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2章 休闲的一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休闲的一天

今日天气颇暖,阳光明媚,官道两侧,桑竹之属,林立于旁。远远地可以看到数十名农民在田中割收春麦,一阵秋风吹拂,黄灿灿的麦子起伏不定,一股沁人心脾的麦香扑鼻而来。

竹林三十里外,吕布、成廉及其亲卫骑马,严蕊、貂蝉等女眷乘车,一行人经官道、转乡路,过了四五个里聚,来到林外。

这里有山有水有森林,的确是一个游玩的好去处,吕布勒住战马,下令在河边百十步的地方扎下帐篷,成廉率先下马,派遣亲卫散布在方圆百米范围之内,若有风吹草动,立即来报。

众亲卫应诺一声,随后开始分散开来,或躲在草垛里,或躲在密林中,或爬到灌木丛中,迅捷得像窜山的猴儿一般,分分钟便不见了影踪。

吕布见到成廉安排妥当,这才翻身下马将妻女扶下马车。

成廉很自觉的将马匹牵到河边水草肥美的地方栓住了,让马儿喝水吃草,自己又寻找了一些干柴回到河边生起火来,一来,是此时已经接近秋末,虽为天晴,但颇有些寒意,二来,待会要进山狩猎,先将火生起来,待会打得猎物之后直接剥皮开膛,架在火堆上烹食,免得一会行事麻烦。

扎好帐篷,生完篝火,成廉便和吕布弯弓胯箭,窜入山中,留下一众女眷独自在河边嬉戏,他并不担心会有歹人威胁她们的安全,如今数十名亲卫潜伏在山林密草之中,除非是哪个不开眼的贼人肥猪拱屠户家的门,自寻死路。

西凉地界,群山崔巍,河走如龙。桑竹松柳陈立于林,孕育了不少飞禽走兽,林中狍子野兔满地跑,河中鱼鳖顺江游,没费多大功夫,吕布就在林中发现了一只麋鹿。弯弓搭箭,一下子正中其头,那麋鹿发出一声惨叫后便栽倒在地,四蹄止不住的在地上翻腾狂蹬,撩起一片杂草后就没了动静,想必已是呜呼哀哉。

两人合力将麋鹿给抬了回来,女眷见后,纷纷上前围观,她们虽然没有吃遍天下珍馐奇珍。但麋鹿的肉她们还是吃过一两次,只是从来没有看见过真正的麋鹿,吃的都是猎人切割整齐的,只需买来烹饪即可,当下见到吕布猎得货真价实的麋鹿,当下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严蕊抱着吕雯,看着惨死的麋鹿,于心不忍:“万物皆有生命。我们这样吃它会不会有点残忍?”

成廉嘿嘿直笑:“夫人,照你说来。万物皆有生命,山中草木花蕊都惨死于此畜腹中,这又怎么算呢?”

严蕊抖了抖怀中的吕雯,顿时哑口无言。

吕布瞪了成廉一眼,吓得成廉缩了缩脖子,自顾地将麋鹿拉倒河边。准备开膛破肚,去其内脏,剐其皮草,准备进行烹烤,吕玲琦和黄舞蝶哪里见过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当下连忙簇拥上去,注视着磨刀霍霍的成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吕布道:“夫人须知,物竞天择,哪有什么残忍的说法,谁强谁就有机会活下去,如今大汉纷乱,众诸侯都想窃据神器登上九五,他们就是强者,弱者只能被驱使,或者灭亡。”

严蕊柳眉微蹙:“夫君会像其它诸侯一样吗?”

吕布摇摇头,独自走到河边将手洗得干干净净,随后走到严蕊跟前,将她拥入怀中:“我当然想,作为男人,那个不想执敲扑而鞭挞天下?只是我和他的初衷不一样!”

作为男人,他心中也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效仿秦王嬴政振长策而御宇内,威震四海,番夷臣服,也不枉他重活一世。

严蕊忽然来了兴趣:“夫君的初衷是什么?”

吕布的笑容一收,忽然变得格外肃穆:“我的初衷,便是保护我的家人能在这乱世中活下来!”

这就是他的初衷,无论是前世亦或者今生,这就是他敢于和众诸侯博弈目的,大汉失其鹿,众诸侯逐鹿中原,他之所以参加,就是为了保护妻女在乱世中存活,就算不能猎得整只鹿,取得一直鹿腿也行。

貂蝉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伟岸的男人,他此番话,当真和别人与众不同,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迷,让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可惜他眼中只有妻女,何曾将自己放在眼中,将她掳来,却置之不理,这是何意?

吕布将貂蝉的落寞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愧疚,自己将她掳来,好像并不怎么关心她,全是由严蕊替她置办生活所需。

就在三人在河边闲谈的时候,那边的成廉已经开始准备动刀了,只见他拎着盘刀把麋鹿开膛破肚,剥皮去脏,在河中不停的来回冲刷,确定没有污渍后,便一刀剁了麋鹿的头颅和四蹄,任由麋鹿的残首残肢顺流而下。

“叔父,你们打仗的时候都是这般杀敌的么?”纵然吕玲琦胆大妄为,当下也被成廉的野蛮吓得满头大汉,急忙询问成廉战场上的情况。

成廉嘿嘿一笑:“大小姐,那战场上可比这厉害得多嘞,都是活生生的人呐,一刀下去,那脑袋咕噜咕噜的乱滚,然后就会从他的脖子这里冒出鲜血,喷得你满脸都是。”

“你不怕吗?”

成廉忽然变得异常严肃:“大小姐,在战场上没有怕不怕,只有敢不敢,两军对阵,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所以为了活下去,不能心慈手软。”

吕玲琦捏了捏拳头,咬牙切齿道:“我才不怕!”

成廉怪异的看了一眼吕玲琦,笑道:“你当然不怕,你又用不着上战场!”

吕玲琦并没有搭话,而是专心致志的看着成廉去脏破胆,虽然这样的场景很恐怖,但她也不惧,就这样一直看完成廉打整完麋鹿方才罢休。

成廉作为吕布的亲卫统领,不仅武艺出色,厨艺也相当的了得,将麋鹿清洗完毕,然后拿回来放在搭好的支架上熏烤,再抹上准备好的香料,一个时辰后,鹿肉的香味在旷野里飘荡,让那些潜伏在暗处的亲卫垂涎三尺。

成廉见到麋鹿已经有十分熟,便用预备的小刀割下肉脯呈到吕布面前,吕布扭了扭头,示意先给夫人和小姐,成廉又连忙将肉脯拿到严蕊跟前,严蕊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先给貂蝉。

“夫人,额,姑娘请用!”

貂蝉被成廉一声姑娘一声夫人的叫,白皙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藕臂微伸:“多谢将军!”

成廉尴尬的挠挠头,这才回身给吕布和严蕊每人割下一块鹿肉,吕玲琦虽然饥肠辘辘,恨不得将鹿肉一口吞进肚子里,但是吕布和严蕊在此,她也不敢造次,只能安安份份的等待成廉将肉送来。

看到终于轮到自己,吕玲琦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去,鹿肉香喷喷,油渍顺着嘴角就流出来,只把吕玲琦香的不住的嚷嚷道:“好吃好吃,简直是美味,叔父好手艺!”

“姐姐,你满嘴都是油!”黄舞蝶一边小口咀嚼鹿肉,一边嫣然笑道。

吕布摇了摇头,冲着成廉说道:“叫他们过来吃点吧,吃完之后好回府!”

“诺!”

成廉躬身应诺一声,一边啃着鹿肉,一边朝着林中走去,须臾,一声嘹亮的呼哨在寂静的林中响起,显得特别的尖锐,随后便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仿佛有无数条蛇在枯草中穿梭一样。

“参见主公,夫人,小姐!”在成廉的带领下,数十名亲卫悉数走到吕布他们跟前,一一拱手行礼,虽然他们肚子很饿,但依然目不斜视,等待吕布的命令。

吕布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切勿多礼,这鹿肉还有很多,如果不够,呆会你们再去林中猎取!”

亲卫们应诺一声,随即井然有序的开始割肉,然后一个个的开始蹲在河边的吃了起来,他们边吃边砸吧砸吧嘴巴,不停的抹嘴偷笑,伸出拇指赞叹成廉的厨艺,就这样,成廉会熏烤的事一传十十传百,随后弄得并州军人人皆知,到最后,每到大军出征,众将都会抽时间去狩猎飞禽走兽拿给成廉烹烤,这一切只不过是后话。

不消片刻的功夫,整只硕大的麋鹿就被吕布及其亲卫家眷风卷残云般大快朵颐吃干抹尽,只留下了一具挂着肉丁的骸骨。

吕布一众休息了片刻,便起身朝着陇县进发,一天的游玩也就宣布结束,接下来吕布就要开始着手准备迎接天下青年俊才了,因为昨天蔡邕已经答应他,愿意帮他在陇县开办学府,现在吕布要做的,只有慢慢等待。

吕布回到陇县,在安顿好妻女之后,他便早早的回到大营,刚进辕门,就有守门司马禀报:“启禀主公,曹性将军回来了,此时已经在帅帐等候!”

吕布喜上眉梢,领着成廉大步走向帅帐,曹性已经走了两个月,如今回到陇县,想必魏越也跟着回来了,要不然也不会耽搁这么久。

果不其然,当吕布进入帅帐之后,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他只是微微一笑:“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