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2章 冀州首府

第三百一十二章 冀州首府

建安二年春,袁术擅自僭越称帝,曹操以汉名起兵攻打淮南伪帝袁术,他广发檄文,号召天下诸侯共同讨贼,同时响应的有徐州刘备,江东孙策,以及荆州刘表,思路大军共计三十万,分别从东南西北思路夹击袁术,中原大地风起云涌,大战一触即发。

冀州首府,邺城。

“主公,袁术僭越称帝,号为仲氏,这是他遣使送来的报表,请您过目”,郭图将一卷竹简恭恭敬敬地递过去。在他的两侧,河北的文武重臣站立成两排,注视着高高在上的主公。

袁绍左手端着酒杯,右手将竹简递给身旁的侍从,让他读出来,让大帐中的人都听见、

侍从领命,展卷开始大声的朗读,等到念完以后,袁绍并没有显出过多的情绪:“我的这个弟弟居然封我做赵王,而且信中言辞犀利,句句刺中我的要害,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是奉召啊还是不奉!”。

他说完以后,麾下的诸位谋士都“哈哈”笑了起来,而袁术使者听到这算不算夸奖的话,脸上顿时一红,尴尬地搓了搓手,口中惶恐。

这时候,田丰突然出列,跪倒在地:“启禀主公,不能奉召,不仅不奉,主公还要斩杀使者,以表汉臣决心!”

“哦?你说说我为什么不能奉召?”袁绍啜了一口酒。

“当年周朝国力强盛,三分天下有了其二,但文王仍然向殷商称臣,袁家家世虽贵,但还不及周之盛,汉室虽微,但不像商纣那样暴虐,仍是正统,主公身为一品大将军,又是袁家的长子,为了袁家。为了大汉,所以主公不能奉召!”

袁绍抬着酒杯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不是针对袁术的使者。而是针对田丰,虽然是稍纵即逝,不过还是被细心的许攸捕捉到了,他在心中冷笑:这田丰刚而犯上,岂不知主公早有取缔汉室窃据神器之意。他此番的言语,算是彻底地把主公给得罪了。

“主公啊,袁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实在贵不可言,但袁术僭越称帝,实属大逆不道,主公身为一品大将军,当为天下百姓清君侧,锄奸贼。到时必定海内皆知,四海归顺,以许攸只见,斩杀袁术使者,以表决心!”

许攸想了想,终于理清了一番恭维的话语,含蓄地指出袁家民心所归,但现在称帝还为时尚早,应该徐徐渐进,步步为营。等到汉室无可救药的时候,才能放心的登上九五。

袁绍满意的点点头,一挥衣袂,将酒杯重重的砸在桌案上。目光锐利的注视着袁术的使者,脸色满是戏谑之色。

袁术使者听到袁绍帐下的谋士提议斩杀自己,当场吓得脸色惨白,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又惊又怕,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就差没给袁绍跪下了。

在经过袁绍这一砸,顿时宛如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

郭图鄙夷地看了袁术的使者一眼,朝着袁绍拱手说道:“主公,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况且您只是不奉袁术,没有必要斩杀他派遣来的使者,如果您杀了他,恐怕有失您的身份,以我之见,乱棍打出便罢!”

袁绍“嗯”的一声,慵懒地靠在虎皮毛毡上,饶有兴趣地说道:“袁术僭越称帝,实属大逆不道,本将身为大汉一品大将军,岂能附逆?你过去告诉袁术,从此我与其割袍断义,再无手足之情,若迟疑半响,某定斩不饶!”

袁术的使者见得了性命,一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唯唯诺诺地称是,朝着袁绍及其谋士施礼后,忙不迭地朝着厅外跑去,想要尽快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待袁术的使者走后,袁绍坐直了身躯,横扫帐下文武一眼,逐字逐句的说:“既然曹操去打袁术,我们也不能落下,我们就去打袁术的盟友公孙瓒,平定幽州!”

“正是,如今公孙瓒只占据易……”田丰正要详细说明,袁绍却挥了挥手,兴味索然地打断他的话:“这件事不用你操劳,由许子远他们谋划就行,你只需要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都下去吧!”

许攸和郭图领命而去,田丰迟钝了一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与其他人一起纷纷告退。

袁绍独自跪坐在虎皮大毯上,把脸转投向北方沉思,他忽然用拇指按下唇边微微翘起的笑意,把手中的酒杯略一高抬,仿佛遥祝某位远方的友人,然后一饮而尽。

在他目光的终点,数百里外易京的一座营帐里,另外一个人也同时举起酒杯。

“你赢了”“你败了”两人在心中同时默念道。

走出议事大厅,田丰用衣袂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头看了看天空,苦涩道:“落霞、孤鹜、夕阳,呵呵,真是讽刺!”

“元皓!”

田丰闻言抬头,原来是郭图一脸笑容的正冲着他轻轻点头,他随即回笑道:“公则,你不去给主公谋划如何攻打易京,在这里干嘛!”

“你我一起走走吧!”

田丰怪异的看着郭图的背影,急忙健步上前,与其并肩而行。

郭图扭头看了田丰一眼,正色道:“主公今日对你起了杀心!”

“我知道!”田丰说得很平静,仿佛像在描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郭图愣了愣,随后轻笑道:“你我认识多年,虽然你支持大公子,我支持二公子,但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提醒你一下,主公的心思昭然若揭,你为什么频频要说一些得罪他的话?”

田丰长叹了一口气:“我田丰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公则,如果主公有一天对我下手,家中老小就拜托你了!”

“为什么你就不能改变呢?以你的才干,只要学会变通,定能压许攸一头,成为主公的心腹!”

田丰闻言,忽然停住了脚步,扭头对着郭图说道:“你既然知道我的为人,就不必在劝了,我现在就回去替你谋划一番,确保一战定幽州!”,田丰说完,也不等郭图答话,变自顾地离开了袁绍的府邸。

郭图看着田丰孤寂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袁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