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68章 索西周世荣

第二百六十八章 索西周世荣

“呜呜……畜生,你们这群畜生!玷污了我的身子,还要杀我的儿子,我和你们拼了!”小巷之中,火光汹涌,一名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妇人正和几个羌兵贼厮打在一起,而脚底下一个七八岁的少年正躺在血泊里挣扎,口中还发出轻微的呻/吟,也不知是死是活。

张辽的眼睛在喷火,心在滴血,嘶吼一声“给我杀”

张辽一马当,几个箭步上前,手中勾廉刀横砍竖劈,瞬间就斩杀了两名贼兵,身后的悍卒拔刀跟上,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乱砍,又把四五个羌贼剁成了肉泥。

“大将将军饶命,大汉将军饶命啊……是渠帅让我们劫掠的,不干小人们的事情呢,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剩下的三个羌兵刚从被奸污的妇女身上爬了起来,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地上像鸡啄米一样的磕头求饶。

“攻我城池,杀我子民,**我汉家父女,还想活命?”身躯凛凛的张辽一声暴喝,举起手中的大刀就要把几个羌人剁成肉酱。

那妇人直到此时才从噩梦中惊醒过来,连忙伸手阻止了张辽:“将军,可否让贱婢亲手杀了这几个恶贼”

张辽愣了愣,扭头看着这个全身上下没有遮羞之物的妇人,立即翻身下马,目不斜视,解下自己的战袍给她披上,随后正色的问道:“你可想好了,杀人可不这么轻松!”

妇人首先感激的看了张辽一眼,听完张辽的话后,她踌躇了一下,可转眼看到倒在血泊之中已经没有呼吸的儿子,妇人眼里的踌躇变成了冷冷的怨毒,一把抽出张辽的佩剑,缓缓向着那些跪在地上的羌兵走去。

手中佩剑高高举起,竖着劈下,竟然不是横着斩的。而是竖着劈下来的,由此可见,少年妇人心中对这几个羌兵的仇恨有多么强烈!

一声骨骼破裂的声音,这名羌族贼兵的脑袋瞬间被从中间一分为二,不偏不倚的从鼻尖切开,尸体登时像死狗一样扑倒在地。

妇人仰天惨笑:“将军的宝剑杀起恶贼来果然锋利无比,尔等奸杀掳掠之时可曾想过会有这般下场?”

另外的两名羌兵几乎被吓瘫了。其中一人略通汉话,哀告道:“夫人饶命。夫人饶命……不要把我的头颅砍成两半啊!”

妇人报以冷笑:“好,我答应你的请求!”

一剑挥出,这次是横着斩出的,锋利的剑刃切在脖颈上,脑袋顿时飞了下来。

妇人表情冰冷的凝视地上的死尸,把剑刃上的血迹在死尸的身体上擦拭了几下。

“我要给孩儿报仇!”

面对最后一个羌人,妇人忽然发出一声歇斯底的呐喊,将手中的利剑高高举起,近乎疯狂的朝剩下的那名羌人身上砍去。一剑接着一剑,如同潮水一般无休无止,须臾之间,地上只剩下一滩模糊的血肉。

办完这件事后,妇人表情僵硬的瘫软在地上,随后木然的爬到儿子的尸体旁,张辽心中一痛。像这样的惨状,每天都会在大汉各处上演,要怪只能怪如今的朝廷无能,如果朝廷能有当初的汉武雄风,试问,有哪个不开眼异族敢入寇汉境?

那妇人独自神伤半响。须臾,她缓缓抬起凌乱的头颅,远远地朝着张辽叩首:“多谢将军”说完随即挥剑自刎当场。

“来人,将这妇人和小孩的尸体收殓了,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生安葬!”

或许知道妇人会有这般举动,张辽冷着脸迈步向前,躬身捡起遗落在地上的佩剑。未经擦拭便插回鞘中,随后对几名亲兵吩咐一声。

几名亲卫应诺一声,随即小心翼翼地抬着妇人和小孩的尸体朝着城外走去。

办完这件事后,张辽便带着兵马继续前行,前面就是老翁所说的地方,周家是居住在城中,还是在城外筑有堡垒,一问便知。

覆巢之下无完卵,周家所居住的一带也没有逃过羌族的洗劫,一些民居门户大开,不少人家已经起了大火。张辽一声令下,两千并州军一拥而上,扑向那些正在劫掠的贼兵。经过短暂的交锋之后,羌兵一触即溃,且战且走,拼命向城外突围。

此时大火已经越烧越旺,到处都是逃命的难民,以及被并州军击溃的羌兵,就在这个时候,一座颇具规模的宅院中突然传来几声女子的呼救声,张辽眉头紧蹙,提刀当先,领着大队人马冲了过去。

只见院子里横七八竖的躺着五六具男尸,不过全都是仆人的装扮,几把武器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尸体周围,看起来向是激烈的抵抗之后遭到了杀害。

其中颇有姿色的贵妇揽住两个及笄少女,正咬牙切齿的怒视着步步紧逼的羌兵,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尚且不会走路的幼童,正扯着嗓子大声呼喊,几名年轻的婢女吓得瑟瑟发抖,在墙角缩成一团,根本没有勇气去保护主人。

“好标志的女人,弟兄们有福了!”

“嘿嘿,恐怕大帅都找不到这样标志的妇人,等我们完事之后,再献给大帅获得战功!”

十几个得意忘形的羌兵欢呼雀跃,用羌语说着下流的污秽之语,一个个抛下了手中的兵器,纷纷去解衣宽带,迫不及待的想要行那禽兽之事。

“蛮夷,安敢辱我妻女!” 就在此时,厅堂内传来一声怒喝,一个彪形大汉手提大刀冲了出来,目眦尽裂的怒视羌兵,这不是周家家主周世荣是谁。

周世荣本来在厅中的暗室里藏好好的,忽然就听到屋外传来妻子和小妾的呼救声,当下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操刀就冲了出来,他祖上靠着屠猪杀狗起家,而且还有一半的羌人血统,打小就好勇斗狠,习得一身好武艺。

那些个羌兵见到居然还有男丁,顾不得穿上衣物,提刀便冲了上来,周世荣到也不惧,在妻子和小妾的惊叫声提刀迎上,在一阵狂风暴雨的刀光中,数名羌兵瞬间就被周世荣砍刀在地,可周世荣固然彪悍,但身体也颇为肥硕,在砍杀了几名羌兵后就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给我杀!”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羌兵身后忽然传来一呼喝。

张辽大步冲进宅院,看到那些已经宽衣解带的羌兵,立即一声令下,提刀向前,一阵横砍竖劈,转眼间就斩杀了三名羌兵,其它的士卒跟着一阵砍瓜切菜,片刻就把剩下的羌兵全部解决,一时间,院子里的尸体堆成了小山似的,散发着阵阵刺鼻的血腥味。

张辽提着大刀,缓缓走到妇人面前,询问道:“敢问这里可是周世荣家?”

“正是夫家,民妇参见将军,多谢救命之恩,若非将军搭救,只恐民妇一家都要死在贼兵刀下,呜呜”那贵妇虽然面带泪痕,仍然能够上前施礼答谢救命恩人,可见出自大家的之人,对于礼节很是熟练。

张辽拱手还礼:“夫人不必多礼,既然是周家,敢问你家家主在哪里?”

妇人闻言,连忙扶起被她挡在身后的周世荣,原来妇人见到丈夫力竭,想要以女子柔弱的身躯挡住丈夫,不曾想并州军恰好赶到,解除了她一家的危机。

张辽与周世荣也有一面之缘,当年吕布入驻陇西,这周世荣和李家首先响应,亲自压着粮草前往狄道拜谒吕布,所以看到周世荣的第一眼,张辽就确定这是周家家主无疑,只是现在的他要比三年前肥硕很多。

“某乃温侯帐下折冲校尉张辽,受我家主公之命,特来保护周家主!”在张辽看来,一般世家的家主都是手无缚鸡之力,遇到战乱要么就举家迁徙,要么就躲在某个地方保全小命,像这样提刀砍杀贼人保护妻女的还正是凤毛麟角,所以张辽收起了轻视之心,拱手作揖。

“原来是张将军,多谢张将军搭救之恩!”

粗壮的周世荣闻言,面色一喜,看来吕布并没有忘记他,看到他家突遭大难,竟然还会派人前来搭救,以往的投资都是值得的。

“家主客气了,如果当初没有周家主的支持,我们也不会屹立在陇西之地,况且当初陇西各县反叛,唯有周家主和李家庄鼎力支持,所以你是我们的朋友,不是敌人,既然周家主无碍,等某就先行告退了”

“将军请便!”

张辽还了一礼,立即率领兵马撤出了周宅,在临走的时,他还不忘再周宅布下重兵,保护周世荣的一家老小,等击败了羌族再撤围。

至晌午时分,战事才完全停下来,冲进索西城的五千名羌兵被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一个也不曾走脱,除了少数的头目被擒外,其余的全部被斩杀。

解除了索西的危机,张辽一面派人将情况八百里加急送往陇县,一方面率大军继续进军,朝着被羌族占领的龙桑城杀去。

;汉阳,陇县,当吕布收到张辽的战报后,一脚踢飞了面前的桌案:“给某发兵,某要灭了羌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