君“

吕布剑眉一挑:“军师的意思是这些刺客是张鲁的人?”

贾诩摇摇头:“也不尽然,有可能是有水东引,坐收渔翁之利,要不然也不会故意留下刻有铭文的弓弩!”

程昱猛地睁开双目:“文和,你说的是刘焉不成?”

贾诩笑了笑,对着吕布说道:“主公,刘焉是个聪明人,他看清大汉已经无可救药,这才带着高祖的一丝血统入主川蜀,欲效仿高祖成就霸业,而张鲁在去年的时候被刘焉任命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带兵攻打汉中天守苏固,张修杀苏固后,张鲁又杀张修,夺其众,截断斜谷道,在刘焉的示意下杀害朝廷使者!”

成廉很疑问:“照军师所言,这张鲁是刘焉的部下,又听从他的命令行事,刘焉为什么要嫁祸张鲁,岂不是自断其臂?”

众人点点头,表示同意成廉的观点。

贾诩将手弩放在桌案上,徐徐解释:“刘焉的身体越来越差,而他的长子和次子均在长安做质子,他的身边只有幼子刘璋在身边,这刘璋暗弱,哪里镇得住张鲁?如今张鲁霸占汉中,兵多将广,只要他愿意,便可取刘焉而代之,只是刘焉帐下文武都比较效忠,张鲁有贼心没贼胆,可一旦刘焉死了,那就说不定了。”

程昱接过话题:“所以未来刘璋的敌人有两个,一个是主公,一个是张鲁,刘焉为了替儿子扫清强敌,这才派人刺杀主公,若成,其子刘璋曰后就会少一个敌人,若不成,则故意留下线索,好让主公因为愤怒而攻打张鲁,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众人听完贾诩和程昱的分析,心中一下子就怒了起来,这刘焉竟然把他们当冤大头,幸好吕布没事,幸好军中有贾诩和程昱,否则他们这群大老粗早就提兵杀入汉中,以血心头只恨,然后成全刘焉老贼。

“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若非有军师,我等恐遭大难。”吕布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武都与汉中、西川毗邻,实乃要险之处,须托付个能担重任之人,文长,某斟酌再三,由你来镇守最为合适不过。你要小心固守,勿负我意”魏延经过这几次大战,让吕布认识到他兵法谋略尽属一流,是一个可托重任之人,吕布本想将他放在陇西,如今看来却是不行,只有将他放在武都,吕布才能安心。

“主公放心,末将必然不负主公厚意”魏延面色一喜,立即拱手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