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5章 小人图:我们出征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 小人图 我们出征了

ps:唉,这一章卡文了,本来想好了的,但是提笔之后发现什么也写不出,大家不要订阅这章了

百鸟鸣春,莺歌燕舞,陇县吕府内,吕云和吕雯在庭院内蹒跚学步,凌乱的步伐引得一众女眷掩嘴发笑,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至后院传来,立即吸引了众女眷的目光,回首只见一名粗衣步履婢女跑到严蕊跟前,急忙行礼道:“启禀夫人,大小姐不见了”

严蕊闻言,柳眉微微一蹙,安抚道:“你别着急,慢慢说!”

婢女不敢怠慢,急忙解释:“奴婢刚刚去伺候大小姐梳洗,发现大小姐的房中空无一人,奴婢找遍了整个府邸,都没有发现大小姐的身影。”

严蕊将手中的刺绣放在石桌上,起身朝着吕玲琦的闺房快步走去,转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庭院,严蕊推门而入,放眼望去,房间内果然空无一人。

“夫人勿忧,玲琦是不是去黄府找蝶儿去了?”貂蝉看到严蕊面露急色,立即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示意严蕊不要惊慌,或许吕玲琦去找黄舞蝶了也不一定。

原来,黄舞蝶及笄之后,她就被黄忠接回了府邸,准备待嫁,吕玲琦打小就和黄舞蝶一起长大,关系一直都不一般,或许她是想念黄舞蝶太紧,独自前往黄府去找黄舞蝶,这种事不只发生一次两次,不过这次她没有给严蕊打招呼而已。

严蕊柳眉一展,似乎松了一口气,扭头对着吕玲琦的贴身婢女说道:“大小姐不在黄府便在蔡府,你立即去黄府寻大小姐,如果不见大小姐,再去蔡府看看。”

婢女欠身应诺一声。便急匆匆地跑出了府邸,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才见那婢女满头大汗的跑回来,不过依然只有她一个人回来,并没有吕玲琦的身影。

“大小姐不在黄府?”见到婢女独自回来,严蕊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吕玲琦打小习武,不服管教,再加上吕布溺爱,造就了吕玲琦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如今又有两个小家伙需要照顾,她也减少了对吕玲琦的管教。

“不仅大小姐不在,就连蝶儿小姐也不在了,奴婢以为她们去找蔡小姐听琴,可是到了蔡府。蔡小姐说她也很久没见大小姐她们!”婢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如果吕玲琦失踪,她作为吕玲琦的贴身婢女也难逃罪责,虽然夫人很随和,不轻易打骂下人,但是她一想到吕布生气的脸,那婢女差一点没被吓哭。

黄府不见人。蔡府也不见人,严蕊再也想不出吕玲琦会去哪里。当下连忙吩咐道:“来人,给我找,不要落下任何一个角落,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大小姐给我找出来!“

随着严蕊一声令下,吕府的仆人婢女开始风风火火的寻找吕玲琦来。可是一连找了一个多时辰,仍然没有看见吕玲琦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候,有下人通报,说是主薄郑浑大人求见。无奈之下,严蕊只能下令停止搜索,出门迎接郑浑。

“郑浑拜见夫人!”见到严蕊出来,郑浑连忙拱手作揖。

严蕊微微一笑,欠身还了一礼:“郑大人不必客气,请问郑大人前来所谓何事?”

郑浑将手中的一卷竹简呈到严蕊面前,正色道:“这是本月需要支出的钱财,请夫人过目!”

吕布不在,汉阳郡有什么地方需要用钱的,郑浑都会列出一份清单拿给严蕊查看,等严蕊确定无误之后,郑浑才敢动用府库里的财务。

严蕊伸手接过,细细地观望之后才递回给郑浑:“郑大人一直是夫君的肱骨,以后郑大人但凡有需要用钱的地方,可自行决定,不用再来请示!”郑浑从吕布驻守荥阳开始,就一直帮助吕布打理后方,对于郑浑的为人,严蕊还是比较相信的,不用担心他会贪墨财务。

“诺,如果夫人没有什么事,在下就现行告退了”对于吕布的妻子严氏,他们这些做臣子的除了尊敬还是尊敬。

“大人且慢!”

听到严蕊的叫唤,郑浑疑问道:“夫人有何事?”

“可否请大人帮我转告贾先生,让他来府邸一下?”吕玲琦的消失,使得严蕊方寸大乱,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请贾诩前来,看他有什么好的建议。

“诺!”

郑浑应诺一声,立即登上马车,指挥马童向陇县城外开去,如今贾诩正忙着接待青年才俊的事,一直和陈宫、蔡邕他们在城外操办学府,不在军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严蕊等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才见仆从前来禀报,说是贾诩已经到了府外,严蕊不敢耽搁,立即出门相迎,看到贾诩风尘仆仆的样子,严蕊心中升起一丝愧疚。

贾诩见到严蕊前来,立即拱手作揖:“不知夫人唤诩前来所为何事?”

严蕊连忙施礼道:“先生,玲琦从早上一直都不见人,所以才请先生前来给我出出注意!”

“哦?请夫人细细说来!”贾诩惊疑了一声,立即询问道。

于是严蕊便将吕玲琦和黄舞蝶消失的事给贾诩娓娓道来,听到最后,贾诩的眉毛都快拧成了一条直线,严蕊一语落毕,贾诩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吕玲琦会不会拐了黄舞蝶随吕布出征了,不过这都是他的臆测,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

“夫人,可否让在下去小姐闺房一观?”为了确定心中的猜想,贾诩立即提出了要求,虽然这个要求有点过分。

自古以来,女子的闺房除了父母之外,一般都不让别的男子进入,更何况吕玲琦已经及笄,

“先生请便!”严蕊虽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如今是非常时期,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在严蕊的带领下,贾诩推开了吕玲琦的闺房,只见吕玲琦的闺房与其它少女的闺房大同小异,不过也有些不同,比如吕玲琦的闺房内多了不少的兵器,在她房间的拐角处。放有一架落兵台,其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有枪有刀有矛,样式齐全,但都是木制的,并不是杀人利器。

看到这一切,贾诩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这吕玲琦可能真的混在队伍中出征了,他又细细查看了吕玲琦房间的各个角落。只见吕玲琦平时盖的被褥里露出一张布卷,贾诩健步上前,将布卷拿在手中观望。

只见布卷上画着四幅小人图,第一幅图画着两个女子拿着长枪结伴而行,第二幅图画着两个女子骑着战马,第三幅图画着两个子女在杀敌,第四幅图画着两个女子笑嘻嘻的回家。

贾诩忍着笑意将布卷交到严蕊手中:“夫人,恐怕小姐已经随军出征了。你看了这个便知!”

严蕊一听到吕玲琦随军出征,心中顿时一慌。连忙接过贾诩手中的布卷,当她看完之后,脸霎时变得一阵红一阵白。

贾诩见到严蕊面色不善,立即建议道:“夫人,主公大军才走了一日,如果现在派哨骑去追。或许还来得及!”

严蕊闻言,心中虽然怒火滔天,但因为贾诩还在这里,她还是忍着没发作,当下依然款款一笑:“如此。就多谢贾先生了!”

“夫人客气了,若是没有别的人,诩告辞了!”贾诩知道这件事不能耽搁,如果耽搁一分钟,可能吕布的大军就前行了一里,如果时间在晚上一时半刻,那可就真的追不回来。

严蕊心中虽然焦急,但是并不表现在脸上,她深吸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如此,便麻烦先生了”

严蕊送走了贾诩,脸瞬间就变得异常难看,捏着吕玲琦的那封“家书”怒斥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吕玲琦,你回来我定要让你好看!”

另一边,伪装成士卒的吕玲琦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柳眉微微一紧,嘟囔道:“是谁在叨唠我?难道是母亲?”

黄舞蝶紧紧扣住吕玲琦的手臂,询问道:“姐姐,怎么了?”

吕玲琦呼出一口气,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没什么,有点冷而已!”

黄舞蝶点了点头,对着吕玲琦小声说道:“义母会不会派人捉我们回去?如果让义父知道,我们就完了!”

从陇县出来到现在,这一直是黄舞蝶担心的问题,只要严蕊一发现,必定会派人前来追她们,到时候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吕玲琦给了黄舞蝶一个放心的笑容:“你就放心吧,我早就打探清楚了,这次父亲会兵分两路,一路由你父亲率领,一路由我父亲率领,一会我们只需……”

“新军路上,禁止喧哗!”就在吕玲琦说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行军督令官一枪敲在黄舞蝶的脑袋上,疼得黄舞蝶想要大声叫喊,吕玲琦立马捂住她的嘴:“不要叫,叫了就露馅了!”

黄舞蝶眼里噙满泪光,委屈的点点头。

吕玲琦嘿嘿一笑,这才放开了手掌,就在她得意洋洋的时候,脑袋上不免也挨了一下,疼得她想要大喊,黄舞蝶立即伸手捂着她的嘴,冲着她摇了摇头。

。。。

“什么?没追上?”贾诩惊愕的问了一句。

“启禀军师,卑职追到略阳时候守将不让某通行,无奈之下,卑职只能返回”哨骑不敢怠慢,立即将事情的原为说了一便。

原来,哨骑到了略阳之后,忘了携带贾诩的文书,无论哨骑如何解释,守关的将校都不让他通行,无奈之下,他只能快马赶回陇县,回复贾诩。

“这样,你拿着我的文书再去,能追回来就追回来吧!”贾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也怨不得他,千算万算,他也没想到守将如此恪尽职守,竟然不放本方军马通行,当下安排一番后,立即朝着吕府走去,这件事还需早点禀报夫人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