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9章 无双女将

第二百七十九章 无双女将

正午时分,风沙越来越大,吹得西凉的苍穹天昏地暗,天色就像浸水之后晒开了的纸张一样昏黄。

并州大营外,随着黄忠大刀一招,列距成阵的士卒高举刀枪,踏着沙原高歌猛进,浩浩荡荡的杀向羌人的栅

寨,漫卷的风沙中,黄忠率领五千骑兵在前,徐晃率领五万步卒在后,经过半天的急行军抵达了羌族的栅寨下

“擂鼓,挑战”

黄忠**枣红马,手提三亭砍山刀,在距离羌寨大约一里左右的地方勒马提缰,高喊了一声。

“呜呜呜”“咚咚咚”

呜咽的号角声率先刺破昏黄的苍穹,随后一阵急促的战鼓声自并州军阵中拔地而起。

鼓角齐鸣,喧腾一片,旌旗猎猎,尘土蔽空。

黄忠没有等得多久,就见羌寨寨门大开,塔里木率领着羌族浩浩荡荡的开出了寨门,一万并州军与两万羌兵

各自射住阵脚,遥相对峙,互相叫骂。

虽然一方用汉语,一方用羌语,彼此都听不懂对方在骂什么,但他们依然手脚并州,骂得不亦乐乎。

在步兵阵中,吕玲琦看着对面的羌军阵脚,握枪的手不自觉的渗出丝丝冷汗,放眼望过去,对面乌压压的全

是提着亮晃晃刀枪的敌人,开战前的静默,让她内心深受折磨。

吕玲琦扭头看向旁边的黄舞蝶,只见此时的黄舞蝶面色惨白,已经被这个肃杀压抑的场面吓得东倒西歪,双

腿发软,已经毫无斗志可言。

吕玲琦连忙握着她的手,安慰道:“蝶儿快看,你们父亲出阵了”

果然,顺着吕玲琦所指的方向看去,自己的父亲已经纵马出阵,威风凛凛的矗立在阵前骂阵。黄舞蝶看到这

里,心中稍定,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父亲,想看看他是怎样杀敌的。

黄忠绰刀而立。指着敌阵的塔里木破口大骂:“羌酋给某听好了,如今大汉天威至此,再加上我家温侯亲征

,尔等若是识时务,赶紧下马受缚。若是迟疑半分,定然尔等亡国灭种”

看到威风凛凛,恍若天神的黄忠策马出阵,羌族内部一阵大乱,特别是参与昨天那场战斗的羌兵,被黄忠这

一通怒骂吓得满头大汗,心惊不已,连握刀的手都在筛筛发抖。

塔里木在旗下勃然大怒,昨日被黄忠杀得丢盔弃甲,心中早就想扳回一局。当下回骂道:“无耻汉将,吾王

早已被朝廷以律法授以王位,尔等无故犯我疆土,还敢强词夺理,颠倒黑白,今日定让尔等有来无回”

叫骂完毕,扭头大喊一声:“唐兜何在?给我斩了这汉将”

“唐兜领命”

马蹄声起,伴随着一声雄壮的应诺,羌军旌旗开出,一匹墨黑的大宛马飞驰而出

马上一员八尺五寸的虎将身披泛着银色光芒的铠甲。头戴虎牙银兜,手提一杆五十八斤的铁槊,出阵之后也

不答话,拍马舞槊直取黄忠。

“今日就让我好好会会烧当第一勇士”黄忠一看此人。就知道他是一个身手不凡的悍将,当下抖擞精神,提刀纵马,迎刃而上。

话音刚落,两匹战马便纠缠在了一块,马走龙蛇。到来槊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马蹄踩踏得尘土漫天飞扬。

大刀势大力浑,犹如雷霆万钧,铁槊犹如白虹贯日,疾如闪电。

沙场中央好一场恶斗,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厮杀了四五十回合难分胜负。

刚一开始,唐兜还觉得应付自如,可随着鏖战的持续,五十回合之后,唐兜似乎觉得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对面的汉将刀法浑厚,势大力沉,一刀接着一刀,丝丝相扣,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连绵不绝。

在双方士卒的拼命呐喊之下,在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中,两员大将继续舍生忘死的厮杀,小半时辰之后,二人已经恶战了七八十回合,羌族大将唐兜逐渐体力不支,慢慢先出败象。

黄忠面色从容,见到唐兜左支右拙,猛地大吼一声,如同山呼海啸,惊得唐兜坐骑上蹿下跳,马上的唐兜差一点没被摔下马来

正是黄口孺子,怎闻霹雳之声,病体樵夫,难听虎豹之吼。

还没得唐兜安抚好战马,黄忠就如同索命无常般扑了过来,手中三亭砍山舞刀奔着唐兜一阵劈头盖脸的猛砍猛杀,企图一鼓作气将唐兜斩于马下。

“吾命休矣”

唐兜看着明晃晃的砍刀立即将把自己劈为两半,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看来今日,自己命损于此。

“大领休慌,宾就来也”

宾就看见唐兜处在了险境之中,当下挥舞着朴刀,前来助战。

两员大将以二敌一,走马灯般厮杀,酣战了三四十回合,胜负难分。

黄忠抖擞精神,挥舞着手中的三亭砍山刀,力战二将,丝毫不落下风,反而愈战愈勇,眼看着就要落败。

徐晃看到羌将被黄忠缠住,虎纹乍现,手中大斧一挥,声嘶力竭的大吼:“直冲敌营,斩杀敌将,杀”

“杀,”“杀呀”“杀异族”

随着徐晃一声令下,铺天盖地的并州军朝着羌阵席卷而去,上万人齐头并进,颇有遇山挖山,遇海填海的气势,五千骑兵一纵战马,将步卒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率先冲入敌阵。

塔里木拔出腰间弯刀,指着对面的并州军扭头大喊:“保卫部落,虽死无憾,勇士们,给我杀”

“嘭嘭嘭”

随着塔里木一声令下,羌阵中响起一阵羊皮战鼓声,两万羌兵中响起一片嘹亮的呼哨,密密麻麻的羌兵开始涌向狂飙而至的并州军。

震耳欲聋的沉闷撞击声响起一片,两支大军的前排士卒终于重重撞在一起,许多盾牌瞬间炸裂,旋即刀枪齐出,矛戟齐下,血肉横飞。

吕玲琦和黄舞蝶站在大军的最后,听着耳边传来战士撕心裂肺的呐喊,战马死亡那一刻的悲鸣,被吓得愣愣的矗立在那里,眼里写满了恐惧。

忽然,一颗被人头咕噜噜的滚到了黄舞蝶的脚下,吓得她花容失色,放声惊叫,旁边的吕玲琦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惨白,浑身颤抖,手指甲都快扣入到肉里,想必也是被吓得精神恍惚了。

“有女子?”

战场之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女子,黄舞蝶的尖叫,立即引起了敌我双方的注意,竟然忘记了厮杀,纷纷扭头看向吕玲琦两人。

就在那一愣神的功夫,并州军的将校率先反应过来,一刀将挡在面前的羌兵斩为两端,喝令大军继续进攻。

并州将士闻了将令,纷纷提刀舞枪,再次与羌兵厮杀在一起,两军混战,拼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来人,保护她们两个,别让羌族掳了去”

吕玲琦潜入的那个部曲的校尉恶狠狠的盯着吕玲琦,立即指挥十余名士卒前去保护,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那两个孱弱的士卒竟然是女子,这一回他的职位铁定是不保了,虽然如此,他还不忘派遣士卒去保护她们,否则让羌兵掳了去,他的罪责就更大了。

可是吕玲琦和黄舞蝶的出现,立即引起了羌族的注意,他们纷纷朝着她们这面涌来,企图杀散并州军,将这两名女子掳了去,顿时让这样保护吕玲琦和黄舞蝶的并州军压力倍增。

死了一批,又来一批,敌军仿佛海中的巨浪,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心狠手辣。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人为了保护她们而被敌军砍杀,吕玲琦恐惧的双眼逐渐被愤怒所填满,单脚踢开柱在地上的长枪,带着风沙的漫天飞舞,吕玲琦娇斥一声:“给本小姐散开”

长枪犹如毒蛇出洞,枪杆荡开了挡在面前的并州军,吕玲琦冲到阵前,看着面目狰狞的羌兵,她口中发出一声娇斥:“蛮夷看枪”

随着吕玲琦发出一声娇斥,手中长枪犹如白蛇吐信,奔着一名羌军什长的咽喉就是三枪,每一枪都刁钻迅疾,快如雷霆。

那名羌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杆长枪夺命追魂般朝着自己的咽喉刺来,当下急忙挥刀去挡,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刚刚还像羔羊一样待宰的女子,怎得变得如此厉害。

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仓促招架了三五个回合,便被吕玲琦一枪搠穿咽喉,挑翻在地,羌将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生死命消。

吕玲琦冷冷的看着他的尸体,忽然喉咙一动,扭头大吐特吐起来。

一名羌兵想要趁机夺了吕玲琦的性命,还没等他近身,冷不防斜刺里突然杀出一人,冰冷的长枪奔着他的咽喉如同流星一般刺了过来。

“咳咳”

那名羌兵只觉得咽喉一凉,后脖颈里顿时嗖嗖进风,而他整个人却已经被挑翻在地,任由风沙吹进他的口中。

吕玲琦和黄舞蝶两人两枪,瞬间结果了两名敌军的性命,发生只在瞬息之间,惊得敌我双方错愕的看着两名“身躯凛凛”的女将。

校尉先是错愕,然后是朗声大笑,将手中长枪一招:“哈哈,兄弟们,羌族连咱大汉的女子都打不过,还有什么好恐惧的,给老子杀啊”

校尉的话就像兴奋剂,顿时就刺激了这一簇并州士卒,当下纷纷提刀舞枪,犹如猛虎一般冲入敌阵,杀得羌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