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4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三百四十五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ps: 写得比较轻松,家事,有点枯燥

饭桌上,吕布一直沉着脸,自顾埋头吃饭,众人见他不说话,都不敢开口,你一勺汤我一夹菜的吃着饭菜,以往被誉为美味的食物,此时都食不知味,如同嚼蜡。╥╥,

严蕊轻轻咳嗽了一声,目光注视着马超,朝身旁的吕布努努嘴。

马超会意,恭恭敬敬的端着一杯酒,向吕布敬酒:“叔父远征归来,侄儿在此敬叔父一斛!”

吕布咀嚼着嘴里的食物,看都不看马超一眼,举杯一饮而尽。

马超有点尴尬,他朝着严蕊无奈的苦笑,随后也跟着一饮而尽。

吕玲琦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冷冷的说:“父亲,兄长如此敬重你,你怎么能怠慢!”

她说完之后,跺了跺脚,直接跑了出去,眨眼之间便不见了踪影,吕布注视着吕玲琦离去的背影,眼里写满了苦涩和无奈。

严蕊的眉头紧蹙,放下手中的碗筷,起身慢慢的走了去,想必是寻吕玲琦去了。

貂蝉眨了眨眼睛,扭头对着正在大快朵颐的吕雯和吕云说:“雯儿,云儿,我待你们去吃好吃的糕点,你们要不要去?”

吕雯甜甜一笑:“好啊!”。

随后貂蝉一手牵着一人,慢慢的走出厅堂,唯独留下吕布和马超。

吕布苦涩的摇摇头:“孟起,你说好好的一场家宴,被我弄得不欢而散,真是可笑!”,他不善于解释,在他心中,没有解释两个字。一直都是以我自为中心。

马超说:“这都是我和玲琦的错,与叔父无关,做晚辈的没有及时出来拜见,叔父生气也是应该的!”

吕布作为吕玲琦的父亲,他和吕玲琦理应在吕布班师时间出去拜见,但他们两个那时正在切磋武艺。根本就没想到吕布会突然回家,因为吕布以往出征回来都会在营中处理完事物才会回府,今日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按部就班。

吕布眉毛一挑:“在你的心里,叔父是那种拘小节的人?”

马超摇了摇头,他的印象中,吕布一直都是不拘小节的人,除了必要的行礼之外,并没有拟定出太多的规矩。

吕布自饮了一杯酒:“我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家人能在乱世之中活平安下去。所以每逢出征回来,我一眼就想看到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庭,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不知道你懂不懂!”

马超没想到吕布是如此爱护家庭的人,他更想不到宁人闻风丧胆的温侯居然是一个性情中人,回来第一眼就想看到一个完整的家庭,这就是他在乱世博弈的目的。

还没等马超回话,吕布正色着说:“以后玲琦就交给你保护了。要是他除了上面差池,我拿你是问!”

马超能在四年内没有娶妻娶妾。足以证明他的心意,当下吕布也不在矫情,用极其委婉的话语暗示马超,希望马超不要太蠢。

马超闻言,轰然起身,急切的说:“叔父的意思是您愿意把玲琦嫁给我为妻?”

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四年来。四年以来,他没日没夜都在思念,所以这次还放下一切军务,不远千里的从武威赶到陇县,一解相思之苦。当他再次见到吕玲琦的时候,心中的那股思念愈发的强烈,终于像小宇宙一样爆发了,他早已暗自下定决心,如果吕布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就会待在陇县一直等下去,他担心他这一走,恐怕会与吕玲琦失之交臂,因为她发现,他已经离不开吕玲琦,就像鱼离不开水,人离不开空气。

吕布嘿嘿一笑,不停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想娶玲琦可以,但我吕布的女儿不是那么好娶的,再过一年我就会攻打西川,如果你能夺得半座城池,我就把玲琦嫁给你!”

马超注视着吕布,逐字逐句的说:“叔父,莫说半座城池,就是整个西川也无妨!”

吕布很欣赏马超的气魄,将手中的酒杯推到他面前,马超嘿嘿一笑,极为殷情的给吕布倒满了酒。

严蕊走出厅堂,一路沿着青石台阶走到内院的池塘边,因为吕玲琦一发脾气就会跑到水池边扔石子,果不其然,她还未走进内院,就听见“噗通”,“噗通”声音就从内院传来,宛如饺子下锅一样清脆。

走进内院,严蕊果然见吕玲琦百无聊奈的坐在石凳上,目光注视着池塘,一手捧满了石子,一手不停的往水池里扔。

“母亲,你来了!”吕玲琦一见到严蕊,就有气无力的问候了一句,她想不明白父亲为何平白无故的生气,宛如吃了炸药一般,让她心里感觉很害怕。

严蕊缓缓走上前来,从容的坐在她身旁,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训道:“你刚刚怎能对你父亲无礼?”

“不就是没有出门迎接他吗?又不是什么大事,他怎么能那样!”吕玲琦越说越气,干脆将手中的石子全部泼洒到池塘里,一时间,此起彼伏的噗通声至池塘中传出,就好像暴雨拍打着水面一样。

“玲琦,你父亲怎样了?他出征在外,历经几番生死,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想一眼看到咱们能安安全全的站在他的面前!”,严蕊娥眉悠然皱了起来,像是责怪一个生气的大孩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保护弟弟妹妹,保护我们这个家,他一直都在努力着,你今天在家宴上拂袖而去,他指不定有多伤心呢!”

“可是我们又不是故意的,父亲每次回来都是在营中待上几日,谁曾想他今日一回来就回府,如果早知道如此,我就不会缠着兄长和我切磋武艺了,说到底是父亲有了弟弟妹妹,就不爱我了!”吕玲琦滔滔不绝地说。

严蕊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的严厉:“住口,你父亲出征回来。你没有出来迎接他还有理了?都是他太娇惯你了,才造成你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你必须把刚刚的话收回去,父亲爱着家里的每一个人!”

吕玲琦还从没见过严蕊露出这样的神情,一下子把满腔的委屈都被咽回去,她也对刚刚的说的话感到自责。清秀端庄的严蕊替她撩了撩散落下来的发丝,眼里写满了疼爱。

“孟起这次来陇县,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不出意外,你父亲恐怕会同意你和孟起的婚事,如果你嫁过去,你父亲就担心你出什么意外,怕你受到伤害,他是舍不得你呢。傻孩子!”严蕊的话,瞬间就击溃了吕玲琦的内心,杏目通红,青泪顺着白皙的脸庞流了下来,打湿了衣襟。

她抱住严蕊,哭着说:“母亲,我知道错了,现在怎么办。父亲一定很伤心!”

严蕊捧着她的小脸,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渍。安抚道:“走吧,回去给你父亲道歉!”

吕玲琦抿着嘴唇点点头,仍由严蕊拉着她离开了内院。

就在吕布和马超谈笑风生的时候,就见严蕊领着吕玲琦走进了厅堂,吕布瞬间就收起笑容,一脸怒火的注视着吕玲琦:“去哪里了!”

吕玲琦心中一慌。急忙向严蕊求助,哪知严蕊早就坐在了吕布的身旁,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吕玲琦救助无果,深吸了一口气后,大步走到吕布跟前。狠狠的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在她看来,一切解释的话语都没有用行动表达来的真实,她记得在她还小的时候,父亲出征回来,母亲就会牵着蝶儿和她的手在府外等候,父亲见到她们就会蹲着身子让她们主动亲他,随着她越长越大,这种亲近的行为早就消失了,如今再次亲脸,她顿时就羞红了脸。

马超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心中顿时醋意升起,他和吕玲琦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连手都没有拉过,当下又是羡慕又是恼怒。

果然奏效,吕布沉着的脸瞬间就露出了笑意,他责怪的看着吕玲琦,训斥道:“以后嫁给孟起,脾气要改改,父亲和你不是外人,纵然你有万般的过错,我都会原谅你,你不要把脾气带到你马伯父那里去,今天的事情下不为例!”

吕玲琦见吕布不在生气,甜甜一笑:“父亲,女儿知道错了,以后我会改,你就不要在兄长面前说我了!”

马超很享受这种温馨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自从雅丹作乱起,这种场面就距离他越来越远了,今日再次重温,让他心情不由得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孟起会在陇县待两年,两年之后你们就成亲!”

吕玲琦连眨了几下眼睛,疑惑地询问:“为什么要待两年!”

马超回答道:“叔父说我如果要娶你,明年和他出征西川,权当做聘礼!”

“我也要去!”,吕玲琦立即兴奋的说,他生怕吕布不同意,急切着说:“父亲,你当初答应过我的,可不能食言!”

马超对于吕玲琦上战场的事没有意见,她如今的武艺虽然不是炉火纯青,但也不是寻常武将能对付的,马超的母亲是羌人,他父亲也是羌汉所生,所以对汉朝的繁文缛节并不是看得太重。

吕布说:“如果你母亲没有意见,明年就和我们一起出征,但是你母亲要是不同意,那你就乖乖的待在家里,等着出嫁!”

他说完之后,扭头对着严蕊说:“夫人,高顺以前告诉我,雏鹰只有离开了巢穴,翅膀才会坚硬,孩子离开父母,才会变得强大。”

严蕊很担心吕玲琦在赶出离家出走的事情来,虽然战场很凶险,但是又吕布和马超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当下正色道:“你父亲答应你了,那你明年就随他出征吧,但完事要小心,要听你父亲的!”

吕玲琦一挥战袍,对着严蕊施礼道:“母亲放心,孩儿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