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37章 偷袭城固

第三百三十七章 偷袭城固

令天下瞩目的吕、张之战在六月及其七月发生了几次激烈的碰撞,结果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们都知道张鲁会战败,但没想到张鲁会败得如此的快,如此的惨。

在阳平关战场上,甘宁、法正击败张鲁长子张富,以劣势兵力于长蛇谷一带烧死杀伤汉中军十万兵马,天下为之震动;在斜谷的战场上,黄忠、徐晃击败汉中大将杨昂、杨任,利用天时水淹三军,使得两万汉中兵马葬身鱼腹,十不存九;褒城之战,魏延以微小的代价夺取汉中坚城褒城,截断张鲁在汉中的粮道、商道,死死地扼住了张鲁的生命咽喉。

但张鲁也并非没有收获,在葭萌关的战场上,张鲁与帐下的大将以葭萌关为中心,与甘宁主力展开了数次战斗,葭萌关地形复杂,两军都无法展开大多的兵力,互有胜负,本来甘宁、法正两部已经对汉中军进行了一次极具危险的合围,但突然莫名其妙地撤退了,结果西凉军不得不退出葭萌关,汉中军大大地向前迈进了一步。

尽管先后有张富、杨松、杨任等数员大将身亡,但汉中军的兵力优势丝毫未减,扼守葭萌关后,张鲁兵分三路,分别从葭萌关、武乡、城固三个方向气势汹汹地进军,想要收复失地,反戈一击,以泰山压顶地朝着西凉军席卷而去,西凉军只能依托汉中的地形对各个关隘进行骚扰,并没有发生一次像样的大战。

张鲁明白,如果葭萌、武乡、城固三关但凡有一座关隘失守,他和吕布的汉中之战就可以宣布结束,所以驻守这三座关隘的都是他最得意的将领,除了葭萌关他自守外,武乡有阎圃,城固有张卫、李虢,两人可报武乡城固万无一失,只要熬过了秋天。西凉军没有粮食自然就会退去。

当然,这只不过都是张鲁自己的臆测而已,两军对战,变故丛生。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发生意外,现在这种态势,即使只是在地图上推演,都能够感受到强大的压力,至少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

吕布捏着下巴。轻轻把一尊兵俑推到了地图的某一点,脑袋略歪了歪,又稍微向右挪动几分,此时地图上还剩下十几个兵俑,分成红黑两色分布在这一张兽皮的大地图上,彼此犬牙交错。

在吕布对面的贾诩沉吟片刻,用手指夹起另外一尊兵俑,那里有一座小小的泥城,在兵俑的威胁下,显得意外的孤独。

“先生。真有你的!”

吕布哈哈大笑,把那个泥城抓起来,扔到旁边的一个箩筐里,他拿起一杯温好的酒,就着一块肉香四溢的鹿脯慢慢咀嚼,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嘴,拍拍地图:“不玩了,不玩了,我露了那么多的破绽,先生您还是黏黏糊糊地纠缠。不肯正面对抗,太没劲了。”

“季常,你来!”吕布缓缓起身,扭头询问刚刚一直在旁观望战局的马谡。

马谡连忙摆摆手:“我哪里是先生的对手。我还是不下了!”

“我年纪大了,气血衰减,早就没了那股子冲劲,那些你们,一个个意气风发,可比小老积极多了。不能比!”贾诩抖了抖身上的大裘,似乎疲惫不堪。

马谡自觉地把地图折起来,兵俑收入匣中,然后有条有序的收拾完桌案上的杂物,过后三人席地而坐,静静的讨论着此时的战局。

“季常,这次没让你参加汉中之战,心里面是不是很失落!”贾诩眼皮也不抬。

“先生说笑了,季常的才能的确比不上孝直和元直,而且跟在先生身边,多学点兵分韬略,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马谡咧开嘴笑了:“如果主公和先生要用季常的时候自然会用,在不也不急于一时!”

“嗯,你知道就好,他们都比你要年长,对于战局的把握程度要比你熟练很多,玉不琢不成器,希望你能明白!”贾诩乐呵呵地夸赞一句。

吕布给驾驭斟了一杯酒,询问道“先生,你认为这次汉中之战还有多久能结束?”他眼睛微微眯起,说得十分真诚。

贾诩胡须微微颤抖,却像是没有听出来:“武乡有汉中名士阎圃,文长打不打得赢还要另说;其他两路的话,有八分打赢,两分战平!”

螳螂和蜘蛛彼此睥睨半刻,螳螂悻悻地放下手里的镰刀,而蜘蛛依然稳坐在蛛网之中,似乎仍在沉睡,最终打破尴尬的是匆匆而来的成廉,他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傫案牍,这些都是从四郡和汉中传来的急报,吕布每天都需要过目。

最上面的几封文书以朱色套边,这是一切与张鲁军有关的汇报,属于要紧一类,吕布拿起一封,先是漫不经心扫了一眼,不由得“嗯”了一声,又看了几眼,然后递到贾诩面前:“先生,你看看!”

贾诩拿起一看,也微微有些动容,文书上说大雨连绵,粮草接济不上,黄忠独断专横,与赵昂、徐庶不和,两人独自领兵回陈仓去了。

“这还真是耐人寻味啊!”贾诩喃喃自语,黄忠为人,在并州军里众所周知,乃是一员爱兵如子的大将,怎么会克扣军士的粮草军饷;徐庶更不会是那种弃大局于不顾的人;赵昂虽然能力一般,但也是一个颇知忠义的人,所以这封文书很奇怪,但也不会作假,毕竟留在军中的每一个监军都不会拟写假情报,再说徐晃也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马谡也看了那封文书,他漆黑的眼眸转了几转,又扫了一眼文书:“会不会是元直想出来的计策,徐晃将军没有说明,恐怕是想给主公一个大礼吧!”

吕布打了一个哈欠,迷迷糊糊的说:“我们此次与张鲁交战,实在是太仓促了,连彼此之间将领的能力都不是很清楚,元直能抓住这个特点也不奇怪!”

看到吕布已经困乏,贾诩和马谡起身告辞,走之前,贾诩忍不住多看了那封文书两眼,看来汉中之战不久就要结束了。

“先生,咱们明日可能就要到达褒城,我也是时候该活动活动筋骨了,最近没有骑赤兔马,它都快不认识我了!”吕布斜靠在虎皮大毯上,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的模样。

贾诩无奈的摇摇头:“主公要去就去吧,虽然我们不提倡你亲自上战场,但主公心意已决,诩也不能拒绝不是!”

从离开汉阳开始,贾诩和程昱等人就曾建议吕布不要轻易出战,因为在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放冷箭的更人不少,而且吕布每逢交战,总是冲在最前面,虽然都能全身而退,但并不能保证没有意外,现在的吕布不再是以前那个居无定所的将军,而是一个坐拥大片领土的诸侯,他的身死,牵动着十数万将士的性命。

吕布对于他们的好意,也是欣然接受,可是他听不到战鼓声,听不到马蹄声,听不到将士的呐喊声,就觉得浑身难受,就好像有数以万计的蚂蚁在他身上撕咬一样,又疼又痒又麻。

吕布听到贾诩的回答,微微一笑,随即便将整个身体呈一个大字躺在虎皮大毯上闭眼假寐,不到半响的时间,就能听见他那轻微的鼻鼾声。

贾诩朝着马谡一招手,两人轻轻的退出了吕布的中军大帐。

。。。。。。

却说赵昂那日与黄忠争吵过后,和徐庶一起率军离开了并州大营,渡过汉水,一路往北急速行军,来到了位于箕谷下游一处隐蔽的幽谷深处。

“现在开始整军,刀斧手把守谷口,给我把那些隐藏在军中的细作给我扒出来!”

集合完队伍,赵昂目光凛冽地扫了一眼麾下的两万大军,开始吩咐中层裨将校尉集合本部兵马,清点那些混入军中的细作。而那些手持弯刀的校刀手则迅速占领有效的位置,迅速地将整座山谷围得水泄不通,密不透风。

这个程序没有持续多久,用时大约在两个时辰左右,经过裨将和校尉的仔细辨别之下,被清点出来的将士快速的退到山谷两旁,留下那些并不认识的“同袍”。

随着时间的推移,幽谷中央只剩下了五个人没有被裨将带走,那五个人看着山谷两旁如狼似虎的西凉军,顿时吓得双腿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

赵昂的眼睛微微眯起,用手指着那些细作下令道:“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随着赵昂一声令下,那些严防死守的校刀手立即攒上前来,蜂拥而上,乱刀将那五名细作砍翻在地,瞬间剁为肉泥,让他们霎时变成了五团血肉模仿的肉沫。

待士卒清理完这些人体残羹,赵昂的声音开始在幽谷里回荡,他说:“三军将士听我号令,随我一起杀回城固!”

赵昂的话音刚落,顿时使得下面的士卒议论纷纷,他们不是要回陈仓吗?怎么突然要杀回城固。

面对士卒们的疑惑,徐庶走到赵昂的身旁,扬起手臂说:“这是我们和黄老将军演的戏而已,目的就是为了骗过城固守军,黄老将军非但没有克扣你们的粮食,反而比并州士卒的要多一倍,此刻他已经在大营备下晚宴,等着我们凯旋而归,现在三军听我号令,砍树扎成木筏,我们从上游渡过汉水,偷袭城固,建立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