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7章 水淹斜谷

第三百零七章 水淹斜谷

“轰……”一连串的雷鸣宛如正旦前夕燃放的烟花爆竹一样,噼里啪啦地在湛蓝的天空中炸响。

不论是西凉军还是汉中军,都被这一突兀的惊雷吓得心惊肉跳,纷纷跑出各自营帐,抬头仰望逐渐乌云密布的天空。

层层叠叠的乌云席卷整个苍穹,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天就已经完完全全的阴沉下来,天黑,河水也黑,森林成了一片黑海。

一阵劲风吹拂,扯得徐庶和赵昂的战袍猎猎作响,赵昂甚至觉得这风也是黑的.临近午时,雷声已如万辆战车从天边滚动过来,过不一会儿,暴风雨就歇斯底里地倾盆而至。

顿时,天昏地暗,仿佛世界已到了末日.?四下里,一片呼呼的风声和千万条残枝败叶被风撅断的咔嚓声.。

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倾盆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铺天盖地地卷了过来,?乌云连成一片,像巨大的黑布遮住了天空。

赵昂欣喜的看着这漫天的大雨以及浓墨的天空,对着身边的徐庶说道:“元直,被你算对了,暴雨真的来了!”

“这雨,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会不会殃及百姓?”

徐庶伸手去感受着暴雨,密密麻麻的水滴砸在手心,他感觉微微都点疼痛。

赵昂沉默不语,斜谷内生活着不少的乡民,其中大部分都傍水而居,要是他们把上游的河堤掘开。这斜谷顷刻间就会变成菏泽,定会造成无辜的百姓和他们的牲畜死亡,这当真是一个难题。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沉默良久,徐庶低头叹了一声,可是还没等赵昂答话。他又抬头自言自语的说:“刍狗,缚草为狗之行,祈雨用也,既祈则弃之,无复有顾惜之意,天地无心于爱物,而任其自生自成,圣人无心于爱民,而任其自作自息。你我都不是圣人,所以……”

赵昂眯着眼睛,直视着阴云密布的天空,仿佛想要看穿层层叠叠的乌云,探究一下乌云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可是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除了云就是雨,偶尔也会看见一道擎天霹雳划开浓墨的黑幕。

赵昂拽回目光。扭头对着徐庶说道:“元直,我明白你的意思。咱们走吧!”

徐庶点了点头:“可留下一千士卒殿后,负责救援幸存的乡民,我们做得,只有这么多了!”

斜谷,汉中大营,中军大帐内。

“西凉军打又不打。退又不退,莫不是与我们耍什么花招不成?”说话之人乃是一员体型彪悍的大将,他正是驻扎在斜谷内的汉中军副将张卫,主将乃是他身旁的一个虬髯大汉,名为杨柏。乃是汉中杨氏族人,亦属于东州士卒,但并不是三辅遗民,而是荆州那边的士林门阀。

张鲁得知赵昂兵出大散关,因此早早的便让张卫率领五千人前来斜谷协助杨柏驻守,张卫乘兴而来,一心要打一场大胜仗,然后趁机收复大散关与陈仓道,却不料西凉军不打不退,直让他心中好不懊恼。

杨柏也是一脸的疑惑,盯着身旁幕僚问道:“莫不是赵昂耍了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他?要不是他夫人王异替他出谋划策,他赵昂能手握一万雄兵?吕布给他两千兵马就不错了!”幕僚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张鲁和张卫是叔侄关系,张卫又是汉中大将,拥有至高无上的话语权,连杨柏都不敢轻易得罪,他见众人商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当下一拍大腿提议道:“我们军有两万兵马,而西凉军只有一万人,我们比他们多一倍呢,以我之见,不如一鼓作气杀进西凉军大营,杀了赵昂,抢他的老婆快活几天。”

“那可不行,主公让我保住斜谷不失,没让我们出击,如果我们败了,斜谷落入西凉军手中,那这一切都完了!”杨柏摇着脑袋反对张卫的意见。

自从两军汇合之后,张卫就一直怂恿杨柏率兵直接进攻西凉军大营,杀西凉军一个措手不及,定然大获全胜。但杨柏知道,这不过是张卫借刀杀人之计,借西凉军的手削弱他的势力。

在座的人都是明白人,就凭着这区区两万人如何能与一万精锐西凉军打,别说是一倍了,就算是两倍也不一定打得过,况且大散关外还驻扎着黄忠的两万兵马,只要他们一开战,那西凉军的铁骑不把他们踏成肉泥才怪。

所以杨柏现在要做的,就是占领斜谷的险要之处,死守斜谷,保证斜谷不失即可,对于张卫的提议,他自然是反对,否则失了斜谷,他一百颗脑袋也不够张鲁砍。

就在他们争吵不决之际,天空中忽然炸开了一系列的惊雷,吓得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记得刚刚进帐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来,转眼之间怎么就炸了这么一连串的闷雷。

在杨柏和张卫的带领下,帐中的大小将领纷纷跑出帐外,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一阵唏嘘。

“看来是要下雨了,这样西凉军就没法展开攻击了!”

杨柏注视着黑得犹如一尺天幕的天空,扭头对着身边的谋士笑道。

“咦,奇怪,刚刚还晴空万里,怎地突然就下雨了!”幕僚低头嘀咕道。

张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满的道:“这叫风云莫测,我们还是别想那么多了,大雨阻塞西凉军的道路,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

“不对啊二位将军,当初我们依山傍水建营,目的就是为了能就进取水原则,如今下了这么大的雨,如果西凉军在上游掘了河堤,我们必定会葬生鱼腹不可!”幕僚有点六神无主,试着将自己心中的担忧的问题给两人说了出来。

张卫噗嗤地笑出了声:“你是饭桶吗?现在他们去掘河堤是不是太晚了,别忘了,这暴雨是突然而至,他们如何能算得到?”

杨柏眉头紧蹙,不无担忧的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咱们还是移营吧,小心为上!”

张卫冷哼一声:“为将者,要都像你这么畏首畏尾,如何能成大事,依我之见,趁着这暴雨,咱们突袭西凉大营去,此地距离敌营不过七八十里的距离,我军疾行半日,便可到达,如何?”

“杨柏将军,如今拔营已经不可能了,我们何不依了张将军,趁着敌军没有察觉,咱们何不去偷袭他们营寨?”幕僚也被张卫的话给打动,诚如张卫所说,如果敌军没有防备,他们前去突袭可能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战果。

“也只有如此了!”杨柏抚须表示赞同,当将领的,那个不想加官进爵,他这么远从汉中赶来,也不能空手而归吧,把西凉军大杀一顿,缴获一批辎重武器也算是有所收获。

当下,两万多汉中军陆续的从石河湟谷漫山遍野的竹林中钻了出来,朝着八十里外的西凉大营急行军,经过了四个半时辰的急行,两万多汉中士卒在黄昏时分终于抵达了西凉军大营。

天地昏暗,能见度不过二十丈。

“呜呜呜……”

看到西凉军已经落入伏击圈,徐庶亲自吹响号角,向山坡上的赵昂发出了决堤的信号。

“决堤!”

随着赵昂一声令下,大坝水面上的百十艘小船一起破堤,由微小的间隙开始,迅速扩大,然后快速的呈现山崩地裂之势。转瞬之间,惊涛骇浪,滔天洪水由山坡上奔流而下。

汉中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奔腾而下的滔滔洪水冲进阵中,冲的人仰马翻,随波逐流,两万人顿时淹没在滔滔浊浪之中,被呛死淹死的不计其数。

赵昂从上游率领着熟悉水性的西凉将士乘舟而下,一路收割人头。徐庶也不肯落后,操控着舟楫、木筏与赵昂合兵一处,顺着滔滔洪水追杀汉中士兵。

一夜鏖战,到天亮时方才结束。

两万多山越贼兵被淹死了一万左右,五千余人被俘,剩下的五千余人不见踪影,也不知道被冲到了那个旮旯角落还是侥幸逃生,偷偷潜回了汉中。

而张卫、杨柏、幕僚等汉中大小将领全部死在混战之中,一个也不曾留下性命,至此,斜谷的汉中驻军土崩瓦解,赵昂率军上山,将山林中的那些侥幸未死的汉中士卒,全部赶下山来,生擒活捉了,交于吕布发落。

赵昂负责清理残敌,徐庶负责营救那些落水的乡民,在斜谷内,大约住着两千余名的本地山民,他们本来在家中躲着暴雨,不曾想却迎来了山洪,许多山民在洪水中不停的扑腾挣扎。但凡遇见落水的乡民,徐庶便立刻指挥营救,如果遇到未死的汉中军,便是长枪乱搠。

如果在平时,徐庶或许会绕他们一命,而且还会救他们,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他们的船太小,不能足够承担大多的负重,所以汉中士卒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那些重获生命的乡民喜极而泣,呼朋唤友,亲人相拥,那些死了亲人的山民,愣愣的看着浊黄的河水,久久不能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