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25章 赵昂退走

第三百二十五章 赵昂退走

readx;

张卫和黄忠在城固城下对峙了十余日,双方都在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他们除了分派斥候和细作打探对方的情报外,并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接触战。

这一天,黄忠刚刚巡视完大营的防务,徐庶就来找到了黄忠,脸色极为憔悴和焦急,见面之后也没有扯家常,而是直奔主题:“启禀将军,临近八月,秋雨绵绵,道路泥泞不堪,我军的粮草接济不上,此时营中的粮草只能支付大军两日的口粮了!”

这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人离开了粮食,不仅无法生存,简直任何事情都干不成。两军对战,将士只有吃饱吃好,才有力量对敌作战。军队粮食匮乏而导致饥饿,就不可能打胜仗。可见,粮食是战争赖以进行并且取得胜利的必不可少的首要物质条件。

所以徐庶的话音刚落,一些在他们周围的士卒立即围了上来,对着两人指指点点,七嘴八舌的不知道谈论一些什么。

黄忠刚刚还和煦的笑脸,瞬间变得异常的铁青,环视围上来的士卒一眼,喝道:“都看什么,给我接着巡逻!”

众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没有执行黄忠的命令,须臾,一个比较年长的士卒踏上前来,对着黄忠不卑不亢的说:“敢问将军,是不是如徐参军说的那样,咱们真的没有多少粮食了?”

黄忠眉头一挑:“本将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军的粮草还足以让大家吃上一个月,这样,你可听明白了吗?”

士卒身体晃了晃,又扭头对着徐庶询问:“徐参军,敢问粮草是否真的不够应付诸营?”

“这粮草已然无多,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否则我们就快要饿死了!”

徐庶捋了捋胡须,垂头沉思了一阵,当他再抬起头来看向黄忠时。黄忠一瞬间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极度危险的危险,不过徐庶并没有害怕,面对黄忠警告的眼神,徐庶一甩衣袂。大义凛然的说。

轰,徐庶的话犹如一记春雷,在众人脑袋中轰然炸开,俗话说,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在史上这是战斗胜利的不二法门,粮草不足,后防不稳无法战斗,将士们打仗都吃不饱肚子,哪有力气啊,所以可以看得出来,粮草在战争中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所以将士们得到徐庶肯定的答案,当下纷纷怒不可遏的看着黄忠。

“将军。咱们跟你那么久了,一直都很尊敬你,你怎么能骗我们?”

“是啊是啊,现在营中没有粮草,你可让我们怎么活啊!”

“吃不饱,还打什么仗啊,我不打了,我要回家!”

“………”

黄忠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的铁青,他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看着喋喋不休的士卒和略显得意的徐庶,黄忠暴喝一声:“刀斧手何在?给我拿下徐庶和这些不知所谓的士兵!”

随着黄忠一声暴喝,矗立在中军大帐外的刀斧手簇拥上前。一脚将徐庶和那些喋喋不休的士卒踹翻在地,旋即拿出绳索,分分钟就把他们给绑了!

“我们不服,黄将军你拼什么抓人!”

“对啊,你不让我们吃饱饭,还要抓我们。我们不服!”

“黄忠,你个老匹夫,竟敢拿我,我要去主公面前告你!”徐庶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黄忠的行为,立即引起了士卒们的愤怒,当下纷纷在地上翻滚挣扎,企图挣脱刀斧手的捆绑,吐沫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就开始扯子脖子大喊,满口胡言乱语,吐沫漫天飞舞。

这样的场景,使得越来越多的士卒围了上来,起以为地上的将士反了军法,所以都抱着看热闹的打算,对着地上的人指指点点,可是随着真想的传播,在看着这景象,愤怒的士兵如同涨满河槽的洪水,突然崩开了堤口,咆哮着,势不可挡地涌进了大营。

“都让开,徐晃将军来了!”

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随后只见乱中迅速闪开一条宽广的大道,徐晃凛凛的身躯走了进来,看着满脸污垢的士卒和徐庶,抬头询问黄忠:“汉升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黄忠恶狠狠的盯了那些士卒一眼,想要对这件事做出解释,可是还没等他把说出来,在地上的徐庶就率先高声嚷道:“徐晃将军,这黄忠仗着自己资格最老,军功最高,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们拿下,还要将我们处以军法,敢问黄将军,我们犯了什么军法?”

黄忠健步上前,再次将徐庶踢翻在地,指着他破口大骂:“扰乱军心,这还不够吗?来人,给我拉下去砍了!”

徐虎大手一挥:“慢着,将军,有什么事咱们不能好好说?非要动刀动枪,依我之见,咱们还是入账说吧?”

黄忠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旋即冷哼一声,算是同意徐晃的建议。

可是士卒刚刚把徐庶解开绳子,他就窜上前来,双臂一震,去抓黄忠的咽喉,不料黄忠的动作也相当的快,表现除了应有的敏捷,在徐庶如此近距离的攻击下,却游刃有余的搁拦招架,就在这几息的时间里,足以让周围的十名披甲亲卫冲进来,十把寒刃加身,徐庶不得不停下手,束手就擒。

“黄忠,你个老匹夫,我与你不死不休!”徐庶又惊又怒,反唇相骂。

“你一个嘴边无毛的黄口孺子,还想和老夫打?未免有点太天真了吧?”黄忠冷笑道,随后正了正头顶的兜头,发现自己的胡须在刚才的争斗中掉了三茎,有些心疼。

“主公若是知道你在此独断专权,定不饶你!”徐庶有点惊慌,不得不把吕布这块招牌亮出来。

黄忠听到这两个字,没有丝毫的动容:“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既然主公让我作为主将,这营中的一切事物都由我说了算,你一个个小小的参军,竟然忤逆我的意思?难道还想活不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黄忠的这一席话刚刚说完,就见赵昂拨开人群,大步走到黄忠跟前,满脸的怒相:“敢问黄将军,是不是我赵昂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

黄忠眉头紧蹙,捋了捋灰白胡髯,否定赵昂的话:“自然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并州军吃的是好秫好菜,西凉军吃的却是糟糠,起初我还不相信,可是我刚刚到营中查看一番,原来我帐下士卒所言非虚,你们并州军吃的都是黄灿灿的秫米,而我们吃的全是米粥,而且还是清汤寡水,丝毫不粘稠的烂米粥,敢问将军,你作何解释?”

黄忠冷笑一声:“我并州军都是骑兵,你们都是补兵,想要吃饱,好啊,拿军功来换,只要你们能每人交纳一个人头,本将保证你们吃得饱!”

看着黄忠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赵昂在一天里积压的怒气如火山一样爆发了,当下指着黄忠连连点头,咬牙切齿的说:“好啊。这是你说的!”

赵昂说完之后,扯着脖子大喊一声:“将士们,既然黄忠不把我们当人看,咱们也没有必要帮他大帐,西凉军将士听我命令,渡河,回陈仓!”

随着赵昂一声令下,两万名西凉军轰然大喝,鼓噪呐喊,浩浩荡荡的跟随着赵昂离开了并州大营,朝着汉水方向走去。

徐晃大惊失色,急忙上前劝阻黄忠:“将军,不能让他们走啊,否则我们就完了!”

黄忠哈哈一笑,捋了捋胡髯,满不在乎的说:“哈哈......我黄忠征战沙场多年,于矢石交击之际,匹马纵横,如入无人之境,就算少了赵昂的两万兵马如何?我有一万并州铁骑足以,他走了也好,咱们的粮草就可以省下了!”

赵昂正在走着的身体顿了顿,扭头看着黄忠,露出一丝如有若无的冷笑:“黄忠,我不会如你所愿的,没有我,你就等着战败吧!”

说完便一挥战袍,率领着两万余名士卒浩浩荡荡的渡过汉水,朝着陈仓山退却。

“你说的是真的?赵昂真的走了?”

汉中大营内,正在喝着美酒吃着猪肉的张卫听到细作的禀报,立即扔掉手中筷著,起身高声喝问,语气中的那丝喜悦显而易见。

细作中一个领头的站了出来,谄媚一笑,昂首挺胸,拍着胸脯保证:““正是,恐怕此时已经渡过汉水了!”,毕竟作为细作,两军交战时最凶险的存在,如果张卫能打败黄忠,他们将获得无人能及的战功,还有可能连升三级也不一定。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细细的说来!”,参军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因为细作的一面之词而做出作战策略,那黄忠是成名已久的大将,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所以必须询问清楚情况才行,俗话说:兵不厌诈,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