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6章 大战一触即发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战一触即发

ps:??我对不起大家

内水西岸,姜叙的近两万名士卒在快速前进着,掀起了很大的烟尘,这支队伍行进至一处山丘附近,队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部队分做两路,左路集合了三分之二的部队,继续沿着河边行军,另外三分之一的部队则从山丘绕了过去。←小,..o

姜叙从蜀军斥候的口中得知,剑阁守将雷铜在山谷中一处庙宇里面狩猎驻扎,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想看看雷铜还在不在,如果还在,就围杀雷铜于这山谷中,这样将对攻打剑阁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这在战术上是必然的选择,无可指摘。

这支部队很快穿过山丘,却没有急于寻找蜀军的踪迹,反而一头扎进一条山沟,贴着沟底走了数里,很快来到一处庙宇面前,。

这庙宇背靠岩崖,门对黄河,帝室颇为不错,只是战乱频繁,早已破败,只留下残垣断壁,如同一只被吃光了血肉的小兽骸骨。

姜叙吩咐士卒隐藏在百步开外,然后和姜维带着百十名精锐沿着残垣悄悄的摸了过去,待靠近残垣,姜叙小心翼翼地看进庙宇,只见院内的条石废墟上,正坐着一个黑铁塔般的大汉,正拿着手中大刀慢条斯理地修剪着指甲,他身旁有几名侍卫正烹烤着一头山羊。

“他们去了多久了?”大汉吹了吹指甲上的残渣,扬在日光下看了看,开口漫不经心的询问。

一名侍卫割下山羊的肉脯,恭恭敬敬的端到大汉的面前,赔笑道:“估计已经有了一个时辰,来,将军请用!”

大汉用鼻子嗅了嗅,抽出匕首割下一小块放在口中咀嚼。尝一下是否烤熟,他将那一小块肉脯咽下去之后,这才慢条斯理的将大刀放在身旁,一把接过山羊肉,大快朵颐的品尝着美味。

“将军,您说西凉军会不会打过来?”亲卫们都各自割下羊肉。围着大汉坐成一圈,其中一名亲卫咬了一口羊肉后,似问非问的说。

大汉没有急着回答,抬着下巴打量了一番,轻佻地晃了晃手中的羊肉:“就算打,也有张鲁在前面给我挡着,别忘了,自古入蜀只有一条路,西凉军若想打到剑阁。除非他们从葭萌关飞过来!”

亲卫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道:“据说西凉军已经打到了白水关,白水关下面就是广元,广元下面就是咱们剑阁了!”

大汉撕下一块羊肉,但并没有急着往嘴巴里送,而是吐了口吐沫:“主公这步棋走错了,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汉中失守,西川也危在旦夕。只要西凉军打通葭萌关,这剑阁便成了要冲之地。现在已经到了火烧眉头的时候了,主公竟然还不增兵!”

这大汉看似粗豪,这话却比刀子还锋利,句句切中西川的形势,如果让西凉军打下葭萌关,剑阁瞬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变成西凉军和蜀军的必争之地。

大汉的话丝毫不差地落在姜叙的耳中,他不由得暗自称奇,想不到川蜀之地竟有这样看清形势的人,不过也难怪,许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刘焉看不明白的,不代表其他人未必看不明白!

“将军,卑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侍卫看到大汉已经把肉吃完,旋即又去给他割了一块,交到他手中后,试着问了一句。

大汉大剌剌叉着羊肉,满不在乎道:“有什么直说无妨,你们跟随我多年,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亲卫目光闪烁了一下,劝诫道:“将军,那刘焉派你过来,无非就是借刀杀人,咱们何不等西凉军攻打剑阁的时候投靠吕布,给咱们留一条后路?”

如今西凉军势如破竹,大军过处,汉中诸县无不望风而降,据他所知,除了阳平关有一路西凉军外,还有另外两路大军攻打汉中,有一路已经打进汉中腹地武乡城,剩下的一路已经越过汉水,正在攻打城固,三路大军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就是要合围南鄚,占领汉中全境,所以许多西蜀士卒都知道,刘焉和吕布迟早会有一战。

按照双方战力的比拼,许多蜀军都认为西凉军比他们厉害得多,许多人都开始考虑交战后的退路,这大汉的亲卫也不例外,他仗着跟随大汉多年,所以才直言不讳的提议这大汉投降吕布。

“嘿嘿,你这小子,何时多了这么多花花肠子,至于你说投降吕布的事吗,让我考虑考虑,你先去把我们找回来,我们马上会剑阁!”

大汉闻言,露出一脸和煦的笑容,当下伸手拍了拍亲卫的肩膀,叫他去寻找那些去打猎的斥候。

亲卫不疑有他,拱手告退一声,转身准备离开庙宇。

大汉斜看了亲卫一眼,二话没说,提起手中的马刀骤然出手,一刀就掀开了亲卫的头盖骨,其他的亲卫看见,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愣愣地盯着大汉手中还在滴血的刀。

大汉杀死那名侍卫,旋即恶狠狠地盯着余下那几名侍卫,正色说:“以后要是在让我听见投降吕布的字眼,这就是他的下场!”

“谨遵雷将军之命!”

余下的那几名亲卫急忙扔掉手中的羊肉,对着雷铜拱手领命。

“阿六,你去找其他人回来,其余的跟我回剑阁,我要再次写信告诉主公,让他往剑阁增兵,别把兵力放在沓中!”雷铜点点头,当下立即下令,对于这些侍卫,他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同生共死多年,若非特殊的情况,他不会与他们为难。

雷铜往前走了几步,不过忽然间就停顿下来,他听到一声轻微的声响,征战沙场多年,知道那是拉开弓弦的声音,当下愤怒地大喝:“快散开,找地方躲避!”

话音未落,一支又狠又稳的箭飞射而来,正中雷铜的左肩,残垣便的姜维放下硬弓,面无表情的看着雷铜。

雷铜身子晃了晃,眼前一片发黑,他强忍着疼痛右臂,却发现身边连一个传令兵都没有了,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这脚步声强健而厚重,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巨鼓之上,让心脏为之一颤,越来接近死亡的时候,却是这般感觉。

雷铜猝然回首,猛见一团黑影席卷到面前,他急忙抬手喝止:“等一等,就算让我死,也要让我知道到底死在何人手中!”

“冀城姜叙!”冷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待雷铜还要在问,他的脖子已经被一把长枪刺入,而长抢的另一端,正被姜叙紧紧握着,他在姜叙射箭的一瞬间,从乱军中冲到雷铜面前,出手的速度,叹为观止。

“你是吕布的将领,你们是如何入蜀的......”雷铜一把攥住枪身,拼命吐出几个字来。

“米仓山!”姜叙手中的长枪却丝毫不放松,一口气贯穿了雷铜的咽喉,还狠毒的拧了几下,雷铜跪在地上摇晃了几下,眼神迅速暗淡下来,整个人从马上重重摔在了地上。

“父亲,为什么要杀他?”张绣看到姜叙一枪搠死雷铜,急忙开口询问,从各方面来说,这雷铜有点忠义,而脑袋也很灵光,这样杀了,岂不可惜?

姜叙从雷铜的尸体上抽出长枪,一股鲜血从创口激射而出,喷了他满脸血污,姜叙也不擦,抽出腰间佩刀,一刀斩落雷铜的首级,然后俯身拧在手中:“有的人更适合战死,而不适合生存,雷铜如此忠义,他肯定不会投降,杀他是替他解脱,而且我们要攻打剑阁,用雷铜的首级去号令敌军,会减少我们的损失!”

“孩儿明白,那以后如果遇到其他的蜀将呢?”姜维又问了一句。

姜叙展颜一笑:“你要快点脱离虎豹营,虎豹营只有攻打川蜀和防御川蜀的时候才用,不像你岳父那样,统帅的都是主公麾下精锐,只有在那里才能建功立业,等这次大战结束,我就给主公说说,让你到你岳父那里做个士兵!”

内水河岸,杨阜一边令士卒制造攻城器械,一边让伺候打探剑阁此时的情况,见到山丘上出现一抹黑线,杨阜急忙迎了上去。

“如何?”

姜叙一指挂在鞍上的人头:“此人便是雷铜,剑阁守将!”

杨阜双手合击,连声叫好,如今剑阁守将已死,那么他们打起剑阁来就不会那么费劲,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姜叙将目光移向河滩上整装待发的士卒,扬起手中的人头大喝:“此人乃是剑阁守将雷铜,如今已经死在我们手中,三军将士听我号令,目标剑阁,给我杀!”

“杀!”

近两万余名虎豹营士卒纷纷拔出腰间的环首刀,整齐划一,随着姜叙一挥令旗,两万士卒开始浩浩荡荡地杀向十里处的剑阁,在田野间耕作的百姓们愕然地看这一切,纷纷扛着农具往家里跑,一边跑还一边喊:“打仗了,要打仗了。”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剑阁县境内的百姓们都知道战争就要降临了,当下纷纷收拾家中的细软钱财,向着剑阁的后方梓潼迁移,与此同时,剑阁县的上空整充斥着撕心裂肺的呐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