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4章 西征羌族

第二百七十四章 西征羌族

并州大营,中军大帐。

吕布端坐在帅案之后,文臣武将席跪两旁,今日帐中的人特别多,除了驻守在武都的魏延,吕布帐下的武将都差不多到齐,就连姜叙、甘宁也赫然在列,姜维因为特殊,今日也跟随姜叙参加了军议,不过却被吕布放在了最末尾的位置。

“诸位,今日把诸位召来,是为了羌族一事,本将打算对羌族用兵,诸位以为如何!”须臾,吕布率先打破帐内的宁静,将诸将召回陇县军议的原因,前些日子因为要给吕玲琦及笄,耽搁了不少日子,如今吕玲琦已经及笄,屯田制、开办学府、铸造钱币等事都在有条有序的展开,吕布这才有机会把出征羌族的问题给提了出来。

“好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一直都是打其他诸侯,某早就乏味了,这次换个新鲜的!:

“羌族一直都是咱们的祸患,早去早轻松!”

吕布话音刚落,立即引起众将的共鸣,因为他们入驻陇西四郡以来,吃够了羌族的苦,听说吕布要征羌,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一雪前耻,杀个羌族片甲不留。

早在秦修万里长城,羌人分布在临洮长城以外,倒也相安无事,所以凉州边境颇为平静,所以嬴政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匈奴身上,因此才让羌族得以兴起和发张,最终成为了后来大汉的毒瘤。

在河湟为中心的诸羌为西羌,羌境内的河湟地区系羌族发源地之一,部落繁杂,人口众多,自爰剑后,其子孙分支有一百五十多种。其中九种在赐支河源头以西,及在蜀、汉徼北,有五十二种羌族衰少,不能自立更生,所以才分散为居,或绝灭无后。或引而远去,其他的八十九种,钟羌最强,胜兵十余万,其余大的部落有万余人,小的部落则有数千人,大小部落互相攻伐,盛衰无常。

除爰剑支系以外,尚有二十余种。至西汉末东汉初,有的向凉州西南迁徒,其中居住在陇西、金城二郡及其塞外的,有先零、烧当、勒姐、当煎、当阗、封养、累姐、卑湳、狐奴、乌吾、钟存、巩唐、且冻、傅难等部落,在上郡的,有全无、沈氐、牢姐诸部落,在西河郡的有虔人、卑湳部落,徙置安定郡的。有烧何部落,故而分东羌和西羌。

吕布这次要对付的并不是雅丹率领的西羌。而是经常劫掠的边境的烧当羌、参狼羌、白马羌以及经常作乱的烧何、当煎、勒姐等八个羌族部落。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前番劝阻主公西征,那是因为我军连番大战,粮草接应不全,不宜再战。如今主公帐下兵强马壮,粮草充足,也是时候扫清边患了,不过不出兵则已,出则必剿灭羌祸。永绝后患!”贾诩点点头,表示同意吕布出兵,前番他与陈宫百般劝阻,实在是因为兵力不足,粮草不济。

“不错,主公欲取西川,这羌族必须除去,否则羌族在我们最要紧的时候领兵发难,必会陷我等于万劫不复之地!”程昱手抚长髯,再次补刀。

程昱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因为汉族豪强常以羌民为部曲或兵丁,驱使其耕牧及打仗,同时,边塞将吏常常残酪剥削和压迫,使得羌民不断爆发起义,顺帝时,东西羌及白马羌的起义前后达五十多次,其中大规模的有五次。

第一次为建初二年至永元十三年,由于士林豪强不断侵夺河湟地区的西羌耕地和牧场,将其赶入贫瘠苦寒的山野,还无故逮捕羌族首领,随意掠夺羌妇女为妻妾,因此,河湟地区以烧当羌为首,联合封养、烧何、当煎、当阗、卑湳等部,并与湟中月氏胡、张掖卢水胡联合掀起了长达七十余年的羌乱。

第二次为永初元年至建光元年,战乱延续十二年之久,帝国集兵五十余万,耗钱二百四十亿才将其平息,水初元年,安帝遣骑都尉王弘强征金城、陇西、汉阳三郡数万骑兵出征西域,路途遥远而促使羌人愁怨,到酒泉的时候,大部分羌人不堪负责纷纷逃散,各郡发兵拦截,毁其茅屋庐舍,

各地羌民和戍兵集中在张掖郡日勒县,揭竿而起,攻亭堠,杀官吏,展开以北地、安定、陇西为中心的起义,群羌奔骇,互相扇动,生活在并州和凉州的羌、氐、鲜卑等异族一时俱发,覆没将守,屠破城邑,安帝即调5万兵会于汉阳,分路出击,滥行屠杀,无奈之下,羌族豪酋招集武都郡的参狼羌和上郡、西河的羌胡共同作战,并联合以杜琦为首的农民,攻取上邦城,势盛时,北据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郡;东至河东、上党、河内;西有陇西、汉阳二郡及金城郡东部;南抵汉中郡西南,此次起义长达十二年,建立了羌人第一个政权,

第三次为永和五年至永嘉元年,金城、陇西的且冻、傅难诸郡羌与安定、北地两郡的罕羌、烧何羌联合反对官僚贪污暴行的斗争,历时六年,顺帝集兵十万,耗八十亿钱,

第四次为延熹二年至建宁二年,陇西烧当等八种羌、安定先零羌、上郡沈氐、牢姐等羌先后在并、凉及三辅起兵作乱,这次战乱历时十一年,耗资四十亿钱,延熹二年,桓帝以残酪镇压关东起义而著称的段熲为护羌校尉,东西羌起而反抗,合力攻并州、凉州及三辅,官军每战辄败,段熲几丧命,被免护羌校尉之职,另派庸弱无能的胡闵充当校尉,羌族之乱规模更扩大,桓帝又派皇甫规为中郎将,持节监关西兵,皇甫规从历次羌人起义的原因分析中窥知:“羌戎溃叛,不由承平,皆由边将失于绥御。乘常守安,则加侵暴,苟竞小利,则致大害”,“酋豪泣血,惊惧生变”,在其上任后,奏斩受取狼籍、多杀降羌、不遵法度的官吏,以收民心,先零诸种羌慕规威信,相劝降者十余万。

延嘉六年,桓帝重命段熲为护羌校尉。段熲更加凶恶地推行屠杀政策,次年春季,封缪、良多、滇那等羌酋豪三百夺人人被迫率三千多户落降,延嘉八年,段熲又出击勒姐、当煎羌。

建宁元年,段熲在泾阳击败东羌,羌人撤入汉阳山中,次年,汉兵进入穷山深谷,屠杀近两万人,招降四千人,被分别安置于安定、汉阳、陇西三郡,东羌之乱得以平复,五年间,段熲以百八十战,斩三万八千六百余级,获牛、马、羊、骡、驴、骆驼四十二万七千百余头

第五次为中平元年至中平六年,以金城义从羌、陇西先零羌为主聚众作乱,在中平元年冬,继关中黄巾起义之后,金城、陇西、汉阳三郡的降羌先零羌、湟中义从胡、凉州义从羌首领北宫伯玉以及韩遂、边章、李文侯起兵作乱,率众十余万,攻下不少郡县,前锋曾抵达三辅的西部,最后由于韩遂杀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而宣布告终。

“不错,羌族反反复复,保不齐咱们在打西川的时候起兵发难,只是如何打,我等还需从长计议!”高顺虽然也赞同西征,但也不能盲目,等商议之后再进军不迟。

吕布点点头,凌厉地目光扫了帐下文武一眼,不疾不徐的说道:“我已经和三位军师商议完毕,决定兵分三路羌,第一路,以张辽为主将,姜叙、宋宪、魏续为副将,率本部兵马兵出羌道攻打参狼羌、白马羌;第二路,以甘宁为主将,陈奇、周泰、阎行为副将,兵出龙耆成攻打烧何、当煎、勒姐等诸羌;第三路,由本将亲率三万大军攻打烧当,以高顺、黄忠为副将,三路大军约定时日,共同出兵,不得有误!”

因为陈宫、贾诩、程昱等众需要迎接即将到来的青年才俊,所以并未参与此战,不过这次西征的主将都不是泛泛之辈,虽然没有谋士策划,但也无伤大雅,量那山中蛮夷也使不出什么手段。

此次征羌,是汉朝建立以来第二次大规模杀入羌境作战,虽然是第二次,但规模却是最大的一次,张辽驻守羌道的本部军马有三万,甘宁驻守金城的兵马有三万,吕布这边也将派出三万大军,凑合三三之数,合计九万大军,誓灭为祸边境已久的羌乱。

除却解除西面的危机外,吕布还有一个原因,自古以来,异族为祸,杀了不少的汉民,使得大多数士林都对其深恶痛疾,吕布在蔡邕开办学府的这个紧要关头出征,其中的奥妙不言而喻。

“末将领命!”

被吕布点了名,众将齐齐走出阵列,对着主位之上的吕布拱手应诺。

大事既定,就剩下筹措粮草和器械了,这些都是大军出征的必须品,不容耽搁,吕布当即宣布解散军议。

军议结束后,张辽和甘宁一一向众将辞别,率领着副将朝各自得得驻地驰骋而去,到达驻地之后,两人没有耽搁,立即让大军集结待命,随时准备出征。

三月十九,黄道吉日,随着吕布宝剑一挥,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开出了陇县,想着陇西边境进军,以此同时,驻扎在羌道与金城的张辽和甘宁同时绰马扬刀,喝令大军朝着羌境进发,三路大军,共计九万,准备一举扫清边患。

在吕布大军出城的时候,有两个娇小的身影,趁着统兵的将军校尉不注意,悄悄的跟在了大军的最后,后方的斥候见到有两名披挂带甲的士卒窜入大军之中,还以为是落在后面的袍泽归队,所以并不觉得有恙,自顾纵马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