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38章 城固斩将

第三百三十八章 城固斩将

ps:??ps:谢谢汉尼拔一直的支持,谢谢您

朔风怒号,黄沙漫卷。

五万多人马在城固野外两旁分开,旌旗遮天蔽日,迎风猎猎招展,四野愁云,满空冷雾飘扬,扑通通鼓炮驱雷,明晃晃枪刀簇浪,马邀马,似海兽山彪夺食。

双方顶着凛冽的寒风各自向前,在相距百丈之遥时乱箭齐发,射住阵脚,遥相对峙,隔空互相叫骂。

旌旗开处,汉中军阵脚分裂,一员身躯凛凛的大将飞马而出,扬刀指着并州军怒骂:“黄忠老儿,安敢犯我疆土,本将劝你早早退却,否则马蹄到处,定杀尔等片甲不留!”

黄忠手提三亭砍山刀,面色如霜,正待策马出阵,旁边手提斧头的徐晃却已经飞马而出:“村野匹夫,安敢叫阵黄将军,看某徐晃斩你!”

“我呸!”那将不甘示弱,大声回骂:“你算什么东西,你只管叫黄忠前来,某的刀下从来不斩无名之辈!”

徐晃大笑:“有名无名,待会便知,贼人敢接我一板斧否?”

“既然你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那就让我割下你的脑袋回去送给我家主公一份大礼!”

那将怒骂一声也不再废话,催马向前,手中一杆大朴刀一招“力劈华山”,劈头盖脸的乱砍一通,企图一鼓作气斩杀徐晃与马下。

徐晃面色如霜,手中百八十斤的开山大斧在手中绕了一圈,一招“猛鬼剔牙”,自下而上猛扑那将的胸膛,准备将他开膛破肚,好让他知道河北徐公明不是浪得虚名。

那将见徐晃斧头势大力沉,招式变幻莫测。不敢小觑,当下收起轻视之心,施展浑身解数,挥舞着朴刀猛砍猛劈,端的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

双方士卒见到本方将领在沙场中央殊死搏斗,他们纷纷摇旗呐喊。鼓噪助威。

在双方如雷的战鼓声中,在双方士卒拼命呐喊之下,两员悍将在沙场中央酣战二十回合,胜负难分。

约莫又过了十多回合,那将体力逐渐不支,面对徐晃连绵不绝的攻势,当下变得左支又绌,格挡招架不住,一招不慎。被徐晃手起斧落,脑袋像开了瓢的西瓜一样爆裂开来,喷得徐晃满脸都是。

徐庶一抹脸上的鲜血,百八十斤的大斧重重的磕在地上,砸起一片灰尘漫舞,朗声大喝:“杀人者,河东徐晃!”

“哎呀!这徐晃果然英勇”,张卫矗立在中军大纛下。见到本方将领被徐晃阵前,他脑袋一歪。马鞭一挥,惋惜的长叹了一声。

参军目光凛冽地盯着战场上耀武扬威的徐晃,对着张卫身边的四将下令道:“你们并肩子一齐上,不求斩杀徐晃,将其打败即可!”

参军知道黄忠和徐晃的武力,本来想以优势的兵力压上去。一举全歼黄忠军,但他看过黄忠驻扎的营盘,如果本方强攻,定然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迫不得已之下才下了挑战书,引诱黄忠出寨挑战。如今两军尚未交战就损失一将,士气大跌,不宜作战。所以这才让四将并肩子齐上,不求斩杀徐晃,只求打败即可,只要徐晃败了,敌军士气大跌,本方就可以挥师压上去,一举歼灭黄忠部。

“末将领命!”

四将在马上齐齐拱手领命,随后提刀拿枪,扛斧攥锤,一齐杀出阵脚,直取战场上傲然矗立的河东名将徐晃徐公明。

在隆隆的战鼓声中,四员大将齐齐杀出阵脚,徐晃手握銮金斧,怒视冲上来的四将,冷声喝道:“来将何人,报上名来?某的大斧下不死无名之辈!”

“河内黄髯”

话音刚落,黄髯一声咆哮,劈头一刀,迎面斩向徐晃。

徐晃催马闪开,顺手还了一斧头:“果然是无名之辈,今日你们来一个我来一个,来一双我上一双,好让尔等黄泉路上不孤单!”

“好狂妄的语气,巴郡鲁豫在此!”

紧随黄髯身后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大汉,只见他身高八尺,膀大腰圆,手提一杆青铜槊,他刚开到阵前,就听见徐晃的大言不惭,当下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催马杀来,手中青铜槊一个“拦江倒海”,奔着徐晃的腰身就是一槊。

“开!”

一声虎啸,徐晃手中大斧一招“蛟龙闹海”,斧柄横遮,架住了鲁豫斜刺来的长槊。

“贼将休狂,可认识你张虎爷爷!”

就在徐晃隔拦招架时,斜刺里突出一杆枪,刁钻毒辣的直奔徐晃的咽喉刺来,其枪快如闪电,其疾如风,宛如毒蛇蓄势吐信。

徐晃奋力荡开鲁豫和黄髯的攻击,抽身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抽出腰间环首刀,回身一劈,堪堪躲过张虎的长枪,同时大刀在张虎的铠甲上擦出一串肉眼可见的火花,在他的鱼鳞凯上割出一缕白痕。

张虎大惊失色,这一击他可是瞧准了徐晃的漏洞才出手的,想不到徐晃居然躲过了这致命的击,而且还随手还了一刀,要不是自己的铠甲深厚,恐怕此时已经被他开膛破肚了,当下心中不由得变得小心翼翼,专门挑徐晃的要害之处下手。

“徐公明,汉中张弛来也!”

见到徐晃被三人缠住,四将中的最后一将张弛亦拍马而来,手中长枪奔着徐晃的上中下连刺三枪,阻断徐晃回身的生路。

与此同时,黄髯的大刀,鲁豫的青铜槊,一个砍马上将,一个刺坐下马,同时呼啸而至。

徐晃双目圆睁,斗志高昂,见招拆招,遇势破势,一一化解。

战够半个时辰,日已西沉,沙场上飘飘絮舞,万点刀枪,滚滚杨花,一团斧影,刀枪横空,戈矛耀目。

徐晃和四将从东杀到西,从南杀到北,虽不被伤,却也不得脱身。

黄忠虎目凛冽的注视着黄沙战场,按一按头上的銮金虎牙盔,扣紧缰绳,提着三亭砍山刀,**绝尘宝马,接着山势冲将下来,好似猛虎初离穴,咆哮百兽惊。

怒吼一声:“无胆鼠辈,安敢以多欺少,南阳汉中在此!”只这一声,好似牙缝里迸出春雷,宛如天空中震起一道霹雳,又宛如黄钟大吕,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张卫扭头看去,只见一匹白如冬雪的骏马撒开四蹄,驮着一个身高九尺,身着黄金战袍,头戴銮金虎牙盔,浓眉大眼,面如星朗,一尺长髯迎风飘荡的老将,手提一口三亭砍山刀,催马而来。

张卫眼神一凛:“黄忠终于出战了!”

那边厢的黄髯见到黄忠催马下山,手提大刀拦住去路,指着黄忠破口大骂:“黄忠老儿,本将劝你还是下马受降,免得赢了你,别人笑话我欺凌弱小!”

黄忠傲然一笑,目光中满满都是鄙夷之色:“乳臭未干的叛将,老夫当年于矢石交击之际,匹马纵横,如若无人之境,那时的你恐怕还未从娘胎里面出世呢,也敢在老夫面前叫嚣,真是不知死活!”

黄髯大刀一指,朝着黄忠怒吼咆哮:“黄忠,今日某定要与你分个胜负!”

“在某的世界里,天下能与我一战的除了我家主公吕布,其他人某还真没放在眼里!”

马蹄声如雷,卷起一溜扬尘,驮着九尺的黄忠直取黄髯,手中三亭砍山刀在手里不停的调整方位,寻找着黄髯的破绽。

这一刻,黄忠的双眸微微合拢,犹如两颗璀璨的星辰,黄髯的一举一动仿佛都逃不过黄忠的眼睛。

“贼将,看我教你如何使刀!”

朔风凛冽的吹,绝尘马高高跃起,黄忠大氅飞舞,宛如天神下凡,手中的三亭砍山刀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对着黄髯兜头劈下。

黄髯**的战马将眼睛一闭,那边的黄忠已经兜头劈来,黄髯下意识的举起朴刀招架,想要抵挡住黄忠的兜头一斩,只是朴刀还是没有兜住,黄忠的三亭砍山刀从他的刀柄之中劈了过去!

“砰!”的一声,身高八尺的黄髯被从天而降的三亭砍山刀把脑袋一劈为二,顺着额头从头上一直切到**,将黄髯整个人抡成两半。

“噗通”一声,身躯凛凛的黄髯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轰然坠马,跌落在地。

黄忠横刀立马,手中三亭砍山刀高高举起,扫视了四万汉中军一眼,犹如天神下凡:“还欺吾老否?”

“哗!”

黄忠一刀斩将,使得整个沙场上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忘记,沙场上死一般沉寂,耳畔只有北方呼啸着吹响旌旗的声音。

城固野外的战场,短暂的沉寂没有持续太久,瞬间便转换为躁动,并州军看到黄忠再次显威,纷纷扬刀咆哮,呐喊叫好。

参军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扭头怪异扫了表情怪异的张卫,询问道:“还要不要打?”

张卫甩了甩手臂,冷声道:“算了,黄忠他们已经出来,直接将大军压上去!”

深吸了一口气,张卫手中长枪遥指并州军阵,扭头大喊一声:“全军冲锋!”

随着主将一声令下,汉中军吹起了冲锋的号角,四万人马鼓起勇气,顶着盾牌,踩踏的尘土飞扬,大举向前冲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