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5章 风云际会

第三百零五章 风云际会

斜谷,位于雍州以南两百米的终南山,谷有二口,南谷称褒,北谷称为斜,故亦称褒斜谷,全长四百七十里,斜谷以东有一雄关,号位斜谷关,斜谷关虎踞秦岭北麓古斜谷北口,两旁山势峻险,扼关陕而控川蜀,乃是一处重要的军事要塞,从此处可仰望太白积雪,也可俯视关中平原,谷道南通巴蜀,北接关中平原,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六月初,前往汉中打探消息的杨氏族人归来,与此同时,他们也给吕布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世居汉中的雍州遗民表示支持吕布,只要吕布攻打汉中,他们将以为内应,帮助吕布入主汉中。

吕布曾问:“他们为什么会支持我?难道没有什么条件。”

杨氏族人回答:“当初温侯和马腾在三辅交战的时候,招收了不少三辅兵,其中一些将领和士卒多多少少都与汉中的东州士林有点关系,前年温侯裁军,将那些不愿意打仗的雍州人放回了家,这些事已经传到了他们耳中,他们认为温侯和他们是朋友,不是敌人!”

“当然了,作为交换条件,吕布只需要在生意上照顾他们,封点官职给他们族中的子弟即可!”

吕布听完后,不在迟疑,立即率领大军开往武都、雍州一线,其中徐庶被吕布派到了陈仓,让他协助赵昂攻打斜谷,为黄忠率领的东路军充当先锋。

赵昂一袭黑袍加身,鹰隼般的锐眼紧紧的盯着山下星罗棋布的张鲁军营盘,询问旁边的徐庶:“元直,什么时候打?我们可是这里埋伏了两天,汉升将军那边实在催得紧!”

徐庶回头看着赵昂,笑道:“我在等!”

赵昂说:“你在等什么?战鼓声起。咱们率领千军万马杀上去便是,准能突破汉军的防御!”

徐庶摇摇头:“将军,如今主公麾下的士卒全是军中精锐,都是厮杀多年的百战之士,咱们能减少损失就尽量减少吧!”

赵昂点点头:“你说得不错,可是如何减少损失啊。打仗总是要死人的,总不能让敌军束手就擒吧!”

徐庶神秘一笑,指着天空说道:“你看今天的太阳有什么变化?”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赵昂不满的嘀咕一声,他心中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抬头看向天空中的太阳,只见烈日的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圆圈与太阳形成环形。将太阳围绕在中央,色彩艳丽,当真是美轮美奂,叹为观止。

“元直,那是什么?”

赵昂揉了揉眼睛,指着天空中大如车盖的环形询问徐庶。

“此乃风圈,气上称其为晕,如果是在太阳周围出现的光圈叫日晕。在月亮周围的出现光圈叫月晕,早在武帝时就有人提出: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因此我断定,不久后将会下大雨!”

徐庶顿了顿,指着山下的汉军营盘说:“你再看,石头河水从峪口缓缓流出,而敌军却傍水建营。这难道不是上天在帮助我们吗?”

赵昂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他顿时就听懂了徐庶的意思,当下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元直啊,你真是……。我服了!”

徐庶摇头一笑:“将军缪赞了,我们还是快快去做准备,明日便是我们破敌之时!”

徐庶露的这一手,让赵昂这个征战沙场的老将不敢再小觑眼前的这个青年人,他终于知道,什么叫谋士一怒伏尸百万了,如果徐庶所料不差的话,这谷中的两万汉中军算是完了。

褒城,位于褒山以南,乃是汉中一处重要的交通枢纽。

马屯长先是和李老管家商定了买路钱,随后便率领士卒开始检查姜家的货物,他慢慢走到蒋奇面前,上下打量他,觉得他有点眼熟,又见他身材魁梧,手臂修长有力,便道:“这位兄弟应该是练武之人吧!”

李老管家连忙上前打圆场,“这是我请的护卫,请马屯长多多包涵!”

马屯长忽然发现蒋奇的剑绝非凡品,是上好名剑,绝不是一个普通护卫能佩得起,他猛地抽刀顶住向宠的咽喉,恶狠狠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蒋奇手快如电,左手捏住刀背,右手屈指轻轻一敲屯长的手腕,马屯长只觉骨痛欲断,手中刀脱手而出,他大叫一声,连连后退几步,又惊又怒地望着蒋奇,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蒋奇将刀递给了他,“还要再试一次吧!”

马屯长接过刀,心有余悸地又盯着向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蒋奇淡淡一笑道:“挑青瓢把杨公节,这位将军听说过吗?”

杨进是西凉有名贩夫走卒,但不是正当的生意人,而是一名走私武器的魁首,西凉诸郡从事走私武器的贩夫大部分为其马首是瞻,在西凉和雍州一带几乎人人皆知,由于他为人侠义,加之面色焦黄如金,侍母极孝,又有一个‘病专诸’的绰号,马屯长听说他就是西凉赫赫有名的挑青绿林魁首,顿时想起来了,难怪有点眼熟,自己前年见过此人。

马屯长又想到他刚才的高明手段,不由又敬又怕,收刀拱手道:“原来是杨老大,失敬了,只是不知道杨老大不做挑青子,怎么干起了护卫的勾当?“

旁边霍平及时将一只沉重的钱袋塞进马屯长怀中,干笑两声道:“杨护卫是我家东主的好友,他不愿露出真实身份,请马屯长见谅!”

这时,蒋奇又冷冷问道:“我还有什么问题吗?”

蒋奇冷傲的气质令马屯长不敢小觑,而且对方似乎只有两三个人,问题不大,而且这这时一名士兵上前禀报:“启禀屯长,已经搜查完毕,没有问题!”

马屯长又感受一下钱袋的分量。只多不少,他深深看了一眼蒋奇,也就不计较刚才丢面子之事,一摆手,“放行!”

李老管家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连忙命令手下赶着牛群和满载货物的骡子。浩浩荡荡进了褒城,就在蒋奇进城的同一时刻,驰道之上,一匹彪骑正朝褒城驰骋而来,这镖骑背上插着四杆护背旗,上书:鱼鳞信使,沿路侦查的斥候和设卡的汉中军不敢怠慢,纷纷替其搬开鹿角拒马,让鱼鳞信使畅通无阻。

彪骑很快便冲进了褒城。一直到褒城县衙前才勒住了战马,他高声问道:“主公有急信,张将军可在?”

“我在这里!”

背后传来了张忠的声音,送信兵一回头,才发现张忠带着十几名士兵就在他身后,他慌忙下马,单膝跪下行礼,“参见张将军!”

“起来吧!主公有什么急信给我?”

鱼鳞信使轰然起身。取下腰间的鱼鳞信筒呈给了张忠,张忠接信筒。取出书信瞥了一眼,正是张忠的亲笔信。他连忙拆开信,仔细读了起来。

信中说西凉军在略阳大量增兵,吕布又去亲自视察,极可能是准备夺取汉中,信中命张忠加强戒备。防止吕布军队突袭褒城。

张忠有些愣住了,西凉增兵略阳的事他早就知道,但他并不担心西凉军会偷袭褒城。

这是因为褒城以北和还有一道天堑定军山,如果西凉军要取褒城,定军山那边必然有动静。烽火也会点燃,但至今定军山方向没有任何动静。

张忠细细一想,自己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接到定军山的平安报信了,一般每隔三天,定军山守军会送来一份平安信,但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定军山却没有任何消息,这才张忠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速带几名弟兄去定军山探听一下消息!”

张忠立刻回头命令一名军官,军官领令,快步奔去了。

张忠越想越担心,他也意识到张鲁信中的警示并不多余,张忠又对一名亲兵令道:“让今天的城门当值官速来见我!”

不多时,东西两座城门的当值主将都被士兵带进了衙门,他们上前行一礼,忐忑不安地等待张忠的问话,这两天他们都得到了不菲的收获,不知道是不是此事让张忠不满。

“我来问你们,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员入城?”

负责西城门的当值军官也是一名屯长,他先回答道:“回禀张将军,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情况,一切和往常一样。”

张忠点点头,又转向东门当值军官,“马屯长,你那边的情况呢?”

“卑职那边也很正常,商客人流一点也没有减少。”

张忠更关心东门的情况,他又问道:“有没有人说起定军山的情况?”

马屯长想了想道:“定军山那边过来的客商这两天比较少,今天只有一支客商,是洮阳姜氏商队,赶了一群牛去巴蜀,大名鼎鼎的绿林魁首杨进也在队伍中。”

“谁?”

张忠眉头一皱问道:“哪路魁首?”

“就是雍凉挑青子的魁首杨进。”

“胡说!”张忠怒喝道:“杨进早在董卓进京之前便死在了官军的手中,怎么可能又出现在褒城?”

马屯长吓得战战兢兢道:“我曾见过此人,好像真的就是他。”

“什么叫好像,他人在哪里?”张忠拍桌子怒问道。

“应该应该在姜氏商行。”

如果是往常,张忠倒不会在意,现在有了张鲁的警示信,他心中不安起来,任何可疑的情况他都要查清楚,张忠当即起身令道:“跟我去姜氏商行!”

姜氏商行虽然只是西凉第三大商行,但在褒城却是店铺最多,仓库最大的商家,它在城北有一座占地十几亩的大仓库,这里同时也是商行所在地。

中午不到,数百名士兵出现在仓库外,将仓库团团包围,商行管事叫姜涛,是吴家子侄,年约三十岁,非常精明能干,他听说外面来了数百士兵,连忙迎了出来,正好遇见张忠率人杀气腾腾而至。

姜涛慌忙上前行礼,“张将军有什么事吗?”

张忠平时收了姜家不少好处,他本身对商人并没有成见,平时也很客气,但今天他却是另一个姿态,他马鞭一指姜涛,厉声喝问道:“绿林道魁首杨进可在商行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