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26章 尘埃落定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尘埃落定

大战初定,剩下的就是流一些列地安抚问题以及城池的修筑,在贾诩和程昱我主持下,大军开始召集四方的流氓回武都郡居住,增加境内人口,以为根本。,

那些因房屋破损、田地荒芜而居无定所的流民,吕布给了他们两条路,要么从军,要么充当民夫帮助吕布修缮破损的城池,结束之后,吕布会给予一定的土地和农具,然后再帮他们搭建简易的房屋,供他们居住,当然这并不是无偿的,他们每年只需要缴纳一半的粮食给政府即可。

在军事上,吕布和帐下的文武商议一番,决定等吕布离开之后,留下魏延担任武都太守,总督武都郡军政要事,让熟悉山地作战的杨扈、姜叙、阎行共同辅佐。

半个月之后,在武都大小事宜既定,吕布便率领大军班师陇县,一路上走走停停,大军跋涉了半余月,终于赶到了凉州西部的政治文化中心,陇县。

吕布历时三年,终于从当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坐拥四郡之地一方诸侯,麾下更有十多万的百战之士,此时此刻,他最关心的还是他的死对头曹操。

曹操自初平三年四月入驻兖州后,境况比起虎牢关时的他大为改观了,济北一战,受降黄巾军三十余万,曹操择其精锐,组建了“青州军”,但是实力的增强,并不意味着曹操就可以稳坐兖州。

同年底,公孙瓒挥师南下,还任命单经去抢曹操的兖州,陶谦、袁术也不甘寂寞,先后派遣大军入寇兖州,这都要曹操花大力气去应付。

这一世没有吕布和陈宫没有参与兖州之战。但兖州内部还是出现了裂痕,最终演变城举州改旗易帜,曹操的实力被压缩在甄城、范县、东阿三座县城中,而此番领兵作乱的,就是迎曹操作为东郡太守,他最为信赖的密友张邈。这一下子把曹操推入了绝境。

关于此次兖州事变的导火索,是因为一个叫边让的人,此人原是九江太守,英才俊逸,天下闻名,为人刚正不阿,论不阿谄,蔡邕曾今说他是个天才,“聪明贤智”。

曹操对边让有所了解。当初大将军何进招揽天下名士的时候,这边让就是其中之一做了大将军令史,后来做到九江太守。

从九江离职回到兖州的时候,孔融还特地给曹操写了一封信,让曹操征辟边让,让他重用这个有才的人。士林之中,有一个人叫郭林宗,此人颇有人伦常识。在他的眼里,边让固然有才。却很不识时务,曹操不信,亲自登门拜访后被边让指着鼻子破口大骂,曹操大怒之下便杀了他全家。

曹操杀边让,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兖州士族从边让事件中深感悲哀和恐惧,所以才联合张邈作乱,推举公孙瓒派来的单经坐上了兖州牧。

曹操直到第二年底才收复是滴,但是粮食匮乏,部队的损失。以及兖州士大夫的背弃,都促使曹操对兖州的战略价值做出重新的评估。

也就在曹操忙着料理内务的时候,长安方面也不太平。

李傕、郭汜没有在长安“安乐”多久,两人就因为互相猜忌而大动干戈,汉帝在混乱之中踏上了东归之路,当汉帝躲过黄河,在河东境内颠沛流离的消息传到了关东地区,此时已经是岁首了。

关东诸侯都密切关注着此次汉帝东归,袁绍的谋士郭图及时出现在河东,曹操在收复兖州之后,也立即向关东派出了使者,以此观之,与汉帝距离的缩短,使得袁绍和曹操不约而同的认为控制天子的时间已经成熟。

对此,袁绍帐下的谋士形成了两种阵营。

一种阵营以田丰为代表,认为“迎接汉帝回归西京,复宗庙于洛邑”,最后在把汉帝慢慢迎到邺城,以邺城为帝都,进而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

另一种阵营以郭图和淳于琼为代表,他们认为,大汉帝国已经失去了威信,被取而代之是迟早的事,如果把汉帝迎到邺城。将得不偿失。

袁绍多断少谋,迟重少决,失在后机,恰恰就是这种大事上不能当机立断,因为陷入到对控制天子后会带来的种种不便的优思中,袁绍沉吟不前,主动放弃了这次掌控天子的最佳时机。

曹操在收复兖州之后,并没有对兖州进行应有的战后重建,而是把兖州搁置起来,转而进入豫州,曹操由陈留进入豫州以陈国为突破口,曹操的意图很明显,他之所以选中陈国,第一,那是因为陈国未遭战乱,可以给他提供给养,借以稳定军心,保存实力,建立了一块替代兖州的驻地;第二,曹操帐下的文武大部分来自豫州,比如曹仁、夏侯惇、夏侯渊,他们都来自豫州的沛国;曹操身边重要的谋士,被曹操称之为“吾之子房”的荀彧和他推荐的郭嘉,都在来豫州颍川,颍川荀氏是士林名族,对于豫州士卒具有极强的号召力,这对于在兖州触怒了士族门阀的曹操来说,能通过荀彧而再次获得士族的信赖,尤为重要,而陈国与兖州陈留、豫州的沛国和颍川接壤。

放弃兖州,进入豫州,这是曹操做出的战略性转移,所以他想要在豫州站稳脚跟,加以经营,才是上策,况且豫州境内还有袁术的兵马和黄巾余孽,万不可掉以轻心,这时他便将目光放到了河东。

与诸侯态度相反,荀彧以晋闻公纳周襄王而诸侯景从,高祖东伐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若想成大事,就又要奉天子。

荀彧就举出迎天子的三大好处;一是得民心;而是服俊杰。得民心是曹操再度立足的根本,服俊杰是曹操在政治上凌驾于其它诸侯的表现。这次时机的出现,则不容错过,错过了,想追也追不回来。

曹操是一个能断大事之人,这是他于袁绍的不同,荀彧所描述的奉天子后的前景,足以使曹操不再停留在通使的循环往复中,而是要迈出那关键的一步,发兵西进,迎接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