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1章 盗墓之举

第二百七十一章 盗墓之举

吕布出了帅帐,左右观望了一番,见四下无人,便径直朝着贾诩的大帐走去。

贾诩刚回大帐,正准备翻阅典籍,想了解一下三皇五帝时期的西凉以及秦人是如何治理西凉的,刚看到要紧处,就见到吕布掀帐而入,他急忙放下手中的书籍,起身相迎:“诩参见主公~”

吕布摆摆手,示意贾诩不必多礼,开口便将自己前来的目的说了个通透:“先生,关于军饷的问题,本将还有一个折中方法,以解当下的困境,刚刚之所以没有提出来,实乃这件事见不得光。”

吕布的方法就是盗取陵寝,前世他在董卓麾下任职时,这种事情也没少干,当时董卓帝都西迁,临走时还让他率领大批士卒盗掘了茂陵。

还有就是曹操这厮,当年为了筹措军饷,专门成立了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将梁王的陵寝翻了个底朝天,虽然这件事干得极为隐秘,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曹操盗掘梁王墓事在众诸侯当中传开,一开始仿效者颇多,盗墓行业蜂拥而起,一时间大汉帝国所过隳突,无骸不露。

不过,董卓和曹操同为盗贼,但不同的是,董卓没有曹操那样专业,曹操是悄悄行事,董卓却是大张旗鼓,将大大小小的汉陵盗掘了个便,在大汉帝国的皇帝中,武帝最有作为,他的茂陵也是最奢华的陵寝之一,董卓为了获得里面的财宝,这才叫自己率军挖掘茂陵。

不过在他盗掘茂陵前,赤眉军先把汉高祖刘邦的长陵掘开,已盗走了大量财宝,赤眉军在掘开长陵陵区吕后墓穴时发现,她的尸体历经那么多年仍如刚死不久,有兵士动了邪念,竟然奸了尸,在赤眉军掘开茂陵后,陵内财宝搬了几十天。陵中物仍不能减半,因为茂陵的陪葬品太多了。

到了当今天子时,同为军饷发愁的董卓也盯上了茂陵,领头的就是他吕布自己。茂陵营建了五十四年,地宫巨大,为汉皇陵中最大的一座,虽然之前已让赤眉军光顾,但他进去后。发现陪葬品仍是堆放满地,自己满载而归。

因此,吕布才觉得盗墓是最快也是最有效办法,如果让士卒去寻找脉矿,就算找到了也还要花时间去采矿,然后治炼,最后才能铸造成钱物,可时间不等人,他吕布也等不起。

贾诩听完之后,沉寂了半响。良久才疑问道:“主公为何不和公台他们商议?”

吕布道:“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们,要是让知道这件事,本将岂能得手?”陈宫和程昱是儒生,倡导仁义至上,如果让他们知道吕布干这有损阴德的事,肯定会万般阻拦,那他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贾诩咧嘴一笑:“如果要干这勾当,非心腹不可行事,主公心中可有人选?”

吕布嘿嘿直笑:“先生是明白人,所以才来找先生商议一番。”

当下两人便相对而坐。开始商议盗取帝陵之事,他俩把周朝到汉朝大部分有头有脸的王侯将相都列成名单,排除一些生活比较节俭的,余下的全是众所周知的奢华帝王。列如幽王梁王宣王等王侯。

除此之外,他两还将众所周知的陵寝标注在地图上,最后决定先在西凉一带下手,春秋战国时,秦国在雍凉之地发展,其中埋葬了不少王侯将相。陵寝中陪葬的金银器物不少,如果能挖开一两个,就足够大军发饷一年,等曰后高顺他们发现矿脉时在收手不迟。

一场密议下来,时间已经过了晌午,吕布走出贾诩的军帐,在帐外伸了一个懒腰后,这才有时间回家探望妻女。

吕布还未进府,便听见府内传来嬉笑声,走进去一看,原来是吕玲琦正在扶着吕雯在走路,黄舞蝶则扶着吕云,两人似乎没有感觉到吕布的到来,依然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

还是两旁的婢女眼尖,见到吕布走进院落,立即行礼问候:“参见温侯”

吕布摆了摆手,大步走到吕玲琦身边抱起只有两岁多的小女儿开始逗弄,吕玲琦感觉双手空无一物,瞪时气鼓鼓的看着吕布道:“父亲,快把妹妹还给我”

吕布咧嘴一笑,用手指抵住吕雯的嘴唇,吕雯感受到嘴角有异物,立即用长着几颗乳牙的嘴巴去磨,顿时逗得吕布哈哈大笑。

吕玲琦见吕布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不悦的哼了一声,当下立即改变策略,小跑到黄舞蝶跟前说道:“蝶儿,让我抱抱弟弟可好?”

黄舞蝶有点为难,因为她还没有玩够呢,不过吕玲琦既然说了,她也不好拒绝,当下连忙将怀中的吕云递给吕玲琦。吕玲琦笑嘻嘻的接过,开始像吕布一样逗弄吕云,顿时就像吕布一样咯咯直笑。

黄舞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孤独的走到石桌旁坐下,拿起已经剥好了的葡萄就往嘴里送,显得那样的孤寂无援,虽然她自九岁起就跟着吕布他们生活,但她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外人,如今义父府上添丁,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

吕布扭头,恰好看到独自叹息的黄舞蝶,他想了片刻,立即将吕雯交给她的乳母,随后走到黄舞蝶旁边坐下:“蝶儿,你在想什么?”

黄舞蝶眼里写满落寞,委屈的摇了摇头:“义父,女儿没想什么”

吕布慈善的一笑,想要揽黄舞蝶于怀中安慰一番,可是转念一想,如今黄舞蝶已经长大,马上就要及笄,再抱就有份,更别谈亲吻自己的脸颊了。

想到这里,吕布心中一酸,想当年他每次出征回来,都会一边抱着吕玲琦,一边抱着黄舞蝶,然后两人都会亲吻自己的脸颊,而如今物却是物是人非,两个小丫头都已经长大,往事犹如过眼云烟,触及必散。

“在陇西呆了这么久,恐怕你们连陇县都没有出去过,待明日义父带你们出去游玩游玩”见到义女心情不佳,吕布立即抛下一个诱饵。

果然不出吕布所料,听说吕布要带她们去游玩,黄舞蝶喜笑颜开:“真的么义父?明日真的带我们去游玩?”

吕布楞了一下,看来自己陪伴她们的时间还是太少了,一个个小小的游玩就把女儿高兴成这样,此时心中不免升起一丝愧疚。

恰这时,严蕊也带着貂蝉走了过来,听到吕布和黄舞蝶的谈话,严蕊笑道:“夫君要带我们去哪里游玩?”

吕布道:“骑马狩猎都可以,只要你们开心就行?”

说完之后,吕布又把目光移到了貂蝉身上,开口询问:“在府中生活得还习惯吗?”不知道为什么,吕布接回貂蝉后,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他把问题归结于自己太忙了,并没有时间来谈论儿女私情,就像高顺说的,国家未定,安能谈论儿女私情,亦或者是当初貂蝉和王允对自己使计而耿耿于心吧。

貂蝉不敢直视吕布,而是低头对吕布行了一礼:“多谢温侯牵挂,民女生活得习惯,夫人对我很照顾”

吕布眉头微微皱起,很不习惯貂蝉这样拘谨。

貂蝉终于鼓起勇气看向吕布,可她看到吕布似乎不悦时,立即吓得她跪在地上:“是不是民女做错了什么,惹得温侯不开心了?”

严蕊立即躬身去扶貂蝉,嗔怪的看了一眼吕布。

吕布无奈的摇摇头,起身朝着卧房走去,他此时已经心烦意乱,如何安置貂蝉,当真成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他喜欢貂蝉,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想到上一世貂蝉算计自己,吕布心中总觉得很不舒服,就好像一个蛤蟆瘤,永远也割不掉,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霾。

貂蝉看到吕布走远,委屈的低下了头,樱唇微闭,不敢说话,杏目里蓄满了泪水,仿佛产生裂缝的河堤,下一秒就会倾泻而下。

“好了貂蝉,夫君就是这个样子的,以后习惯就好”严蕊看到貂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连忙开口安慰她。

貂蝉摇了摇头:“夫人宽心,貂蝉无碍”

吕玲琦这时也凑了过来,开口询问严蕊:“母亲,父亲破天荒的带我们出去游玩,是不是又要出征了?”

严蕊点点头:“明年开春,你父亲好像要去打异族”

吕玲琦听后,眼帘低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但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仍然笑呵呵的逗弄着弟弟妹妹。

待严蕊拉着貂蝉离去之后,吕玲琦急忙拽着黄舞蝶急忙跑到后院,低声说道:“蝶儿,这次我们随父亲出征怎么样?”

黄舞蝶惊愕的看着吕玲琦,嘴巴张得仿佛可以塞下一个鸡蛋:“怎么可以,义父不会同意的”

吕玲琦鼻子一挺:“我当然知道他不会同意,所以我们要悄悄的去,怎么样?你敢不敢”

黄舞蝶轻揉着衣袂,低头不敢说话。

吕玲琦急忙劝说:“我们学习这么久的武艺,难道你就不想到战场上一展身手?如果你不愿去,我自己去便是,不过咱们说好了,你不许给父亲母亲说。”

吕玲琦说完转身便走,急得黄舞蝶伸手拉着她的衣袂,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姐姐,我听你的”

吕玲琦咯咯直笑,开始和黄舞蝶躲在后院的厢房里悄悄策划出征的事宜,商量完之后,吕玲琦这才心满意足的领着黄舞蝶离开。。

...三国之吕布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