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40章 汉中之战

第三百四十章 汉中之战(终)

ps:??汉中之战写完了

却说张卫率领两万残兵败将回师城固,准备一举夺回城固城池,却不想刚走到一半,就被赵昂率领大军截住厮杀,在山谷内好一通乱射围杀。…⊥,

原来那日赵昂在幽谷集合队伍之后,旋即伐木为舟,险渡汉水,率领两万人马长途跋涉潜入到城固百里内的一座森林之中,在林中的这几天,斥候接连不断的被分派出去,用来打探张卫和黄忠的交战实时情况。那时的张卫一心只想打败黄忠,斥候都派到了汉水渡口,随时打探赵昂的消息,谨防黄忠使用引蛇出洞之计,不曾想赵昂却择路而行,险渡汉水,出其不意的将他们死死的围在这山谷之中。

秋阳西斜,枯藤老树,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气,一场伏击之战即将打响。

黄忠催马上前,大刀指着张卫破口大骂:“怎么?还不降,难道真的想死在这里不成?”

张卫拧起长枪,指着黄忠回骂道:“呸,老匹夫,我们汉中从来都不缺血性男儿,想让我降,门都没有!”

张卫看到黄忠背水一战,竟然以八千打四万,愣是将本方人马杀得丢盔弃甲,血肉横飞,他们现在的处境就和黄忠先前的情况差不多,四面都被西凉军死死的围住,已无退路。他何不仿效黄忠,激励一下士气,让将士们生无渴望,置之死地而后生,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况且当下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如姑且一试?张卫心里面这样想着。

黄忠看张卫一脸决绝的样子,如何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嘴角微微划出一条弧度,冲赵昂使了一个眼色后。扬刀大喝:“还等什么,给我杀!”

在黄忠一声暴吼之下,漫山遍野的西凉军精神顿时一震,挥舞着刀戈从四面八方冲杀下山来,密密麻麻的军士阵分八方,旗分五色。围三缺一,直杀得汉中军哭爹喊娘,溃不成军。

这种围三缺一的打法得到奏效,不少的汉中军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是纷纷涌向包围最薄弱的地带,企图一鼓作气撕开缺口,逃回汉中,从此做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

正在左右冲杀突围的张卫突然发现有一支骑兵直冲他的中军而来,不由惊骇得面如土色。急忙下令:“给我挡住徐晃,给我挡住黄忠,挡住!”

上一刻的张卫或许不怕死,但是此刻发现有了生路,心中对死亡的恐惧瞬间汹涌而来,看到徐晃提斧杀将而至,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六神无主。急忙喝令周围的亲兵上前挡住徐晃,好为他觅得逃生之路。

张卫身边的亲卫急忙挥舞着兵器抵挡。但是两员猛将联袂而来,再加上身后的五千铁骑,这股阵势足以让人心惊胆战,头皮发炸。果不其然,在黄忠和徐晃的带头冲击之下,五千铁骑犹如虎入羊群狐入鸡舍。马蹄过处,劈波斩浪,血肉横飞、伏尸盈路。

“救我,何人救我?”

张卫一边策马逃跑,一边高声呼喊。只是山谷狭小,周围都被本方士卒簇拥着,马蹄根本跑不动,而西凉军又在四周围追堵截,张卫的士卒就是想让路也让不开。

看到宛如索命无常般的徐晃猛扑过来,张卫悲戚的哀嚎了一声:“吾命休矣!”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参军提着一把宝剑杀到他的跟前,推攘着他,急不可耐的说:“将军快走,我来挡他!”

张卫先是诧异的看了参军一眼,随后持刀叩拜:“多谢李参军搭救之恩,来日某必将后报!”

参军闻言,惨然一笑,这那还有什么来日,今日他就要葬身这里了,他之所以替张卫挡住徐晃,乃是成全他自己的名节罢了,当下他也不再废话,提着一把佩剑,反其道直取徐晃。

“挡我者死!”

徐晃看到挡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文士,当下怒不可遏,手中大斧高高举起,猛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直将那参军砸得七窍流血,槽牙乱喷,再加一斧,又把参军的脑袋硬生生砸进了腹腔之中......

此时,天空中忽闻一声霹雳,倾盆的暴雨仿佛与沃血战场商议过一般,瞬间就如约而至,一声一声的惊雷炸响着,一道一道的闪电在肆虐着,天空中乌云翻滚,仿佛云端里隐藏着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一片肃穆而凝重的氛围之中。

城固野外,双方士卒仍在山谷内互相厮杀,只是汉中军仓促间阵形尚未调动之际,西凉军就已经席卷至军前,只见无边的光身烈马,凶猛如狂狮,漫卷如洪勇,张卫眼见得部队已被冲散,并州铁骑狂飙到眼前,自己的汉中精锐人仰马翻,坠马的士卒惨呼,避让的兵将惊恐,手中的刀枪不知招呼向何处,歪斜的旌旗难分横竖之东西,又听得“活捉张卫!早降免死!”的喊声此起彼伏,张卫心胆欲裂,脸上暗淡无光,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一见主帅以身作则,仓皇逃命,三军将士争先恐后,谁不效仿?什么叫兵败如山倒?现在的汉中军就是典范,可怜那些随军出战的汉军士卒,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哀嚎遍地。

黄忠见张卫逃出包围圈,也不追赶,冷漠的一挥令旗,让大军收紧口袋,开始围杀残留在谷内的汉中军士,张卫的抛弃,参军的战死,使得汉中士卒深处绝望之中,惊恐地看着挥刃而来的西凉军,哀嚎着拼死抵挡,双方展开混战,毫不留情,一场更加惨烈的战斗在残酷地进行着。

森林一样的矛戟乱搠,雪花一样的刀枪乱砍,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恶狠狠的将对手砍杀,沃血深谷,喊杀震天,分不清谁是将军谁是士兵,只比谁的刀快谁的剑狠,狂风暴雨、血肉横飞,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绝望的惨叫,西凉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汉中军越来越少,杀到最后只剩下不到千余人,而且已经完完全全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着,他们衣衫不整,铠甲破碎,刀剑钝口,身上鲜血淋漓。

黄忠赞赏的注视着他们,开口说道:“投降吧,不要做无谓的争斗,想想你们的家人!”

黄忠很佩服他们,这剩下的千余人若能留下,日后必定能成为宁人闻风丧胆的精锐,毕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士,那是经过血与火的淬炼的人,一个可以顶普通的士卒好几个,因此黄忠动了恻隐之心,亲自劝降。

其实西凉军也不愿意打了,他们深深的为这些死不投降的汉中军感到敬佩,以前他们只知道西凉人和并州人才是大汉最凶猛的战士,但是今日这些汉中军用他们的行动诠释了他们也属于正在的猛士

“投降吧!”“兄弟们,投降吧,想想你们的家人”“对,投降,以后我们就是袍泽!”

无论是作战的西凉军还是投降的汉中军,纷纷劝诫那些提着刀剑的汉中军投降,特别是那些投降的汉中军,看到昔日的袍泽兄弟浑身是血,心中在羞愧的同时也在心疼。

“我愿降!”“我也愿意!”“我等愿降,望黄将军收留!”

黄忠没有等得太久,余下的千余名汉中军士纷纷丢掉手中的刀剑,跪地请求投降。

黄忠抚髯一笑,大手一挥:“全军回营,杀牛宰羊,犒赏三军,明日我们在进城固!”

经过一整天的殊死搏斗,无论是西凉军还是投降的汉中军,都已疲惫不堪,再加上大雨滂沱,身上的伤口疼痛难忍,众将士早就想回营冲个热水澡,然后大吃一顿。当下听闻黄忠要犒赏三军,数万将士无不振臂高呼,在收敛了战死的士兵后,那些受伤的由没受伤的搀扶着,一齐缓缓的朝着西凉大营走去。

建安二年七月,宁人瞩目的汉中之战终于出现转机,汉中东部防线坚城城固失守,吕布帐下大将黄忠率领数万兵马**,直捣汉中首府南鄚。张鲁听闻城固失守,急忙率军回师南鄚,坚守城池,与其对峙的甘宁趁势攻打葭萌关,于第二日斩关落锁,攻破关隘,葭萌关守将张英战死,余众皆降,入蜀的唯一要道葭萌关也落入西凉军手中。在北部防线,因吕布亲率三万大军驰援魏延,双方人马合军六万,日夜攻打武乡城池,在绝对的优势下,武乡守将阎圃弃城逃跑,西凉军兵不血刃夺得汉中北部重镇武乡。

次月,吕布兵出武乡,黄忠兵出城固,甘宁兵出葭萌关,三路大军共计十万,将汉中首府南鄚围得水泄不通,张鲁在坚守十余日后,终于顶不住压力,开城投降。这场历时三个月的汉中之战,随着张鲁的投降而宣布结束,吕布夺得汉中后,将大军阵于白水关、葭萌关一带,日夜操练兵马,等待时机。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他这是要对西川用兵啊,一时之间,西川各郡人心惶惶,而刘焉也在这最要紧的时候撒手归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