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60章 两战定沓中

第三百六十章 两战定沓中

潘凤在山上看得真切,只见山谷内到处都是浓烟滚滚,到处都是火焰滔天。惨叫声、哀嚎声、爆炸声连成一片。

待大火将蜀将烧得丢盔弃甲,r香四溢后,他旋即板斧一招,率领着两千人马浩浩荡荡山下山来,他逢人便砍,遇人便剁,马蹄到处,人头滚滚,看到主将如此骁勇,其帐下的士卒个个奋勇争先,用湿布遮挡住口鼻后,摇旗呐喊,鼓噪杀下山来,可怜那些蜀军被大火烧得胆战心惊,心胆俱丧,那里敌得过这以逸待劳,兵强马壮的西凉精锐,双方刚一接触,在一片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后,不到片刻的功夫,蜀军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纷纷后退,撒腿狂奔。

蜀军将校拼死突围,护着高沛从小路逃生,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整顿漫山遍野的败军,那边的潘凤就率领着大军一路尾随杀来,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率领千余名亲兵沿着小路不要命的奔逃,直让后面的那些蜀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胡乱的抵抗了一番后,跪地投降。

高沛等众翻山越岭,准备抄小路逃回沓中,仓皇的逃窜了十余里路后,却见一山涧阻路,高沛令帐下的一员牙将前去试探那溪水的深浅,那牙将极其不情愿的来到溪水边,深吸了一口气后,闭着眼睛纵身一跃,“噗通”一声没入水中,他在水中呆了半响,就在众人以为他已经淹死的时候,那么牙将的头颅忽然一下就冒了出来,他说:“启禀将军,有三尺来深”

高沛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旋即手中朴刀一招:“三军听令,徐徐渡水,不要慌乱”

众将士闻言,开始纷纷跳入小溪淌水过河,也有许多人跑到上游俯身喝水,大快朵颐。一口甘泉入喉,顿时一阵心旷神怡。就在此时,他们身后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惊得高沛连忙催促人马过溪。不在迟疑,随着他一声令下,那些喝水吃干粮的蜀军急忙丢下手中的刀枪,纷纷跳下小溪,但见满溪间尽是蜀军。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犹如半天中的天河崩塌了一道口子,那犹如猛兽咆哮般的洪水往下倒倾洒下来,但见滴溜溜人遂水滚,泼剌剌马遂波流,那些刚刚躲过了火烧、逃过了追杀的蜀军尽数被淹没在了这滚滚的洪流当中。

高沛大惊失色,急忙喝令存活的大军另寻他路,想要尽快逃出高顺的虎口,那些蜀军一个个被吓得魂飞魄散,尽数往谷口逃生。高沛也顾不得帐下的那些将校,在亲卫心腹的保护之下,拍马往谷口方向逃窜。

可还没等他逃到谷口,只见在前面逃命的牙将催马回跑。高声叫道:“启禀将军,前面谷口处都有石壁山峰拦住,无路可通”

高沛闻言,仰天长叹一声:“如此说来,我等性命休矣,是我太小看了高顺”

高顺是什么人那可是打败过十八路诸侯的人,十八路联军加起来三十多万人马。他摆起阵来,弹指间五万人马灰飞烟灭,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更何况他这区区五万人马。那都还不够高顺塞牙缝呢想到此处,高沛又苦笑了一声:“不是我小瞧了高顺,而是我太高看了自己,由于我的自大,造成了五万将士埋骨于此,我已经没有面目存活于世”

说完之后他就拔剑在手。准备自刎了结此生。

周围的将校急忙上前阻止,其中一人一把夺过高沛手中的利剑,指着左边的一条路说:“这左边不有一条小路吗先不管通不通,只要有路就走就行,待我们回到沓中集结兵马后,再回来与高顺厮杀一番,决一雌雄”

高沛想了想,觉得这将说得有理,就算死他也要死在战场上,不能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死,有负他西蜀名将的盛名。

他将副将递过来的佩剑c回鞘中后,旋即大手一挥,同众兵将一齐从夹山道而行,进入山口,高沛这才发现这条夹山道极为险峻,山路两旁奇峰突兀,山岭横卧,端是险峻异常,大军走了四五里,寒风吹彻空旷的夹山道,如风刀霜剑般轰鸣,突然刮起来的大风,吹得风沙走石,豆大一般的砾石随风扑面而来,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痛,羊肠小道两旁的山岭更加的险峻崔巍,犹如张牙舞爪的深海夜叉,格外的狰狞恐怖,看得让人不禁汗毛倒竖,胆战心惊。

一阵飓风迎面吹来,将士们几乎无法迈开脚步。

“哈哈哈哈”,正在行军途中的高沛忽然放声大笑,那爽朗的笑声,惊得沉寂在四周的山林麻雀扑腾着乱飞,那尖锐的鸟鸣和空d的风声交汇在一处,宛如有恶鬼藏在山中哭泣一般,听后无不让人头皮发炸,浑身震颤。

副将不明就里,询问道:“将军何故如此大笑”

高沛依然笑声不止,他指着四周的山峰笑道:“我是笑高顺无谋少智,尔等且看,此处山川险峻,树林丛杂,若是我是此时的高顺,预先在这里埋伏一军,恐怕我们c翅也难逃。”

“咚咚咚”

高沛的话音刚落,突然之间,夹山道两侧的山岭山鼓声大作,数不清的伏兵从草丛里、松柏林里露出头来,纷纷弯弓搭箭,堆砌巨石,滚动的巨石和檑木朝山谷中间的高沛及其蜀军砸了下来。

一将提刀督战:“某乃大汉温侯帐下先锋大将张郃,奉了高顺将军之命在此等候多时了,高沛,你笑我家将军无谋少智,岂不知你才是那坐井观天之人,今日看你往哪里逃,给我放箭扔石头,砸死这帮鸟人”

一瞬间,瀑布一般的箭矢朝着山下的蜀军当头s下,磨盘一般的巨石从山岭上骨碌碌的向下滚来。

高沛虽然奋力抵挡,但无奈箭雨实在过于密集,被一块巨石击中了头盔之后,轰然落马,瞬间就被乱箭c满全身。

“我不服,高顺,我不服你,若是你和我真刀真枪的厮杀,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高沛半跪在夹山道上,以剑撑地,仰天大呼一声,随即被一块巨石砸中头颅,脑浆迸裂,当场身死,而那些一齐入山的蜀军也都没飞蝗似的石块砸得头开脑裂,积尸如山。

张郃带领人马冲下山来,结果了那些半身不遂只剩下半口气的蜀军,俘虏了那些侥幸为死的,他亲自走到高沛的尸体旁,一刀斩落头颅,回营前去交令。

于此同时的高顺早就趁着高沛大军挥师摩云岭的时候,抄小道夺得了沓中城,此时此刻的沓中c满了吕布的黑色旌旗,

是役,沓中五万守军,死的死降的降,守将高沛及其帐下的一干将领也尽皆被围杀在了夹山道中,西凉军轻松夺得沓中城,缴获了不少粮草辎重,钱财器械,高顺之名,威震川蜀。

祁山道,并州军大营。

吕布正与武将谋士商议军情,探讨一下入川后该如何作战,刚商议道要紧之处,就见成廉满脸喜色的步入大帐,对着吕布拱手说道:“启禀主公,伯平已经夺得了沓中城”

吕布闻言一喜,连忙催促:“哦这才半个月的功夫就打下了沓中是怎么一回事,快快说来。”

成廉清了清嗓子,旋即便将剑山一战、摩云岭一战给吕布及其众将谋士娓娓道来,随后又将高顺如何夺得沓中的事解释给众人听,他的话音刚落,瞬间引得帐内一片叫好之声。

马超听后,赞叹道:“高顺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马超和高顺有过几面之缘,还一起同桌把盏过,他想也想不明白那个黑壮的汉子竟然如此厉害,两战就把高沛打得落花流水,身死人手,他仔细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如果他们和吕布打,胜率几乎为零,他很庆幸当初没有和吕布为敌,否则韩遂、梁双就是他们的下场。除此之外,他心中也升起了杀敌的,特别是听到潘凤单骑踹营的时候,身体里的血y好像被煮沸腾了一般蠢蠢欲动。

吕布阅览了一下战报,随后轻轻的放在桌案上,对着众人说道:“这潘凤将军也当真是勇猛,居然敢单骑闯入高沛的大营,而且还全身而退,引得高沛大军进入了高顺将军的埋伏圈,简直就是一员虎将,浑身都是胆,此战他们三人当立首功,等伐蜀成功后,少不了封侯拜将”

沮授很欣慰:“无双将军被称为上将也并非不无道理,只是有时候脑袋有点转不弯来”

他的玩笑话顿时引得哄堂大笑,唯有马超一人沉默寡言,他想了想,起身拱手请命:“叔父,请允许让我带领一支兵马前去助高顺将军一臂之力如何”

吕布说:“孟起稍安勿躁,我已经和军师商议过,明日大军就开拔和高顺将军合兵一处,准备攻打川蜀重镇汶山,过了汶山就是江油了”

吕布的话音刚落,就引得满堂将领连番叫好,当下纷纷磨拳擦肩,准备大干一场,在这里,他们只能听高顺在前线厮杀得痛快,自己却在这里等得心痒痒,每个人的心里早就迫不及待的大干一场了。

吕玲琦说:“父亲,您不是说攻打绵竹之后大军再一起进攻吗怎么变了”

沮授笑道:“大小姐有所不知,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我们已经收到细作探报,蜀中名将冷苞、邓贤率领大将十员,大军十万,已经离开成都向我们杀来。仅凭高顺将军一人恐怕难以抵挡,所以我们商议一番后,决定将大军即可开往沓中,准备迎战蜀军”

吕布起身道:“众将即可回营,整顿大军,明日前往沓中与高顺回合,准备和蜀军一决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