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46章 吕布和马超(上)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吕布和马超(上)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进入了九月中旬,秋雨缠绵,**雨霏霏,由于雨水的缘故,各地的战事暂时平息下来,送到陇县的战报也少了许多。少,并不代表没有,例如张鲁旧部聚众作乱,又例如某地有山贼入寇,不过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由各地的驻军就可以解决问题,所以吕布难得有闲情逸致多陪陪家人。

姜叙处理事情来很快,可以用雷厉风行来形容,姜家的家主被更换,换成了姜叙的堂兄,吕布见过他,算得上是一个能干的人,姜家以前在汉中和西川的生意一直都是他打理着,以他商人精明的脑袋,吕布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还有那些被姜家吞并的土地,都被新任家主重新还给了那些平民,至于对他们造成的损失,姜家更是双倍奉还,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这件事不能让吕布满意,他们将遭受到意想不到的后果,所以办起这件事来,他们丝毫不敢马虎。至于那些被打死的乡民,姜家亦是给了他们的遗孀数倍的补偿,有那笔补偿,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的过上一辈子。

吕布收到这个消息后很满意,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纵然是给了钱也不能了事,所以姜家前任的家主死了,还有那些为虎作伥的家奴也都被枭了首级,悬挂在城门上,因此,姜家这次大义灭亲的举措,再次获得汉阳一带百姓的认可。

这一天,吕布起得很早,并不是他睡不着,而是他已经习惯性早起,每天到这个时候他都会自动醒过来,因为早上的空气很好。对于他们这些武人来说,每日的清晨是练习武艺的最佳时间,岂不闻古人闻鸡起舞,这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他熟练地穿上一套灰白色的劲装,随后低头注视着仍在熟睡中的妻子,须臾。他细心的为妻子盖好被褥后,便提着一把画戟走出了房门。

此时虽然尚早,但府邸早已人影绰绰,接连不断的在府邸内走动,仆人们都起得很早,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要为主人准备好早上以及中午的食物,要趁主人没有起床的时候打扫干净整座府邸,总之。但凡府中杂物,他们都必须每天按部就班的做一次,这就是他们作为仆人婢女的职责。

在此起彼伏的问候声中,吕布提着画戟健步走进了内院,内院是他专门练习武艺的地府,所以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被仆人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过有人比吕布更先到达。

后院内,只见马超手持长枪舞得虎虎生威。每招每式都显得如此的娴熟,刺、挑、劈、斩、扎、点、拦、拨。枪花如万朵梨花飞舞,无处不在,又如水银泻地,填满整个后院。枪影绰绰,宛如青龙吐珠,蛟龙出水。端是变幻莫测,神化无穷。

吕布抱着双臂,一声不吭的看着马超演练枪法,直到马超舞完一套枪术,这才笑道:“枪法刁钻毒辣。上下翻飞宛如万朵梨花,锋刃闪烁仿佛寒冰噬骨,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谁能创出如此凛冽的枪法!”

马超的这套枪法和张绣的大相径庭,但又各有不同,张绣的百鸟朝凤枪讲的是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枪法看似绵绵无力,但却杀机重重,而马超的枪法一开始就杀伐凌厉,每枪每式都刁钻毒辣,宛如毒蛇吐信,强悍无比。

马超先是行了一礼,然后斗志昂然的说:“叔父,我一直都很想挑战你,不知今天有没有这个机会!”

吕布走到落兵台上,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插在上面,随后又挑选了一杆长枪在手中掂量掂量,笑着说:“你在这里等我,不就是为了和我切磋?”

在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吕布只要呆在府中,每天早上都会到后院习武,马超能打听到这个情况也不奇怪,所以他便早早的等在后院,为的就是和吕布打一架。

马超皱了皱眉:“叔父,你不用画戟?”

吕布倒是不在乎这个,平静的说道:“我看你的枪法虽然很娴熟,但是仍有许多的破绽,咱们先比一下枪法,如果实在不行我在用戟,来吧,别婆婆妈妈的!”

马超看吕布那副坚定的模样,摸摸鼻头,不再说话,长枪一摆朴实无华的直射吕布手腕,战斗开始了。

吕布长枪弹起,同样举枪迎上,枪尖一触即分,两人眼神同时变化,第一击只是礼貌,接下来才是正戏,马超厉喝一声,双手持枪全力运劲,黑色长枪一分为二再分为三,演化成无数条枪影,铺天盖地笼罩向吕布的全身上下,吕布手里的银枪一阵颤抖,立即卷起无数枪花迎上,雨打琵琶的轻鸣连珠响起,两人一起退开。

吕布摇摇头:“孟起,你还是拿出点新本事来,你这些老招数我都看得都一清二楚,这么打下去毫无意义。”

马超一阵无奈,他和吕布一起上过战场,在战场上的时候他用过这套枪法杀敌,一般的强者都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如果见到某个人武艺超绝,他便会将对方的武艺套路熟记于心,然后在心中模拟拆解,以免日后为敌后被对手占了先机,还更有可能被别人斩杀。

而吕布就是这一类的强者,所以他记住了马超的枪法,赵云的枪法,关羽的刀法,张飞的矛法,以及典韦和许褚的武艺套路,所以吕布现在和他们对阵,倒也不会耗费太多的功夫,倒是一些未知名的将领有着惊人的爆发力,就像当初的黄忠,如果吕布第一次与他对阵,恐怕也没有能力取胜。

吕布皱皱眉,也不多说直接运动长枪,不停闪耀的银色光华蓦然盛开出一朵巨大的花朵攻向马超,他不得不加大力度,马超有心结还没打开,打得有些束手束脚,不把他逼到一定程度估计永远都无法面对。

果然,面对可怕的压力,马超忘掉吕布是一个可怕的对手,进入古井无波的忘我境界,黑色长枪剧烈的颤抖起来,双龙出海突兀的使了出来,长枪瞬间攀上极速,两道淡淡的黑影从他身侧扑出,钻进吕布银枪带来的绚丽枪花中,“叮叮”连响两声,吕布惊讶的面容出现在散开的枪花后,手臂有些颤抖,马超这神来一招难得的都带上了强烈的螺旋劲道,让他吃了一亏。

马超没有停歇,长枪继续保持一个高速,一条又一条黑影射向吕布,全无以往一发动就是声势惊人的模样。

吕布长枪连挑架开马超的连续进攻,心里惊讶有增无减,以他眼力接下第三枪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马超的进攻全都是基础枪技,只不过太高的速度使得他应付起来渐渐吃力,不能再这样下去,下了决定的吕布低低沉喝一声,银枪速度骤增,也开始使用基本枪技。

两人的对战在持续,体力的下降使得枪速无法保持,马超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衣物都已经湿透,手里的长枪还在不断机械的发招,心中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终于在一声兴奋的长笑声中点出的长枪收回转为横扫,滚滚枪影带着雷霆之势扫向吕布腰间。

吕布察觉到这一枪的可怕,只要扫中,不管哪个位置保证都会分为两截,一时想不出对策,无奈下全力将银枪插入地下一尺,人则跃起将枪身压得弯曲再松手,强力反弹的枪身撞向马超扫来的长枪。

“彭”和“喀嚓”两声先后响起,前一声是黑色长枪和棕色长枪撞击发出的巨大声响,后一声是两把长枪断裂的声音,经过郑浑加料处理的长枪不堪**,无奈的走到生命终点。当然,如果它们有命的话想必会齐声控诉自己主人。

吕布冷视着手中段成两截的长枪,自顾的说:“从我征战沙场以来,还没人能把握的武器折断!”

他抬起头来,脸上充满笑意:“你是第一个!”

马超很兴奋,今天和吕布的对练,让他的枪法更近一步,他终于明白吕布刚刚为什么不用画戟,原来是为了提升他的枪术,当下持枪拜谢道:“多谢叔父成全,敢问叔父,如今天下是否任我纵横?”

吕布瞬间就收敛了笑意,正色着说:“天下之大,强者如云,除了我之外还有数不清的武将不是你能战胜的!”

马超急切的说:“请叔父示下!”

在他的心中,吕布是天下第一,如今他把天下第一的武器打断,那自己不就是天下第二了吗?听到吕布说还有人是他不能击败的,当下不由得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

吕布说:“黄忠将军你打不过,还有张绣和他的师兄蜀中枪王张任以及他们两个的师弟赵云,还有就是关羽、张飞以及曹操帐下的典韦、许褚,江东孙策也有虓虎之勇,他们都是万人敌!”

他又接着说:“甘宁将军、魏延将军、周泰将军,江东太史慈、丁奉,曹操帐下的夏侯渊、夏侯惇以及河北颜良文丑,他们都是一流的武将,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若你想斩杀他们,那无异于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