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6章 大战一触即发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大战一触即发

大汉西北,凉州。△↗,

炎炎的春日下,举目望去是无边无际的黄沙旷野,看着水囊内只剩下不到一口的清水,李儒不自觉地添了添干裂的嘴唇,他从未像此刻那么痛恨那些叛乱的羌人,为了阻止并州军的西征,他们在沿途的水井和水源处都抛下了腐烂的尸体,将所能见到的一切活着的人和事物都摧毁。

拄着刀,李儒看着远处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道路,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不支了,但是自己应该已经接近金城郡,也许很快他就能看到村庄了,远处,扬起了遮天的尘土,一阵焦灼的大风扑面而至,将脚步踉跄的李儒掀翻在地,摔倒在滚烫的砂砾中,李儒的目光盯着烟尘中若隐若现的‘陈’字旌旗,一向冷漠的心在刹那间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拼命地从地上挣扎起来,扯开喉咙想要大喊,可是出的声音却干涩无比。

咬牙拧开水囊,一口气喝下最后的清水,李儒挥舞着双手,大叫着冲向了还在远方的并州军。

担任全军斥候的陈奇看到了远处的李儒,顿时喜出望外,他一夹马腹,领着身边的十名并州铁骑如箭般奔了出去。

看着朝自己奔来的并州铁骑,李儒高呼了起来,“陈将军”

“先生,你最近去哪里了?让某与甘将军好找”,陈奇纵马来到李儒跟前,见到李儒嘴唇干裂,面黄肌瘦,想必是许久没有进食,当下连忙取下马匹上的干粮和水袋,一并递给了李儒。

李儒此时已是口干舌燥,腹内空空。看到陈奇递过来的肉干和清水,哪里顾得了什么形象,一把接过来就狼吞虎咽,囫囵吞枣,然后在灌两口清水。

等李儒吃饱喝足后,陈奇这才牵来一匹战马供李儒骑乘。随后便带着李儒向着后方大军驰骋而去。

夜晚,已经换上干净衣服的李儒来到了中军大帐,甘宁正与陈奇、阎行等将校商议军事,见到李儒前来,甘宁立即迎了上去:“先生,以后探听敌情事让斥候去做便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某如何向主公交代?”

李儒咧嘴一笑,示意甘宁不用担心。随后便将他离开的事情告诉给了甘宁,原来,在吕布召回甘宁的时候,李儒就断定吕布不久就会对羌族用兵,所以他便悄悄的潜入羌境打探消息,想到一路上所经过的水源大都被羌人扔了腐烂的尸,当下开口道:“我过来的时候,沿途的村庄都被羌人摧毁。水井里也被他们抛下了腐尸,而且还在大允谷集结了重兵。他们在水井里扔下腐尸,一来是为了阻滞我军的行军步伐,二来是想逼我们自动走入他们所设下的埋伏圈里。”

随着李儒话音一落,在座的人都神情沉重了下来,若是没有李儒探敌,他们很可能会中了羌人的圈套。往有着干净水源的道路向大允谷。

陈奇惊出了一身冷汗,最近几天的路途上,他们经过的几处被毁村庄,水井都被羌人扔了腐尸,最后都是他派出斥候找到干净水源后。改了道路行军。

“先生,如今我们该怎么办?”甘宁看向李儒,此时他已是没了平时的稳重,羌人的计策太歹毒了。

“很简单,我们分兵,让陈将军的斥候营先走,按照羌人留出的道路,进到他们的埋伏圈里去。大军跟在后面,只要辎重队伍能抵挡住羌人的进攻等到大军赶到就行了。”李儒说得很简单,可是阎行他们知道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意味着陈奇在被羌人埋伏军队进攻的时候,将陷入苦战,很有可能坚持不到他们到达,就全军覆没了。

作为大军主帅的甘宁最后咬了咬牙,采纳了李儒的计策,眼下也只有按照这个李儒的话去做,因为没有人能提出更好的计策,不过他将陈奇换成了阎行,不是陈奇武艺不行,但是与阎行相比,不出三十回合就会落败。对于甘宁的安排,众将都没有异议,毕竟这是关于并州军能不能胜利的问题,众人都不敢意气用事。

残破的官道上,并州军的辎重队伍缓慢地前行着,坐在大车上的李儒看着随行的并州军,一脸的淡定自若,让一旁骑马的阎行心里踏实不少,总之这位看上去过于阴鸷的文士主动提出随辎重队伍前行后,分兵出去的甘宁等人都是对他印象大为改观。

李儒其实并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轻松,虽然他推算出羌人设好了埋伏在等着他们,可是羌人的具体兵力和设伏地点,他心中都还没有底,另外跟在辎重队伍后面三天路程的并州铁骑能否骗过羌人的斥候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散布在最前方的斥候回到了阎行身边,他们的脸色阴霾,这一路上被羌人摧毁的村庄日渐增多,看着那些惨不忍睹的百姓尸体,让他们心中的怒意已经快渐渐压制不住了。

村庄的水井里依然被扔下了腐烂的尸,而干净的水源仍在往西的方向,和阎行一起仔细听着的李儒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地图,又是往西,这些羌人究竟想干什么?看着越来越近的大允谷,李儒的目光落在地图上,忽然他的注意力被地图上标注的一处峡谷给吸引了。

“阎将军”李儒喊过了阎行,指着地图上的那处峡谷道,“羌人在此处设伏的可能很大,在下希望能派出一支斥候前去打探一番。”

阎行沉默地点了点头,这一路走过来,羌人的意图很明显了,一直再将他们往西带,“某亲自去,这里就交给先生了。”阎行挑了五十名善射的并州铁骑以后,将队伍的指挥权交给了李儒。

“入夜后再出。”看着四周的旷野,李儒阻止了阎行,同时命令队伍放缓了前进的度。

远处,土黄的砂砾岩后,一小队羌人骑兵牵着马,眺望着远处并州军的行军队伍。眼里透着几分贪婪,他们知道汉人士兵押送的大车里,除了装载的粮草还有他们中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的精良兵器以及钢铁打造的箭支,这队羌人骑兵中为的中年汉子想到过去几年内杀了无数勇士的汉人,从额头横贯整张脸的狰狞刀疤像条毒虫般蠢动了起来.

“给我盯紧他们,一有异动。就立刻回来禀报。”中年汉子恶狠狠地说道,这一次西羌各部下了血本,部落里族人尽出,这次要与并州军拼个鱼死网破,既然吕布要灭掉羌族,他们也不是泥捏的。

夜幕下,阎行带着五十名并州铁骑,牵着马出了大营,在依稀的月光下向着两百里外那处名叫木榆谷的地方进。直到走出三十里地外,阎行才带着部下上马。

数日后,阎行到了木榆谷,一路上他和斥候营都是昼伏夜出,以避开可能遇到的羌人斥候。

“被李忧先生说中了。”黎明的晨曦中,阎行远眺着宽阔的山谷内竖着各色旗帜的帐篷,喃喃自语道。

“你带十人回去禀报。”根据羌人的帐篷数目,计算出羌人的兵力后。阎行将画下的谷内大致地形交给自己的副将,他打算带四十人继续留下来。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捉几个活口,他在韩遂帐下为将的时候,和羌人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对羌作战,他也有独到的见解。

当李儒得到阎行副将所带来的消息时,整支辎重队伍已经距离山谷不到五十里的距离。这四天里,李儒将队伍的行军度控制在每日四十里,走半天,休息半天。

“传令全军,停下扎营。”李儒下达了军令。他本以为羌人是打算将他们这支辎重队伍诱入谷中,不过现在他们将军队驻扎在谷中,看起来是想利用骑兵优势在平原上围歼他们。

“将营垒建坚固点。”连续三天的反常行军,让一些并州军的将校明白,附近可能有羌人的叛军,如今李儒的这道命令似乎印证了他们的猜测,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是以前韩遂的部将,和羌族打了不少的仗,自然知道如何防御那些羌族。

看着在军官指挥下忙碌的并州军,李儒冷酷的目光里望向了远处的山谷,那里有着大约两万左右的羌人,是己方兵力的七倍,在不占地利的平原上要依靠这些并州军坚守三天,一定要先声夺人,振奋士气,不然的话,或许羌人只需要一次凶悍的骑兵冲锋,就能把他们冲垮,展开一场屠杀。

入夜以后,阎行带着四十名羽林军骑兵回来了,他们守了一整天,也没有等到落单的羌人,只能先行回来,谁都知道或许明天,两军就会接战了。

召集了所有的将校以后,李儒指着悬挂在中军的地图,向并不知道内情的并州军将校说出了他们目前的处境后笑道,“羌人不懂兵法,若是他们设伏于山谷,无疑会让我们进退两难,可是如今他们驻扎于谷中,不过是群自恃兵多的无谋野人罢了。”

看着李儒谈笑风生,在座的将校悬着的心放下了些,就连深知敌军虚实的阎行也不由佩服李忧的口才气度,两万羌人被他说得不值一顾似的。

“大家应该还记得前几日离开的主力大军?其实他们一直都在我们身后,我们只需在此坚守三天,到时他们自会赶到。”说到这里,李儒笑了起来,“等打败羌人,在做诸位便是有功之臣,到时候温侯升官赏赐是少不了的。”

李儒的话让那些将校都是振奋了起来,坚守三天,时间也不算太长,辎重中的厢车可以拿来布成车阵,到时靠着强弩利失,应该能抵挡住那些羌人。

“这个消息先不要告诉士兵,让他们今夜养精蓄锐。”李儒环视着四周被利禄打动的将校,将是兵之胆,只要这些人能有坚守的信心,士兵的问题就不会太大:“明日等士兵们起来,告诉他们,作战勇猛的,全家都不愁吃穿;临敌怯懦的,军法严惩。”

“阎将军,这仗我们能不能赢,就全在你身上了。”等将校们各自散去了,李儒才看向阎行道,“羌人虽然善战,可是不懂配合,贼酋往往以勇力充之,每战必亲临上阵,若是能斩杀数员,当可振我军威,弱其士气。”

“先生的意思,彦明明白,某也不是第一次和羌族交手了,先生尽管放心”阎行沉声应道,他知道,那些并州军将校虽被李忧一番话鼓起了士气,可是一旦交战,还是要靠他和亲卫的战绩来鼓舞士兵。

木榆谷内,组成联军的四十个羌人部落的豪酋聚在了一起,这几日汉军辎重队伍行军日益缓慢,让他们知道这只队伍的主将很可能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计策。

“明日就进攻,只要拿下这支辎重队伍,我看甘宁他拿什么来和我们打。”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率先瓮声瓮气的吼道,声如洪钟,振聋发聩。

他叫诺曷钵,这一次两万人的大军里,他的部队占了四千,按照羌人的规矩,他就是大领,统率全军,他看着帐中的其他三十九人,负手转了一圈后道,“明日,谁愿意率先出战?”

随着诺曷钵的问话,几个小部落的豪酋都是起身争抢,只有抢到了这先锋军的位置,日后分东西时,他们这些小部落才能多得多一些好处。

“达甲瓦,明天这一仗,你先上吧!”诺曷钵并没有理会那几个小部落的豪酋,而是看向了一角脸上刀疤狰狞的中年汉子道,达甲瓦是这一次出征士兵里最勇猛的人。

“遵大领的命令。”达甲瓦安静地回答道,他知道诺曷钵这个读了几年汉人的书就自以为高人一等的野心家一直想吞并自己的部落,这一次怕是想借着这些并州军之手来削弱自己的实力,明日出战,恐怕他不会派其他人助阵,不过也无所谓,不过是区区五百并州军而已,他达甲瓦和手下的两千勇士会让诺曷钵知道,他今天这个决定是多么愚蠢。

就在甘宁和西北方的西羌即将交锋时,吕布也率领的大军开到了石城,早在略阳的时候,他便与黄忠分兵两路,以黄忠、徐晃领一路作为先锋部队,先探探羌族的虚实,一路由他亲自率领步步为营,徐徐推进。

“启禀主公,家中有书信到!”就在吕布和高顺商议军事的时候,就见成廉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书信递到吕布手中。

吕布展开一看,瞪时剑眉倒竖,恶狠狠地将书信拍在案上:“孝杰,立即集合大军!”

高顺皱了皱眉,他很久没有见到吕布发这样的滔天怒火了,吕布只要发这样的怒火,一般都与亲人有关,如果是对敌人发怒,他一般都会目露寒星,将怒火压在心中,趁着成廉出去传令的机会,高顺偷偷的看了一眼桌上的书信。

“你怎么看?”吕布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高顺冷冷的说道。

高顺摇了摇头:“如果大小姐她们在这支军中,那就没事,末将担心的是,她们会不会在汉升的那支大军,如果是,恐怕此时汉升已经和羌人接上手了。”

吕布闻言,他的脸变得异常铁青,扭头对着张绣咆哮道:“伯锦,你速去黄将军部,给我把吕玲琦和黄舞蝶拎回来。!”

张绣楞了楞,怪不得吕布发这么大的火,原来是大小姐和黄将军的女儿悄悄随军出征了,他可知道吕玲琦对吕布的重要性,当下不敢怠慢,立即拱手应诺:“末将领命!”

一个时辰后,大军已经集结待命,吕布马不停蹄的冲到校场,开始挨个挨个地仔细查看,到最后也没有发现吕玲琦和黄舞蝶的身影,吕布大怒之下,立即喝令大军即可进军,浩浩荡荡的杀入羌境,准备与黄忠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