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39章 背水一战

第三百三十九章 背水一战

城固城外,鏖战于野,随着张卫一声令下,汉中军阵中吹起冲锋的号角,四万人马鼓噪呐喊,顶着盾牌,踩踏得尘土飞扬,大举向前冲锋,浩浩荡荡的杀向并州军。

并州军也不甘示弱,随着黄忠的一声令下,身后的众武将各自奋勇,催马向前冲锋,身后鼓声隆隆,震天动地,两军接触,将对将,如天神地鬼争攻,马逐马,似海兽山彪夺食。

茫茫原野,一时间杀声震天,鼓声如雷,人头乱滚,血肉横飞,双方五万多人马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在黄忠的率领下,并州军人人奋勇,各自争先,武将捉对厮杀,士兵接阵前进,虽然并州军有徐晃黄忠两人压阵,但是面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的汉中军,慢慢得开始凸显败势,被汉中军杀得连连后退。

混战之中,徐晃再次与张弛相遇,两人互不答话,你来我往的厮杀成一团,想那张弛那里是徐晃的对手,交战不过十余合,就被徐晃连人带马劈成两段,并州军士卒看得真真切切,当下士气大振,悍不畏死的以一敌三,有许多士卒在临死之际还反戈一击,与敌军士卒双双毙命,道不出的悲戚壮志。

黄忠**绝尘宝马,手中三亭砍山刀,在乱军之中纵横驰骋,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威,连斩将校数十人,士卒更是数不胜数,马蹄到处,宛如老叟戏孩童,驰骋开来,所向披靡,在其马前竟无一合之敌,看到黄忠如此嚣张,敌军几名牙将催马赶来,想要合力斩杀黄忠,建立不世功勋。

白色的浪滚万朵梨花,赤色的霞卷千围杏围,舞动的是砍山刀、火尖枪、流金镗。件件都是凌霜利刃,赛过雪锋,万点枪刀,何殊海覆天翻,只拼个你死我活。

黄忠一边格拦招架,一边横扫整个战场,见到本方士兵即将陷入包围。黄忠一刀逼退敌将,喝令大军鸣金收兵。

张卫一刀劈翻一名作死的裨将。见到黄忠带领并州军即将逃跑,当下手中大刀一挥:“全军随我冲锋,休走了黄忠,给我杀!”

随着张卫一声令下,汉中军阵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四万汉中军在各级将校的带领下。兴奋地舞着刀枪奋勇前进,各个争先恐后的冲向并州军的阵脚。

黄忠提刀勒马,看着漫山遍野追杀而来的汉中军,喝止住那些慌乱的士卒,高声喝道:“三军听我号令,不要乱,我与徐晃将军交叉掩护。全军退往汉水!”

三军听了号令,结阵阻敌,再加上黄忠徐晃亲自压阵,并州军且战且退,轮流断后,杀败了不少前来追袭的汉中军。

参军矗立在山岗之上。看到并州军且战且走,杀死杀伤了不少本方军马,当下眉头紧蹙,扭头对着张卫说道:“将军,不对啊,你看这并州军退而不乱,小心有诈!”

张卫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黄忠徐晃乃是名将。治军有方,虽然战败,但退而不乱乃是正常的,你且看,他们退的方向是汉水,那船早就被赵昂渡到对岸,他们现在就是待宰的羔羊,不要迟疑,给我压上去!”

参军沉思了一下,觉得张卫说得有理,当下令旗一挥,喝令大军全线压上,争取能快速解决战斗,以免夜长梦多。

混战了几个时辰,日已西沉,双方你追我赶,互相厮杀后退三十余里。

“启禀将军,咱们的渡船被赵昂将军渡去对岸了!”

黄忠刚刚率领八千残兵退到汉水,负责在前方探路的斥候部策马奔来,将汉水的情况报告给了黄忠,让他决断。

很快,张卫的军队就将汉水方圆五十里围得水泄不通,黑压压漫无边际的汉中军围杀上来,汉中军和西凉军之间只留下一圈恐怖的空白地带,它就像飓风眼一样使西凉军孤立无援,遥望汉中军队伍中无数面赤色的旌旗迎风猎猎飘扬,太阳照在汉中军锋利的矛戟上反射出一片寒光,令人胆战心惊,受困的八千西凉军无不感到杀气袭人。

黄忠绰刀立马,目光凛冽的注视着蜂拥而至的汉中军,颇有些壮士断腕的咆哮道:“儿郎们,昔年楚霸王项羽以八千江东子弟兵大破十万秦军,如今我军处境和昔日的霸王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敌军只有四万人。怎么样?咱们背水一战如何,就算死了,也不能堕了咱并州军的威风!”

前有凶恶的汉中军拦路,后有大河阻拦,失败就意味着死,没有退路的西凉军士兵的眼睛都红了,他们爆发出震天的怒吼声,卷起漫天的征尘杀奔那些围追堵截的汉中军。

“这....这...”张卫瞠目结舌的看着犹如猛虎一般扑来的西凉军,心瞬间就凉了大半截,他旁边的参军亦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从没有见过任何一支如此凶猛的军队,这些西凉勇士个个勇猛异常,以一当十,他们先是捣毁了汉中军的甬道,又冲进汉中军阵中九进九出,锐不可当,他们个个猛如虎,恶如狼,直杀得汉中军人仰马翻,七零八落,两军大杀了一阵,因为在河边,汉中军虽多,却无法包围西凉军,西凉军又勇猛异常,难以将他们赶下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西凉军撕开一道道逃生的口子。

淼淼汉水,血染长河,双方激战正酣,张卫寨中忽然火光冲天,帐篷栅寨俱都燃烧了起来,大火一直弥漫到了囤粮的营寨,在北风的呐喊助威下,风助火势,火借风势,冲天的烈火越烧越旺,不大会功夫,张卫的大寨便已经被火海吞噬。

前方交战不利,后方有莫名其妙的起了冲天大火,将帐篷营寨与辎重粮草付之一炬,张卫又惊又怒,咆哮着喝问前来报信士卒:“怎么回事,后方怎么无缘无故的起了大火?”

“启禀将军,那日潜伏在西凉军中的那些细作反了,这火,正是他们放的!”狼狈不堪的士卒擦着脸上的污垢,嗫嚅着禀报道。

“什么?”张卫又急又怒,连忙喝问:“那城固如何?城固是否还在我们手中?”

士卒哭丧着脸说:“那些叛军不仅在营寨里放起来大火,而且还鼓动了一些士卒跟随他造反,此时已经夺得了城固城!”

张卫跨在马上的身体歪了歪,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此时早已心乱如麻,如今城固城已失,大势已去,他竟丝毫不顾身份的失声痛哭起来,当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北方呼啸,寒冷刺骨,狂野里的狼烟被吹得飘飘缈缈,被显荒凉。

四万人居然被八千人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更兼鬼哭狼嚎,不仅如此,而且还丢了城固,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想起自己在族叔面前持着符节,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守住城固,如今却落到这般田地,张卫不由得悲从中来,仰头长叹,拔剑在手,准备自刎。

“呜呼哀哉,叔父二十余年的心血毁于我手,我还有和面目去面见与他,惹天下人耻笑!”

“将军,如今还不是悲伤的时候,我等现在还有三万余名将士,而城中不过一千人马,咱们何不率军返回,夺回城固城?”众将校见到张卫就要抹脖子,当下不由得一齐上前,慌忙上前拉住张卫,夺过他手中佩剑。

参军力谏:“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城固虽失,大军犹在,我们应当回师城固,夺回城池,这样才能对其得起主公的再三栽培,千万不能自暴自弃啊!”

在众将的劝阻下,张卫方才止住了悲伤的情绪,与参军商议一番之后,立即下令鸣金收兵,率领着大队人马回师城固。

黄忠岂容张卫得逞,当即率领剩余的六千将士死死的咬住汉中军,扰乱他们回军的进程。

张卫此时的心思一股脑全放在了城固城上,哪还有心思管理这些闲暇的事情,因此任由如狼似虎的西凉军在后追赶,杀死杀伤不少落后的汉中军。

徐晃提板斧纵马砍杀:“无谋的汉中军已经中了我家参军的调虎离山、背水一战之计,还不快快下马受缚,更待何时?”

此言一出,汉中军军心方寸大乱,再无恋战之心,被西凉军杀得丢盔弃甲,旌旗拖地,粮草辎重丢了一地,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张卫率领四万大军追击黄忠,回来的时候却只带着两万,被黄忠和徐晃背水一战之后,丢盔弃甲的向西逃窜,想要趁西凉军还没有杀来的时候,夺回汉中重镇城固,刚行了五六里路,突然一通鼓响,道路两旁的丛林里伏兵尽出。

赵昂手提长枪纵马杀了过来:“哈哈,可还认得你赵昂爷爷,张卫,那里逃,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处!”

张卫的心理防线终于一下子就奔溃了,霎时队伍一阵大乱,惊恐的看着满山遍野的西凉军以及后面追杀而来的并州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