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三百一零一章 一战成名

第三百一零一章 一战成名

一夜无话,双方兵马除了斥候发生过短暂交兵外,并未发生激烈的战斗。『≤『≤,

天刚麻麻亮,张富就率领全军拔营向前,缓缓向略阳推进。

那边的甘宁得到探报,立即和阎行率领大军前去迎战,双方人马在谷中迎个正着,互相射住阵脚后摆开阵势,准备斗将厮杀。

汉中军旌旗开之处,张富挺枪纵马杀到阵前:“叫甘宁出来答话!”

甘宁闻言,矗立在旌旗下暗自发笑,躲在军中高声呐喊:“张富休要猖狂,昨日本将偶感风寒,不宜出战,今日由我大将阎行出敌你,你敢出战吗?”

张富讽刺一笑,扬了扬手中长枪,骂道:“你这无胆鼠辈,某有何不敢,快快叫他出来送死!”

甘宁慵懒的用盘刀修饰着指甲,漫不经心的说道:“彦明你去,记住,只许败不许胜,输得漂亮一点!”

阎行嘿嘿一笑:“你就瞧好吧,驾!”

阎行拍马舞枪,出阵相迎,大声喝道:“无能之辈,也敢向我家将军挑战,看我阎行取你性命!”

如果在凉州,张富听到阎行的名字或许会踌躇,不敢迎战,但他是汉中人士,那里听过阎行的名字,当下还以为是一般的裨将,再则,就算他是大将又如何,连主将甘宁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一名不知名的将领。

大怒之下,张富策马向前,挥枪迎上,直取阎行。

战有十合,阎行虚晃一枪,诈败而走。

张富大喜,长枪一招。下令身后的大军全力出击,猛扑西凉军。

隆隆的鼓声中,双方一场混战,西凉军又败一阵,有丢下许多粮草、辎重、铠甲,后退五里扎下营寨。

看到西凉军败走。张富欢喜不已,想要下令全力追赶,被参军劝阻,只好暂时收兵。

“哈哈,我道是西凉军帐下都是一些英勇善战之辈,如今看来,只不过是一些土鸡瓦狗罢了!”张富一边喝着美酒,一边笑骂甘宁、阎行等西凉将领。

“那甘宁倒是很厉害,可那阎行却是徒有虚名。十回合就败在了大公子的手中!”,杨任端着美酒,起身朝着众将说道:“大公子当真是威武不凡,你们说是不是?”

帐下的偏将、参军纷纷点头附和,歌颂张富英勇善战,简直快把他夸到天上去了。

“报,启禀将军,敌军又来援军了~”

就在众人喝到尽兴之处。负责刺探军情的斥候再次来报,将打探来的反馈给张富。

张富放下手中的酒杯。挥退了斥候后,对着众人说道:“甘宁又增兵了,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两万人马,意思就是说略阳只有一万兵马了?”

“大公子,这甘宁连输了几阵,损失了不少士卒和辎重。增兵防御乃是情有可原,并不觉得奇怪,至于略阳城的防御,恐怕还真如大公子所说,略阳只有一万兵马驻防!”

张富闻言。一口喝掉杯中残存,目光锐利地说:“咱们何不分兵三万,绕过内水河谷,抄小路攻打略阳?”

“嘶……”

张富的话音刚落,立即引起一片抽气之声,如果张富的这个建议成功,夺得略阳后便可将甘宁堵在这内水河谷,来个瓮中作弊,定能大获全胜。

“可是阳平关到略阳,就有这么一条路,哪有什么小路可寻!”

建议虽好,但没有小路通往略阳,参军无奈地摇头叹息,将张富的计谋胎死腹中。

张富听完后,瞬间就黯然失色,是啊,计策虽好,但条件不允许,可惜啊可惜。

就在大伙儿因为没有小路通往略阳而闷闷不乐时,忽然有一个人惊疑了一声:“大公子,还真有那么一条路通往略阳,只是那条路颇为凶险和隐秘,出了本地的山民外,还真没有人知道有这么一条路!”

张富将目光投向那个人的身上,急忙询问:“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略阳?”

那人拍拍胸脯保证:“不错,卑职就是这山中之人,年少求学的时候就走过那条小路,那条小路名为长蛇谷,因为狭长,形如蛇走,故此得名,只是长蛇谷颇为凶险,如果敌军在谷中设伏,恐怕就会凶多吉少!”

张富闻言,低头陷入沉思,须臾,他猛地一拍膝盖,高嚷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了,甘宁大军总共只要三万兵马,如今有两万与我军对敌,只有一万兵马守城,如果他真有埋伏,那顶多只有两三千人,我们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没他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众人闻言,都觉得张富说得有理,如今甘宁率两万大军出城迎战,如果长蛇谷有埋伏,那顶多撑死不过三千人,难道他们会傻到将一万大军全部充当伏兵不成?就不怕山贼去夺了他们城池。

说到这里,张富顿时觉得自己就是韩信转世,当下就开始吐沫横飞的调兵遣将:“杨将军,明日将甘宁打败之后,你率领三万民兵与他对峙,多竖旌旗,故作疑兵,本将亲自率领四万人马抄小路去偷袭略阳,待我得手之后,两路大军给甘宁来一个瓮中作弊!”

“末将领命!”

虽然杨任很想担任这支奇兵的统帅,但他知道张富不会将这样的大功让给自己,当下只能拱手领命。

第二日,甘宁又一次引领着残兵败将前来挑战,张富见三军准备妥当之后,立即率领大军杀出寨门,像甘宁挑战。

“甘宁何在?你若不是无胆鼠辈,便亲自出马与我杀个痛快,免得让你手下的偏将来自取其辱!”

张富连战连捷,已经嚣张跋扈到了极点,俨然把自己比作了霸王在世,根本不把甘宁放在眼里。

“老子呸,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哪能配与我家将军交手。金城陈奇在此!”

西凉军旌旗开之处,陈奇挺枪跃马,来战张富。

两马相交,战有六回合,陈奇卖个破绽,甚至让张富将自己的铠甲割开一道口子。看似险象迭生,实则是拿捏得恰到好处。

“敌将果然骁勇,吾不敌也!”

陈奇惊恐的呐喊了一声,拨马落荒而逃。

“妈的,西凉军简直是一群鼠辈,儿郎们,随我冲杀!”

张富那里肯让煮熟的鸭子飞走,虽然他几次三番打败敌将,但是却没有立下斩将之攻。这西凉将领一个个滑得像泥鳅一样,打不过就跑,大怒之下,率兵拼命追赶。

“大公子,就在那里,通往略阳的小路!”

张富追赶正急,昨日的参军忽然打马追赶上来,指着不远处一个隐秘的豁口说道。

张富急忙勒住战马。扬枪让大军停止追赶,在盘查了一下地形后。他立即让大军停在豁口百米处的河谷里扎下营寨,用作掩护,否则让甘宁他们看见本方抄小路偷袭略阳就不好了。

日渐黄昏,天色逐渐地暗了下了,双方人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都没有派兵前来搦战。除了双方的火头军出营打水时撞见,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外,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械斗。

张富见安排得差不多后,只留下三万老弱残兵交给杨任守营,他自带四万精锐之士偷偷涌入豁口。朝着前方的长蛇谷浩浩荡荡的杀去。

张富率领大军急行了三十里,终于到了参军所说的长蛇谷,一眼望去,果真像行走的灵蛇一般,他抬头看向四周,只见山谷两侧影影绰绰,似乎插满了数千面迎风猎猎的旌旗,正当他犹豫到底进不进时,旁边的参军笑道:“估计敌军料到我军会抄小路偷袭略阳,故此插满了旌旗用作疑兵,大公子且看,这旌旗招幡足足有数千面,他们哪有那么多兵马,这长蛇谷不长,我们何不一鼓作气冲出去?”

张富顿时一阵心动,手中长枪一招:“加速行军,冲出长蛇谷!”

随着张富一声令下,四万汉中军开始浩浩荡荡的杀入长蛇谷,奔着长蛇谷的谷口冲杀而去。

就在汉中军全部冲入了山谷后,忽然冲山顶上响起起一阵呜咽的号角声,不多时,只见从山上滚下巨大的石头和横木,垒断了长蛇谷两边的谷口,张富心中大呼不好,急忙让大军开路而进,忽见前面有大小二十余辆黑油柜车,装载着干柴,尽皆火起。

张富大惊失色,急忙让大军后队变前队,向着内水方面退军,可是还没等中间的士卒反应过来,忽闻后军有人高声发喊,说是谷口已经被干柴垒断,车中原来皆是火药,一齐烧着了,张富见没有草木扑火,急忙让人寻路而走。

“放箭,扔火油!”

周泰目光凛冽的盯着下方四万乱作一团的汉中军,眼中并无一丝怜惜,扬起的手猛地一挥,喝令伏兵放箭扔火油。

顿时间,无数的火把,密密麻麻的火箭,碗口粗大的火油罐,漫天盖地的倾盆而下,那些火上涂满了火油,沾着就着,数不胜数的汉中军在惨嚎中被烈焰所吞噬,火光到处,地中的药线都被点着,刺啦刺啦的闪着火星,宛如漫天闪烁的星辰。

“砰,砰,砰……”震耳欲聋的铁炮就地而起,飞到空中炸裂开来,满谷中火光乱舞,但逢衣物,无有不着,将张富的四万汉中军,烧得互相拥抱,死于长蛇谷中,只见谷中汉中军被火烧得伸拳舒腿,大半被铁炮打得头脸粉碎,皆惨死于长蛇谷中,臭不可闻。

甘宁听见长蛇谷方向传来震耳欲聋爆炸声,再见长蛇谷方向传出冲天的火光,顿时就知道周泰得手了,当下便率领两万大军冲击汉军大营,杀得汉中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三万人马除了少数逃脱,其余的要么战死,要么被俘,杨任也在乱军中被甘宁手起刀落,斩于马下。

长蛇谷之战,一经传开,天下诸侯无不震惊,以三万打十万,竟然将数倍于己的汉中军全歼于内水,法正甘宁之名,能止夜啼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