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90章 激辩

第二百九十章 激辩

吕布西征归来,顺利的赢得了四郡百姓的拥戴,从临洮开始,各郡各县的乡民豪绅都自发地涌到官道两侧,箪食壶浆,夹道欢送。『≤『≤,

“孝直,季常,你们看,那便是温侯吕布!”

蔡邕一手抚髯,一手指着策马走在大军最面前的吕布,回头对着身后的一众文士说道。

顺着蔡邕所指,他身后的一众儒生举目望去,忽然间,一阵灼目的金光迎面刺来,这些文?士无不快速掩目遮挡。待金光散去,这些文士便放下衣袂,注视着一马当先的大将,

赞叹了半响,一个面容清癯,嘴角留着髭胡的年轻文士率先说道:“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剑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温侯当真是器宇轩昂,威武不凡!”

年轻文士身旁一个面容清秀,白面无须,眉毛中夹杂着白色毛发的儒生亦点头道:“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果然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两人的话音刚落,顿时引得一片附和之声,但这其中也不缺乏一些反驳之人。

“哼,又如河?还不是甘为董卓的鹰犬?”

“对,他身为大汉将军,不思清君侧,除奸贼,反而助纣为虐,阻挡十八镇诸侯进京勤王,与反贼无异!”

“大家不要忘了,董卓西迁时所犯下的罪行,吕布是他帐下的鹰犬,是脱不了干系的!”

说到董卓西迁的事,许多文士的脸霎时变得异常铁青,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好似恨不得要挖出董卓的尸首鞭尸一样,就连蔡邕也例外,他虽然不恨董卓,但是一想到太学府里那些自己呕心沥血雕刻的石经被大火烧毁,心中一种疼痛感油然而生。

这些青年才俊之所以如此痛恨董卓以至于牵连吕布,都是因为董卓的恶行不仅仅局限于此。在西迁的时候,他把精兵屯驻于毕圭苑,下令烧毁大汉立于洛阳的宗庙、宫殿、各级官署直至民宅,财物也是他所关注的,于是国库荡然无存,京师的富室几乎都以谋逆最而被董卓斩首,家财悉数没收运往长安。

不仅如此,董卓还让李傕、郭汜挖掘大汉列祖列宗的陵墓和一些公卿的墓冢,以至于京师二百里内人烟绝迹。鸡犬不闻,西迁路上,百姓饥饿倒毙者数以万计,董卓还放纵士兵抄掠,积尸盈路,野狗豺狼成群出没。

“你是从何处得知温侯参与此事的?”先前那名眉毛里夹杂着白色毛发的文士不急于反驳,而是反问道。

一个年轻的儒生讥诮道:“哼哼,这件事天下皆知。为何只有你马良不知道?”

马良摇摇头:“在下的确不知,但是我知道:流言止于智者。我曾游学长安,据我所知,当初董卓放纵士兵抄掠百姓,温侯闻之,带领并州军斩杀了不少作乱的西凉军;我还知道,有些异族趁着董卓作乱。率兵入寇长安,劫掠了不少的汉民,温侯得知后,亲自率领大军前去追袭,拯救了不少汉民。如今河东境内还立有温侯的祠庙,百姓年年不忘供奉;我还知道,温侯率领数万大军西征羌族,保障了西凉百姓免受异族战火的袭扰。”

“不错,马季常说得对,温侯的功过是非,没人说得清,如今他西征羌族,的的确确给西凉百姓乃至于给整个大汉扫清了边患,以我之见,他的功劳当于卫霍相媲!”

“就他?能与长平侯、冠军侯相媲?法正,你此言太过妄自尊大了吧!”

“不错,吕布岂能与冠军侯他们相提并论?当年冠军侯率领八百骁骑深入敌境数百里,把匈奴人杀得四散逃窜。在两次河西之战,冠军侯大破匈奴,俘获匈奴祭天金人,直取祁连山。在漠北之战,冠军侯封狼居胥,大捷而归,岂是吕布能比?”

一名儒生说到激动的地方,面色变得异常潮红,额头上的青经鼓起,指着法正破口大骂:“长平侯奇袭匈奴龙城,收复河朔、河套地区,打败匈奴单于,他为将号令严明,对将士爱护有恩,对同僚大度有礼,位极人臣而不立私威,他吕布如何能与其想比!”

兴许他是过于激动,说话的声音不免有点振聋发聩,负责护卫的陷阵五营士卒纷纷扭头注视着他,眼中俱都写满了愤怒。

其中一名牙门将官职模样的人走到那名儒生的面前,瞪起眼睛,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像扑鼠之猫盯着那名儒生,忽然,那名牙门将拔出腰间的佩剑,指着那名文士喝道:“你刚刚说什么?”

那名文士瞪时吓得连连后退,指着牙门将浑身哆嗦,不知所措,与他同一阵线的青年才俊见后,立即挡在他的面前,纷纷谴责牙门将的鲁莽行为,骂他简直是一文不值匹夫。

骂他们的主公和将军,这还了得?牙门将身后的那些士卒纷纷提刀上前,就要将这些青年才俊乱刀砍为肉泥便罢,以解他们心头只恨,纵然你们嘴巴在厉害,一刀下去,保证你们都乖乖闭上嘴巴。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这群士卒身后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如此嘈杂的坏境里仍然听得一清二楚,使得那些青年才俊不由自主的循声望去。

将士们扭头向身后看去,见到贾诩站在他们身后,立即拱手行礼:“参见军师!”

贾诩冷冷开口:“怎么回事?”

牙门将拨开人群,向贾诩略作解释:“启禀军师,这伙腐儒在辱骂主公,我等气不过,因此才……”

“我说这位将军,我们何曾辱骂过温侯?我们只是反驳有人将他比作冠军侯而已!”一名文士很不悦的打断了牙门将的话,说完之后还不忘辱骂了一声匹夫。

牙门将气得咬牙切齿,不顾贾诩的阻拦。冲上去揪着文士的衣襟就是一拳,将那名文士揍翻在地后,挥刀就是要砍了那厮。

就在这时,斜刺里忽然杀出一人,一剑击在了那名牙门将的刀上,牙门将猝不及防。虎口一阵酸麻,持刀的手微微一偏,锋利的刀锋狠狠地劈在了那名儒生头颅三寸的草地上。

牙门将抬头看去,只见一人持剑而立,那人身高八尺,身着灰白色劲装,头戴斗笠,笠上挂着二尺轻纱,使得众人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显得有点儿神秘。

那名牙门将想要冲杀上去,忽然就被闪出来的一员白袍大将踢翻在地,牙门将立即爬起身来,正准备破口大骂,可当他看到那名白袍大将后,立即变得异常的恭敬:“拜见张绣将军!”

张绣怒视那名牙门将,喝道:“魏大黑,升做牙门将能耐了?连军师的话都敢不听。”

那魏大黑便是吕布入驻泾阳的时参加的陷阵营。由于作战勇猛,悍不畏死。迅速被提拔为伍长,然后是什长。后来,高顺想要训练陷阵五营,作为吕布的近卫军,所以他又被提为牙门将,协助高顺和张绣训练新军。

魏大黑瓮声瓮气的说道:“将军。这群儒生欺人太甚,某不堪受辱!”

张绣一甩大氅,挥了挥手手里的马鞭:“收鞘!”

陷阵五营的士卒虽然愤恨,但是张绣的命令他们又不得不听,瞪了一眼那些儒生后。千余名身穿黑甲的士兵同时“唰”地把佩刀收入鞘中,动作整齐划一,干净利落。

军阵无声地裂成两半,让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这种场面,让所有羞辱吕布的人脸色都不算太好看,贾诩在两侧陷阵五营士卒的注目下徐徐向前,一直走到魏大黑的跟前:“罚你一个月的俸禄!”

魏大黑挠了挠头:“打他一拳,末将愿意将俸禄给他拿去养伤!”

贾诩冲着魏大黑冷哼一声,旋即一挥衣袂,迈步走到那名被魏大黑揍了的儒生面前,行了一礼,表示歉意。

那名儒生知道眼前的贾诩不简单,当下不敢怠慢,深深的躬身回礼,以表尊敬!

“诸位,温侯在初平元年所做的事的确有失,但是你们知不知道,温侯为了洛阳城的百姓,曾经与董卓在城外鏖战,这件事,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贾诩扫了一眼那些心高气傲的儒生,心中虽然冷笑连连,嘴上却笑盈盈的说道。

吕布在初平元年董卓西迁之时,的确在洛阳城外和董卓的西凉军打了一仗,不过吕布并不是为了洛阳城的百姓,而是为了他的妻女,但这件事只有并州军的内部人员和西凉军的内部人员知道,并没有外传。

如今西凉军将领除了段煨还在陕地,其余的将领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是投到吕布帐下?,贾诩之所以把这件事提出来,就是要把吕布爱民的形象在这些士人的心中树立起来。

那名被打的文士想了想,旋即点头道:“学生也曾听说过,当时西将军在洛阳城里烧杀劫掠,被温侯帐下的张辽将军一路追杀,因此造成了温侯与董卓在洛阳城外大战一场!”

那名文士越说到最后,脸色就变得越来越红,后面甚至变成了羞愧,他又仔细想了想,吕布除了阻挡十八路诸侯外,好像并没有做了其它什么坏事,反而都是好事,打西凉军,征韩遂,伐西羌,这些都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功绩。

那名带斗笠的人又补充了一句:“温侯的是非功过,都应该有后人来评论,而不是由我们评头论足!”

贾诩好奇的他一眼,上前行礼道:“不知阁下是?”

那个戴着斗笠的人不敢怠慢,连忙收剑还礼:“在下单福,本是乡野之人,上个月听闻蔡邕先生在汉阳讲学,特来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