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69章 出现了大问题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出现了大问题

吕布收到张辽的八百里战报,本欲起兵西征,攻打威胁陇西和金城的羌族,但在程昱、贾诩、陈宫等人的劝阻下,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从北征韩遂以来,并州大军一直都处在征讨之中,如果吕布又征讨西羌,会劳民伤财,未必有利,不若暂且休兵,等待来春麦熟,军粮足备,便可图之。

吕布眯着眼睛端坐在帅案之后,手中的战报被他捏得“咯吱,咯吱”的爆响,就仿佛深夜之中与你同寝的人在磨牙一般,让人听后心中悠悚发慌,马骨悚然。

“几位军师,我想发兵西征,一举解决羌族的祸端,你们认为怎么样?”须臾,吕布随意的将战报扔在桌案上,将身体斜靠在虎皮毡毯,抬目看着贾诩等人询问。

吕布现在看起来虽然慵懒,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恐怕是发怒的征兆,吕布是喜是忧是怒是乐,只要看他的眼睛和行为便知。

贾诩淡淡得摇了摇头:“不宜出战!”

吕布剑眉一挑,不停的手手指敲击着桌案:“为何?如今我兵多将广,半个月内便可速平西羌!”如今他坐拥四郡,金城甘宁那里有三万兵马;陇西张辽那里有三万;汉阳本部军马有四万;武都魏延那里有三万,再加上赵昂哪里有一万以及七七八八的郡国守军,如今他帐下约有十多万的带甲之士,比刚入西凉的时候还要多。

在将领方面,他有张辽、高顺、魏延、黄忠、阎行、甘宁等将,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的战将,悍将,这西羌只不过是还未开化的蛮夷部落,他如何打不得?

贾诩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如今主公帐下猛将如云,甲士如雨,这不可否认,但人越多花费的东西也就越多。一日所食用的粮食都能让一户普通家庭吃上几十年,还有军饷、打造铠甲、箭镞、修筑城墙的钱也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主公治下,还有许多地方官员兼任两职。他们一边当县令,还一边当县承或者县尉,许多人都不堪重负,辞官归乡,处于无政府状态。这这多迹象表明,主公已经不能再出征了,就算出征,也要把这些问题解决完了再说。”

郑浑起身附议道:“文和所言非虚,上次我前去纠察某县吏治问题,进城之后才发现这个县根被没有县令,只有县佐和五官中郎,更别说县令管理下属的各乡了,什么游徼,三老。啬夫,有秩,连一个像样点的亭长都没有,全是乡下的一些地痞兼任,打听后才得知,这个地方已经一年没有县令了。”

郑浑说完后陈宫又接着道:“上次蔡大家提出让流民开垦荒地建议是挺不错的,但是有一些懒惰的流民不春耕也不冬耕,只等麦熟时向别人讨要,或许一两次有人会给,但是多了之后别人就不会给。这些饿慌了的流民开始成群结队,入山作寇,防不胜防。”

吕布这个时候已经坐直了身子,对于贾诩他们提出的问题。他一点也不曾考虑的,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既然诸位都把问题提出来了,那我们就一起商议该如何解决问题,逐个击破解决。”

帐下的文武闻言,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他们也不能一贯的打仗。打仗固然可以获得军功得到晋升的机会,但是打着打着突然就没了食物和军饷,那可就麻烦了。

吕布顿了顿,扭头对着贾诩说道:“军师,你说许多地方都没有官吏,难道四郡士林并没有派出族中弟子出仕不成?”

在吕布收复陇西、汉阳诸县之后,对方当初那些反叛的士林,吕布并没有深究,作为交换的条件,只要他们能按时缴纳粮草,派遣族中子弟帮助吕布治理郡县即可,稍微差一点的可以担任游徼,三老,啬夫,有秩,亭长等职位,稍微厉害点的可以担任县令,县丞,县佐,五官中朗等,再厉害一点的除太守外可以担任功曹,主簿,督邮等。

当初陇西士林的反叛,究其原因,就是吕布既非西凉本地人,入主的时间不长,虽有朝廷亲封的西凉招讨史,但郡内很多世家大族还是瞧不起他,可如今经过吕布一系列的打压、征战、扶持,陇西四郡除新攻取的武都外,其它三郡的士林对吕布的信心也越来越足,不仅按时缴纳了粮草,也肯放自家子弟出仕。

有了家族子弟的出仕,这些士林门阀也不吝啬的拿出世代积攒下来的丰富典籍,所以在一些富饶的地区,都有一些士林门阀的家族子弟在出仕,可是在那些贫瘠、盗贼蜂起的地区,那些养尊处优的士林子弟那个愿意去?所以也就造成了官吏匮乏的景象。

贾诩苦笑着摇头:“派是派了,但他们都只愿意在富饶的地区,去贫瘠的地区上任不到半个月,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比如阿阳、成纪等地治下的乡亭就没有人愿意去。”

陈宫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纠察吏治,把那些贪赃枉法、只拿俸禄不干事的人揪出来,使得位置上有所空缺,然后在颁布诏令,那些去贫瘠地区出任的只要干一年,如果干得好就晋升到县亦或者郡工作,如果干得不好就继续干,直到干好为止。现在的士林子弟,大多都有一股子冲劲,有了这个奖惩制度,或许他们会奋发向上一些。”

贾诩眼睛一亮,同意的点点头:“公台此言甚善,诸位以为如何?”

程昱一边捋着胡须,一边说道:“公台所言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西凉自古民风彪悍,士林门阀本来不多,这样做,只不过是杯水车薪,难解燃煤之急。”

程昱一语就戳中了要害之处,使得贾诩他们不得不摇头叹息,这西凉虽有渭、湟滋养,但其它地方还是比较贫瘠的,士林门阀聚集在河流中下游平原地区,其它地区显得比较相信见拙了。

贾诩想了一挥,眼睛忽然闪闪发光,就好像看得面前有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一般:“主公啊,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什么人?”

吕布偏头苦想,他帐中就那么几个人,还能忘了谁?

贾诩见到吕布想不出来,展颜一笑:“蔡大家乃是世间大儒,他在洛阳和长安的时候就办过太学府,只要主公能请得动他,那么人才的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贾诩一言落闭,陈宫和程昱急忙点点头:“只要主公散播消息,就说蔡大家在汉阳郡开办学府,邀请四方名士前来讨究,我敢说不出半年,四方游学的士林子弟,亦或者是蔡大家的得意门生,都会如雨而至,犹如过江之鲫啊!”

吕布朗声大笑,猛地拍案:“若非诸位,我就算想破了天也想不出我还有这个一个宝贝疙瘩!”

“主公,你还是不好高兴得太早,虽说你坐拥四郡,但是还没有得到朝廷的任命,有名无实。如今曹操已经将汉帝东迁至许县,主公还需派人早点通使为好,早点得到朝廷的认可,我们便可早点实施计划。”程昱依旧不快不慢的说道。

“曹操吗?”吕布抚摸着下颌,眼里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杀意,这一世曹操还是把天子握在了手中,历史的轨迹正按着前世一样发展,只是没有了自己的参与,刘备还能不能安安稳稳的当徐州刺史,想到徐州,吕布又想到了前世的小妾曹莹和健将臧霸,只是如今自己身在西凉,鞭长莫及啊。

“想不到当年的北都尉曹操,如今已经当上了司空,许昭曾言此人乃是治世之臣乱世之雄,此言非虚!”陈宫一脸的笑意。

“怪不得当初主公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击杀曹操,现在看来,这曹操的确是个强敌!”愈发黝黑的高顺听说曹操这个名字,立即想起了当年吕布让他在汴水伏击曹操的事,看来那时的吕布已经知道曹操非池中物,想要杀掉这个强敌,不过最后因为吕布一时冲动,导致这个计划落空,如今看来,当真是一个遗憾。

“先别管这个曹操了,还是先说说任命的事,趁着许都新定,主公还需快点派人出使许都才后,否则等曹操回过味来就麻烦了!”程昱听到众人谈论曹操,立即抹掉这个话题,提出正事。

“嗯,明日我就写下拜表,遣使前往许都!”吕布也知道此事不容耽搁,否则让曹操派一些不相干的人来夺权,到时候他就得不偿失了。

程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眼神不经意间看到了高顺身旁的张绣,心中猛然一突突,喝道:“主公,近日忙着琐事,险先忘了大事,那李傕郭汜兵败,徐荣、张济、樊稠屯兵宛城,主公如果派人去劝说他们来汉阳,那主公将会凭空会多出数万兵马。”

吕布轰然起身,大步走到程昱面前,大吼道:“仲德啊仲德,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险先误了大事!”他其实早就有了这个想法,等到李傕郭汜兵马,再让张绣去劝说张济,凭着张绣的关系,在加上徐荣他们和他也有一点友谊,这数万兵马岂不是唾手可得。

众人也被吕布的这一激烈动作下了一跳,不就是多出说完兵马吗?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看到众人的不解,吕布缓缓解释:“千军易得,良将难求,张济、徐荣皆非等闲,某不得恐遗憾终身,伯锦,我想让你去说服张济来投,你愿不愿意?”

张绣心花怒放,他这一生只有张济这么一个亲人,如今数年都没有见到,他那里不肯去,当下急忙抱拳道:“某愿往!”

张绣说完之后,在吕布的授意下,他也不等军议结束,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大帐,准备前往宛城劝说张济等人来汉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