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4章 智取褒城

第三百零四章 智取褒城

ps: 完了,完了,卡文卡死我了

众人一听说吕布要召回甘宁和张辽以及身在羌境的阎行,顿时就知道吕布要对西川用兵了。

陈宫说:“主公,现在打西川是不是太早了。”

按照先前商定,他们先是等刘焉死后,在率兵攻打西川,他不明白吕布为何推倒先前的决定,临时改变作战计划。

吕布咧嘴一笑:“早吗?我觉得不早了,如今我们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再加上义山的这副山川地形图,西川我是势在必得,如今刘焉病重,已经无暇北顾,我们可以趁机入蜀,定能出其不意,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陈宫看向贾诩:“文和,你怎么看?”

贾诩没有急着回答陈宫的话,而是注视着吕布问道:“主公,真的要打吗?”

吕布正色的点点头:“打,我已经等不了了,如今袁绍坐拥四州,兵力号称百万,可算是第一大诸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占据大义,有坐拥兖、豫以及京畿一带,实力也不可小觑;袁术占据淮南,孙策占江东,而我却只有区区四郡之地,如果在不动手,恐怕就失了先机!”

吕布看到昔日的强敌一个个的变得异常强大,他心中早已是焦躁不安,如今看到杨扈送来西蜀的山川地形图,使得吕布意识到不能在等了,所以他才决定立即入川,然后厉兵秣马,准备与众诸侯逐鹿中原。

贾诩眉头紧蹙:“如果要打,我建议先打汉中,刘焉和张鲁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再加上刘焉病重。他不会去管张鲁这个家奴,只要打下汉中,我们就可以阻断蜀军的退路,将刘焉的部队围在川地内厮杀!”

陈宫接着说:“如果主公要打,我也没有意见,然大军不动则已。动则就要疾如雷霆,一鼓作气打下汉中,绝不能给张鲁喘息之机!”

“巴蜀那边的形势确实紧迫,如果我们在不动手,恐怕会措施良机,张鲁比我还要着急”程昱总是能抓住核心之处。

杨阜一听贾诩他们要打汉中,立即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吕布道:“主公,这是我身在汉中的族弟写来的信。告诉了汉中和巴蜀内部的现状,你们先看看吧!“

这封信他已经看了几遍,他才知道巴蜀及汉中两地的关系十分复杂,涉及到汉中巴蜀本士族和东州士族数十年的斗争,而东州士族大部分人都是荆州士族和三辅士族,如果吕布攻打汉中和巴蜀,他会不会得到这些士人的支持?

吕布看过之后,又将书信递给贾诩他们。随后叹了一口气:”看来夺取巴蜀和汉中,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贾诩看过书信后。点点头:“刘焉虽然并非是昏庸懦弱之辈,但还真是有点无能,以巴蜀之富饶,十多年来还拿不下一个汉中,他想通过操控巴蜀士卒和东州士卒的矛盾以维护自己的统治,任由张鲁在汉中发展势力。可是到头来还是人财两空,不仅没让两者真正臣服于他,反而让张鲁势力壮大,最后成为了他最大的祸害,我敢断言。只要刘焉一死,东州士族和巴蜀士族肯定会一起抛弃刘焉的子孙。”

说道这,贾诩微微叹息一声:“现在中原局势大变,曹操和袁绍,孙策和刘表,双方人马迟早会发生一场大战,无论是东州士族还是巴蜀士族都会抛弃他们,只是这东州士族是偏向我们,还是偏向刘表,这才是我们将面临的最大挑战。

议事厅里沉默了,片刻徐庶说道:“所以我们要先派人去打听一下情况,看看他们是支持我们,还是支持刘表,不管他们支持谁,我们都可先让大军陈师武都和汉中及巴蜀的边境!”

贾诩他们点点头,表示同意徐庶的看法,如果他们没有得到川蜀士族的支持,就算打下汉中和川蜀,那也只是一个空壳子罢了,而川蜀不是西凉,乃是天府之国,地域广大无边,需要太多人才来治理,只要能获得川蜀士族的支持,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

经过众人的商议,吕布决定从两个方面备战,一方面召回甘宁、张辽、阎行,让他们率大军来陇县回合,然后大军陈兵在武都一线,随时准备出征。一方面他让杨阜和姜叙的族人联系一下在巴蜀和汉中的东州士族,看看他们是否支持吕布入蜀、

在吕布对汉中的战略计划中,略阳无疑是第一个支点,但它仅仅只是一个起点,还不是那种牵一发动全局的战略关键点,而这个战略关键点便在距离略阳不远百里处,它便是褒城。

褒城是汉中极为重要的战略要地,其上便是淮阴侯入川的陈仓道。

由于地势的缘故,褒城并不宽阔,周长约十五里,褒城虽然不大,但它依山而建,修建得十分高大坚固,易守难攻,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目前褒城被张鲁军控制,由大将张忠率领两千人驻守定军山,由于褒城位于重要的交通要道之地,大量货物从雍州和三辅途径定军山,然后运往汉中。与此同时,汉中运来的物资也在褒城分流,或西进去武都,或继续北进前往槐里和汉兴等地,甚至途径堳运往更加遥远的京畿之地。

另外,在褒城还有数十家商行常驻,如巴郡的严氏商行、巴东的常氏商行、成都的罗氏商行等等巴蜀十大商行都在褒城建有分号,同时临洮的李氏商行、冀城的杨氏商行、洮阳的姜氏商行也在褒城设有仓库和店铺。

比如褒城最大的仓库,便是李氏商行建立的石炭仓库,占地近二十亩,将巴郡出产的上等石炭大量运到陇西,保证了陇西的铁器铸造。商业的繁盛使褒城的底层民众也有了养家糊口的机会,要么被各个商行雇佣成为伙计,要么在商道上出卖体力当挑夫。

张鲁虽然占褒城,但军队并没有阻截汉中和外界的商贸,这天中午,一支商队从东而来,一般商队的畜力都是以青骡为主,而这支商队除了满载货物的青骡外,居然还赶着上百头健牛,牛背上也驮着货物,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健牛其实也是这支商队的货物。

这支商队为首的骡车上插着一杆三角旗,三角旗上写着‘姜’字,这意味他们来自洮阳的姜氏商行,姜氏商行是汉阳第一大商行,但在整个西凉只能排名第三,次于冀城的杨氏商行,更是远远逊于临洮的李氏商行。

不过在凉蜀商道上,姜氏商行的人脉却是最广,它们不象李氏商行只做石炭和粮食生意,他们涉及上百种货物,茶叶、盐、生铁、丝绸、工具、牲畜等等,甚至连奴隶也会参与贩运,几乎是什么赚钱就做什么生意。

眼前这支商队的人数并不多,一共只有十几人,为首的管事名叫李臻,大家称他为李老管家,是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商人,他脸上深刻的皱纹画满了人生沧桑。

他往来于凉蜀商道已有四十年,商道上的每一根草木都认识他,有着丰富的进出蜀道经验,?后面的十几伙计大多跟随他多年,但其中有三名伙计却是生面孔,不苟言笑,一脸肃然,眼看快到褒城,李老管家不时回头偷偷打量这三名伙计,他心中充满了忐忑。

这三名伙计的真实身份当然是西凉军,不过他们不是普通的士兵,为首一名男子正是前军校尉蒋奇,他是武都太守魏延的副将,这次奉魏延之令作为夺取秭归县的内应,肩上担负重大责任。

向蒋奇本只有二十六岁,但他经过化妆,颌下粘了一副长须,眉毛变粗,肤色焦黄,看起来年长了十几岁,就算是熟人也很难认出他,蒋奇眉眼长得颇像一名京畿剑客,加上长须和黄肤后,更加神似。

由于褒城易守难攻,又有两千军队驻守,要强攻褒城至少要万人以上的军队,但褒城下又摆不开万人战场,所以只能靠智取。

或许是张鲁还没有准备好,也或许是张鲁没有意识到西凉军攻打汉中,更或许是张鲁担心禁商会引起刘焉的怀疑,但没有禁商的其中一个后果,就是会出现防御上的漏洞。

姜氏商队终于来到了城门前,立刻有几十名士兵迎了上来,一名屯长远远大笑起来,“李老管家,你赶这么多牛来,是来犒军吗?”

商队首领李老管家呵呵一笑,“马将军真会开玩笑,今年春耕畜力不足,价格大涨,一头牛可卖五两黄金,这么好的买卖我家主人怎么会放过,这二十头只是第一批,过两天还有上百头牛赶来。”

“既然这么赚钱,那弟兄们的茶酒钱也不能少吧?”屯长笑嘻嘻问道。

“那个是自然,回头我让伙计给马将军送来。”

由于过往的客商都来自各大世家,主将张忠又觉得天高皇帝远,于是带领帐下军士开展灰色收入,也就是茶酒钱,其实就是买路钱,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士兵们也毫不忌讳,按照货值向商人们索要钱财,?不过索要钱财是一回事,严格盘查则是另一回事,马屯长得到了承诺,脸一板,挥手令道:“搜查!”

数十名士兵一拥而上,将商队进行彻底搜查,商队除了准许有防身长剑外,其他长短兵器一律不能拥有。

马屯长慢慢走到向宠面前,上下打量他,觉得他有点眼熟,又见他身材魁梧,手臂修长有力,便道:“这位兄弟应该是练武之人吧!”

李老管家连忙上前打圆场,“这是我请的护卫,请马屯长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