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0章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第二百七十章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在众人的合力商议下,关于治理郡县人才得到了有效的解决,吕布决定在军议解散之后,马上就去蔡府拜谒蔡邕,劝说蔡邕无论如何也要帮自己一把。

既然人才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接下来就是粮食的问题,如今吕布帐下有十数万带甲之士,每日花费的粮饷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不能得以有效的解决,除去自己带来的五万并州老卒,那些新加入的各郡新军和羌兵恐怕不愿帮他打仗了,所以吕布现在必须解决掉这个问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粮食,吕布就想到了当年曹操入驻兖州时所用的屯田制,所谓的屯田制就是利用士兵和农民垦种荒地,以取得军队供养和税粮,其制又有军屯民屯和商屯之分,商屯亦称盐屯,是明盐商为了便于在边境地区纳粮换盐而办的屯垦,而民屯和军屯就是狭义的屯田了。

以军队戍边屯田,在西汉时就常用于开拓和驻守西北边疆,在文帝执政期间,大臣晁错就曾建议“徙民实边”,武帝时,大臣赵充国建议屯田於边防,戍卫与垦耕并顾,自敦煌西至盐泽往往起亭,而轮台和渠犁皆有田卒数百人,此一方法用意,既可解决路途遥远交通不便之下自力更生,又可使兵力在守防时亦不白花人力,乃一举两得之构想,但这两百年来,所有屯田的构想与实施都只限于避免从异地长途运输粮食,解决边境守备军队之需,并没有得到大力的实施。

直到曹操镇压管亥的黄巾余孽时,其谋士枣祗就对亦战亦耕兵农合一的做法产生了极大兴趣,曹操击败了颍川汝南的黄巾军后,夺得了一大批耕牛农具和流民,枣祗建议曹操利用这些农具,在许昌一带开垦土地,实行屯田,以解决粮食问题。

曹操采纳了他的建议。并任命他为屯田都尉,全权负责屯田事宜,枣祗首先将荒芜的无主农田收归朝廷,将招募到的大批流民按军队的编制成组,由朝廷提供土地种子耕牛和农具,由他们开垦耕种,获得的收成由国家和屯田的农民按比例分成。屯田实施的第一年,就得榖百万斛。曹操于是下令郡国都置田官,招募流亡百姓屯田。后来又接受枣祗的建议,下令军队屯田,屯田制得到广泛推行。

吕布在夺得武都后,也采取了这个方法,他当时的初衷就是向试一下这个方法在西凉可不可行,如果可行,他便在陇西四郡大力实施,不过不行他再想别的办法。可是如今时不与他,已经没有机会在拖下去了,于是便把当初曹操在许都的屯田制给帐下幕僚说了出来。

吕布一语言罢,帐下的谋士以及颇懂民制的武将都错愕的布,他们心中都同时在想,这还是他们的主公么?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吕布么?居然能想出屯田制这个办法,当真是出人意料之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吕布皱了皱眉,不悦的扫了一眼帐下的文武:“我说诸位,你们什么意思?为什么用这样的眼光,难道我说得不够详细不成”

按道理来说,西凉虽是贫寒之地。但是大山河流孕育了不少肥沃之地,这屯田制正好得以施舍,虽然可能没有曹操在兖州和豫州的屯田理想,但这可是实打实的好建议。

“主公啊我的好主公,你当真是解决了这个大问题,不过在下有一个疑问,这真是主公想出来的?”郑浑作为吕布的首席民政长官。当然知道这屯田制的好处,这样做,足以让每年的粮食往上翻一番,从此再也不用担心没粮食了。

陈宫抚须大笑:“从此以后,在下要重新认识主公了,虽然自古以来都有屯田之说,但是都没有得以实施,为何?都是担心效果不佳,反而劳民伤财,不过今日主公所提出来的屯田制,亦足以载入史册,千秋传承!”

贾诩叹道:“如果成功,一年可收获百万斛,使军粮不再短缺,主公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纵然吕布脸皮再厚,纵然吕布杀敌近万,此时也不由得面红耳赤,当下干咳两声:“这都是本将闲暇时所想,并有没什么。”

“想法虽好,可是如何实施?如果没有成功,我们又该怎么办?”程昱依然一语直戳要害,补刀之计,使得淋漓尽致。

吕布仿佛知道他会这么问,缓缓解释道:“我们提供土地,收获的谷物按比例分成,用官牛者,官六私四;不用官牛者,官私对分,这样就可达到了积粮供军的效果,百姓虽然吃亏,但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他们已经很满足了,此乃“分田之术”

吕布顿了顿,接着说道:“文公,你可以在四郡选拔屯田之才,郡国设典农中郎将,小郡设典农校尉,给予不用打仗的军士,让他们自行耕作生产行军所需粮食,以六十人为一营,且佃且守,士卒需缴纳分成地租,随宜开垦,且耕且守。”

程昱想了半刻,觉得完美无缺后,这才拱手赞叹:“主公,仲德拜服,如果此制得以实施,这是陇西四郡百姓的福气,主公的功德,足以名留青史”

帐下文武都同意的点点头,表示赞同程昱的说法,吕布的这个屯田制利国利民,当真是大功一件。

吕布也不习惯这样被他们赞扬,当下连忙岔开话题:“人才粮食的问题得到解决,现在就剩下军饷的问题,那这个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吕布虽然不愁吃也不愁穿,但也不是很有钱,虽然他仍然爱钱,但吸取了前世的教训后,他并没有做出再克扣士卒军饷的事情,到该发放军饷的时候,他都会按军功发放,并没有贪墨,前年有一个校尉贪墨士卒的军饷,被吕布查到之后,被他亲自斩杀在辕门以儆效尤,从此之后。在并州军内再也没有此类事情发生,不是他们不想,而是吕布在军中安插了不少“细作”,一经发现,决不轻饶。

虽然这样做具有有一定的成效,但久了之后也会“细作”叛变,加入到了贪墨之列。所以吕布又想了一个新的办法,那些被克扣军饷的士卒可以到各家将军那里告状。一经查实,“细作”和校尉就会一起被砍脑袋,再杀了一批人后,并州军从此就没有发生这样类似的事件了。

但这样仍然解决不了问题,主要的问题是钱不够发,有些士卒比较勇猛,一场仗下来收割了十多颗大好人头,一颗人头半吊五铢钱,那些校尉将军就更不用说了。为了钱,都厉害得紧呢。

一说到钱的问题,除了少许人外,许多的将领都连忙搓手挠腮,伸长了耳朵,生怕漏掉每一个细节。

高顺起身建议道:“主公,我们可以派遣士兵寻找铸钱的矿物。然后采之存于库房,一旦缺少军饷,便可自行铸钱发响!!”

郑浑浓眉一展:“伯平将军所言极是,这样就不用担心军饷的问题了,杀敌越多,奖赏越多。没钱了我们就自己造,真是不错的方法。”

吕布抿嘴点头,目光投在贾诩等人,想要听听他们的意见。

贾诩想了一会,觉得这个办法可行,随即表示赞同,陈宫和程昱也觉得高顺的这个办法是上上之策。可以实施。

见到谋士们都同意这个意见,吕布也不拖拉,当即下令让高顺全权负责这件事,另外吕布还修书发往金城陇西武都三郡,让甘宁张辽魏延派遣士卒前往深山老林寻找铸钱矿物,一时之间,陇西四郡便开始风风火火的展开了上山下乡的运动。

事情得以全部的解决,吕布心中一阵舒畅,当即宣布解散军议,该回驻地就去驻防,该练兵的去练兵,总之就是八个字,厉兵秣马,整军备战。

“汉升,你留一下,我有要事相商。”解散军议之后,吕布便单独留下了姜叙和黄忠。

等帐中文武走得干干净净后,吕布咧嘴一笑:“汉升呐,蝶儿即将及笄,也就表示她可以进行婚嫁了,我的意思是,那个蝶儿和伯弈家的姜维郎情妾意,你懂我的意思吗?”

黄忠如今已经有五十多岁了,发灰的鬓角中夹杂着不少白发,脸上的皱纹也若隐若现,听完吕布的建议,黄忠抚髯一笑:“武都之战,姜维杀一将阻一将,表现不俗,只是……”

吕布急忙道:“只是什么?”

“主公,姜维并非伯弈的亲子,他能做主吗?”黄忠立即将心中的问题给说了出来。

原来姜维并非姜叙的亲生子,乃是姜叙之兄姜囧的儿子,姜囧在跟随段颍平定羌胡之乱时阵亡,留下其妻和其子由二弟姜叙抚养,自古以来,但凡男婚女嫁都是父母之名,虽然姜维的父亲不在,但他的母亲尚在人世,姜叙虽为名义上的父亲,但没有权利决定姜维的婚姻,除非姜维的母亲去世。

黄忠是武夫,姜家是汉阳豪族,他们身份悬殊太大,这不容黄忠不担心。

吕布给了黄忠一个放心的微笑:“放心吧,那小子从十二岁开始就有意蝶儿,如今四年过去他还没放弃,足以证明他是真的喜欢蝶儿,至于姜维母亲那边,汉升大可放心,如果没有他母亲首肯,他岂敢向我来探你的口风?而且我和伯弈说过,伯弈表示,只要蝶儿嫁到他们姜家,他兄嫂不仅不会反对,反而会像亲女儿一样对待。”

女儿能有一个归宿,他做父亲的并不反对,而且姜家也是名门望族,将女儿嫁到他家有利无害,不过他并没有急着答应,而是犹豫道:“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要是伯约真不错,某就嫁了”

吕布也知道不能急于一时,点点头道:“来年开春,我就会对羌族用兵,到时我会调伯弈父子前来,那小子是骡子是马,到时候拉出来溜溜便知!”

黄忠朗声大笑:“主公,你别光想着蝶儿,也想想大小姐吧,她也不小了”

吕布瞪了黄忠一眼,冷哼一声,旋即拂袖而去,留下一脸尬尴的黄忠矗立在帐内。

“难道我说错了什么?”黄忠朝自己疑问了一句,想了半响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当下耸耸肩,健步朝着他的大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