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5章 剑阁

第三百一十五章 剑阁

在孙子兵法第九篇,地篇里有记载: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泛地,有围地,有死地。,而剑阁就是集争地,交地,重地于一身的战略要地。

剑阁城位于广汉郡北部边缘,守剑门关险,是连接益州和汉中及其武都的重要通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又有内水自成天堑,实市乃易守难攻之处。

在剑阁十五里处的剑门关,居于大剑山中断处,两旁断崖峭壁, 直入云霄,峰峦倚天似剑;绝崖断离,两壁相对,其状似门,故称“剑门”。享有“剑门天下险” 之誉,俗称“天下第一关”,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巍峨剑门,扼入蜀的咽喉,由于它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而姜叙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占领剑阁,打通剑门关,截断益州和汉中的交通枢纽。

剑阁虽然很重要,但并不受刘焉和张鲁重视,张鲁心里很清楚,剑阁是扼蜀的咽喉,刘焉一定会派重兵把守,否则剑阁一失,剑门关定然不保,剑门关完了,西凉军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涌入剑门关,濒临梓潼城下,然后**,直捣江油和涪城。

而刘焉又恰恰相反,他认为,在剑阁的前面还有葭萌关,那是入蜀的唯一要地,对于张鲁来说,葭萌关相当于他的身家性命,葭萌一失,西凉军就可以**,兵临汉中城下。正因为这个心理,所以刘焉并没有派重兵把守剑阁,而是把大全部蜀军驻扎在沓中、江油一线。以防西凉军从陇西沿祁山攻打益州。

在剑阁西南方向几十里外的米仓山中,一支服装统一的异族军队正在急速前进,两侧的散兵始终与主队保持着一百步的距离,中央的步卒排成松散的行军队形,矛手与戟手在外,弓手在内。每三个人还抬着藤条制成的木盾。

知道兵法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队列外松内紧,一旦什么情况出现,他们会立刻变成一把锐利的尖刀或坚实的盾牌。

在主力的正前方,有一支约莫五千人的精锐先锋,为首一人,身上披着厚实的两当铠和虎獠盔,他的年纪约莫十八岁左右,个头不高。尖下骸,眼睛不大,浓浓的眉下,那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露出机敏、智慧、刚毅的神采。

“少将军,将军让你暂停行军,先派斥候前去探路!”

就在少年将军指挥士卒开山凿路的时候,一名身披精锐铠甲的士卒追上前来。对着少年将军拱手说道。

少年将军闻言,扭头看向中军。见到中军处的主将点头后,他立即开始组织斥候散布开来,以探查方圆三十里内的一切。

没过多久,就见一名斥候从远处飞快地驰骋而来,数名散兵立即迎了上去,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这才让开道路,这斥候冲到队列的中军,,对着两位将军大喊:“报,前方三十里处。有蜀军的侦骑!”

矗立在中军处左边是一个矮壮汉子,眉毛极粗,眼睛却很小,肥厚的嘴唇凸显出几分忠厚,他身边矗立的是一个文士打扮的男子,方正的脸膛微微发红,一副短髯飘在颌下,显得颇为沉重英伟。

斥候的消息让两名将军表情都微微一滞,在那里出现骑兵,说明他们已经进入剑阁蜀军的视眼了,随时可能会遭遇战斗,可这样就失去奇袭剑阁的目的了。

二人久经沙场,同时习惯性地举手,让队伍停止前进,三军将士见后,训练有素的整好了队列,矛戟微斜,弓弩上弦,以便随时应对可能的偷袭,一看便知是一支精锐之师,细节好不疏忽。

“义山,是不是我们暴露了行踪?蜀军此来,目的不明,咱们主力拨一支彪军迎上去探探虚实如何?”这是持重之论,但很快就被杨阜否决。

“不会,蜀军斥候不是来侦查的,恐怕有别的目的,那阴平法,直至今日,才被我们落实,这剑阁守军又不是神仙,怎可能知道阴平小道的存在?”

“那你的意思是……”姜叙扯着硬而亮的胡须,拖着长腔道:“袭杀这些侦骑?”

“先派人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在做安排!”杨阜语速不快不慢的说道。

姜叙点点头,朝着前方的姜维招了招手。

“你带人摸上去,看看这些蜀军是来干什么,记住,要多家小心!”见到姜维健步来到跟前,姜叙立即正色的下令,他认为姜维去做这件事最合适,他的年纪虽然很小,但是非常的谨慎,如果让那些羌将前去,难免不会处什么幺蛾子。

姜维握紧手里的长枪:“末将领命!”

说罢便挑选了两名精悍的士卒,一下子窜入到了山林之中,三人小心翼翼的向前摸了过去,大约潜行了两个多时辰,突然前方就传来了重重的马蹄声,。

姜维眼神一凛,大手一挥,示意其他人停止前进,缓缓地埋伏在浓密的杂草中。

“马勒个巴子,那些狗日滴在那里喝酒吃肉,却叫我们来这里打猎!”

姜维将整个身体都埋在杂草里,远远地便听见前方传来一口川音,虽然语言很生涩,但也能听懂,他在心中暗道:原来他们是打猎的。

“那个说不是勒,但别个是将军,我们是士卒,回去只有喝汤的命咯!”

“唉,我说,你俩小子费什么话?再打不到猎物,回去恐怕连汤都喝不着!”

就在两人埋怨嘀咕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传来,单听口音不像是川蜀人士,倒像是西凉口音。

姜维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有四名身着蜀军服饰的士卒缓缓而来,其中两名士卒比较靠前,腰悬环首刀,手挽强弓,脸上的神情怏怏不乐,似乎有什么烦心之事萦绕于心,想必这两人便是刚刚吐槽不满的那两名川军。两名川军的右边,是四名体格健魄的大汉,他们此时正缓缓地朝着姜维的方向走来。

姜维眼神一凛,缓缓滴抽出腰间的佩剑,随后示意他旁边的两名士卒做好准备,两名亲随会意,亦缓缓抽出腰刀,等待敌军靠近之后,一击必中。

待那四个人靠近之后,姜维和两名士卒率先发难,立即冲密林中窜了出来,三人手脚麻利,动作迅捷之极,三两下有突然出现在蜀军的面前。

那些蜀军只顾着查看有没有猎物,没料到前方会突然出现杀招,一下子被刺倒了三人,惨叫声四起,姜维三人的武艺相当的毒辣,每一刀下去,都没有活口,很快便将四名蜀军砍翻在地。

这几番变化让剩下的两名哨骑看得瞠目结舌,一时间都忘了逃跑,呆呆的看着姜维三人朝着自己靠近,一直到他们看清了这三人的相貌,才如梦初醒,拿出手中的短弓,喝令他们在原地站住。

姜维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冷声道:“抓活的!”

两名亲随健步冲到两名蜀军的面前,一刀劈飞两名蜀军的短弓,一人一个,却是把刀横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一步步押着往姜维这边走来。

两名川军被两个利刃抵住咽喉,身体丝毫不敢乱动,两人的胸脯起伏不定,脸上写满恐怖神色,面色吓得异常惨白。

“你们是剑阁守军的斥候?”

姜维目光凛冽的注视着两名蜀军,冷声喝问,语气不容置疑。

两名蜀军对视了一眼,随后连忙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担心若有迟疑,就会身首异处。

“剑阁有多少守军,你们此行有多少人,快快说来,若有半个不字,某定斩不饶!”

其中一个年长的蜀军嘴唇蠕动了几下,似乎想要把情况告诉姜维,但他在内心挣扎了片刻,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姜维轻叹了一口气,眼神示意亲随将他杀了,亲随点点头,一刀便插进了年长那名蜀军的脖子里,温热的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洒了另外一名蜀军的满脸都是。

有了前车之鉴,那名幸存下来的那名蜀军不在迟疑,便一五一十地将剑阁的情况告诉了姜维。

“将军,该说的我也说了,现在可以放了我吗?”

蜀军吞了吞口水,眼巴巴的注视着姜维,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是生是死,全靠眼前这个年轻的将军了。

姜维点点头,示意亲随放开那名蜀军,亲随再三确定姜维不是在说笑后,旋即便收回环首刀,一把推开了那名蜀军。

那名蜀军咽了咽口水,三步一回头地向着森林外走去,只要出了这片森林,他就可以跨上战马,然后驰骋会剑阁,在确定姜维是真的要放了自己后,那名蜀军从慢走变成瞎小跑、

姜维捡起丢在地上的短弓,迅速张弓搭箭,瞄准了前面正在奔跑的蜀军,伴随着一声脆响,那名蜀军应弦倒地。

姜维无奈的摇摇头,如果不是非常时期,他是不会杀这名蜀军的,但如今的这个情况,他是不允许出纰漏,三人迅速的打扫完战场,然后朝着姜叙的大军疾驰走去。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