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55章 黑暗中的成都

第三百五十五章 黑暗中的成都

益州的春季雨水充沛,连绵不断的春雨像任性的小孩一般反复无常,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天空刚刚放晴了半个小时,天空忽然又变得乌云密布,雨点像豆子一般从天空变本加厉的洒下来,敲得房顶上的瓦片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刺史府内,刘璋见到张松领命而去,又把目光投向武将一列,说道:“谁也愿意统帅大军前去江油御敌?”

自古川蜀民殷国富,孕育了不少英雄豪杰,其中就以西川四将最为突出,分别是泠苞、刘璝、张任、邓贤,张任现在驻扎在剑阁,准备抵御汉中的魏延和甘宁,现在留在成都的只剩下泠苞、刘璝、邓贤,其余的还有杨怀、吴兰、秦宓、邓芝、吕凯、张肃、庞义等将,他们都是西川久负盛名的悍将,当年刘焉之所以取得西川,都离开不开他们的能征善战。

刘璋的话音刚落,邓贤、冷苞双双出列,对着主位上的刘璋拱手说道:“启禀主公,末将愿意领军前往江油,抵御吕布大军!”

他们身后的吕凯、邓芝、吴兰、杨怀也跟着走出队列,对着刘璋说:“我等愿意跟随二位将军随军出征!”

刘璋大喜,起身说道:“壮哉,有诸位将军在此,我又何惧吕布?冷苞、邓贤听令!”

“末将在此!”

冷苞邓贤同声应诺。

刘璋拿起桌案上的印绶。走下前来递给冷苞:“令冷苞将军为都督,邓贤将军为副都督。令你二人率领十万大军及吕凯、邓芝、吴兰、杨怀四将前去江油迎敌,让西凉军尝尝咱们蜀军的厉害!”

冷苞恭敬的接过鱼鳞兵符,与身后的诸将齐齐喝道:“末将定然不辱使命,凯旋归来!”

时间紧促,冷苞及其众将没有等道聚议散去,便健步走出益州刺史府。他们先在东南西北的瓮城内点齐兵将。再到附近郡县调取兵马,于第二日凌晨汇聚了十万大军,随着一阵悠扬的号角响起,十万蜀军在冷苞等将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杀出成都,向着益州北方重镇江油逶迤而去。

夜已深,华灯初上,照得赵韪的府邸如同白昼。

“刘璋若自以为防得住外势,便能安心,殊不知变生肘腋。他把成都城门关上不准进出,反而方便咱们行事。” 赵韪举着酒杯,语气踌躇满志:“如今吕布快要打进来了,时间已经差不多成熟。是时候给刘璋来一个釜底抽薪了,以报某今日羞辱之仇!”

庞乐、李异、孟达等人面露钦佩之色,他们之前以为吕布不会太早打进来,却没料到他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再次出兵,这其中肯定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推动着这一切,不过这正合赵韪之意。吕布一动,武阳、梓潼、雒,赵韪在这三个地方或实或虚地落子,一下子调空了成都的防卫力量。

如今庞羲被羁绊在巴西,张任困在汝南,徐靖、李严赶往巴东,成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空虚,这座城市最柔软的腹部已经袒露出来,而锋利的长矛已经架好了位置,只需要轻轻地一刺,赵韪就可以完完全全掌控成都及其广汉,迎接吕布入蜀,必等重用,这些都是他和吕布商量好的。

早在两年之前,吕布的细作就已经打入西蜀,他们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联络西蜀的东州士林,只要西蜀的东州士林愿意帮助吕布坐上益州之主的位置,事成之后不吝封赏,孟达是扶风人,他不仅是法正的同乡,亦是法正的好友,所以吕布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法正第一个想到了他,因此派人三言两语就把孟达给俘获了。

法正说动了孟达,孟达说动了庞义,庞义说动了庞乐,庞乐和李异赵韪的心腹爱将,他们传达了吕布的细想后,迅速得到了赵韪肯定,因此他早在刘焉病重的时候就开始谋划着这件事,如今的西川,除了冷苞和张任带出去的十五万兵马,剩下的五万精兵全部掌握在他的手中,其中最为致命的还是驻扎在雒的庞乐所部。

“今夜步出斗室,今日就改旗易帜!”

赵韪扫视了一圈身边的同僚,他们每一个人都流露出狂热的神情,这是一种源自于紧张的兴奋,更是大业将成的陶醉,他们猛地把酒杯摔在地上,高高举起了手臂:“成就大业,在此一举!”

吴懿身高九尺,膀大腰圆,为人高亢强劲,他因为说话得罪了刘璋,前段时间被刘璋下狱,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才被放出来。

吴懿一路走到刘璋的府邸,按照规矩,此地已属于禁中范围,该由刘璋的侍卫设围,刘家的人都回避出去。吴懿一踏进去,看到数名宿卫正斜靠在廊下,与一个青年人投着骰子。

“咳咳!”吴懿忽然高声咳嗽了几声。

吴懿的声音浑厚,那些宿卫惊得慌忙的站了起来,甚至还顾不上拿起兵器。吴懿沉着脸走到他们跟前,仔细的端详年轻人的面孔,年轻人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将军!”

“大公子,你以后要承接主公大业的,怎能如此!”吴懿的口气有些痛惜。

刘循是刘璋的长子,和他父亲一样温仁,相比于二公子刘闸,他身上或多或少缺乏一些威严,这一直是蜀中一些老将担忧的事情,毕竟军队尊重强者,鄙视弱者,刘闸以前都在跟随张任习武,虽然张任如今不再剑阁,但刘闸几乎每天都会刻苦学习武艺,而这刘循现在居然在禁中聚赌,实在太不像话,若不是刘璋正在等候,他真想好好训斥一下这个愣头青。

吴懿环顾了一圈,发觉今天在府中的宿卫似乎多了些,人影憧憧,而且似乎里面还有许多禁卫军的面孔,眉头不自然地皱了起来,禁中赌博,尚只是品性不良,若刘循骤得大权,不知轻重,擅动重兵炫耀,就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了。

刘循看出了吴懿的疑惑,笑眯眯的解释道:“吴将军,这是父亲的意思!”

对于这个说辞,吴懿未置可否,只是叮嘱道:“大公子要多多学习经学武艺,不要过于怠慢!”

刘循连连点头。

吴懿拍了怕刘循的肩膀,随后迈入正堂,刘循回身大手一挥,兴味索然的宿卫们散开来,重新站回岗位上,把刘璋居住的房子围得水泄不通,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些护卫泾渭分明,老宿卫在一边,新编进来的心宿卫是另一边,两边彼此都不理睬。

与此同时,孟达已经在成都城南的瓮城内完成了初步的集结。

此时的成都城内,有四支比较强大的兵马:孟达的四百人部曲,刘璋的三百禁卫营,宿卫两百人以及其子刘循的五十名骑兵,其他各个官员的官邸里还有一些护院或者私兵,加到一起也有不少人,但是太过分散,不用计算在内。

表面上,刘璋手里掌握着至少一千人的兵力,对赵韪孟达的四百人绰绰有余,可实际上,他们最大的一部分已然倒向赵韪,此时成都城内的军力对比,实际上是赵韪的九百人人对刘璋的五百人,更何况刘璋的禁卫军分散在成都各处,拢不到一起捏不成拳头。

按照赵韪的计划,孟达的部署要在傍晚前集结完毕,日落之后,全队沿北街一路向北,直杀向位于成都北侧的禁卫军,只要控制住禁卫军,成都就等于失去一半的力量。

就在孟达围剿禁卫军的同时,庞乐手持进来赶往四门,尽快控制城门,刘璋命令四门紧闭,反而帮了庞乐的大忙,兵变一发动,守城士兵更是不敢擅自开城,于是没有人能在短时间内离开成都,可以尽快掌握成都,将刘璋围在刺史府内。

李异率领禁卫大部和赵韪豢养的十几名游侠,赶往城西瓮城,那里是禁卫军另外一部的驻地,有蜀中大将张翼统率,有鉴于张翼和他的禁卫军战斗力强悍,他们会围而不歼,等孟达扫平城内残敌后赶来在攻进去,以众击寡。

至于赵韪,则会和雍凉系的官员们直接赶往刘璋府邸,等到大局底定之时,他们会迎刘璋最小的儿子刘闸做益州之主,届时大局一定,他们将调庞义在梓潼的五万大军驻防成都,凭着成都城坚守一个月,静待吕布大军的到来。

作为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孟达能否集结部队,是行动的关键,他们名义上属于卫队,被分割城几十个小组分散在成都各处,孟达为了把他们聚拢大一起而而不至于引起荆州一派的疑心,以发响为名义,要求他们去南边瓮城统一领取。

结果他的部属集结速度比预想要慢,眼看着洛阳要落山了,才凑了五百人不到,为了避免引起注意,他们没有去武库领取兵戈,大部分人穿着粗布麻衣,手里的武器也只是城防用的木枪,短刀不过数十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