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24章 阎家的布局

第三百二十四章 阎家的布局

河内的山中有一种巨蚊,专饮虎豹豺狼之血,甚为凶悍,在大汉,齐鲁成产杀手,众所周知,但河内的杀手也久负盛名,其中以河蚊之名纹身的,更是杀手中的强兵,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汉中杨家,据传,汉中最大的世族杨家,属于京畿杨阀的分支,其宗祠就设在河内。,

杨家在汉中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在河内、在雍凉、在汉中乃至整个天下都极有声望,杨家就是杨赐的家族,也是四世三公,不过他们在灵帝时期站错了队,主攻汉庭,打算以中央牵制天下,袁家却反其道而行,将门生故吏下方地方,大获成功。

虽然如此,但杨家经营着一个盘根交错的地下世界,只要是他们在的地方,无论是张鲁、曹操、刘焉还是陶谦刘备,谁都奈何不了杨家,只能把这个家族当做盟友来笼络,虽然散播各地的杨氏族人归降所在之地的诸侯,但仍旧保持着半独立的状态,对此诸侯们无可奈何,这也就是当初张富忌惮杨任的原因。

吕、张开战以来,杨氏族人一直带兵在背面和吕布交战,和驻守武乡的阎甫扼守北部防线,现在安固城里出现了杨家的杀手,而且还湮灭了痕迹,这其中的含义,就不能不让人深思了,难道说汉中杨家已经投靠了吕布不成这不是没有不可能的,当初张鲁攻打汉中,杨家就干过这种事,当年刘焉任命张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带兵同击汉中太守苏固,杨家感觉苏固大势已去,所以反戈一击,改旗易帜。迎接张鲁入驻汉中。

如今的张鲁和吕布交战,处处处于弱势,就像当初的张鲁和苏固一样,杨家不可能不想好退路,所以故伎重演,暗杀张鲁帐下的将领。用其作为日后与吕布谈判的筹码,虽然现在没有收到关于杨家投诚的情报,但谁也不敢打包票说一定没有。

经过短暂的商议后,张卫决定把这个情况赶紧汇报给张鲁,让张鲁做出决断,他则出城驻扎在大营,以免发生同样的事情,毕竟张卫还是一个比较珍惜性命的人,

“借刀杀人。你们阎家当真是好手段”

收到细作的探报,黄忠迅速回到阎芝所待的那座营帐,对阎芝说出了刚刚在城固城内发生的事,他很不喜欢这种处于河水中的冷战,如果知道阎芝所说的大礼是刺杀敌军主将,他将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所以他的态度异常冰冷。

阎芝有点尴尬,黄忠名声在外。知道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对于刺杀这种事也是最为反感的。他想想也就释然了,试想,哪一个名声在外的将领都希望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手,而不是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夺取胜利。

“阎芝,我黄忠虽然粗鄙,但也不傻。你们从来没指望刺杀成功,那些杀手都是我们仿造的吧你们生怕张鲁不相信,所以还用石灰烧掉腋下的文身,故布迷阵,令张鲁怀疑杨家已经暗中联系我家主公。等张鲁对杨家下手后,你们阎家就会趁势成为汉中第一大家族。”黄忠直视着阎芝,给阎芝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须臾,只听黄忠逐字逐句的说:“刺杀张卫这件事,你们会把它作为条件和我家主公谈判,无论成功与否,你们都是最大的赢家,就好像是在说:我们帮助温侯做事了,只是没有成功而已,呵呵,一箭双雕,你们阎家当真是好算计啊”

阎芝听完,顿时就楞在了那里,他此时的感觉,就好像沐猴而冠,阎家针对杨家和吕布的这场计谋策划已久,如今的局势正按着他们当初策划的那样进行着,可还是被人识破,而识破这条计谋的人正是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将。

阎芝瞪大了眼睛,又惊又佩:“老将军慧眼识珠,晚辈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黄忠冷然一笑,昂起下巴,颇为自矜地摆动头颅,小指头来回拨动着胡髯的尖稍:“能谋划出如此大幅篇的布局,恐怕只有你们阎家的那位了”

黄忠说的“那位”,就是眼下张鲁帐下最为得力的谋士阎圃,如此看来,这阎圃并不像阎芝说的那样:绦佩之美玉,只付庸君。而是绦佩之美玉,之付君子,只是阎圃在暗,阎家在明罢了。

阎芝在一旁又赞叹了几句,心里却是感慨万分,阎圃曾告诉他,吕布帐下能人万千,除了其谋士外,他的将领也不容小觑,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也难怪当初阎圃力主投降吕布,就凭张鲁的那些虾兵蟹将,如何使吕布的对手。

所以他走了,没有说什么,默默的走了,不过在他走的时候黄忠告诉他,说:“阎家如果是真心投诚,可在西凉军攻破汉中后堂堂正正的投降,因为吕布不喜欢别人给他耍什么阴谋诡计”,阎芝想想,这不算是命令,应该算是告诫。

待阎芝走后不久,黄忠迈着步子回到了中军大帐,兴致看起来很高,他告诉徐晃三人阎芝走了,带着一脸的敬佩走的。

徐晃大笑,毫不犹豫的夸赞道:“......还好有元直在,否则我们当真是要被阎家当做猴子戏耍了”

原来,在黄忠收到细作的探报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阎芝,而是拿着情报找到军中唯一的谋士徐庶,看看他有什么看法,徐庶只是匆匆的扫了情报一眼,便知这是阎家设下的诡计,目的就是为了陷害杨家。

谋划如此庞大布局的人,定有深远眼光,从砌墙埋伏杀手刺杀张卫开始,此人对杨家的脾性了如指掌,仿佛俯瞰整个局势,步步占先,有了他的布局,这条计谋再能得以顺利实施,阎氏门阀中有这样能力的人,只有一人能达到,那就是阎圃。

听到徐晃的夸赞,徐庶连忙摆了摆手:“其实阎家的出发点是好的,至少他们有投降主公的意思,只是方法没有正确而已”

黄忠看了他一眼,眼角流露出意思笑意,毫不避讳的说:“元直,那你说,咱们这场仗该怎么打从水淹斜谷开始,我就知道你小子有能耐,要是你再年轻个十五六岁,说不定我会把蝶儿嫁给你”

徐庶无比的汗颜,这黄忠乃是一方大员,说话怎么如此老不正经,当下拉开帷幕,露出一张汉中附近的大地图,负手喃喃自语:“我有一计谋,可破张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