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81章 西凉军的血统

第二百八十一章 西凉军的血统

ps:

静静忘了,张绣去招降张济。樊稠去了,所以去找吕玲琦她们的是成廉,而不是张绣。这几个字不收费

金城郡,木榆谷。

在嘈杂的呼喝声中,羌人的豪酋们最后在诺曷钵这个大领的逼迫下,各自挥军向并州军的营盘起了猛烈地进攻,只有达甲瓦以受损严重拒绝了出战,他也不是庸人,自然看得出诺曷钵在打什么主意,这个野心勃勃的豺狼分明是想借这股护送辎重的并州军来削弱他和其他豪酋的实力,等他们和并州军打得两败俱伤再出手,到时候不但功劳归他,还能趁机吞并他们的部众,回西海湖争南羌联盟的盟主之位。

看着远处厮杀声震天的战场,达瓦甲慢慢地磨着自己的朴刀,今日一战,他颜面尽丧,不过也好,就让诺曷钵嘲笑他好了,他总会让他知道那个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想到这里,达瓦甲看向在前方领着四千部众督战的诺曷钵所在的大旗,阴沉地笑了起来。

营盘前,并州士卒握紧了手里的长矛刀枪,在他们身边将校的呼喝声里,互相紧靠在一起,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卷着烟尘而来的羌人骑兵,胸膛里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

长矛阵地后,是两百名身经百战的并州弓弩兵,他们手里端着的是秦朝遗留下来的步兵制式擘张弩,在身边将校的指挥声里,利用望山上的刻度,对准了前方冲来的最大的一股羌人骑兵。

“放”看着前方策马拉弓的的羌人骑兵到了两百步左右的距离时,阎行大喝了起来,刹那间,前排两百名并州弓弩手扣下了弩机,接着这些射程达到一百五十步的恐怖弩矢在密集的弓弦啸声中,扑向了前方疾冲来的羌人骑兵,刚刚好在他们冲到一百四十步左右的地方,凶狠地扎进了这些血肉之躯。

“放”随着阎行的连声大喝。两百名并州弓弩手开始了三轮的连续射击,在阎行的指挥和身旁将校对望山刻度的调整里,始终将冲来的羌人骑兵压制在百步开外,使他们的骑兵奔射难以施展其有效威力。

不过短短的片刻间。第一波冲击的五百羌人骑兵就伤亡过半,可他们连汉军的影都摸不到,射出的箭矢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拨落在了举盾的并州军长矛阵的头上。

诺曷钵看着开是犹疑不前的进攻部队,恼怒了起来,那些并州军的弩手有限。只要他们不计伤亡的一路冲上,迟早能撕破他们的防御,可是现在这样半途而停,反倒给了对方喘息修整的机会,增加己方伤亡。

“告诉他们,若是再有人后退,就别怪我无情。”诺曷钵朝身旁的亲信沉声道,他们拖不起时间。时间拖得越久,他的内心就越发的慌乱,他总感觉对面的并州军行为有点怪异。似乎再酝酿着是阴谋,一场针对他们南羌的阴谋。

在诺曷钵的威胁下,带着部队的前线豪酋们咬牙再次聚集了兵力,整整三千人,疯狂地冲向了前方并州军的营盘,以前和汉军的交战经验让他们知道,只要能突破汉军的弩箭,冲入他们的阵地,这些汉军就没什么可怕了,当然吕布那个杀神和他麾下的那支狼骑不算。

看着压过来的如云骑兵。阎行看向了身旁的李儒,两百并州弓弩手最多再射五轮弩矢,就没力气给弩上弦了。

“准备短兵相接吧”李儒沉默了一下之后,开了口:“等会。将军和亲卫士卒不可轻易出战。”

“喏”阎行沉声应道,他和剩下的亲卫精锐是李儒手中最后的依仗,只有到最危急的时刻才能出击。

五轮弩箭呼啸着射向了冲来的骑兵,一阵人仰马翻后,让羌人骑兵恐惧的铁雨终于停歇了,他们可以再次看到灼眼的太阳。一阵呼喊声里,他们拉开了手里的弓一地射向前方举着盾的汉军长矛兵,和那些重叠的厢车后面。

“都他娘把吃奶劲使出来,稳住咯”此起彼伏的大喝声在列阵的长矛阵地上响起,此时羌人的骑兵奔射挥了其威力,密集的箭雨不时透过并州军盾牌间的缝隙射入他们的身体。

“临战怯敌,军法从事,杀无赦”

并州军将校凶狠地大吼着,几个中了箭的将校更是凶悍地将身旁几个出痛苦哀嚎,扰乱军心的受伤士兵给当场格杀,压住了惊恐的队伍。

看着越来越近的羌人骑兵,并州军的将校们终于大吼了起来,“杀”

随着他们的一声令下,列阵的并州军刺出了手里的长矛,一片铁棘长林刹那间出现在了冲到近处的羌人骑兵面前,受惊的马匹都是在刹那间停下,将背上的主人抛了出去,还有一些马匹则是哀嚎着撞在了长矛上。

随着双方的碰撞,并州军列出的长矛阵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出现了缺口,一些持矛的士兵被枪杆上传来的连人带马的力量给撞翻在地,虎口尽裂,一些人更是被折断的枪杆倒刺穿胸膛,倒在了地上。

浓烈的血腥味霎那间弥漫开来,和震天的吼声点燃了每个人心中那最原始的杀戮本能,并州军忘记了一切,只是红着眼,端着长矛不断补上前方死去同伴的位置,刺出手中的长矛,将冲过来的羌人骑兵连人带马一起放倒,刺成血沫。

羌人的骑兵们也仿佛着了魔一样,仍旧悍不畏死地涌向了并州军不断收割人命的枪林,他们下了马,踩着前方同伴的尸体,挥着刀前仆后继地杀入,在被击溃前,他们不会后退半步,只有前方的敌人比他们更强悍,更血腥,更凶猛,他们才会感到畏惧。

李儒看着不计伤亡在进攻的羌人,阴鸷的眼神里露出了几分隐忧,智可以计算一切,但是战场上的事永远无法算透,现在能不能挡住这些羌人亡命般的进攻,就要看这些并州军的了,同时李儒也通过此战,看清了吕布军中目前存在着一个严重的问题。

那些跟随吕布南征北战的并州老卒在战场上或许悍不畏死,但这些新降的西凉军却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并州军,遇到弱兵就奋勇当先,遇到强敌就畏惧胆怯,但也有意外,那就是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但这始终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必须快点解决才行。

不容李儒多想,营盘在羌人连续不断的冲击下,并州军的矛阵终于再也难以维持阵线,看到这情形,李儒面无表情地传达了下一个命令,让厢车后的士兵准备接战,让那些血战已达一个时辰的士兵后撤。

列枪阵的并州军最后能全身而退的不到两百人,其他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是身负重伤,自知必死,跟着几个将校留下断后,阻止羌人趁势杀入车阵。

面对着前方的五十残兵,进攻的羌人明明占尽优势,可是却始终难以突破他们所把守的豁口,眼睁睁地看着其他的并州军退入车阵。

他们眼前的这些并州军残兵似乎已经不再是人,羽箭射在他们身上,不能让他们感到丝毫疼痛,浑身血污的他们只是挥舞手中的刀剑只为多杀一个敌人,当他们全部倒下时,羌人的豪酋们心里打了个冷战,若是那些退守的并州军个个都如这些残兵一样,就算他们胜了,恐怕也是损失惨重。

惨烈的战斗仍在继续,被血腥激出了凶残一面的羌人骑兵,下了马,密密麻麻地从四周越过并州军布下的鹿角拒马,还有陷坑,开始了围攻。

被那些断后袍泽激起血性的并州军,激起了他们作为西凉勇士的彪悍,在大汉帝国建立之前,他们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祖先叫做秦人,他们每个人都是虎狼,被世人恐惧,他们是最强悍的战士,曾经横扫了整个天下,现在他们的后人在这久违的战场被满目的鲜红唤起了他们厮杀的本能。

来自雍凉并州军开始挥舞着手中的环首大刀,砍杀着每个出现在视线中被左衽的羌人,眼中布满血丝的他们看上去就像一群渴望血肉的沙狼,再没有一天前听到羌人时的恐惧。阎行看着那些并州军,心里像是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想和他们一起厮杀。

终于,久攻无果的羌人吹响了撤退的号角声,天边如血的残阳照着被鲜血染得赤红的大地,为这大汉西北边境的旷野里平添几分凄厉。

看着如潮水般退走的羌人,几个卸了盔甲,赤膊的并州军将校,看着脚边砍下的羌人头颅,接着和身边还活着的士兵一同大笑了起来,这些羌人被他们打退了。粗犷的笑声不断在营垒里响起,在暗下的旷野里回荡,李儒听着这笑声,若有所思地看向了那些撤退的羌人,他似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同时也对西凉军英勇的潜力进行了重新的评估。

同是生活在大汉边陲士兵,只要让他们有一个新的奋斗目标,只要让他们知道为何而战,他们不会比并州军差多少。

整整一天的厮杀,竟然折损了三千士兵,这对诺曷钵和其他豪酋来说,面前这支护送辎重的并州军已经不是难以对付那么简单了。

诺曷钵下了决心,他不再打算保存实力,这支护送辎重的并州军必须尽快除掉,否则的话,这么拖下去,他们这剩下一万七千士兵都会被拖垮。

“只要大领出兵,我也自然追随。”看到找上自己的诺曷钵,达瓦甲木沉声说道,白天这支护送辎重的并州军所爆出来的凶悍,连他也为之动容。

各怀心思的诺曷钵和达瓦甲在共同的敌人面前,终于选择了暂时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