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56章 成都乱夜

第三百五十六章 成都乱夜

成都南城,盛饷的箱子七七八八的搁再校场中央,里面的铜钱和布帛袒露在外,许多士兵直勾勾的盯着,眼里露出贪婪的神色,这支部队里除了一部分是正规军外,余下的都是赵韪多年来豢养的门客仆从,因此军纪不算严整,除了几名心腹侍卫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孟达的真正意图,如何控制这群人造反,也是一门大学问。

孟达烦躁地登上瞭望塔,试图借着最后一丝余晖望一下远处的动静,城楼上的刁斗敲了三下,四面城楼纷纷举火,成都城正式进入宵禁。

“不能再等了!”孟达走下瞭望塔,把焦虑从脸上抹去,这支部队因为长时间的停留,已经引起了附近蜀军和宿卫探子的疑心,如果在按兵不动,恐怕会有败露,孟达将心一横,操刀在手,开始指挥部队拿上武器,准备去打刺史府。

他命令士兵们集结整队,分成三个方阵,士卒们意识到这不是排队领饷的队形,眼看天色已经慢慢变黑,都有些不明就里,后队开始聒噪起来,孟达走过去,一脚踢翻了装着军饷的箱子,里面的钱帛“哗啦”一声撒了一地,士兵们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这位将军。m

孟达威严的看着他们,把脚踩在半倾的箱子上,大声喊道:“诸军听令!”

士兵们屏住呼吸,停止了聒噪议论。

“刘璋昏庸,已经不足以做益州之主,如今温侯吕布已经亲率二十万大军伐蜀,不日就将攻破成都,某已经投降温侯,今夜某就要去攻打刺史府。斩杀刘璋,迎接温侯入蜀,温侯说了,事成之后,没人都赏金百良,擢升三级!刘璋府邸内的财宝。由尔等任取!”

孟达知道跟他们说道理没有意义的,还不如以赤/裸/裸的利益相诱,刘焉在世的时候,一心想要自立为王,府中积累了不少的珍宝器皿,随便一件都能让这些亡命之徒舒舒服服的过上一辈子,所以孟达的话刚说话,那些赵韪的门客仆从都开始大吼,听起来就像是整整一大片人都在应和。人类特有的从众心理,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也跟着呼啸起来。

校场令官听到聒噪声,连忙走过来想问个究竟,孟达面部表情,手里刀光一闪,鲜血飞溅,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骨碌碌的滚落在地,整个校场立刻陷入一片安静。大汉法令严明,军队里如出一辙。甚至略胜一筹,此时孟达当众斩杀令官,他们也会跟着连坐,按照法度,他麾下的这些人也脱去不去罪责,孟达这样做是彻底的断了他们的退路。

一旦见血。便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孟达提刀上马,高举手中还在滴血的朴刀,大吼一声:“随我来,取富贵就在今朝!”

他说完之后就率先冲出校场,五百余人的队伍勉强形成行军阵型。开始沿着南街朝着北方跑步前进,其中好多士兵甚至还搞不懂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完全是凭着服从意识向前奔跑。

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穿过南街,包围禁卫军,禁卫军是刘焉的精锐,在他们身上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它就像一只深海章鱼,它的触手遍及了整个城区,无所不能,但首脑却是最为脆弱的,只要他们在张翼觉察前包围禁卫军,就能与奠定了胜局,否则张翼会跟禁卫军都隐没在黑暗中,伺机亮出獠牙。

黑暗之中金属兵器铿锵交击,无数只脚踏在南街的青石路面上,发出沉重的纛纛声,如骤雨落地,因为宵禁的缘故,这条在白天很热闹的大街此时一个平民也没有,只有偶尔走过的倒霉巡逻队,要么被三下五除二地杀死,要么被裹挟到队伍中来。

孟达举头去望,看到原本应该彻夜不熄的四门卫灯,已经有三盏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三支火把,他心中以喜,看来庞乐那边进展得很顺利,已经拿下了三座城门,现在只要北面的朱雀门一落,便意味着整个成都都掌握在他们手中,成都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就着微弱的月光,孟达以能看到前方禁卫军模糊的建筑轮廓,他迅速向两名军官作了个手势,两人会意,各自带着几个人脱离了大部队,从左右两个方向包抄而去,确保第一时间完成合围,禁卫军里灯火如豆,看起来还全然未察觉到大难临头。

孟达握紧朴刀,人意合一,此时的他俨如一个赌徒,已经恢复成了当年那位无坚不摧的游侠。

在孟达发起冲锋之时,在他正北五里处,庞乐正仰望朱雀门,夺门行动进展之顺利,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只是短短半个时辰,庞乐已经看到三座城门的卫灯落了下来。

成都太大,赵韪手里的兵力捉襟见肘,因此分配给他的人并不多,只有二十人四封敕书,三个人各自带着几个随从和一封敕书分赴四门,至于如何夺门,就得看他们各自的手段了。

现在看来,无论其他三处的手段是软还是硬,都已经顺利拿下。

“就看我的了!”

庞乐舔了舔嘴唇,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往禁卫军安插细作、夺门,每一件事都是高难度的,可他都无比完美地完成了,庞乐深信,这个时代总会有一些人是天纵之才,而那个人不会是孟达,也不会是赵韪,而是自己。

庞乐掏出敕书,走到朱雀门前,他彻底研究过朱雀门,城门令是一个单纯质朴的老什长,年级大了,头脑比较简单,唯张翼是从,靠劝降是没用的,幸运的事,在之前整饬宿卫和禁卫军的行动中,赵韪给朱雀门掺进了数名心腹门客,届时只要自己能骗过以时,便可里应外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杀此令,再亮出敕书,必定内震慑群小。

他迈步走过去,正欲喊出城门令的名字,忽然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在正对面漆黑的城门洞里,传来一阵沉重而清脆的金属摩擦声。

这个声音说明一件事,朱雀门的城门正在缓缓开启。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刘璋他们已经察觉到了?”庞乐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个念头,随即又被否认:“如果成都城内有变,守军在不明形势的情况下,应该紧闭城门才对,也许是某位信使紧急出城吧!”

退一万步,即便是守军察觉到不妙,大开城门,也无关紧要,赵韪将军妙手所致,这成都方圆几十里内,刘璋应该已无战之兵。

想到此处,庞乐心中稍定,对身后的心腹说:随我进去,看我的眼色行事,但凡有异动,一刀斩杀便是!“

心腹们没有动,只是惊骇地指着城门洞里的黑暗,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庞乐注意到天明的奇异表情,回头去看,瞳孔突然收缩。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是他!”

这成了庞乐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赵韪看到四面城门上的灯火都已经熄灭,才从府邸起身,他披盔挂甲,在数名心腹家将的护卫下乘车向刺史府开去。

他满怀自信地步出府门,登上早已准备好的翡翠鼻车,临开动前,他看到对面的街边闪过一道黑影,那大概是禁卫军的探子,就算他知道自己的行踪,也没有上级需要汇报,那个张翼,恐怕已经变成了孟达的刀下亡魂。

周围的夜色笼罩下黑压压一片,街道空旷清冷,只听到这辆马车马蹄敲得地面“哒哒”作响,回声听起来格外的清脆,赵韪坐在车里,在心里抽丝剥茧。

很快,赵韪的车架就开到了刺史府外,赵韪从车上下来,贴着不算高大的城垣朝着正厅走去,那个地方就是昨日刘璋羞辱他的地方,今天他要把昨天的面子找回来,把刘璋彻底踩在脚下,他已经辅佐了刘氏两代人,如今是时候该他做主了。

他一边走,一边伸出手掌去摩挲墙垣粗糙的表面,墙面凹凸不平,尖利的砾石硌得手掌生疼,让他有种微微惬意。

另一边,孟达一马当先,一脚踹开禁卫军的木门,扛着大刀冲杀进去,屋内的情形却让他大吃一惊。

屋内桌案上点着几盏油灯,却空无一人,油灯里的残油很多,说明点燃没多少的时间,孟达自定心神,率众又冲入其他几间屋子和后面的监牢里,两处也都空空如也,孟达运足力气,此时却扑了一个空。

他倒提朴刀,面色阴沉地从监牢里走出来,旁边几位心腹有些不知所措,纷纷问他怎么办,孟达沉吟片刻,说道:“去刺史府!”

张翼很显然是听到了风声,先溜走了,这虽然让局势变得复杂起来,但也未出赵韪的意料,以张翼在成都的耳目,知道这件事并不是很难,对此,赵韪也准备好了应手。

捉大放下,只要控制住刘璋,加上四门封闭,纵然张翼武功了得,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届时去他性命,便如瓮中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