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3章 险渡摩天岭

第三百一十三章 险渡摩天岭

祁山,位于陇西郡礼县东、西汉水北侧,西起北岈,东至卤城,绵延约长五百里,连山秀举,罗峰兢峙,被誉为“九州”之名阻,天下之奇峻,地扼蜀陇咽喉;势控攻守要冲,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建安二年夏,随着吕布大手一挥,十万西凉雄师兵出陇西、武都、汉阳三郡,兵分四路,从三个方向攻打汉中,第一路,以黄忠为主将,徐晃、赵昂为副将,徐庶为参军,领兵两万,负责攻打斜谷一线;第二路,以魏延为主将,率领武都本部军马攻打褒城、武乡一线;第三路,以甘宁为主将,阎行、周泰、陈奇为副将,法正为参军,领兵三万攻打阳平关一线;第四路,以吕布为主将,高顺、张绣、樊稠、张济、徐荣为副将,贾诩为军师,马良为参军,领兵二万驻扎阴平。

另外,吕布还增设了一支偏师,这支偏师由姜叙、杨阜率领,总数大约在三万人左右,都是由陇西、金城以北的夷族人组建成的劲旅,他们皆身披铁甲,能翻山越岭,善于使用弓弩和毒箭。因此,吕布给他们起了一个及其彪悍的名字,号为:虎豹营,其寓意就是希望他们能像猛虎般凶悍,猎豹般的敏捷。

自古以来,大汉百姓都普遍缺乏果毅精神,而游牧渔猎民族则往往好勇斗狠,随着对羌作争的结束,金城、陇西边境一线恢复和平,吕布虽然离开了羌境,但余威犹存,那些留在西羌的羌族不敢起兵作乱,大多数陷于失业,把这样的力量留在西方。无疑是社会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吕布在征服西羌后,利用当地夷族为兵源,建立的劲旅,在贾诩的建议下,吕布对此实施了一箭双雕的有利政策,就是征召少数民族战士加入西凉军。而经费问题,就由当地地方豪强解决,当然,羌族的人口并不是很多,烧当羌两万户,参狼羌万户,白马羌八千户,先零四万户,吕布一下子调走一万户能征惯战的世家。对当地割据势力可以算是釜底抽薪。

阴平,并州大营。

吕布跪坐在虎皮毛毯上,手里攥着刚刚从武都传来的战报,说:“法正和徐庶还真是给了我一份大礼!”

贾诩闻言,放下手中的案牍,抬头询问吕布:“主公这么开心,难道他们已经包围了汉中不成?”

吕布耸耸肩,起身将战报送到贾诩的桌案上。摇摇头:“那到没有,先生。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贾诩拿起桌案上的竹简抖了抖,目光凛冽的注视着战报,越看到最后他嘴角的弧度拉得越长,最后连眼睛都变成了月牙。看完之后,他又将战报递给了正在整理案牍的马良,抬头笑道:“一人火攻。一人水攻,一人看天时,一人观地利,真是宁人刮目相看”

马良轻轻地将竹简放在桌案上,踌躇了半响后。尴尬的说:“主公,先生,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吕布摩挲着颌下得胡茬,点头道:“季常有什么见解,但说无妨!”

马谡眉头一拧,脸上隐隐有不忍之色:“孝直用大火烧死十万大军,这其中还有不少百姓,这是不是有伤天和?”

他并不是嫉妒法正立下大功,而是心疼那些无辜枉死的百姓,他们都是一些老实本分的农民,只是受到了张鲁的蛊惑,这才抛家弃口,悍不畏死的替张鲁卖命,如今一把大火烧死四万人,马良觉得这有点残忍了。

吕布并么有生气,而是耐心的解释:“从他们拿起武器,穿上铠甲的那一刻,他们就不再是百姓。再者说,得天下者,没有一个不是双手染血的,仁义之师亦是对敌残暴,才可得胜!”

看到马良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吕布翻身跪坐在虎皮毯子上,目光锐利的注视着马良,正色道:“打仗本就是残暴,一个拥兵者的成败,往往会牺牲万千无辜的士兵,杀人就是杀人,何来杀得多,杀得少,杀得漂亮,杀得正直?暴君、仁君皆是杀人者,没有分别,既然没有分别,又何惧杀生?美化颜面?既有改革天下之心,又何必理会世人的目光?”

吕布啜了一口清水,继续说:“袁绍,曹操,刘表,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杀人,他们说他们杀得都是反贼,我都有点替他们脸红!”

马良错愕的看着吕布,虽然他知道吕布说的是歪理,但他却无法反驳,仔细想想,又觉得吕布说得很对,大家都是双手染血的人,何必假惺惺的给自己找个理由。

吕布看马良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这个细想,当下轻笑道:“咱们还是别讨论这个问题了,季常,把地图展开,让我看看姜叙他们到哪里了!”

马良晃了晃脑袋,直起身来,大步走到吕布的身旁,从怀中取出一张颜色泛黄被卷成一团的羊皮,迅速在吕布面前的帅案上展开。

原本还满脸笑意的吕布,一见到桌案上的羊皮地图,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随意地问了一句:“姜叙他们离开多少天了?”

贾诩迈步走上前来,低头看向那张羊皮地图,只见那泛黄的羊皮地图上,绘满了西川和汉中的城池关隘,道路险峻,应有尽有。

贾诩伸手一指,点了点剑阁的位置:“已经离开了二十日了,估计再过不久就可以到达剑阁,现在估计在这!”

吕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上面绘着几座险峻的山峰,上书三个字:摩天岭、

却说姜叙领下吕布的军令,回营后立即登坛拜将,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异族士兵,他振臂高呼:“今天本将已经领下主公的军令,要偷渡阴平小路,乘虚去攻打剑阁,和你们一起建立不世之功,不知道你们愿不愿跟随我一起去?”

姜叙的话音刚落,顿时引得麾下一片欢呼,那些被征召来的夷族将士无不摩拳擦掌,抚盔抹刀,准备跟随姜叙大干一场,一直以来,虎豹营大小将士都在苦苦等待建功的这一刻,只有他们等建立了功勋,才有机会纳入汉籍,成为一名正在的汉人,如今大功就在眼前,当下没有人迟疑,在几个羌将的带领下,三万虎豹将士纷纷振臂高呼:“愿跟随将军,遵从军令,万死不辞!”

姜叙看着情绪激昂的羌族勇士,一会战袍,放声暴喝:“好,即刻整军,明日出发!”

随着姜叙一声令下,各族的羌将开始纷纷带着部众鱼贯走出校场,各自回营准备出征所用的刀具,因为阴平小路多有毒虫猛兽,瘴气毒雾,所以他们不能身披沉重的铠甲,只能穿着平时渔猎的装束,这些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准备好的,所以需要早备齐全,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穿铠甲和不穿铠甲都一样,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轻装作战,穿铠甲只是多了一份保障而已。

第二日,姜叙先令参军杨阜和其子姜维引一万精兵作为先锋,不穿衣甲,各自操着斧凿器具,但凡遇到险峻危险的地方,凿开山路,遇河填道,搭桥造阁,以便大军顺利通行。

姜维亲率余下的两万名虎豹营士卒,各带绳索干粮浩浩荡荡地杀入阴平小路,约行百里处,姜叙留下一千人建立山寨,以防不测;又行百余里,又挑选一千人下寨,是年六月从阴平进兵,姜叙率领大军来到一处巅崖峡谷之中,此时离出兵之日已经过去了二十天左右,西凉军沿途修筑了数个营寨,只剩下两万兵马。

苍穹如黛,大山苍茫。

“将士们在加把劲,过了此处,咱们就大功告成了!”羌人虽然打下就流窜于山野,在山中行军就像攀壁猿猴,可这一路走来,因为道路崎岖险峻而丢掉性命的将士兵卒将军三百人,姜叙知道,如此陡峭的路途,摔下就就意味着粉身碎骨,所以他没有派人去搜寻尸骨。

“将军,刚刚又有两名勇士跌入山谷!”

就在姜叙鼓励着士气的时候,一名羌将小心翼翼的越过峭壁,走到姜叙的耳边低声说道。

姜叙看他一脸悲痛的样子,安抚道:“是你的部众?”

羌将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嘴唇点点头。

姜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此次出征的将士都已经登录在册,等打完仗主公会发放抚恤金,到时候你在交给他们的家人!”

姜叙刚刚安抚完羌将,就见姜维从前面赶来,他眉头登时一皱,喝问道:“我命你为先锋,你不好好的开路,到中军来干什么?”

只见此时的姜维头发散乱,布衣也被刺枝划开数不胜数的口子,他的脸、胸口、手臂都有密密麻麻的血痕,显然是被刺枝割伤。姜维面对姜叙的喝问,不敢怠慢,一把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禀报道:“启禀将军,前方有一座山岭,名为摩天岭,此岭皆是悬崖峭壁,不能开凿,参军叫我前来询问是否回军?”

姜叙目光一凛,在心中思忖:义山不会无的放矢,难道真如伯约所说?

想到这里,姜叙一挥战袍,叫姜维带路,他倒要看看这摩天岭究竟险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