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3章 西蜀地形

第三百零三章 西蜀地形

刘焉病重的消息很快就传到陇县,吕布一收到消息,便紧急召集帐下谋士将领前来商议对策。

他们正商议到要紧之处,忽有卫士进殿禀报,说是杨阜在府外求见。

杨阜早在去年吕布班师陇县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踪迹,仿佛像水蒸气一样在人间蒸发,就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去往了何处,听闻这消失已久的杨参军回来,吕布压制住心中的那股不满,挥手让成廉将他带上来。

于是在成廉的带领下,杨阜健步流星地走入大厅,对着主位上的吕布行了一礼:“杨阜拜见主公!”

吕布横了杨阜一眼,喝道:“大胆杨阜,身为汉阳参军,竟敢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杨阜尴尬的看着吕布,嘴巴蠕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是他想到自己作为参军,没有帮韦康处理汉阳的军政,的确是失职了,所以他并没有急着替自己辩解,而是直接承认错误:“主公,杨阜知罪!”

吕布注视着杨阜,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中早已是苦笑不得,这杨阜好歹也是身出名门,可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要饭的乞丐,衣衫褴褛,头发凌乱,更像是一只刚刚从泥巴里钻出来的土拨鼠,浑身都是泥土。

大殿内一片沉静,众人的目光一齐投向吕布,等待他决断。尤其是姜叙,杨阜和他可是亲表兄弟,这次杨阜犯得错不小,他不希望吕布处罚杨阜,如果非吕布要处罚杨阜,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来替杨阜求情,就算丢了官职也没有关系。

吕布沉默良久。让人猜不透他此时心里想什么,良久,才听见吕布淡淡说道:“说说吧,这一年你干什么去了!”

杨阜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厚着脸皮请求吕布:“主公,我可以先讨一杯水喝吗?我一路舟车劳顿。渴死我了!”

成廉见到吕布点头,当下便下了议事厅替杨阜取水去了,没过多久,成廉便再次回来,手中端着一碗清水。

杨阜一把接过,咕噜咕噜的喝下去后,一抹嘴巴,长吁了一口气。

“主公,我这一年去了西川!”

贾诩等人闻言。不由得同时起身:“你去了西川,去干什么了?”

杨阜笑着点了点头:“扈知道主公会对西川用兵,所以从前年开始我就有了这个想法,去年才开始实施,目的就是为了给主公一份大礼!”

吕布剑眉一挑,耐着性子道:“什么大礼?”

杨阜喘了一口气,不理会众人惊愕的表情,站起身来道:“来人。把地图呈上来!”

随着杨阜话音刚落,就有士卒拿着牛皮鞣制而成的地图走进进来。挂在了议事厅的墙壁之上,紧接着,陷阵五营的士卒横在议事厅门口,阻挡闲杂人等靠近,看这架势,众人都在心中嘀咕:这杨义山要干什么!

杨阜也不说话。而是用毛笔沾着墨汁,在地图上画出了几条细线,然后轻轻勾勒在一起,全神贯注,就像一个艺术大师在完成自己的作品。

其中有一条线经过了特别的标注。乃是从阴平划到了汉中德阳亭,而后直去成都,绕过葭萌关和梓潼而过,直抵广汉重镇江油。

贾诩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杨阜说:“自古以来,所有人都认为入川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葭萌关,扈这次本来只打算绘制西蜀的山川地形图,或许是上天怜见,让我在绘制阴平关的时候遇到一位山民,他告诉我除了葭萌关外,还有一条路可以绕过葭萌关,可以直接突入巴蜀,直达成都,于是在他的指引下,历经艰辛,终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走出阴平!”

杨阜顿了顿,接着说道:“主公,还有诸位将军,经过我一年的明察暗访,终于绘制出西蜀的地形图,所以要谈到西蜀的实际地形,不得不提到几个地方!”

众人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杨阜提了起来,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杨阜,示意他别在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说出来。

杨阜嘿嘿一笑:“主公,您说我算不算是立下大功了!”

吕布有点冒火:“我现在不知道你是立功还是犯错,我只知道你在迟疑半响,就犯了死罪!”

杨阜擦掉额头上的汗水,指着地图上的关隘说:“第一个地方是阳平关,阳平关北依秦岭,南临汉江、巴山,西隔咸河与走马岭相对,雄踞于金牛道口和北抵秦陇的陈仓道口。与汉江南北的定军山、天荡山互为犄角之势,是汉中的西门户,同时也是巴蜀通往关中的北端前沿。”

贾诩说:“西控川蜀,北通秦陇,且关后紧依景山,前耸定军、卓笔,右踞白马、金牛,左拱云雾、百丈,汉、黑、烬诸水襟带包络于其间,极天下之至险,是一处雄关。义山,这次辛苦你了!”

众人听得他这么说,顿时心中明了,原来杨阜这一年来都潜伏在川蜀和汉中,秘密替吕布绘制山川地形图,这份礼物的确很大。

杨阜摇头一笑,表示不辛苦,他的喉结动了动,仰头准备又要喝水,可是他发现碗中空空如也,水早就被他一口喝了个精光,无奈之下,他只能将手再次放在地图上准备再次给大家细说西蜀地形。

可还没等他开口,只见有人递过来一只碗,杨阜抬头看去,只见吕布正含笑的看着自己:“没有水,有酒你喝不喝!”

杨阜哈哈一笑:“主公赏的,就算是毒药我也喝!”

说完之后,他先是道谢一声,然后接过一饮而尽,他喝完之后还不忘砸吧砸吧嘴巴,对着吕布说道:“好酒,多谢主公赐酒!”

吕布顺手接过酒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杨阜不敢怠慢,指着地图继续说:“第二个地方叫定军山,汉中勉县城南五百里,属大巴山,其脉自高庙子入平地,隆起秀峰时而座,自石山子至元山子,号称“十二连峰”。山南有一个天然锅底形的大洼,可屯万兵的仰天洼,如果主公夺得西川,此处便可藏兵一万,以御来犯之敌,当然了,主公若要进攻西川,也要注意仰天洼这个地方!”

杨阜介绍完定军山,又指着另一处说:“这是天荡山,此处乃是八百里秦川余脉,位于汉中西端,与勉县城南的定军山遥遥相对,在勉县城以北三十里处,山下的百丈坡即陈仓故道入口,只要主公的大军攻入西川,便可让赵昂率大军出陈仓,扼守天荡上,截断蜀兵退路,亦可以阻敌寇境!”

众人闻言,都大点其头,对于陈仓道他们都不陌生,当年高祖刘邦在鸿门宴后,迅速翻越八百里秦川来到汉中,并用张良计策烧毁入蜀的栈道,以向项羽表明自己永留汉中封地,不回关中的决心。

刘邦在养精蓄锐之后,便想杀回关中,他起用韩信为大将军,采用韩信计策,假装重修烧毁的栈道,于此同时,主力大军则绕道陈仓道远路来到槐里,然后东进长安,打得三秦之一的章邯措手不及,这也就是闻名天下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见众人都明白后,杨阜又继续说道:“这是大散关,属秦岭北麓,位于槐里南郊南大散岭上,北连渭河支流,南通嘉陵江上源,亦称崤谷,自古为“川陕咽喉”,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由此经过,是关中四大门户之。”

“此地名为五丈原,在岐山县城南约三百里里,西接麦里河、东界石头河、南依秦岭、北临渭水,地势险要可攻可守,为高四十多丈,东西宽五十里,南北长约一百里的黄土塬,五丈原为斜谷的出口。”

“这是祁山,位于武都礼县东、西汉水北侧,西起北岈,东至卤城,极为严固,城南三里有故垒,西汉水北侧平川中的一座石质孤山,高数十丈周围里许,四面如削、高峻奇拔。

“最后是米仓山,乃是西川和武都边境,西接摩天岭,东接大巴山,汉江、嘉陵江分水,亦是入蜀要道!”

杨阜长吁了一口气:“如果主公攻打西川,我们不走葭萌关,绕过大剑关深入山中,自马阁山过而入广汉,我这一年来,曾询问过许多本地的山民,从这条路过可以之抵江油,江油乃是巴蜀重镇,如今刘璋病危,怕是不会在这里驻守兵马,我们只要占领江油,取一精锐直扑培县,造成对成都夹击之势,梓潼和阆中的守军,定然会前去救援,到时候葭萌关守卫必定空虚,我等两下夹击,则巴西尽落我手,成都不日可破!”

陈宫眉头紧蹙:“阴平小路,皆高山峻岭,若蜀军以百人扼守险要,则入蜀之军归路断绝,怕是!”

徐庶摇摇头:“先生,杨参军说得有理,恐怕没人会注意这个地方!”

陈宫早就对巴蜀山川做过研究,轻轻摇头:“过于凶险,过于凶险!”

程昱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古这行军打仗,哪有不凶险的道理,我看此计可行!”

就在谋士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吕布正死死地盯着杨阜绘制的地图,须臾,只听他斩钉截铁的说道:“传我将令,让甘宁、张辽、阎行马上来陇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