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92章 曹操的封赏

第二百九十二章 曹操的封赏

庞统刚刚对高顺提出评价,立即就有人提出了反对的意见,询问之下才知道这人是马良的从弟马谡,马氏五常最小的一个。

“幼常勿急,且听我慢慢道来!”庞统微微一笑,不疾不徐地解释道:“纵观高顺所指挥的战斗,引为经典的当属虎牢关之战,十八镇诸侯叩关,高顺在关前摆下大阵,此役让关东诸侯折损五万兵马,而他却折损不到两千人,这样傲人的战绩,除了孙武、白起、韩信外,何人能及?”

庞统见没有人吭声,又继续说道:“匡亭一战,虽然没有成为西凉军胜利的转折点,但是此战亦可以引为经典战役,三百里奔袭,烧毁联军数十万石粮草,要不是司空曹操力劝袁本初背水一战,恐怕十八镇诸侯将饮恨虎牢关下!”

众人默然,高顺所指挥的这两场战役,的确不是一般将领所能做的,他们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大部分人觉得庞统对高顺的评价也不算夸大其词。

见到众人没有疑问后,庞统越过了高顺,又评价了黄忠、甘宁、魏延等将,一场商议下来,已经过了深夜子色,看到众人隐隐约约都有了一丝困意,庞统率先起身道:“好了,该评价的也评价了,时间也不早了,庞统现行告辞!”

众人讨论了一晚上,都觉得倦怠不已,既然庞统提出解散聚议,众人就顺水推舟,起身告辞,纷纷回到各自的居所。

初夏的夜,来得非常的快,浓墨的苍穹上,漫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银河像是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

庞统走出厅堂,在院中伸了一个懒腰,他仰望天空,淡淡的说道:“元直。明天我就要回襄阳了!”

跟随他走出厅堂的单福停顿了一下,语气里带着一丝询问:“为何要走?难道吕布不是你的可事之主?”

庞统嘿嘿一笑:“该看的也看了,为什么不走?至于吕布是不是可事之主,难道你心里不清楚?”

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单福斗笠上的两尺青纱,只见他螓首膏发,自然剑眉,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听完庞统的话,单福剑眉紧蹙:“既然是可事之主,为什么还要走?”

庞统道:“如今吕布坐拥四郡,看似强大,实则孱弱,而且他帐下的那些文臣都不是泛泛之辈。治理四郡来绰绰有余,如果我留在这里。反而没有我的用武之地,等哪一天需要我的时候,我自然会出现!”

“和孔明一样狂妄!”

庞统气鼓鼓的反驳:“这不是狂妄,而是审时度势,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碳,你知道什么啊你!”

单福冷哼一声:“你就继续编吧。司马先生已经和我言明,让我留在西凉辅佐吕布,到合适的时候就举荐你和孔明,而且他还给了我一句谶言,让我替你们造势!”

庞统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笑道:“哦?是什么谶言,可否告知一二!”

单福撩下青纱,走到庞统身旁,仰头看着星罗棋布的天空道:“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

庞统默然,司马徽有三个关门弟子,庞统、诸葛亮、徐庶,统称为水镜三奇,徐庶因为前年在街上杀人而被迫闯荡江湖,为了不被官府缉拿,这才把名字改为单福。

“元直,我和孔明对不起你!”庞统看了徐庶一眼,头颅微微低垂,他们同是水镜的弟子,但牺牲的往往都是徐庶,这一点,庞统始终都想不明白,水镜三奇,各有各的奇,各有各的长处,他搞不通司马徽为什么老牺牲徐庶,为他和诸葛亮做铺垫。

徐庶苦涩一笑:“我本就比不上你和孔明,先生这样做也有他的道理。最让我不放心的,还是我家中的老母亲!”

庞统道:“你放心吧,我和孔明会帮你照顾的!”

徐庶和煦一笑:“如此,就多谢凤雏先生!”

庞统摇了摇头,对于徐庶的打趣,他并不觉得很好笑,反而觉得有点心塞,对于司马徽的安排,他微微有点不悦,可是他却不能改变什么,当下打了一声招呼,哈气连天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徐庶耸了耸肩,立即健步跟了上去,推开了庞统旁边的一间房门。

并州大营,中军大帐内,吕布在最后一张诏令上盖下印绶后,慵懒的甩了甩发酸的臂膀,对着下首位的贾诩道:“只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居然发生这么多事!”

“天下方乱,恐怕日后会更多”

贾诩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将油灯剔亮一些,把裹在身上的灰袍又松了松。连续数天的熬夜,让这位面如温玉的“谦谦君子”也显得憔悴不已,细微的皱纹在眼角额间悄然滋生,那一缕黑色的长髯垂在颌下,已略显卷曲。

陈宫看了一眼贾诩,在心里叹了一声,贾诩不仅是吕布在军事上的左膀右臂,而且还是四郡政治上最高的守护者,这双重身份让他变得极为忙碌,既要为吕布分忧,又要保证四郡的民政。

“主公,事实表明,我们的人手已经不够了,随着咱们的驻地扩大,我们所需的人才也越来越稀缺,还是尽快的解决这个问题!”

陈宫想了许久,还是把心中的想法给吕布提了出来,如果在这样拖下去,非得出大事不可。

吕布皱了皱眉,不停地用手指敲击着桌案,须臾,他抬头注视着陈宫道:“这次蔡大家讲学,有没有发现可圈可点的人才?”

陈宫有点无奈:“有是有,但大多数都不愿出仕!”

吕布还是有点不甘心:“难道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愿意替我吕布效命的?”

“也不尽然,据我观察,马氏五常或许会留下,还有一个叫法正的家伙,他们都有着非凡的才干,再加上四郡的门阀已经放出家族子弟,已经能解我们的燃眉之急了”程昱摸了摸下巴,将他观察的情况给贾诩他们讲了出来。

“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这件事非同小可!”

贾诩把待批的书信扣在桌案上,俊朗的面容显得几分英朗。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脑袋,自嘲道:“看来我是真的老了!”,说完这句话后,他抬头对着吕布说道:“主公,许都有诏令到了!”

吕布眉毛一挑,他很好奇的问道:“曹操说了些什么?”

贾诩摇了摇头,表示不知,他连忙从竹简里拔出一张来自许都的诏令,起身递给了吕布。

“骠骑将军,温侯,雍州刺史,这曹操可真大方!”吕布对着下面的三人平静地说,手里扬了扬曹操给他诏令。

“曹操身边有能人,这是“两虎竞食”之计,雍州在马腾手中,而且马腾还是槐里侯,如果主公去取雍州,就会和马腾结仇,若不取的话,那也怪不得曹操,毕竟他已经给主公封赏了。”

这份诏令,贾诩他们并没有拆开来看,也不知道里面的内容,听说曹操封吕布为雍州刺史,贾诩一眼便看穿了曹操的计谋,猜到了曹操身边肯定有高手出谋划策。

“无妨,恐怕曹操还不知道我和马腾的关系,我这就写一封书信给马腾,看看他怎么说,如果他不让出雍州也没事,让出雍州更好!”吕布丝毫不在意曹操想什么,轻描淡写的说道。

他顿了顿,接着又把诏令中其他人的封赏说给三人听:“除了加封我为骠骑将军外,他还封高顺为奋武将军,黄忠为奋威将军,甘宁为鹰扬将军,周泰为虎烈将军,魏延为折冲将军,张辽为宣威将军,其余大小将领皆有封赏!”

陈宫微微有点不悦:“他倒是大方,封的都是四品和五品的杂号将军!”

程昱心情愉悦地盯着陈宫看了一阵,方才缓缓笑道:“公台这是怪他没有给咱们几个封赏吧!”

“要他的封赏?算了吧,到时候叫我们取许都任职,得不偿失!”陈宫裂开嘴,似乎笑了笑。

“臣者,为上为德,为下为民,这句话说的乃是伊尹的为臣之道,群臣当一心以事君,如此政事方能为善,这里的一心,就是一德的意思,咱们三个耐心辅佐主公便是,管他封给咱们什么官职”

贾诩耐心的讲述着,他的声音醇厚而温润,丝毫没有长篇大论而变得枯涩。这一刻,他忘掉了政治上的那些纷扰,像是以为严谨的学者,全身心地投入道解经治典中来。

“文和所言即是,我们受教了!”陈宫和程昱对视了一眼,拱手说道。

“所以刚刚那句话一句为上为下,便是《咸有一德》的要旨精密所在,主公,您可明白了?”贾诩教育完陈宫两人,又扭头教育了一下吕布。

吕布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对这段话并不陌生,他在小的时候,家中曾经收留了一位落魄的五经博士,给他讲解尚书。

之后,四人的聚义一直持续到半夜才散去,当陈宫和程昱离去之后,吕布注意道贾诩跪坐在哪里,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签发完最后一份文牍,这才起身说道:“主公,有一个叫单福的文士您要特别留意,若是他肯留在西凉辅佐主公便罢,若是不肯,就派人杀了他,以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