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69章 剑阁失守

第三百六十九章 剑阁失守

ps:??这是不收费的,在这里先谢谢创世的书友们,然后就是把张任十万大军改为五万,毕竟十万大军有点雷人,静静很懒,也就不改哒。

却说魏延诱敌深入,将张任的五万大军引入一座口袋形的山谷之内,再用巨石堵住出口,随着他一声令下,如蝗似雨的火箭,瀑布一般的火油,一股脑的全部西凉军倾洒下去,再说那山谷内早就被徐庶堆满硫磺烈硝,沾着火星便着,再加上谷中枯枝残叶厚如积雪,那烈火腾地一下变蹿了起来,刹那间烈焰滔天,火光乱舞,但逢衣物无有不着,直烧得整座山谷一阵通红,伴随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呼,张任带来的五万人马尽被徐庶一把大火烧死在山谷之中,一股春风吹拂,那烧焦了的尸体气味铺面而来,臭不可闻。

张任木讷地被刘璝和张肃架走,他目光空洞,精神萎靡,宛如提线木偶,如果可以重来,他会采纳王平的建议坚守剑阁,而不是率大军迎战,以至于造成五万将士被魏延和徐庶烧得互相拥抱,惨死谷内。

刘璝带着张任一路驰骋,他们的身后跟着千余名侍卫和亲军,这是蜀军的精锐,那些被烧死的士卒不能和他们相比,他们属于那种令行禁止的悍卒,不过纵然是精兵强将,他们也被刚刚那把大火吓得胆战心惊,汗毛倒竖,袍泽临死前那种临撕心裂肺的惨嚎,像是梦魇一样萦绕在他们的耳中,久久不能散去。

“悔不该不停王平之言,悔不该不听王平之言”,张任恢复过精神来,一下子泪流满面的哭泣道。

“将军勿要气馁。剑门关仍有五万守军,我们还有和西凉军一战之力,待我们回去整顿并马,再来与西凉军一决雌雄”,刘璝心中也是一阵绞痛,仿佛像是正在被人刀砍枪刺一般。一把大火烧死益州四分之一的兵力,那益州虽是天府之国,但那里有那么多的四分之一,死一个就少一个。

“我已经没有面目再回西蜀了,你带我回去,我要和魏延决一死战”,五万人因为他的失误惨死疆场,那些死去的将士都是有父母儿女的人,此役不知有多人失去儿子。不知有多少人失去丈夫和父亲,就算蜀中百姓不说,他也没有脸面回去。

“将军怎地说胡话,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将军怎能因为一次失败就如此堕落,以某之见,咱们不如暂且回军,等待剑门关守军支援。然后再据守剑阁,不让西凉军入蜀。这样才能对得起蜀中百姓”刘璝说道。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吕布不是傻子,他一定会将此战的消息传播开来,届时西蜀百姓必将人心惶惶,各关各寨将不攻自破。你我也就成了益州百姓的罪人,刘将军,听我的,我们杀回去”

刘璝突然勒住战马,眼睛注视着前方。随后扭头对着张任苦笑:“将军,不用回去了,你看前面”

张任顺着刘璝手指的方向平东一望,只见远远地尘土大起,猎猎旌旗遮天蔽日,刀枪矛戟森然凛冽,为首两人正是从两边包抄而来的周泰和甘宁。

张任看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的西凉军,他并没有慌张,脸上反而带着释然,他翻身下马,骑上亲卫牵来的战马,将手中镔铁枪一招:“将士们,我只问你们怕不怕”

“何惧之有”身后的亲卫闻言,刀枪齐举,朗声大喝。

“给我杀”,张任扯掉战袍,挺枪率先迎刃而上,他身后的亲卫纷纷提刀纵马,紧随其后,毫无畏惧的迎上比他们多七八倍的西凉军,那边厢的刘璝和张肃咬碎槽牙,亦提刀攥枪驰骋而去。

须臾,旷野里刀枪交击,血肉飞洒,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一群群士兵混战一处,都杀红了眼,一名蜀军士兵被两名西凉军刺翻,还没等他起身,就被西凉军士卒踩住胸膛,在绝望的惨叫声中,狠狠地将长矛搠进蜀军士兵的胸腔。

但不等他拔出长矛,一匹骏马从旁边飞驰而过,马上将领长刀劈出,西凉军士兵人头腾空跃起,断腔鲜血喷涌而出,就好像被汽车碾爆的水管一样,洒得到处都是。刘璝长刀左右劈杀,十几名西凉军士兵都被他一一斩杀,所到之处,西凉军纷纷闪避,不敢与其交锋。

“敌将安敢害我将士性命”,就在刘璝一刀一个杀得酣畅淋漓的时,斜刺里忽然杀出一匹战马,一员大将全幅披挂,手持一条丈八的长枪从乱军之中杀出来。

刘璝刚刚将一名校尉斩落马下,伴随着一声暴喝,冷不防斜刺里突然杀出一将,冰冷的长枪奔着咽喉如同流星一般刺了过来,令人防不胜防,端是刁钻无比,此人正是西凉名将,现为吕布帐下荡寇中郎将阎行。

“吾命休矣”

刘璝大惊失色,迷茫低头闪避,但却因为战马冲刺得太急,再加上之前毫无准备,只觉得咽喉以凉,脖子里顿时嗖嗖进风,而自己整个人却已经被人从马上挑了下来,整个身体悬在空中。

伴随着一声沉重的轰响,刘璝九尺长的尸体嗒然倒地,瞪眼身亡。

张任目眦欲裂看着这一切,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西川四将誓同生死,如今他眼睁睁的看着刘璝阵亡,却不能施以援手,顿时心如刀绞。一枪挑杀牙将于马下,他愤怒地仰天咆哮,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手中长枪更是连番挥舞,枪花如万朵梨花飞舞,无处不在,犹如水银泻地,填满周围战场,一条长枪如毒蛇出动,所过之处,鲜雾喷洒,死尸堆积。

“啊”,又是两声惨叫在他耳边炸响,张任急忙扭头望去,那边厢只见陈兰、张肃分别被周泰和之甘宁一刀一个,斩落马下,倒地身亡,张任闭上眼睛,两条悔恨的清泪顺着他刚毅的脸颊留下来,经此一战,西川将领死伤大半,这全是拜他所赐,拜他所赐。

一员西凉军裨将见到张任闭上双目,心中暗自窃喜,挺枪便刺,就在他自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却见张任猛然睁开双目,一双虎目怒火滔天的盯着他,他心中惊惧之下手中长枪也跟着慢了半分,张任猿臂舒缓,一把抓住搠过来的长枪,随后轻轻的往回一拉,那员裨将的身体仿佛像是被人在后面猛然一推,整个迎面撞入张任的怀中,他甚至能感觉到张任铠甲的冰冷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还没等裨将挣脱出来,张任的手臂猛地一扭,伴随着一声骨骼断裂之声响起,那裨将硬生生的被张任挟死。

日落西山,西凉军越来越多,蜀军越来越少,整个战场,就仿佛无数个巨大的圆圈,环环相扣,足足有四层包围圈,将张任和他的士兵们死死压制在包围圈内,无论他们如何突杀,都无法冲出包围圈,西凉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杀到最后只剩下张任一人还在苦苦坚持,他的头发、铠甲、战袍都被鲜血染红,就好像刚刚从血水里沐浴过一般,全身通红,除了一双眼睛是黑的,其他地方全是红的,端是惊悚无比。

“呜,呜,呜......”,天空中忽然响起一阵呜咽的号角声,那些围攻的西凉军纷纷扭头回视,只见远方的平原上突然出现一片黑幕,那巨大的黑影好像是一列横冲直撞的火车,朝着西凉军的包围圈驰骋而来。

“是那里的兵马”徐庶眯着眼睛,询问身边的魏延。

魏延皱了皱眉头,正欲差人打探情况,那边就有斥候前来禀报:“启禀将军、徐参军,张绣将军已经夺得剑阁”

原来就在张任和魏延鏖战于野时,那边厢的张绣在姜叙的带领下,率领八百陷阵营险渡摩天岭,横渡马阁山,以奇兵突袭剑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得剑阁,王平死守不住,只能弃掉剑阁,率残兵前来寻找张任大军,再得知张任陷入包围后,他没有逃跑,而是率领残存的三千人前来解围。

魏延扭头看着徐庶,咧嘴以笑:“咱们打了那么久,想不到却让伯锦夺得剑阁。”

徐庶抚髯一笑,并没有说话,对他来说,军功可有可无,不像将士们需要浴血奋战来获得晋升,他知道魏延也不在乎,毕竟现在在吕布帐下他算得上是位高权重,悄悄计算器就可以知道,现在除了黄忠、张辽、高顺,就他和甘宁最大,其次才是周泰、阎行、张绣等将,他之所以这样说,只不过是开了一句玩笑话。

魏延见徐庶不说话,扭头对着身旁的副将下令道:“放他们进来”

副将拱手应诺一声,旋即策马前去传达魏延的命令,就在王平大军离包围圈还有五十步的时候,魏延的命令随之传到,包围着的西凉军缓缓裂开一道缺口,给王平的残军让出了一条宽广大道,待蜀军全部进入包围圈后,西凉军又将缺口合上,将王平和张任及其三千残军围成一个铁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