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76章 投降吕布

第三百七十六章 投降吕布

华灯初上,照得益州刺史府如同白昼,因为最近战事频繁,刘璋便没有回位于成都城外的豪华府邸居住,而是朝仪从简的住在这刺史府内,刘璋的身为益州之主,以前住在刺史府的官员当然不能在住在这里,刘璋的寝室内,几个蟠虬香炉堆放在屋内的四角,徐徐冒出令人沉醉的香气。

散议停当,刘璋单独召见了庞羲,当一切都恢复安静之后,刘璋吩咐所有人都出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还用脚轻轻踏了踏地板,看是否有空层,检查完后之后,刘璋回到主位上,对庞羲道:“没有异状,可以放心说话了!”

经过孟达之乱,刘璋算是草木皆兵,每天都疑神疑鬼的,好像看所有人都是吕布的奸细一样,比如用今天的事情来说,他之所以如此小心,就是怕有人在刺史府内打下暗道,偷听他们说话。

“主公,你最近身体如何?”庞羲有些担心地说,从开战之处都现在为止,刘璋的精神一直像是一根绷到极限的弓弦,及时是铁打铜铸的将军,也撑不住如此小号,更何况一个养尊处优的州牧。

刘璋微微摇了摇头,只是用手指捏了一下太阳穴,明净的眼睛已有遮掩不住的鱼尾纹:“我还好,庞公肯定比我更累,不知那刘表是否答应出兵了?”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如今从各个方面来看,局势都对成都颇为不利,如果不出意外,吕布的西凉军不出半个月的时间就会兵临成都城下,到时候纵然是孙武在世恐怕也会束手无策,如今刘表成了他唯一的希望,虽然知道刘表有名无实,但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这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臣王累,求见主公!”

“王累?”刘璋顿了一下。随后看了庞羲一样,见庞羲点头后便叫他进来,这王累也算是益州的老臣了,刘焉在的时候做起事来还算尽心尽力。只是不知道他是真心为刘焉做事呢还算另外他图。

王累推开门,以下属特有的恭顺步伐趋步向前,他已经年过五十,快六十了,因此动作不怎么灵活。但却十分认真,一丝不苟,刘璋注意到,他今天穿的不是寻常服色,而是一套暗黄色装束,腰间还悬着一派细碎的穗子,这种服饰在非常正式的场合,才会被任职的官员穿在身上,比如一年一度的祭祖,祭祖之所以这么穿。那是想要向先祖展示子孙如今的地位、官职、是否封侯等,当然也在朝会的时候也这么穿。

王累一进屋,便施以全礼,整个人匍匐在地板上,斑白的头发在烛光下格外醒目。

庞羲板着脸问道:“王累,这么晚了,主公又没传你,这么自己进来了?”

非传擅入,这可以算是刺客行为,在州牧府里是个眼中的罪名。王累趴在地上,头垂得非常低,声音却很坚定:“我有一事不明,恳请主公解答!”

“讲!”庞羲有点不耐烦。他催促王累快点说。

岂料庞羲压根没有理睬他,而是把目光投向刘璋:“敢问主公,你是不是要投降吕布?”

这轻轻的一句话,却让屋子内顿时被一层看不见的寒霜盖满,庞羲和刘璋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有一些慌张。庞羲眼睛一立:“王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主公岂会投降吕布?”

“卑职只想知道,主公是否想投降吕布?”王累倔强的追问着。

从一切的事情来看,刘璋已经有了投降吕布的征兆,如果刘璋投降,那他们东州士林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因为雍凉一派的覆灭,都是他们荆州一派作为推手,如果吕布打进成都,他们是第一个遭殃的人,毕竟他们为了阻止吕布入蜀,无所不用其极,处处和吕布作对,暗地里把吕布安插在成都的眼线一根根拔出,他们已经彻底的得罪了他,所以王累不希望看到刘璋投降吕布。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奉劝你不要太过放肆!”庞羲豁然起身,声音有些恼怒:“你也算先主的老臣了,怎么还在为家族着想,如今风云际会,你我都应该为保护主公为己任!”

面对庞羲的威压,王累双臂撑地,双肩高耸,如同一只苍老倔强的卧虎:“我已侍奉二主,家族与我早已是空中阁楼,自先主入蜀以来,自刎尽心竭力,从无疏失,从汉中到巴蜀,从巴蜀到成都,一路颠沛,从未半点离心……”

徒然间,王累猛地抬起头来,双目泛着血丝,目光入电的直直射向庞羲:“你也不想想,主公投降吕布会有什么好下场,吕布从汉阳开始,一直到汉中,投降他的郡守除了韦康,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吕布每占领一州一郡,都会用各种手段将以前的州郡长官除掉,如果你是吕布,在打得益州后是否会饶恕主公性命?野火不尽,春风又生,放虎归山,必有后患!”

王累的话仿佛一声炸雷在屋中爆裂,庞羲身躯一晃,脸上霎时惨白,细细咀嚼王累的话,想想还真是如他所说的那般,韩遂、张鲁、梁双都是没有好下场,好么战死,要么被吕布暗地里害死。

刘璋畏怯地偏过头去,忽然间看到庞羲的右手慢慢伸向腰间,他的腰里藏着一般短刀,看来庞羲已经动了杀心,这个王累已经触摸到了事情的真想,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控制他,他只消放声那么一嚷嚷,就会使得成都人心惶惶,到时候就没有和吕布谈判的筹码,一切都完了。

原来,庞羲早在来到成都,只是一直没有出现而已,他一直都躲在刘璋的府邸,这几天他一直在和刘璋商议投降吕布的事,刘璋之所以要投降,因为刘焉在临死的时候已经吩咐过,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降,刘璋今日之所以在朝议那么说,就是希望士卒和百姓能死守成都,赢得他和吕布谈判的时间,想不到还是被王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刘璋自忖,以自己的身手加上庞羲配合,这个王累绝不是对手,到手治他一个妄图弑主的罪名,也能勉强遮掩过去,不过只有会引起王家的怀疑和愤怒,到时候处境就会更加的不妙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你们究竟想要害死多少将士....”他用细微的声音喃喃自语,双眼凝视着王累那张丘壑纵横的老脸,这是一个忠心耿耿为他刘家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人,现在却要像狗一样把他杀了。

“主公,你不要太过温仁,千万不要妇人之仁,杀了王累,在坚持半个月大事将成!”庞羲已经把短刀抄在手里,身体不知不觉的走到王累的身旁,见到刘璋迟迟不可令下,顿时急得满头大汗。

王累咧嘴一笑:“果然是要投降!”

“先主谋划的事,岂是你能知道的,你死了也怨不得我,只怨你你太聪明,知道得太多,你嘴上说忠心主公,但心里还是为你的家族着想,表里不一的恶贼!”庞羲目眦尽裂的说。

“为家族也有”王累摇摇头:“为主公也有!”

庞羲微笑道:“就是说,你打算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咯?”

“不错!”

“你很好,很好,那我就告诉你,先主早有遗训......”他忽然高声道:“王累,先主有令”,王累一怔,习惯性地垂下头去,庞羲猛然扬起手中的短刀,咬碎槽牙,朝着王累的脖颈刺去。

“庞公不可!”

就在短刀即将刺入王累身体的那一刹那,他的手腕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中抓住,刀锋堪堪刺破王累的皮肤,庞羲定眼一看,看到阻止自己的,居然是刘璋,一时间僵在了原地,王累惊讶地抬起头来,也对这个局面产生了困惑,他身在宦海沉浮数十年,目睹了太多尔虞我诈与勾心斗角,这一次来见刘璋,知道自己犯了大忌,无论结果如何都难逃一死.......他想不到刘璋居然会阻止庞羲,同时也在暗叹,刘璋还是太过温仁,要是刘焉,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

“你....主公?”庞羲不可思议的看着刘璋,浑浊的眼睛里此时却掺杂了几丝疯狂,刘焉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安排,如今让王累窥探了秘密,他必须要让王累死。

在一旁的王累看着这一幕,迟疑地询问:“主公为何不杀我!”

“你是父亲的托孤重臣,岂能杀你,不过不杀你并不代表你能从这里走出去!”刘璋说。

“我明白了,主公是想要囚禁我是吗?”王累反问。

刘璋点点头。

王累听完,整个人瞬间衰老了十几岁,精气神从这具躯体里一丝丝被抽空,他缓缓的跪在地上,三跪九叩,用沙哑的声音说:“主公,如果你投降吕布,一定难以保全,不要期望吕布会给你什么,也不要期望吕布会放过你,更不要期望和吕布谈判,卑职话已至此,还望主公细细斟酌!”

说完便匍匐在地,等待刘璋的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