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59章 潘无双单骑踏营

第三百五十九章 潘无双单骑踏营

祁山,摩云岭。

摩云岭位于祁山以南,地势极为险要,乃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高顺率领一万先锋大军逶迤而行,一路行到此处,他左顾右盼,吩咐将人马驻扎在摩云岭山中,随后便召集潘凤和张郃到帐中议事。

三人坐罢,高顺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切入主题:“这魔云岭比剑山地势更好,某在此扎营,潘凤将军现在去后面营内找张辽将军,借口袋四百个,火引一百担,挠钩二百杆,火箭火炮等爆炸的物品,集齐后一并送来!”

潘凤说:“要那些物件干什么,将军何不挥军杀上去,末将愿意担任先登先锋!”

张郃无奈的摇摇头,扯了扯他的战袍,劝说道:“高顺将军足智多谋,你就听他的!”

高顺一层不变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因为这潘凤的性格很符合他的口味:“潘凤将军相信我,到时候一定让你杀个痛快,如果运气好的话,咱们能斩杀蜀军主将高沛也不一定!”

潘凤正了正头顶上的扭头盔,瓮声瓮气的说:“高顺将军此言当真!”

高顺虽然很厉害,但兵马却只有一万,而蜀军却有五万,如果说高顺能打败高沛,他或许会相信,若说高顺能斩杀高沛,他潘凤是一百个的不相信,毕竟高沛不是无名小卒,乃是正儿八经的蜀中大将,哪能说斩杀就能斩杀的。

高顺看着满脸不相信的潘凤,朗声大笑道:“某向来是说一不二,那蜀军虽然兵多将广,但在某的眼中只不过是土砖烂瓦,无双将军只管前去便是!”

潘凤有点犹豫,直到张郃推了推他的肩膀,他这才极其不情愿的退出了大帐,前往第二队的张辽部跑去。

贾诩之所以把大军分为三部,那是因为祁山道及其狭小,左面有一条破涛汹涌的沱江。右边有连绵不绝的祁山,这样的地形并不适合大部队展开攻击。只要他们能顺利夺取沓中,攻占江油,一路挥军直下占领绵竹。出了绵竹就是广袤的平原地带,到时候就可以在益州境内和蜀军展开决战,所以沓中、江油、绵竹成为了两军争夺的重点。

等潘凤离开大帐之后,高顺又对着张郃说道:“张郃将军,我给你拨两千人马。先去右边山涧的水口驻扎,待潘凤将军将口袋带来之后,某便派人送到你的营寨,届时你用口袋装满沙土,建筑堤坝阻挡水流,但凡见到山中火起,既将口袋扯起,放水淹他,之后你在率军埋伏在夹山道,在山上开山凿石。堆积巨石,若高沛逃过山涧,自有石壁阻挡他的退路,如果往夹山道而走,你就将巨石檑木打将下来,叫他无路套生。”

张郃拱手佩服道:“将军果然神算,某必将不负所托!”

说完之后他也健步踏出军帐,在军中挑选了两千精锐之后,旋即便浩浩荡荡的开向魔云岭以东的山涧。

日过晌午,春光明媚。

潘凤很快就带着一彪人马推着十几辆大车开进了大营。车上载满了高顺所需要的物件,高顺一方面令人将四百个口袋送到张郃手里,一方面让潘凤领军用枯草铺在地面,撒上火引。并且暗暗传下号令:“炮响为号,一齐发箭!”,待一切都准备完毕,高顺对着潘凤说道:“将军,你带两千人在山顶摇旗呐喊,专等蜀军赶来。切记,一定要把他们引导火油处,否则我们都要前功尽弃!”

潘凤嘿嘿一笑,拍拍胸脯道:“将军且放心,某家去了!”

说完之后,潘凤就提着两把短斧健步出帐,在挑选了两千精锐后,便率领他们冲到山上,专等蜀军到来。

却说高沛得知先锋大将已经被高顺斩杀,心中不由得勃然大怒,气得三尸暴跳,他不顾众将的劝说,悍然率领五万大军杀向魔云岭而来。

就在高沛催动大军往魔云岭方向杀来的时候,忽然有斥候飞马来报:“启禀将军,前面山顶有西凉军驻扎!”

高沛也不是无智之人,虽然他自大,但也不敢小觑高顺,毕竟高顺是成名已久的大将,以足智多谋而闻名,听说魔云岭有军队驻扎,他心中颇有顾虑,思忖了半响后,扭头对着副将朗声道:“既然西凉军在我们之前抢了魔云岭,今日天色已晚,大军且扎下营盘住着,到明日发起挑战书,咱们和高顺斗斗将!”

高顺虽然足智多谋,但武艺却不敢恭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既然在军事上没有把握打败高顺,所以他就想和高顺斗将,以他的武艺,一个打高顺五个也不是问题,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潘凤气势汹汹的看着已经开始围山扎营的蜀军,见到他们竟然不来抢夺险要的魔云岭,若是等到明日,彼众我寡,难以抵挡,况且他已经在高顺面前立下军令,一定要把高沛诱到山中,今日断然不能让他扎下营寨。

潘凤想了一想,便朗声下令道:“你们在此守着,不可乱动,待我去引诱这些蜀军前来受死!”

说完之后,潘凤在马上抖擞精神,遂提斧纵马杀下山来,手中板斧舞得火树银花,望着蜀军还未扎好的营盘杀去。

那些蜀军做梦也没有想到潘凤会单骑来踹营,因此没做任何防备,他一路畅通无阻,窜入大营,但凡马蹄过处,就好像砍瓜切菜般杀得蜀军血r横飞,潘凤在马上大喝:“哇呀呀,大汉温侯帐下先锋大将潘凤来也!”

骑着马,马又高大,提着斧,斧又凶悍,逢人便砍,遇马便劈,直杀得蜀军大营j飞狗跳。

“敌将休狂,欺负我蜀中无人呼?”一名裨将看到一人一马耀武扬威,如入无人之境,当下气得咬碎槽牙,提刀纵马来战潘凤,

潘凤不怒反笑:“c标卖首之徒,安敢在此叫嚣,吃我一斧头!“

话音未落,潘凤就提着板斧迎上裨将,两马相交,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名裨将被潘凤手起斧落,拦腰斩为两段。

侍卫惊恐的看着这一幕,连滚带爬地跑到高沛的大帐,他还来不及扶正头顶上的兜头就急切的说:“启禀将军,有敌将前来劫营!”

高沛刚刚挂好披挂正准备吃晚饭,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等养足了精神,明日再和高顺一较高下,可还没等到他夹菜,就见侍卫跑进来禀报,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筷,喝问道:“有多少人马?”

侍卫面红耳赤的说:“单人单骑!”

“单人单骑?”高沛先是不可思议的喝问了一句,随后变成了勃然大怒,他一脚踹翻挡在面前的桌案,起身提着朴刀就冲出了大帐,亲卫早早的便牵来了战马,高沛提刀上马,率领裨将、牙将、众校尉一齐拥上来,见到潘凤单骑杀得大营j飞狗跳,当下脸被气成了酱紫色,大刀一挥,众将领催马将潘凤团团围住,高沛怒骂道:“那里来的贼将,欺我西蜀无人呼?”

潘凤哪里把高沛放在心上,手中板斧连番挥舞,奋起发威,刀劈斧剁,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暗自想道:“此番已经激怒了高沛的怒气,不若败出去,赚他进入包围圈?”想到此处,潘凤双斧一摆,喝道:“进得来,出的去,才算得上好汉,哈哈,蜀中尽是无能之辈!”

说完旋即将两腿把马一夹,泼剌剌冲出了蜀军大营。

高沛那里肯舍,当下大怒道:“他妈的,给我追,定要活剥了这厮,以解本将心头只恨!”。

旋即朴刀一招,率领着大军逶迤追杀潘凤而来,潘凤回头看见怒气冲冲的高沛率领大军追来,在心中暗自欢喜:“高顺将军当真是神机妙算,这高沛死期到了!”

看着渐行渐近的蜀军,潘凤急忙打马上山,在山上的西凉军惊愕的看着潘凤,都各自咂舌,他们只见自家的将军败回,后边漫天盖地的蜀军杀来,号角尖锐,好似长潮浪涌,战鼓隆隆,犹如霹雳雷霆,如果他们只是普通的军士,恐怕此时早就被这阵势吓得p滚n流。

摩云岭道,密密麻麻的填满了蜀军的士卒,人头涌动,刀枪如林,旌旗猎猎,好似一波接着一波的巨大浪潮,高沛眼看着潘凤就要要掉,急忙催马去追,旁边的副将看了看周围地形,顿时脸色变得异常的恐怖,他声嘶力竭的咆哮道:“将军快快退,恐怕此地有埋伏!”

高沛经过副将的这一提醒,这才幡然醒悟,可是还没等他下令撤退,只听得四处发出几声巨响,就宛如平地里炸起几记春雷一般,直震得地动山摇,岳撼山崩,蜀军又被震落下马的,也有被惊倒的。两边的伏军将手中的火油、火箭、火炮点燃一齐扔下山来,沿着枯草败叶,火引发作,整座山谷都是火引发出“刺啦,刺啦”的燃烧声,霎时间,烈焰腾空,烟雾乱滚,烧得那些蜀军蜀将双目难睁,兄弟不认识兄弟,父子不认识父子,喧喧嚷嚷,自相践踏,人撞马,马撞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往日平和的山谷俨如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三国之吕布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