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68章 诱敌深入,围而歼之

第三百六十八章 诱敌深入,围而歼之

张任和甘宁在疆场上厮杀百十余回合胜负难分,自从蜀军和西凉军交战以来,半月之内连输数阵,不仅丢了沓中、汶山,而且还丢了巴西九县之地,太守严颜及其十数名守将投降。这样的大败已经使得蜀军内部早已人心惶惶,所以张任想用一场胜利来鼓舞军心,他及时抓住甘宁的破绽,使出百鸟朝凤枪的绝技“凤凰七点头”,此技蕴含了枪法概要之精髓,端是变幻莫测,杀伐果断。

虽然他没有将甘宁一枪挑于马下,但枪尖还是刺中了甘宁的肩窝,他见到甘宁带伤败逃,那里肯舍,急忙把枪一招,喝令大军一路掩杀。

此时早春,征夫容易披盔挂甲,战马容易长得膘肥,军卒久不临阵,再加上被西凉连杀数阵,此时见敌军降临被自家将军杀得落荒而逃,当下各个皆生战斗之心,俗话说:仇人见外分外眼红,看到前方百五十米处就是无故犯境之敌,十万蜀军各恨不平,尽想报仇之念,得到将令,欢天喜地地提刀攥枪,拴束马鞍,摩拳擦掌,在各级将校的带领下纷纷涌向西凉军的军阵,企图一鼓作气将西凉军赶回老家。

顿时,天地间轰然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十万人齐声呐喊,宛如十万只貔貅嗷嗷直叫,车厢火炮一齐向前,兵车前行的声音仿佛雷轰,铁矛长枪,密布如麻,斧头大刀,纷纷似雪,满地旌旗如火焰,半空赤帜耀霞光,烟冲滚滚,直冲云霄。

魏延、阎行、周泰、陈奇、甘宁全幅披挂,门旗下勒住战马,各压一阵。七万西凉军一字儿排开,军健脚踏硬弩,手拽强弓,见到正前方尘埃漫天。十万虎贲呼啸而至,魏延大刀一只:“开战,给我杀上去!”

随着魏延一声令下,大军身后顿时鼓声隆隆。拔地而起,震天动地,压阵的众武将不在迟疑,纷纷提刀攥枪,各自奋勇。引领本部军马向前冲锋。严颜本来不想参与此战,但唐雎说如今既然已经投降吕布,那吕布就是他们的主公,以前的朋友已经变成了敌人,此时应该杀敌建功,以表忠心。严颜思考再三,当下一抚灰髯,引领着两万巴西军加入战团,协助魏延与蜀军厮杀在剑阁的野外。

茫茫原野,喊杀震天。枪矛如林,刀斧如雪,骨碌碌的战车轰鸣,刺啦啦的号角呜咽,随着前军发生激烈的碰撞,顷刻间便传来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随后长枪乱舞,铁矛乱搠,刀斧乱劈,双方近二十万人马在原野上直杀得天崩地裂。血流成河。

荒野y云漫天密布,满空冷雾四处飘扬,扑通通鼓炮轰鸣,明晃晃的刀枪簇浪。车撞车,似共工怒撞周山,马邀马,似海兽山彪夺食,将对将,如天神地鬼争功。

双方士卒在各将的带领下。人人奋勇争先,武将捉对厮杀,士兵接阵向前,西凉军人数虽然处在劣势,倒也和和蜀军杀得旗鼓相当。

混战之中阎行和刘璝再次相遇,你来我往厮杀城一团,一时之间难分胜负,张任在乱军之中纵横驰骋,手提镔铁枪连劈带砍,挥舞得虎虎生威,连刺数百名士卒,将校十余人,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马前竟无一合之敌。看到张任如此嚣张,周泰便弃了与其厮杀的裨将,策马前来和张任鏖战,刀来枪往的厮杀的数十个回合,难分胜负。

就在几员主将捉对厮杀的时候,其他人也没闲着,张肃与发须斑白的严颜各自提着一把大刀战在一起,蜀中大将陈兰对上西凉猛将陈奇,堪堪勉强能招架得住,总之各将都有对手,堪称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甘宁肩窝被张任捅了一枪,因此没有出战,而是由副将代为统帅本部军马参与厮杀,看了半响,他见到本方人马已经呈现颓败之势,扭头说道:“可以依计行事了!”

魏延绰刀立马,目光凛冽的扫视整个战场,半响后才道:“ 依计行事!”

甘宁点点头,扭头大喝:“鸣金收兵!”

“铛,铛,铛......”随着甘宁一声令下,西凉军的中军大纛下传来一阵尖锐的刁斗声响,各将闻令,一刀挥退与其厮杀的敌将,纷纷领兵便会,令行禁止,毫无杂乱。

看到西凉军溃散败逃,张任那里肯舍,急忙率领大军掩杀。

西凉军本就行军疲惫,而蜀军却是以逸待劳,再加上敌军是他们的两倍,中军处又传来鸣金的声音,促使得西凉军无心念战,转身奔逃,一时间溃军如决堤,兵败如山倒。

刘璝一边领军追杀,一边观看败逃的西凉军,看了半响,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西凉军队伍整齐,阵脚稳固,丝毫没有败退的样子,纵然他们丢盔弃甲,但仍然手握长刀,不快不慢的撤退,总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想到了昨天王平说的话,魏延用兵奇谋诡诈,善于诱敌深入,分割包围,围而歼之。

想到这里,刘璝大惊失色,他急忙驰骋上前,对着张任说道:“好像有点不对啊,西凉军虽然在后退,但阵脚没有紊乱,好像并不是溃败,倒像是故意兵败!”

张任此时正杀得兴起,那里肯听:“西凉军都是能征善战之辈,这种情况很正常,我们再追杀十里在退兵不迟!”

说道这里,他便在马臀上轻刺一枪,**黄花马嘶鸣一声,瞬间就将刘璝远远甩在后面。

槐树坡,徐庶矗立在山岗平东一望,远远地尘土大起,脸上露出喜色,他又朝着身后看去,只见山岗之下牛马填满整座山谷,一往望去不下上万匹,徐庶看着那些正在啃食草料的牛马,抚须笑道:“此战胜负,都在于你们!”

没过多久,魏延就率领着六万多名将士越过山岗,他冲着徐庶微微一笑,随后和甘宁、周泰分兵三路,分别从山岗下从两边绕了出去,朝着不同的方向败逃。

徐庶也不迟疑,姜大手一挥,随后岗下便传来一声炮响,那些正在安静吃草的牛马受惊,纷纷逃出岗下,散布在漫山遍野,山谷草原,尽皆牛马。

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低现牛马,那些追来的蜀军见到漫山遍野都是牛马,顿时眼睛放光,嗷嗷直叫,纷纷不要命的去抢夺牛马,在战争时期,但凡是缴获来的战利品都归他们所有,一匹马,一匹牛,那可抵得上几个敌军人头,这可是一笔丰厚的财产,再见那牛马膘肥,四蹄健壮,众军士早已按耐不住,那里还顾得上去追击西凉军,纷纷停下脚步,笑嘻嘻的涌向那些牛马,各自争夺,好不热闹。

虽然张任连番催促大军继续追击,但没有人愿意放弃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所以对张任的将领置若罔闻,甚至有些将校也参与了抢夺之列,只是这牛马甚多,平原上抢完了又去抢山谷里的,可是粥多僧少,蜀军有十万,而牛马只有一万多,所以为了抢夺牛马,有的将士甚至还刀兵相见,互相砍杀,顿时间惨叫声连成一片,呼喝声响彻苍穹。

刘璝看着地形,心中早已担忧不已,此时他们的位置属于一个口袋地形,如果让西凉军封住口袋,他们大军将会死无葬身之地,他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当下连忙拉着张任就往外跑、

张任荡开刘璝的手,不满的问道:“你干什么?”

刘璝急得直跺脚,厉声大喝:“快走,步走来不及了,你看着地形,如果西凉军封住山谷,咱们就完了!”

此时大军除了他们的侍卫和亲兵尚且坐怀不乱,其余将士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他们为了抢夺这些财产不惜刀兵相见,已经丧失了理智,如果此时西凉军将这山谷围住,一把火就可以把他们全部烧死在这山谷内,刘璝想想就心惊。

张任顿时醒悟,连忙喝令:“不准抢了,鸣金收兵!”

“当,当,当.....”刺耳的刁斗声回荡在山谷,可是蜀军将士却充耳不闻,自顾抢夺财产,丝毫没有退兵的样子,就算张任连杀数十人也无法阻止他们。

刘璝朝着张肃一使眼色,两人一起上前,连拽带拉地将张任拖出山谷,就在他们刚刚退出谷口,只听得一声巨响,天地为一颤,数十颗如同房屋一般大小的巨石从山顶滚落,死死的将谷口给封住,让十多万蜀军走脱不得。

张任见此,脸色瞬间惨白,他跪在地上,手指死死的扣在土里,仰头悲叹:“不……”

可是下一秒出现的场景让他心中充满了绝望,只见天地间连番几声炮响,密密麻麻的西凉军出现在了山谷之上,那是分割包围而来西凉军,魏延目光凛冽的盯着山谷内仍在争抢的蜀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果然不出元直所言,这蜀军果然都在争抢牛马,只是可惜这些牛马了!”

徐庶笑道:“益州少牛马,所以一匹牛马比金子还要贵重,所以他们是抵挡不住诱惑的,至于牛马嘛,它们与西川比起来,分文不值!”

魏延点点头,大手一挥:“火油什么的都给我扔下去!”。三国之吕布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