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80章 女将引发的混乱

第二百八十章 女将引发的混乱

朔风劲吹,狂沙乱舞,尸横遍野,箭矢如蝗。

两支服饰各异的大军,此时正泾渭分明的厮杀成一团,苍茫的沙原上,铺满了层层叠叠的人尸马骸,其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镞,远远看去,如蓬蓬茁壮的篙草。

徐晃手提板斧,来回在战场上纵马驰骋,指挥作战,但凡遇到拦路的兵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乱劈乱砸,七进七出之间,死在他马下兵将不下五十人。

“公明,左翼有异动,怎么回事?”

重回战场的黄忠看到很多羌兵涌向左翼,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们,纷纷不要命的往那边冲,顿时打得本方人马连连后退,血肉横飞,如果再不去支援,让敌军突破左翼,本方人马就会被羌军包了饺子。

“汉升勿忧,某现在就去支援!”徐晃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当下迎了一声,飞马驰骋过去,准备援助左翼的防御。

还没等徐晃来援,那边的局势瞬间大变,左翼逐渐被打退的本方兵马猛地发力,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奋力冲杀,一鼓作气将羌兵打出了左翼,渐渐的压了羌兵一头,各个都犹如虓虎一般勇猛。

“领军的校尉是谁,速速探来!”徐晃大感好奇,竟然能在敌军几倍于我的情况下反败为胜,这样的将校他一定要为其请功。

亲卫应诺一声,连忙策马前去打探情况,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徐晃的亲卫再次打马归来,禀报道:“启禀将军,负责左翼的部曲中忽然出现了两名女子。故而引得羌兵重兵压境,他们之所以反败为胜,乃是那两名女子武艺颇为娴熟,斩杀了一名羌军将校后,使得我军士气大振,反败为胜!”

徐晃皱了皱眉。这军中怎么会出现女子?他的心中虽然疑惑,但是现在还不是查明情况的时候,既然左翼的危机解除,他也没有必要去支援,当下连忙回到战场,提斧在乱军中左劈右杀。

并州军在黄忠和徐晃两员悍将的带领下,杀得羌兵连连后退,占尽上风,虽然羌兵中也有唐兜这样的悍将。但是独木难支孤掌难鸣,在死亡将近五千名羌族勇士之后,羌兵终于难以抵挡,渐渐向积石山腹地撤退。

就在徐晃率大军掩杀羌族败兵的时候,西南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徐晃扭头看去,只见一人一马正往这边快速冲来。

马上是一员身躯凛凛的八尺虎将,他身披黑色战甲。头戴虎头兜,**一匹黑色骏马。手提手提一杆丈八的铁矛,犹如一把擎天巨剑,在羌族溃军中横冲直撞,左突右杀,万余人马,竟然挡不住他进攻的步伐。就像大海被一柄擎天利剑劈开,将羌兵从中间劈开,向着两边冲散开来。

黄忠大喜,立即让徐晃指挥步兵围杀被冲散在后面的羌兵,他亲自率领骑兵追赶逃窜在最前面的塔里木。企图一鼓作气,拿下敌酋,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否则让塔里木逃回羌境腹地,聚拢残兵,卷土重来。

“公明!”成廉从南杀到北,从西杀到东,墨袍黑羁都被鲜血染得通红,看到在乱军之中指挥若定的徐晃,连忙纵马来到他的跟前,持枪行礼。

徐晃哈哈大笑:“孝杰好生英勇,尽单骑冲击敌阵,实乃吾辈的楷模!”

成廉哪里有时间和他开玩笑,急忙说道:“大小姐偷偷跟随大军出征,恐怕此时在你军中,你快给我找一下,若她有什么闪失,这该如何是好!”

徐晃眼睛一瞪,不可思议的看着成廉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成廉翻身下马,一把将铁矛插在地上,纵身跑向那些正在围杀羌兵的步卒,一边跑一边喊道:“你没有听错,不仅大小姐不见了,连汉升将军的女儿也不见了。”

“嘶……会不会是”看到成廉火急火燎的样子,好像并不是在开玩笑,徐晃独自沉吟了一会,想到了先前亲卫禀报说有两个女子潜入大军,会不会是吕玲琦和黄舞蝶?

想到这里,徐晃连忙纵马赶上成廉,招呼道:“某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跟我来!”

在亲卫的指引下,徐晃和成廉快速跑到先前的左翼部曲,开始在茫茫人海中搜寻吕玲琦和黄舞蝶的身影。

左翼校尉见到徐晃前来,急忙翻身下马,健步迎上前来行礼:“末将拜见徐将军、成将军”

徐晃道:“我且问你,刚刚你的军中是不是有两个女子?”

校尉心中悠然一惊,心道:“完了,自己的校尉算是干到头了”

虽然他心中这样想,但是嘴上却不敢怠慢,禀报道:“启禀将军,是有此事,只是末将也不知道那两名女子是怎么混到军中的。”

他虽然自认倒霉,但也不想“坐以待毙”,所以在禀报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辩解一番,企图引得徐晃的理解,保住这得来不易的假校尉之职。

成廉哪有心情管这些,喝问道:“我问你,她们现在在哪?可否受伤?”

校尉嘿嘿一笑:“不仅没有受伤,刚刚还斩杀敌军一员羌将,端是厉害无比,估计系将门之后,习得一手好枪法。”

成廉眉毛立即舒展,刚刚的黑脸瞬间一柔,急忙让校尉带路。

于是在校尉的带领下,徐晃和成廉来到了左翼的那支部曲,此时大军正在围杀企图反抗的羌兵,他们身后有两名本方士卒正在挥枪呐喊助威,看到有羌兵想要趁乱逃脱,两人就一拥而上,长枪乱搠,将那些企图逃脱的羌兵刺翻在地,不过那都不是致命伤,大部分都被她们刺中肩窝或者大腿,丧失逃脱能力而已。

旁边的袍泽见到两人生擒了十数人,纷纷伸出大拇指赞扬一番。

成廉见此情景,脸霎时一黑。看来他是白担心了,这吕玲琦和黄舞蝶不仅没事,反而活得很好,擒拿了不少羌人。

校尉得意洋洋的说道:“二位将军,她们是不是很英勇?这可比一般的士卒厉害多了”

徐晃闻言,扭头瞪了他一眼:“休得胡言。你可知道她们是谁?”

校尉诚实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这时成廉已经迎了上去,徐晃赶紧跟上,临时还不忘扭头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吕玲琦和黄舞蝶正得意洋洋的看着绑满一地羌兵,有了这些战功,她们也不怕父母亲责怪,谁说女子不能上战场?不仅能上,而且还比一般的男子还要厉害。

吕玲琦眼尖,看到成廉和徐晃正往这边赶来。连忙拉着黄舞蝶拔腿就跑,如果让成廉抓住,她们可就真的完了,可是两个刚刚及笄的小女孩,如何跑得过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

吕玲琦只感觉有一阵风从身旁吹过,就见成廉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俩:“两位小姐,你们可让我好找啊!”

吕玲琦笑得比哭得还难看:“叔父,你放过我们吧。玲琦这就回家,别让我见到父亲可好!”

这时徐晃也从后面赶来。看到吕玲琦和黄舞蝶满身血污,脸上全是委屈之色,眼中更是写满了乞求,当下真的有点哭笑不得:“徐晃拜见两位小姐!”

既然被认了出来,吕玲琦也就放弃了奔跑,扔掉手中长枪。抱拳行礼道:“玲琦拜见叔父!”

黄舞蝶面色潮红,轻轻放下手中的长枪,学着吕玲琦母亲的样子给徐晃行礼道:“蝶儿拜见叔父!”

徐晃和成廉对视一眼,同样是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女子,性格差异怎么就这么大呢?吕玲琦飒爽中带着一股英气。黄舞蝶孱弱中带着一点怯懦,不过黄舞蝶经过这一次血与火的考验,性格似乎变得有点刚强起来,以前杀鸡都会掩面哭泣的她,如今却能上阵杀敌,看来军队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性,此事不假。

校尉从后面赶来,听到徐晃和吕玲琦的对话,这才知道潜入到部曲中女子竟然是吕布的女儿和黄忠的女儿,完了,这会真的完了,记得昨晚他还骂她们两聋子和哑巴,这可是沙头的罪过,他的假校尉之职算是真的干到头了,他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昨夜那两个不会说话的小兵会有这样的身份,这回算是真的无力回天了。

吕玲琦偏了偏头,看到躲在徐晃身后喃喃自语的校尉,嫣然笑道:“校尉大人,你快点来高顺叔父,我是如何英勇杀敌的!”

校尉听到吕玲琦的叫唤,连忙上前行礼:“末将参见大小姐,蝶儿小姐!”

吕玲琦皱了皱眉,他很不喜欢校尉这样拘谨:“校尉大人,你应该把昨晚骂我的那股气势拿出来,你这么拘谨,我很不喜欢!”

骂吕玲琦和黄舞蝶?这还得了?成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唰”的一声,抽出腰间佩刀,就是要一刀斩了这校尉,吕玲琦连忙上前挡在校尉面前,不悦道:“叔父,你干嘛!”

成廉道:“大小姐,你不是说他辱骂你们吗?”

吕玲琦晃了晃脑袋,连忙将校尉从她们潜入军中开始,一直到战役的结束是如何照顾她们的给徐晃和成廉说了个明白,吕玲琦心向校尉,其中还不忘添油加醋一番,在加上黄舞蝶在旁点头配合,成廉渐渐收了杀意,上前扶起校尉道:“你叫什么名字?”

校尉一抹额头上豆大的冷汗,连忙行礼道:“末将恭长清!”

成廉点点头:“明日和我一起面见主公”

成廉说完之后,又扭头对着吕玲琦说道:“请大小姐不要让末将为难,末将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保护两位小姐去帅帐,若是你们有何闪失,末将难辞其咎!”

吕玲琦抿了抿嘴,杏目看着黄舞蝶,征求她的意思,见黄舞蝶点了点头,这才极其不愿意的说道:“如此,就听叔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