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36章 实虚难辨

第三百三十六章 实虚难辨

城固大营,中军大帐。

张卫听闻赵昂率领两万西凉军脱离黄忠,自率本步兵马渡过汉水,退回陈仓,大喜之下,准备立刻起兵攻打并州大营,参军建议,先把情况弄清楚了在出兵不迟。

那些细作见到张卫的参军质疑他们,心中虽然不悦,但也不敢表现在脸上,当下便把发生在并州大营里的事给张卫等人娓娓道来,众细作把这件事演得淋漓尽致,用词优美深邃,脸上表情神似黄忠,就连徐庶和黄忠打架的情景亦表演了一番,登时看得张卫等人目瞪口呆,口不能言。

表演完毕,张卫扭头注视着参军,急切的询问:“怎么样你看出了点什么”

这是一次难得打败西凉军的机会,自从和吕布开战以来,汉中军一直处于劣势,长蛇谷一战,十万大军被西凉军烧死在谷中,就连他的堂兄,张鲁的长子张富也被活活烧死,褒城一战,更是打得已大军措手不及,除了主将张忠逃脱,其余兵马差不多都战死褒城;斜谷一战,两万兵马更是葬身鱼腹,十不存九,所以张鲁迫切的希望能赢得一场胜利,用来鼓舞士气,振奋军心,所以张卫很想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参军捋着忽然,眉头拧成了一块麻花:“在吕布帐下,谋士有贾诩、陈宫、程昱,最近还有一个法正,这徐庶是谁,我倒是不知道,他厉不厉害,我说不出来”

斜谷一战,徐庶算定天时,水淹三军,这件事只有赵昂、黄忠、徐晃以及吕布他们这些高层知道,因为徐庶告诉他们,最神秘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所以三人都闭口不谈这件事,让外界认为此战是出自徐晃之手。

参军用三个指头捏着酒爵,有些忧虑的说:“黄忠。此人成名已久,在吕布的大营里,除了吕布,恐怕就属他最厉害,当年虎牢关一战,他单骑杀到袁绍阵前,当着十八路诸侯的面斩杀河北名将高览。然后全身而退,当真是勇猛无敌。但从吕布入关开始,这黄忠除了斩将还是斩将,并没有打出一场让人津津乐道的经典战役”

参军眯起眼睛,酒爵不自觉地歪斜了几分:“至于赵昂,简直就是酒囊饭袋,要计谋没计谋,要武力没有武力,他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全靠着他夫人王异。这是你我众所周知的,此人不足为惧”

张卫略微挪动身体:“赵昂你就不用说了,族叔和他打了多年的交道,他有几斤几两,事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你说说徐晃吧”

“诺”

参军跪坐在席上。朝着张卫拱了拱手,无不担忧的说:“徐晃此人,有勇有谋,据在下所知,陇西就是他打下来的,在攻破狄道城的时候。单骑斩杀敌军四员将领;再加上斜谷一战,让我军两万将士葬身鱼腹,此人不容小觑,所以在下建议,将军小心为妙,说不定这是他们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引诱将军和他们决战。依在下的意思,我们等斥候把情报送来了再作决定不迟”

细作头领闻言,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双目露出悲戚,下巴微微颤抖,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们舍死忘生的潜伏在有数万敌军的营帐,就好像一个裸的少女被多名大汉围住,欲哭无泪,束手无助;又宛如一个身在虎穴狼窝的人,为的就是虎口拔牙,盗取狼崽,这样的得来不易的情报,居然就被这么一个文士给否决了,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收住泪水。

参军看他这个样子,顿时汗颜,现在的感觉,有点儿让他欲哭无泪。

就在张卫等人为这件事犯愁的时候,忽然有斥候飞马来报:“启禀将军,有西凉军退出西凉大营,往汉水方面走去”

这个消息在厅堂里爆炸开来,在场的人都纷纷交头接耳,面露惊讶,想不到这些细作说的事情居然是真的,赵昂真的领兵回陈仓了。

细作头领很享受他们的惊讶,特意的昂起头颅,一副自认为很英武的造型

“呵呵,还真像你说得那样,赵昂真的退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需要获得更多的情况”参军说完,指着斥候下令道:“再探,全程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待斥候退去,细作头领终于忍不住了,他跳出来厉声道:“李参军,我们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老和我们过不去我和我的兄弟们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的从敌营中获得这千载难逢的战报,你为何苦苦相逼,不让将军出战”

参军猛地一拍桌案,冷哼一声:“小小卒子,竟然在此断喝于我,左右,与我拉下去仗责二十,让他知道什么叫规矩”

参军是什么样的身份就连张卫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存在,而且他出自士林门阀,岂容这些赳赳武夫辱骂,更何况还是最低级的武夫辱骂,当下不由得勃然大怒,喝令士卒拉下去仗责二十。

细作头领脑袋“嗡”的一声,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李参军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别人想要弄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毫不费吹灰之力,当下在心中懊恼不已,肯定是想升官发财想疯了,所以才逾越规矩,冲撞了参军。

就在刀斧手将要把细作头领拖下去的时候,张卫不悦地咳了一声,刀斧手赶紧住手。张卫对参军温言道:“李参军,还是算了,他们也是建功心切,看在他为了我军胜利而潜伏敌营的份上,就饶了他吧”

其实参军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他也明白这些底层士卒想要建功的迫切希望,只是他作为文士,被一个小小的卒子断喝,面子上自然是抹不开,既然张卫肯替他们求情,给足了参军的面子,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当下点了点头颅,算是同意张卫的意见。

见到自己性命无忧,细作头领连忙告罪讨饶,口中连说多谢参军不杀之恩。

参军也不理他,自顾的与张卫对饮,等待斥候的再次来报。

大约过了半日,在外面打探情况的斥候再次飞报来报:“启禀将军,赵昂率领大军已经全部渡过汉水,往北边去了”

细作头领眼巴巴的看着那斥候,他虽然想要劝诫张卫出兵,但是早上的事还历历在目,也不敢轻易发言,当下只能在哪里自顾饮酒,这些都是张卫犒劳他们的,不喝白不喝。

参军放下手中的酒爵,指着斥候询问:“我且问你,他们是大张旗鼓的走,还是偷偷摸摸的走”

斥候不敢怠慢,沉吟片刻后,抬头说道:“偷偷摸摸的走,就好像生怕别人知道他们离开一样,幸亏方圆百里内都由咱们汉中人马,否则还真发现不了他们呢”

参军闻言,脸上充满了笑意,再次询问:“他们渡船用的船只是否被带走”

斥候连忙晃了晃脑袋,斩钉截铁的说:“不曾带走,两百艘船只还停在五个渡口呢”

参军闻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最后变成了朗声大笑:“这赵昂真的走了,如果他是大张旗鼓的走,我还有所怀疑,如今却如此小心,我断言他是真的走了”

张卫很奇怪,他也下方酒爵,疑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参军笃定的说:“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还是等一段时间”

参军说完之后,指着斥候再次下令:“你们最近辛苦一点,每日都要侯在渡口,特别是深夜的时候,给我看仔细一点,看看赵昂会不会在晚上的时候偷偷潜回大营,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斥候正色的点头领命,持着参军的军令再次退下。

待斥候走后,参军笑着说:“张将军,你知道,那内水中上流颇为湍急,就算有船也不能渡河,如果赵昂没有从五渡口返回,那就证明他真的走了,到时候我们全军压上,一举歼灭黄忠部”

张卫抚着钢针一般的虬髯,哈哈大笑:“有你在这里辅佐我,黄忠不足畏惧”

张卫一言落毕,满堂皆哄堂大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那细作头领也是连连恭贺一番,称赞参军真是神机妙算,可是谁也没有发现,他在饮酒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天都有斥候传来新的情报,无论是白天亦或者是深夜,都没有见到赵昂领军回到并州大营,除此之外,并州军的锅灶炊烟依然是三万人的表现形式,就好像赵昂还在军中一样,一个人都不曾减少

参军拿着手中的情报,冷笑道:“别人是减灶退军,他们却是不增不减,这当真是耐人寻味,将军,我们出战吧,这回我要看看,黄忠匹夫如何率领一万人马抵挡咱们四万大军”

张卫等的就是这一刻,听到参军提议出战,当下拍案而起,高声下令:“传我军令,全军出征,我倒想和黄忠扳扳手腕,看一看这闻名天下的并州铁骑到底如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