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1章 袁术称帝

第三百一十一章 袁术称帝

许都司空府邸,议事大厅内的气氛异常肃穆,曹操看着下方的文武,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他把将一份案牍扣在桌案上,沉吟道:“召集诸位前来,为的是商讨我军接下来该如何发展,关于此,昨日荀彧提出了一定的看法,还有就是汉中那边的情况不容乐观啊,据探马飞报,吕布于今年六月初,兵分三路攻打汉中,现在已经连克褒城,斜谷,阳平关,你们都有什么看法,都说说!”

此言一出,整个议事厅内一片哗然,吕布如今已经坐拥西凉四郡,手握十万雄兵,如果再让他夺得汉中,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再则,吕布攻打汉中的目的显而易见,他是志在西川,西川和汉中是唇亡齿寒,汉中一失,西川必是不保。『≤『≤点『≤小『≤说,..o

更古怪的是,面对这割肉剔骨般的打击,太守汉中、镇南将军张鲁却还在南貊驻守,除了让本地驻军前去防御外,竟然不亲自率军前去迎敌;而刘焉竟然对这件事也置身事外,那汉中可是西川的门户,如果让吕布夺得汉中,他的西川还能保住不成。

事有反常必有妖,可究竟妖在何处,该如何反应,后果又是如何,这让曹操的谋士们可伤透了脑筋,百思不得其解。

一时间,议事厅内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郭嘉站了出来。

作为曹操帐下的两大谋主之一,他必须先站出来表个态:“刘焉和张鲁这两个糊涂虫,根本就是自毁长城。”

郭嘉站在议事厅内,毫不避讳的斥骂着刘焉和张鲁,他身边的谋士除了荀彧和荀攸外,其他的都默默地往两边闪开。唯恐被这位谋士的锋芒伤到,就连负责刑狱的满宠都躲得远远的,装作没听见。如果平时他们见了郭嘉,都会喜笑颜开的与他攀谈,可是此时郭嘉正在气头上,众人都不敢去触其锋芒。要知道郭嘉平时是不怎么发火的,除非遇到什么特殊情况。

这时候,荀彧穿过人群,悄悄的扯了扯郭嘉的袖子,轻笑道:“奉孝,稍安勿躁,这里头没那么简单!”

“事情还不不够清楚吗?这是作茧自缚呐!”,郭嘉一扫以往的不羁风格,怒气冲冲地抖动着胡须。指着西方怒骂道:“那两个废物,一个只知道修仙炼丹,一个只知道占地为王,如果让吕布夺得西川和汉中,必定会成为主公的大敌,吕布的危险程度甚至超过了袁绍!”

“谁也没料到吕布会这个时候出兵,本以为他会对西川下手,没想到却是汉中!”。荀彧也无奈的摇摇头,他们还指望着等刘焉死后。让张鲁去当益州刺史制衡吕布呢,万万没想到吕布竟然会提前出兵,而且还是倾巢而出,他难道就那么放心马腾不成?

这时候,荀攸也站了出来,对着两人说:“咱们对仲德也不陌生了。他最擅长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他能说动吕布攻打汉中,这并不奇怪!”

“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促使吕布提前出兵?”董昭摸了摸下巴,越发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了,吕布去年才西征羌族。这才过了一年又出兵攻打汉中,汉中这么险峻,没有十分的把握,谁敢妄自动兵,肯定有什么东西能让他胜券在握,否则也不会这么着急忙火的攻打汉中。

郭嘉垂头思考了一阵,似乎在考虑董昭话中的可能性,曹操也略有所思的想了想,随后看着郭嘉半天没有反应,他又加了一句:“自古以来,不管是入蜀还是出蜀,除了祁山一带,就只剩下葭萌关了!”

这句话说得颇为露骨,其中意义却有些晦涩,郭嘉轻轻吐了一口气,似笑非笑,手掌略拍了一下:“主公,或许吕布已经有了攻打葭萌关的办法了,所以这才着急忙火的攻打汉中,看来,这汉中和西川,算是完了!”

吕布,他已经成为了曹操及其谋士心中的心腹大患,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他的动静,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扼其发展,可是天高皇帝远,如今大汉到处都在打仗,,北方未定,南方又还有刘备和袁术,曹操已经没有精力去对付他了。

“我们还是对吕布的了解太少了,咱们一直以为他帐下只有陈宫、程昱、贾诩,可现在怎么又突然冒出个法正,这法正是何许人?”

曹操再次端倪着汉中的战报,见到信中描述法正以三万破十万,竟然全歼了汉中军,顿时让他心中一惊,当下抬头询问众人,虽然信中也提到了徐庶在斜谷大破汉中军,但那是双方兵力对等的情况下战胜的,所以曹操并不觉得奇怪,因此他只询问了法正一个人。

“法正怎么了?”

郭嘉他们都没有看过战报,听到曹操询问起法正,当下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曹操扬了扬手中的战报,说:“这法正在内水一带,以三万西凉军全歼十万汉中军,其中包括张鲁的长子张富也在这场战斗中身亡!”

曹操的话再次引起议事厅一片哗然,以三万破十万,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看来这法正还真不简单啊,只是为什么以前没有听过他的名讳,像这样的人就算不能闻名,但至少也会被人关注吧,像曹操,年轻时就有着治世能臣,乱世奸雄的称号。

郭嘉皱了皱眉:“我倒是听说过他,这法正,字孝直,扶风郿人,其祖上乃是齐王,算起来还是王族后裔,想不到他也投到吕布帐下了!”

“此人如何?”

“不知道,没接触过,不过凭着内水之战,足以证明他不是一般人!”

郭嘉倒是听说过法正,但是并没有见过,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但他能以三万全歼十万,这足以证明法正不是一般人,至少是一名合格的谋士。

荀彧说:“主公,既然我们遏制不住吕布,那我们就专心对付袁绍和刘备吧,等把北方稳定下来,咱们再与吕布一决雌雄!”

曹操和袁绍迟早会有一战,如今他们可以趁着袁绍在收拾公孙瓒的时候,先把南面的刘备和袁术解决了,否则等袁绍打败公孙瓒,让他缓过气来,到时候曹操就是腹背受敌了。

郭嘉冲着曹操点点头,表示同意荀彧的看法,如今他们真的不能把重心放在吕布的身上来,如今办法都使尽了,但是天高皇帝远,就算曹操想要收拾他也力不从心,当下还不如把眼前的危机先解决了,等收复了北方,然后在和吕布一较高下,是骡子是马,到时候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这时,屋外忽然又一名亲卫来报:“启禀主公,夏侯渊将军已经返回,正在廊下恭候!”

早在曹操攻打徐州的时候,就留下了夏侯渊驻守下邳,如今夏侯渊从徐州赶来,定然是徐州出了什么变故。

不一会,夏侯渊身披轻甲,满头大汗的,肩上和战袍上尚有灰尘,行走间带着一股风尘,一望便知刚从徐州快马加鞭而来。

“陶谦死了,刘备得了徐州!”,夏侯渊先是对着曹操一拜,随后冰冷冷地说,可谓是单刀直入。

曹操本来就为吕布的事心烦,当下听到刘备占了徐州,不禁拍案怒骂:“我父仇未报,他刘备不费半箭之功,坐拥徐州,我必先杀了刘备,在掘了陶谦墓冢,戮其尸首,以雪吾父之怨!”

众将听后,大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特别是许褚和典韦,自从他们上次和关羽张飞打过一场后,无时无刻都想和他们再战一场,一决雌雄。

郭嘉和荀彧对视一眼,都没有出言反对,毕竟他们现在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而刘备的军队都是一些散兵游勇,不足为惧,弹指可灭。

就在曹操准备兴兵讨伐刘备的时候,忽然从汝南传来消息,说是淮南袁术僭越称帝,消息一经传开,天下为之震动。

却说袁术在虎牢关大败之后,在汝南那批老家伙的支持下,再次在淮南崛起,而后又占领扬州、豫州及其南阳,地多粮广,又有孙策给他的玉玺,遂寻思僭越称帝,说什么代汉者涂高,然后不顾谋士们的反对,悍然称帝,建号仲氏,立台省等官,乘龙凤辇,祭祀寿春北郊,立其妻为后,其子为东宫,然后又发檄文昭告天下,让天下诸侯来朝祝贺。

荀彧看着袁术派人送来的檄文,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是不是想做皇帝想疯了,这是自寻死路!”

曹操沉声说:“我奉天子以令诸侯,占着大义,如今袁术僭越称帝,我理应出兵讨伐,这徐州的事,只能暂且放下了!”

郭嘉笑道:“我有一计,既能歼灭袁术,又能让主公坐拥徐州!”

曹操惊咦了一声,急忙询问:“这时候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了,快快与我说来!”

郭嘉环抱着手,漫不经心的说:“他刘备不是说自己是帝室之胄吗?主公何不以朝廷的名义让他征讨袁术,等到咱们班师的时候,可以乘机把他扣下来,让他随我们入朝拜见天子,至于袁术,我们不如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