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23章 河蚊

第三百二十三章 河蚊

汉中,汉水。

就在多发势力针对剑阁明争暗斗时,黄忠徐晃率领三万大军在这一日的午时开始渡河,浩浩荡荡的队伍从五个汉水渡口同时登船,漫天的旌旗猎猎作响,声势极为浩大,两百多条渡船来回穿梭于汉水两岸,把无数的士兵和闪着危险光芒的军械运过河岸。

排在他们身后的事堆积若山的粮草辎重,西凉四郡连续两年都是丰收,积蓄足以支撑十万以上的大军在外征战。

渡河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混乱和冲突,有一支并州轻骑和一支陈仓重步兵为了谁先登船发生了冲突,他们分别隶属于奋威将军黄忠与镇东中郎将赵昂,前者是吕布帐下的头号大将,后者则是久驻边陲的大将,身份特殊。

这一次渡河,赵昂有意想要争夺攻打安固的头功,他已经在陈仓待腻歪了,想换一个地方透透气,不像秦宜禄那样,整日佳人在怀,酒不离杯,过着纸金迷醉的生活,赵昂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所以这次针对汉中的讨伐战,他就想刻意的去表现自己,从而得到吕布的认可。

黄忠街道报告以后,只是淡淡一笑:“赵将军战意昂然,其心可用,就让他先过去吧!”

侍卫领命离开,黄忠在绝尘马上俯瞰着渡河的大军,又抬头看了看已经在西岸等候的徐庶和赵昂,表情微微有点遗憾。

本来他们想将城固围住诱出汉中军主力,这是开战之前贾诩制定的方针,但由于多日的大雨连绵,再加上并州军和西凉军多有不和,以致顷覆。

“无所谓了,成不得气候。”黄忠扬了扬马鞭。现在汉中军的主力护着城固城辎重正在仓皇西遁,只要三路大军合围汉中,形成主力决战,大局可当。

这个渡河的小插曲很快就结束了,赵昂的不读趾高气扬地现行渡河,黄忠的部队则留在后面。等到下午西凉军大部已渡过西岸,构筑起一道坚固的防线以后,中军中枢才开始移动。

很快船抵西岸,黄忠、徐晃和一干将领下船,这时以为侍卫走过来,悄声告诉黄忠说有人求见。

黄忠面色一沉,呵斥说大军刚刚驻扎营寨,需要升帐军议,为何如此不分轻重。侍卫连忙解释道:“那人自称来自汉中。”黄忠和徐晃对视一眼,甩了甩战袍:“让他等我!”

黄忠和徐晃在处理万一切事宜之后,离开中军大帐,和徐晃一起匆匆来到一处简易营寨内,在哪里,一个年轻人等候多时,见到黄忠和徐晃以后,未执大礼。只是不卑不亢地拱拱手,道:“在下阎芝。来自汉中!”

若是张鲁的信使,必然自称来自幕府或张氏;以汉中为号,显然是支持吕布的东州士族,听阎芝这么一说,黄忠的眉头一松。早在出征之前吕布就已经和汉中的士林达成共识,这阎家就是最先答应和吕布合作的世家。

“此时汉中支持温侯的世家已经准备妥当。只要温侯大军一到,就改旗易帜?”阎芝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露出一丝憾色:“可惜我那堂兄阎甫死忠张鲁,难以交心。绦佩之美玉,只付庸君,希望老将军在夺取汉中之后,能绕他一条性命!”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黄忠捋了捋黑灰的胡髯,并没有说话。

“作为交换条件,我们可以给将军送一份大礼!”

黄忠一愣,与徐晃对视一眼,皱眉道:“什么大礼?”

“让将军兵不血刃就可以坐拥安固!”

阎芝平静的回答,徐晃对这个答案本部不满意:“你来路不明,身份不清,只凭几句大言就像取信于人,未免太愚蠢了”

阎芝知道徐晃的身份,不敢怠慢,当下不慌不忙的说:“我所言为真,你们便能旗开得胜,所言为假,也不过我一人身死,不出半日二位将军便会知晓,何不等等看呢?”

黄忠盯着他的脸,不动声色地点一下头,他不喜欢卖关子,但这种事花不了多少时间来验证,所以他决定等一下,如今吕布帐下并没有弱兵,经过裁军之后,麾下的兵马全是久战沙场的老兵,如果能兵不血刃夺得安固,那就再好不过了,只要确保没有意外就足够了。

结果意外真的发生了。

驻守安固的敌将是汉中大将张卫,嫡出汉中张氏门阀,乃是张鲁的堂侄,他是一个典型的世家弟子,看到黄忠率大军兵临城下,他也率领安固兵马出城与黄忠对峙,双方除了一通互射箭镞外,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斗,黄忠是远道而来,士卒大多疲惫不堪,不想与张卫打;而杨卫知道黄忠的厉害,亦不敢轻易出战,只想据守安固不失。于是双方似乎达成某种共识,亦不决战,也不排除小股部队骚扰。

上面说到张卫是一个典型的世家子弟,不太喜欢在野外睡帐篷,所以当确定不会和黄忠交兵后,他理所当然地选择把中军大帐设在城里,张卫在幕僚副将们的簇拥下巡查了一圈防务后,最终选定了位于城固正中的安固府衙作为驻地,这间府衙早就被张鲁派人搬了个精光,连铁锅和门锁都没有留下一副,只剩个空壳子,百姓也大多撤走了。

还好在入口处还留有两个临时搭建起来的石垒和一段土墙,这代表了张鲁抗争到底的决心在人去楼空后显得格外的讽刺。

张卫在安排完一切防务之后,就与幕僚们一起踏入府衙,就在那一瞬间,那两处土垒突然坍塌,正好堵在了正门口,将他们与还没来得及进入的卫队分隔开来,土墙也随之倒塌,数名藏身在其中的杀手恶狠狠地扑向身穿金环甲和披风的杨卫。

准确地说,这些刺客不是藏在墙里,那是被砌在墙里,那截土墙贴身垒起来的,内留虚空,外用泥灰抹平缝隙,杨卫是在张鲁大军主力撤退后才接受安固的,所以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危险,将杀手砌在墙中的举措,用心之深,叹为观止。

可惜的是,这个精巧设计而狠辣的圈套注定没有结果,那位金甲“张卫”是其副将假扮的,同行的幕僚也都是张氏豢养的死士,在一番短暂而激烈的搏杀之后,杀手悉数毙命。

最后经过勘查,随军的仵作校检时发些了一些特别的地方:这些刺客的腋窝下,都用墨刺着两个字,而且最近才用石灰烧掉,经过一番辨认,仵作设法还原了这两个字:河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