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91章 对吕布的评价

第二百九十一章 对吕布的评价

烟尘散去,吕布率领大军出现在了陇县大小官员的视线中,他们久候的吕布身披狮吞兽面黄金铠,手提两丈有余的方天画戟,**一匹如炭火般的骏马。∮∮,在队伍后面跟随的是并州大军以及一些尾随而来的陇西士人子弟。从高处俯瞰下去,这彪人马宛如一条游弋的黑龙,直让迎接的青年才俊看得目瞪口呆。

站在单福身边的贾诩看向逼近的吕布,却发现吕布的目光正看向他,刹那间,两人的视线交错,似有千言万语在其中一般。

官道两旁的陷阵五营无疑是距离吕布最近的,这些并州军的精锐见到吕布前来,一个个昂首挺胸,目不斜视,仿佛像是一支受阅精悍彪军。

吕布提住缰绳,目光先是扫了一眼陷阵五营的士卒,随后又将目光投向那些青年才俊。

那些青年才俊都是不自觉地看向传言中吕布的面容,接着他们都是低下了头,吕布的眼神凌厉,仿佛就像是无敌的统帅俯视他们,“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几乎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他们无法解释吕布的身上那种浓烈得宛如实质的森寒气息,只能归于吕布征战沙场多年形成的威仪,不可直视。

“诩率陇县大小官吏,恭贺主公凯旋归来!”贾诩健步上前,以别驾的身份领着十里亭外的官吏上前行礼。

“恭贺温侯凯旋!”待陇县大小官吏行礼完毕,前来观礼的百姓和乡绅以及青年才俊都拱手作揖,顿时间,十里亭外寂静无声,听见的都是彼此急促的呼吸声以及初夏掠过的风扯着各色旌旗猎猎作响。

吕布骑在赤兔马上,对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拱手回礼道:“本将感谢各位父老乡亲能在炎炎夏日出城迎接。吕布拜谢!”

他征战多年,中气十足,此时长声喝出,滚滚荡荡,直传出数里之外,方才停歇。直让那些青年才俊瞠目结舌,都觉得吕布威严莫比,人主威仪。

贾诩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中微微有点喜悦,当初他们之所以决定西征,为的就是能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为吕布造势,为吕布赢得四郡百姓的拥戴。

吕布班师,各种琐碎杂事也不少。等到诸般事毕,以是华灯初上。

陇县驿馆内,如法正、马良等青年才俊中支持吕布的人物云集一堂,其中单福也赫然在列,早些时候,他本不想前来,但是坳不过好有的邀请,这才与好友结伴一起来到了陇县。

单福犹自想着白天见到吕布的情景。那个威严的将军看着那些青年才俊的目光没有半点情绪,虽然彬彬有礼。但却总让他有种莫名的冰冷感。

“今日召集大家前来,就是为了商议一下,这温侯到底是不是可事之主?诸位有什么看法,不如咱们畅谈一番如何?”法正环视着在坐的众人,狭长的双眼里透出几分睿智:“如今天下已然大乱,当今天子被众诸侯玩弄于鼓掌之中。先是董卓,接着是李傕、郭汜,直到现在的司空曹操,天子在诸家势力之间辗转流亡,惨不忍睹。如今在曹操的庇佑下苟延残喘,以往的青云仕途,早已荆棘遍地。在坐的各位都有着经天纬地之才,如今也是时候出世了吧!”

法正的一句话,说道众人的心坎里去了,早在灵帝在位的时候,许多地方打住纷纷收齐爪牙,把自家子弟收拢在羽翼之下,谨慎地观察着时局。

大汉像马良和法正这样的年轻人有许多,早就过了弱冠的年纪,他们却不受地方官员的征召,隐伏于各地,安静或焦虑地等待着羽翼翻覆之时。

吕布名声鹊起,他们借着前来听蔡邕讲学契机,也想看一看这个让异族闻风丧胆的温侯吕布,今日见后,果然英武不凡。

“诸位,我们不妨先研究一下温侯帐下的文臣武将,诸位以为如何?”马良没有急着回答法正的问题,而是先让大家讨论一下吕布帐下的文臣武将,分析分析吕布现在的实力。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马良的说法。

“既然季常提了出来,就不妨先让季常先说说看?”须臾,坐落在单福旁边的一个青年用及其慵懒的声音说道。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说话之人年纪约莫二十多岁,浓眉掀鼻,黑面短髯,面容及其古怪,

“此人怎生得如此怪异?”

除了单福,在坐的青年才俊几乎同时在心中冒出这个疑问,不过他们都出自士林门阀,心中虽然不太喜欢这青年,但是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马良友好的点点头,冲着那青年询问道:“不知阁下是谁?”

丑陋青年一挥衣袂,端坐着身子,对着马良行了一礼:“在下庞统,字士元,荆州襄阳人!”

马良闻言,心中悠然一惊,表情忽然变得异常肃然:“原来是士元兄,倒是马良眼拙”

马良也是荆襄人士,对于庞统的名字他不陌生,如果拿自己和庞统,就是萤火比皓月,安敢与其争辉。不仅仅是马良,在坐的青年才俊听说这丑陋青年便是那名动荆襄的庞统庞士元,当下都不由得瞠目结舌。

“马氏五常,白眉最良,季常兄之大名,在下也是如雷贯耳,多的不说,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面对众人的恭维,庞统显得有点淡然,朝着众人行了一礼后,又将话题引到了吕布的身上。

马良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讨论一下温侯的实力,咱们就先从文臣说起,在温侯帐下,文臣有贾诩、陈宫、郑浑、程昱以及温侯的座上宾蔡邕先生,人数虽然不多,但都不是泛泛之辈,据我所知,箕谷一战,是出自程昱和陈宫之杀,歼灭了以杨奉为首的四万白波军;青石沟一战,是出自贾诩之手,打得已故长沙侯孙坚几乎全军覆没;封亭一战,亦是出自贾诩之手,也是打得南阳袁公路几乎全军覆没……”

马良一语落毕,惊得在坐之人鸦雀无声,如果按照马良所说,吕布这一路走来,打得所有胜仗,都与他帐下的谋臣脱不了干系,他们无法想象,就凭他们几个人,竟然帮助吕布从一个没有底盘的人变成了一个坐拥四郡的诸侯,他们当真不是泛泛之辈。

庞统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并没有说话,他身旁的单福带着斗笠,看不出他行礼在想什么。

庞统看了单福一眼,朝着众人说道:“西凉本是贫瘠之地,百姓大多都是吃不饱,穿不暖,可是我们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沃野千里,百姓丰衣足食,想必也是出自他们之手!”

马良身旁的一个华服少年接着道:“好像是因为他们实行了屯田制,而且据说这屯田制是温侯想出来的!”

“我也听说了,屯田制的出台证明了温侯也不是一个泛泛之辈!”

庞统喝一口酒杯里的酒水,漫不经心的说道,他嘴上虽然显得不以为然,但心中却对吕布的做法颇为赞赏,他已经把屯田制的情况写下来交给了远在荆襄的好友,好友在回信中说道:“屯田制之益处,可使温侯数年中所积粮千万,仓禀皆满!”,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庞统却很相信,因为好友的预测一直都很准确。

法正道:“文臣说完了,再说说将领吧!”

马良将目光投向庞统,问道:“士元,依你之见,温侯帐下的将领如何?”

庞统也不推辞,目光显得极为深邃:“说到温侯帐下的将领,在下不得不说说高顺此人!”

众人听说庞统要评价高顺,俱都坐直了身子,专心聆听,免得落下什么精彩之处。

为何,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一件事,据说庞统前年被征为本郡功曹时,喜欢评价人物,培养别人的名声,所以被他评价的人,都往往超过该人实际的才能,人们对此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去问庞统,庞统回答:“方今天下大乱,正义之道逐渐衰退,善人少而恶人多,我想兴起这样的风俗以达到助长正道的目的,所以要宣扬好的榜样,改善世风,如果不这样做,善人会越来越少。十人当中如果可以改善无人,就可以将此事完成一半,进而达到教育世人的目的,使有志向的人而已自己勉励自己!”

庞统就是因为这句话,颇得荆襄士人的推崇,而那些被他评价的人,往往都会比现实厉害许多,这高顺本来就不凡,在坐的人都想看看高顺在庞统的心目中是什么样的人。

“高顺此人,比孙武不足,比王翦有余!”庞统笑盈盈的把他对高顺的评价告诉了众人。

“不可能吧,士元是不是有点夸大其词了?我承认高顺很厉害,但是还达不到王翦的程度,勉强可以与章邯想必!”马良身旁的那名华服少年当先表示不同意庞统的看法。

“请问阁下是?”庞统没有急于解释,而是询问那少年的名字来。

那少年对着庞统行了一礼道:“在下马谡,字幼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