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3章 及笄之礼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及笄之礼

在并州军诸多将领中,一直以来都有“四最”,高顺战绩最高,帮助吕布左征右讨,鲜有败绩;甘宁斩将最多,自他投到吕布帐下来,先是斩韩当、克曹洪、杀雅丹,其余大小裨将校尉更是数不胜数,连黄忠都没有他杀的多,当然吕布除外;周泰作战最猛,每次攻城拔寨,鏖战于野,周泰总是身先士卒,冲在大军的最前面,斩将夺旗,勇不可当,西县讨伐战中,单人提刀从敌军哨楼一层杀到第六层,此役足以看出他勇猛的程度;魏越受伤最多,倒不是魏越武艺不行,在并州军中,他的武艺也算排在前列,只是每次作战,他都会和成廉率领数十骑护在吕布左右,和吕布一起陷锋突陈,但他又不像成廉,成廉每次冲锋陷阵都知道保护自己,魏越却只管杀,就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左冲右突,不会保护自己,所以每次作战,大,

上次征讨韩遂,魏越就率百十亲卫与吕布一起陷营,最后身中十数刀,刀刀见骨,其中最重的一刀割破了魏延的胸腔,里面的肾脏清晰可见,让人看后心惊胆战,触目惊心,如今看到魏越生龙活虎的站在面前,吕布心中悬着的巨石轰然落下,一阵舒畅。

“我就知道你命大,真是想煞我也”

作为吕布战场上的左膀右臂,魏越和成廉的关系最好,除了一起玩女人,喝酒,杀敌,有时候还一起困觉呢,所以当成廉看到魏越那一刻,他便几步并作一步冲到魏越跟前,一拳砸在了魏越的胸口上。

“嘶!”魏越挨了成廉这一拳。立马疼得卷缩在地,额头上的青筋霎时鼓起,想必是痛入骨髓。

成廉这时才想起魏越刚刚康复,需要静养,虽然刚刚那一拳力道不是很大,但是对于深受刀伤的魏越来说。无疑是伤口上撒盐,雪上加霜。

吕布眉头皱了皱,正准备上前查看一下情况,顺便教训一下成廉,忽然就听见曹性在一旁哈哈大笑。

听到曹性的笑声,吕布和成廉这才反应过来,定是魏越装模作样,故意装作受伤调侃成廉来着,果不其然。被成廉扶着的魏越从地上轰然起身,指着成廉哈哈大笑。

成廉近魏越这一戏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他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当下唯有指着魏越破口大骂。

吕布修养比成廉好,并没有指责魏越,而是朝着曹性问道:“怎么样?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吧!”

从魏越受伤求医开始。魏越的生死就变成了吕布心中最大的牵挂么,当时他们都认为魏越的存活率微乎其微。如今看到魏越平平安安的回来,吕布不由得一阵好问。

曹性立即禀报:“困难没遇到,小问题还是有的,仲武受伤太重,不宜骑马和坐车,经不起道路的颠簸。所以我们乔装打扮,改乘船东往,但我们搭乘的是商船,行动缓慢,因此耽搁了好些时日。我们到允吾的时候,听说兴霸他们已经打破了城池,这才去城中找到他,请他帮忙,兴霸也不敢大意,连忙派遣了十来个锦帆老卒随我们一起东往,由他们负责驾船,速度果然快了不少!”

曹性顿了顿,继续说道:“到达长安后,果然有许多艺匠在悬壶济世,医治难民,其中就有神医华佗,我们经过多方寻找才找到了他,经过华佗的医治,这才将仲武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本来我们可以早点回来,又恰逢李傕、郭汜反攻长安,战火又起,因此才耽搁了这么多时日。”

吕布点点头,说了一句辛苦,随后走到魏越跟前。

“参见主公!”见到吕布来到跟前,魏越立即停止和成廉嬉戏,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吕布道:“回来就好,以后作战不要一根筋,这次当买一个教训!”

“听见没有!”成廉戳了一下魏越,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吕布瞪了他一眼,指着成廉责骂道:“还有你,以后拦着他一点,下次他要是再受伤,本将唯你是问!”

成廉愣了愣,顿时就像泄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焉在了哪里。

“下去吧,记得好好休息,明年开春,随我征战羌族!”吕布翻身坐在帅案之后,拿着一卷兵书细细研读,看到还矗立在帅帐的三人,立即下了逐客令。

“末将告退!”

曹性、魏越、成廉三人立马拱手告退,随后便一齐走出了吕布的帅帐。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在这期间,这是一年来最忙的时刻,春麦既收,冬麦当种,四郡又开始了风风火火的开始了新耕作,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有不少士兵也参与,但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卒和本地军马还有一些不用作战的兵卒,他们结伴下乡,开垦无主和荒芜的土地,肥田种稻,贫土撒麦,挖沟通渠,忙得不亦乐乎。

此外,吕布还在陇县附近进行屯田,对于那些流民,吕布将他们设为五十人为一屯,屯置司马,其上置典农都尉、典农校尉、典农中郎将,不隶郡县,收成与郡守分成:使用官牛者,官六民四;使用私牛者,官民对分,屯田农民不得随便离开屯田,以士兵屯田,六十人为一营,一边戍守,一边屯田。

既然屯田制已经风风火火的开始了,就剩下军饷和人才方面还没有实施,在贾诩的建议下,吕布在陇县外的山林中修筑了一处院落,作为蔡邕以后教授学问的学府,又在学府五里外建一院落,是为“招贤馆”,只要蔡邕在陇县教学的事传播开来,必会有大量的青年才俊闻风而来,到时候这招贤馆也少不了被人光顾。

至于军饷的问题,高顺他们也发现不少的矿脉,于是吕布便颁布诏令,让汉阳郡会打铁的工匠全部来陇县集结,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吕布也不强求,不过吕布给的奖励却高的吓人,一时间,汉阳郡的铁匠闻风而至,全部携家带口迁往陇县,因为温侯吕布说了,这是长期的工作,不仅管饭,还有赏钱。

至于盗墓之事,既然魏越回来,吕布便把这件事交给他和成廉去做,对此,吕布还学曹操一样设立了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等职,暂由成廉和魏越兼任,战时两人随军出征,闲时两人便去盗墓摸金,经过秘密走访,两人还寻找了一批专门从事盗墓勾当的贼人成立摸金营,从此便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盗墓行动。

正旦将近,家家户户开始置办年货,以往热闹的大街变得更加的热闹,行走的货郎,叫卖的乡贩,摆摊的商铺,都聚集在一处,将县城围的水泄不通。还是如往年一样,各郡官吏将县府中的事情忙完之后,吕布还是给他们放了假,叫他们早日回家,与亲人朋友团聚。

正旦这日,家家户户点灯放炮,走乡窜户,访亲走友,官道上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行人,或骑车,或跨马,或行走,以往道路清清,如今却车水马龙,熟人相互见礼,陌生人也不忘祝贺,大家都图个吉利。

正旦一过,吕玲琦和黄舞蝶便到了及笄之年,但因为正旦刚过,不适合行礼,所以日子便推到了三月三上巳节。

这一天,吕布府邸张灯结彩,人数众多,准备给吕玲琦和黄舞蝶行及笄之礼,不过来的大多数都是女眷为主。

主人,自然是吕布和严蕊以及黄忠;笄者为吕玲琦和黄舞蝶;赞礼为陇县一个极具名望的老妪;正宾虽然选择德才兼具的女性师长为佳,但是吕布还是邀请蔡邕作为正宾;赞者为魏续的妻子担任,她是吕玲琦的表姑母,是赞者的不二人选,摈者,执事,有司等相关人等都是由陇县士林中的贵妇来担任。

时辰一到,七大姑八大姨开始布置场地,摆放席子,协助正宾盥洗,蔡琰作为乐者,看到布置得差不多后,便弹起了传统经典古琴曲目,厅堂内立即响起了愉悦的琴瑟之音,伴随着蔡琰琴起,立于场地南端西侧的执事立即西向东依次排列的走入厅堂,她们手中各端有托盘,三个托盘分别盛发笄、发簪、钗冠。

进入厅堂后,三名执事将托盘放在案几上后,便徐徐到两旁,赞礼的那名老妪立即上前,开口说道:“来日卑幼将加笄於子吕玲琦,若吕玲琦亲子卑幼之首,吾子作某亲,吾子将涖之,敢宿,於己之尊长?”

蔡邕一抚灰髯,上前接道:“尊长敢不夙兴,某上蔡邕!”

那边的吕玲琦在婢女的催促下,换好采衣采履,安坐在东房,待魏续的妻子来扶着她出去跪坐在吕布和严蕊的跟前,随后赞礼便开始给吕玲琦盘发带笄,一方完毕,吕玲琦先是叩谢父母,然后是赞礼,正宾,以及所有到场的宾客,办完这一切就算完成了及笄之礼了。

吕玲琦及笄之后,又换做了黄舞蝶,程序也如吕玲琦的那般繁琐,两人的及笄之礼整整花费了一日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