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8章 汉中讨伐战(1)

第三百零八章 汉中讨伐战(1)

三日后,略阳,县府。

鹰扬将军、枝阳侯甘宁,正与阎行、周泰、陈奇以及数名偏将、参军正在共商对策。

据探马飞报,汉中军先锋大将,秉中将军张富率领十万大军逶迤而来,目前已经过了阳平关,距离略阳不过一百二十里,预计后日清晨便会兵临城下。

“天杀的张鲁,狗曰的五斗米教,把老百姓骗得真惨,你说汉中才有多少百姓?竟然让一个五品将军统领十万人马充当先锋,这仗怎么打?”周泰郁闷地在大堂里来回踱步,大声的咒骂张鲁和他的五斗米教。

魏延展颜笑道:“幼平稍安勿躁,想那五斗米教在汉中成立多年,善于蛊惑人心,十年之前张角三兄弟的太平道蛊惑的百姓更胜一筹,多大五六百万,烽火遍及司、豫、兖、青、扬、冀、徐七州,就连并州、西凉、交州都有其众,几乎席卷整个大汉,可最终的结果又如何?”

“嘿嘿。。。。。。兴霸说得对,那黄巾军的声势如此浩大,最终还不是被卢尚书与皇甫嵩及其朱儁率大军给翦灭了,前后不过闹腾了五六年而已!”

听了甘宁的话,周泰的焦躁情绪果然平静了下来,但仍然有点担忧的说道:“如今三路大军一起攻打汉中,也不知道其他两路情况如何了,唉,兴霸,你说我们会不会逾期?”

甘宁摩挲着下颌的胡茬,沉思道:“文长如今占了褒城,准备与武乡守敌交战;汉升将军还在斜谷,估计不日便可破掉斜谷守敌,过骆谷,渡汉水,从东面进军;只有我军尚在略阳,不能前进半步!”

“你说杨阜的计策能行吗!”周泰试着问了一句,因为出征的时候,吕布还安排了一支奇兵。由杨阜、姜叙、姜维率领三万虎豹营偷偷从阴平出发,走三百里山路偷袭剑阁,然后迂回广元,和甘宁一起攻打葭萌关。

“所以我们必须加快步伐。争取在姜叙之前拿下白水关,否则我们将蒙上巨大的损失!”

一直坐在右边缄口不语的阎行面色严峻,肃声道:“虽然五斗米教与黄巾军一样,但他仍是十万大军,而我们却只有三万兵马。这一场仗该怎么打,将军还是早做决断才是!”

甘宁颔首:“彦明所言极是,那张鲁在汉中经营多年,这份蛊惑人心的本事,及胆略已经远超张角!”

“报!”

斥候飞马而来,拉着长长的腔调快步进了议事厅:“启禀将军,已经探清张富的准确军力,有精壮四万人,外加老弱辎辅兵三万万人,总计七万人马左右。号称十万!”

“啧啧……竟然有七万,这张富还挺实在的嘛!”甘宁以戏谑的语气说道,挥手吩咐斥候,“再探,将军情随时报来!”

斥候尚未退出,周泰就急不可耐的问道:“汉中军兵临城下,兴霸以为该如何应对?”

“幼平认为该如何应对?”相貌刚毅的甘宁面露微笑,反问了周泰一句。

周泰伸手捋了一把钢须,信誓旦旦的道:“兴霸是三军主将,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周泰定然以将军马首是瞻!”

“好!”甘宁击掌叫好,“略阳城外有一条河流,叫做内水,我军正好可以在这上面做点文章。背水列阵,拒敌于内水以南。”

“背水列阵?”包括陈奇在内,以及数名参军。同时沉吟了一声。

甘宁郑重的点头:“对,正是背水列阵!本将打算率兵度过内水,在南岸列阵迎敌,让将士们置之死地而后生。发挥全部能力,迎头痛击贼军,让他知道我西凉军的厉害!”

“不可,不可……”参军是仪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叛军人多势众,士气正盛,不可直撄其锋,当退避三舍,据城死守,静待主公援兵到来,再做定夺。”

甘宁对是仪的话不以为然:“孝只所言差矣!叛军远到而来,此时不迎头痛击,削弱敌军兵力,待叛军主力在城下集结,再想出战,难矣!敌军远来疲惫,正可借助内水地势,激励将士锐气,挫叛军之锋芒,壮我军之声势!”

“敌军人多势众,我军尚需分兵守城,只怕战之难胜。”法正据理力争。

法正和徐庶一样,作为新投入吕布帐下的谋士,他需要一场战斗来证明,起初他意气风发,准备大展身手,可听到敌军有十万兵马时,他立马打消了这个主意,提出了稳扎稳打,徐徐渐进的策略,对于建功来说,保住将士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法正,甘宁还是比较尊重的,而且军事会议就是需要辩证讨论,分析利弊;若是大家都毫无主见的唯唯诺诺,那也就没有军议的必要了,因此甘宁也不生气,耐心的与是仪辩论。

“昔年,淮阴侯韩信背水列阵,在井陉以三万军大破赵军二十万,名垂青史,传为千古佳话,如今我军有三万余人,纵使留下一万人守城,尚有两万人可出战,而贼兵能战者不过四万,我背水击之,定可一鼓破敌!”

法正仍然固执己见:“韩信所背之水,河水深达数丈,士卒无路可退,所以三军才戮力死战!而我军处于内水上游,最深之处不过丈余,况且背后就是略阳,将士们知道有退路,定然不会豁出性命,背水列阵,非但不会激励士气,反而会阻碍我军撤退,此乃不智之举,某以为断不可行!”

就在甘宁与是法正陷入争辩之中的时候,周泰忽然抚着钢须大笑:“哈哈……兴霸的背水列阵倒是启发了我,我有一计可破贼兵,说不定能够生擒张富,亦是未知!”

甘宁喜出望外,含笑着问道:“幼平想到了什么妙计,快快说来听听?”

周泰升大踏步的走到牛皮地图面前,指着略阳城南三十里外的内水:“这条河流向南,可助我军大获全胜,兴霸、彦明、公节、法参军附耳过来,听听周某的这条计策如何?”

甘宁和阎行、陈奇及法正听完之后齐齐击掌叫好:“此计可行,定能大破贼军!”

既然众将达成了一致。甘宁当即调兵遣将,命周泰引兵五千,迅速出城,前往内水上游截断水流。命阎行率兵五千,在内水河谷设伏,命陈奇和法正率兵一万据守略阳,自己则带了一万人马出城向南,背水列阵迎战汉中军。

随着呜咽的号角声响起。诸将各自引兵,按照计划行事。

甘宁领着一万人出了略阳一路向南,走了二十里,便来到了宽十五丈左右的内水边上,这是略阳境内唯一的一条河流,夏季水流丰沛,但由于此地是上游,因此河水只有五六丈宽,虽然前日刚下过暴雨,但深度不过三丈有余。

甘宁命人在河面上搭了两座浮桥度过。部将建议道:“天色尚早,不如再建几座浮桥,免得退却之时自相践踏!”

甘宁哈哈大笑:“放心好了,我军退回来之时,这内水定然干涸见底!”

众将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内水的水虽然比不上夏季,但也有五六丈宽,一丈多深,怎能说干就干?但军令如山,众将校也不敢多问。只能尊令行事。

大军过了内水,向南走了十余里,又来到了一条平行流淌的支流面前,这条河流的水流量与河床宽度稍逊于内水。但河水也有三四丈宽阔,深达丈余。

甘宁再次下命在河面上搭建浮桥十座,然后全军过河,在河对面背水列阵,静候汉中军先锋部队的到来。

副将再次建议:“将军,背水列阵的精髓在于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军搭建这么多浮桥,众士卒都知道有退路,焉能戮力死战?背水作战的优势无法发挥,以寡敌众,恐不能取胜!”

“哈哈……你尽管依计行事便是!这浮桥可不仅仅只是给我军留的退路,而是给汉中军准备的……”徐晃抚须黠笑,对于周泰的谋划佩服不已。

因地形而定计策,不墨守成规,这才是一个出色的将领该有的表现。别看周泰平时傻不哩叽的,一到关键的时刻,他总能想出如同贾军师才能想出的点子来,他知道周泰一直都在装傻,他也知道吕布知道周泰在装傻,不然以周泰的战功,早就应该封个四品将军了,而不是只在自己帐下做个校尉,不过就算周泰只是个校尉,在并州军上下,没有一个人不佩服他的。

一万西凉军忙碌了一日一夜,终于在内水支流上架起了十座浮桥。在支流北岸休整了一夜,然后全军渡河,在南岸背水列阵,静待汉中军先锋部队到来。

晌午时分,南面尘土逐渐飘扬了起来,遮天蔽日,脚步声震天动地,又过了片刻,便能看到黑压压的汉中军漫山遍野的席卷而来,如同蚁群一般。各种旗帜迎风飘荡,杂乱不已,多数士兵并没有甲胄,用的武器也是各式各样,长枪、长矛、长戈、猎叉,甚至还有锄头、铁锹等农具。

“报!”

汉中军斥候飞快的来到张富马前:“启禀张富将军,甘宁率兵在外水(内水支流)南岸背水列阵,看起来要与我军决一死战!”

张富率领偏将登高远眺,看了一会大笑道:“哈哈……这甘宁无谋之辈也!以为看了两本兵书,就成了兵仙,韩信的背水列阵,乃是因为背后河宽水急,将士们无路可退,所以才会背水死战。韩信又以奇兵偷袭了赵军大营,遍插旗帜,所以才能大破赵军!而今,徐晃竟然在河上搭了十座浮桥,生怕自己的队伍撤退的不够快,这种情况下,哪个士卒会拼命死战?而我军又未曾扎营,又岂惧西凉军抄我后路?”

说着话,手中长枪一招,高声道:“诸位将士随某向前,生擒了甘宁,好让西凉军和并州军知道我汉中将士的英勇!震慑敌胆,直捣陇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