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77章 绵竹风云

第三百七十七章 绵竹风云

连绵的祁山山脉起于广汉郡,横贯南北,连通东西,绵延数百里,最后在进入广汉郡境内后,就算走到了尽头,这里就是后世所谓的四川盆地,绵竹,就在处在这块平原的中心地带,处于绵河、沱江之间的绵城无疑是个好地方,这里四季分明,雨水充沛,土地肥沃,又有依山傍水之利,是当之无愧的鱼米之乡,往常到了春天,城外田野上的阡陌之中,一定会有无数忙碌的身影在劳作着,连城东那座山,因为前段时刻的一场大战而闻名天下的马阁山上,也会有着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但在今年开春之后,田野中却显得很萧条,在田间耕作的农夫比从前少了许多,硕果仅存的那些,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就会抬头向四周张望几眼,若是有了什么风吹草动,更是会象受惊的小兽一般,一下子躲到草木深处躲藏起来,这就是乱世中生灵的无奈,绵竹这个鱼米之乡,除了土地富饶之外,还是连通南北的战略要地。中平元年以来的天下大乱虽然没有对益州造成太大影响,可随着局势的剧烈变化,益州终究还是无法独善其身。

自去年开始,一直燃烧在全国各地的战火终于烧到了这个世外桃源,益州百姓虽然没经历过太多的战乱之苦,南来北往的逃难者却带来了大量的信息,使得他们不得不紧张,其实普通百姓并不太清楚敌人是谁,从何而来,目前益州的局势极其混乱,多方势力犬牙交错的交织在一起,就算是主持军政的官员们,也无法准确判断敌友关系的变化,何况普通的小民?比如前任刺史就是被那个叫刘焉的人打败,后来刘焉又和州内的士林交战,只是这一次比以往不同,他们都知道这次打益州的叫吕布。那个去年才把张鲁打败的诸侯,而他们之所以会紧张,只是因为城中的守军摆出了如临大敌的架势。

“屯长,咱们是不是真的要败了?听说张任将军兵败剑阁。刘璝将军战死,还有冷苞将军也在飞仙关兵败,邓贤将军也跟着战死,西川四将已经死了一半,更别说那些中上层的将领了。比如黄权将军和杨怀将军!”摆出戒备阵势的守军听着涪陵的方向传来的喊杀声,一名长得颇为俊秀的小兵正向自己的主官询问,冷苞率领大军一退在退,终于赶在西凉军之前赶到了重镇涪陵,涪陵之后就是绵竹,绵竹之后就是成都,也就是说,只要冷苞守不住涪陵,绵竹就将兵临城下,他们是郡国兵。比不得那些常备军士,平常欺负欺负百姓,清剿清剿山贼已经很不错了,要是和吕布的西凉军大帐,那无疑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简直是自寻死路。

“君有命,做臣子的就得听着,有什么好说三道四的?老实站岗去,少在这里鼓噪。乱我军心!”被称作屯长的人形象颇为可怖,半张脸坑坑洼洼的。若是半夜里撞见,准会被人当成恶鬼,这样一张脸。再严词厉色起来,自然是很吓人的,其实他也很担心这个问题,毕竟家中上有八十岁老母下嗷嗷待哺的儿子,若是他战死了,家中老母将无人奉养。

那多嘴的小兵被吓得一缩脖。溜到一边去了,眼见军官走开,那小兵低低冷哼了一声,又和其他人交头接耳起来:“不就是一个屯长吗?有什么好神气的?就这芝麻绿豆大的小破官,还得用脸去换,换了我啊,给我,我都不要,还君啊,臣啊的,哪位君上会搭理他这么不起眼的臣子?”

“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屯长就是这脾气。要不是他这脾气,就凭他这些年立的功劳。怎么还不得弄个都尉当当啊?你没见连张都尉那种山匪都……”

“说的也是呢,张都尉除了投效之功外,好像也没干过什么,怎么就升得这么快呢?屯长虽然脾气不好,立的功劳可是实打实的,那张脸不就是当年追随先主征讨东州士林攻打即武阳城时被贼寇的热油烫的吗?那可是先登之功啊!这么多年,居然只是个屯长,这赏罚实在是……”

另一人紧张起来,低喝道:“好了,李二蛋,这话你也敢乱说?不知道当朝就是这规矩吗?杀人放火金腰带!讨不平那些贼寇,就只能招安呗,不然还能如何?”

李二蛋不以为然道:“要我说,大汉朝的事,都是被这些名士给坏了的。”不等对方回答,他突然压低声音,哑着嗓子道:“听说前段时间成都城内发生过政变,带头的人就是东州士林,嘿嘿,要我说,主公要是能把那些文士清算清算,把留在军中的士林子弟清除掉,换上那些有战功的将领,那西凉军能不能打得进来还是另一码事!”

他的话立即引起众人一片唏嘘,其中一个年长的老卒反驳道:“你说的这只是小部分而已,你看那张任和冷苞二位将军,他们不仅是士林弟子,而且功勋卓越,结果如何,还不是被西凉军打得打败,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人替他们出谋划策而且,那西凉军有一个叫贾诩的,用兵如神,未尝败绩,还有那个法正,在汉中之战的时候一把火烧死了十万大军呢!”

看着众人一脸的悚然之色,那年长老卒很满意他说的话产生的效果,当下接着说道:“咱们之所以如此打败,归根结底还是主公不会知人善任,那李严、庞山名、刘敏、周不疑哪个不是大才,可惜如今走的走,隐的隐,就算身在成都也不会得到重用!”

李二蛋却发出唏嘘声:“张老哥和我说的大同小异,都是认为主公不会知人善用,只是老哥说的是谋士,小弟说的是将领罢了!”

老卒注视着涪城的方向,喃喃自语道:“随着张任将军和冷苞将军战败,战火最终还是烧到了这里,温侯二十万大军即将兵临城下,届时这个地方将化为一片焦土!”

一名普通的军士急忙凑上前来,询问老卒:“张老哥,那你说主公是败是战还是逃?”

老卒咧嘴一笑,露出眼角的鱼尾纹:“无论是败是战或是降,咱们只不过都是棋子而已。是那些世家大族争斗的棋子,比如咱们驻守的绵竹,它属于王家的势力范围……”

低语声中,诸多的隐秘事被老卒曝光出来。众兵士只听得目瞪口呆,如坠梦中,由于受的震惊太大、太频繁,一时间也没人顾得上思考,震惊过后。充斥在各人心中的是愤怒,李二蛋和张老哥说的不错,那些高高在上的名士果然没把大火当人看,为了他们各自家族的前程,要深深的把大家往死路上退。

谁不知道西凉军的厉害啊,张鲁厉害吧,自家的两任主公不知耗费多少心血都没有收回汉中,那吕布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把汉中收入囊中,如今二十万西凉军就在攻打涪城,想要南下绵竹。也就是两三天的事情,就凭着城里的四五千人,能和人家抗衡才怪呢,就这么点本钱,那些名士阴奉阳违,竟然想将温侯拒之门外,这是明目张胆的要断大家的活路啊,明明可以投降的却不投降,难道要等他们死后才投降吗?

“他妈的,谁要和温侯打。就自己去,老子不去!”

“我也不想去,可是不想去又能如何?那孟达将军就是站在温侯那一边的,最后还不是死了。死的是那个惨呐,不仅把身体剁成肉泥,据说那头颅还挂在成都城的城头上!”

“不仅如此,而且还牵扯了他的族人,就连他在扶风的家人也都被主公派人给从……”一名瘦小精悍的士卒偷偷摸摸的说道,他把长枪抱在怀里。腾出一只手做出了抹脖子的动作。

“老子才不管呢,若是温侯兵临城下,我就改旗易帜!”李二蛋毫不在乎的说。

张老哥急忙捂住他的嘴,瞪着眼睛骂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

可是有了煽动的,再有个挑头的,从众心理就这样展开了,当下兵卒们开始义愤填膺的叫嚷着,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理直气壮。

“咱们是没问题,可是屯长那边就未必了,再说了,冷苞将军战败,必然会退守绵竹,咱们还是不要想了!”嚷嚷了一阵,突然有人看到在城墙上巡视回来的屯长,颇为担忧的提出了疑虑。

一听这话,众人都皱眉头了,冷苞如果真的战败退守绵竹,有他坐镇绵竹,成事的机会将大大折扣,还有那个君啊臣啊的屯长,一看就是头迈不过弯的驴,要说服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要不杀了他?”李二蛋低声低气的说。

他的话音刚落,就被张老哥一巴掌拍在脑袋上,低声怒骂:“如果你敢这么做,我不饶你!”

屯长姓黄,单名一个业字,是行伍出身的老兵,在郡兵中极有威望。士卒们对他敬重,一方面是因为他资格老,更重要的是大伙儿平时都受过他的恩惠,张老哥在战场上被他救过性命,当年攻打武阳城时,他率先上了云梯,城上守军倾倒金汁,被他硬生生的用盾牌和身体给挡了下来,当时跟在他身后的攀城的士卒,都等于是被他救了性命,诸如此类的事例还很多,在益州的历次战役中,都有他的身影出现,此外,他还收养过不少战死者的遗孤,接济过不少因伤退役的同袍等等,这么个人。尽管官职不高,但在郡兵中的威望,比大多数的都尉还高,就算士卒们有再多不满,如果陈屯长坚持,也没人能向他举刀,进行哗变,所以张老哥一听李二蛋要杀屯长,当时就气得三尸暴跳,一巴掌狠狠的煽在了他的脑门,

“我不就说说嘛!”李二蛋见状,正了正头上的藤条盔,嘀咕了一声,同时心里也开始犯愁了,他不是普通的郡兵,而是贾诩在益州布置的密探,从前他的任务倒是很轻松,就是把日常听到、看到的,当做情报传递会西凉,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番温侯大军南下,益州的工作也差不多到了收尾阶段,他和许多与他一样的人,开始活跃起来,为的就是保证温侯能顺利夺得益州,前段时间他很担心,听说成都的那些兄弟都被连根拔起,所以他也倍加小心,争取不露出破绽。

李二蛋负责的,就是北城门的顺利开启,一切都很顺利,就差黄业这块石头挡路了,对这块挡路石,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和众人又嘀咕了一阵子,他找个由头离开了城门,往城南而去,转过了几条小街巷,又过了几条水沟,他到了一处小院落门前,敲门,三长两短,门从里面被打开,双方对视一眼,互相确认了身份,李二蛋闪身而入。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现在城内风声很紧,军士那边的消息都传不出来,万一暴露了可是大麻烦。”开门者低声抱怨着。

“你当我想啊?这不是没办法,只能来求援了吗?”李二蛋摊摊手,无奈道。

“还是对付不了黄犟驴?”

“可不!”李二蛋撇撇嘴,郁闷道:“这人软硬不吃,又是孑然一身,没有任何牵挂,完全是无隙可乘,想要开城门,偏偏还绕不过他,你说我该怎么办?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搞到张威的手令,给守门的人看一眼,就肯定没问题了……”

开门者露出了深思的神情,随口答道:“要不杀了他”

“威望太高,杀了他非但不能引起哗变,反而会仇视咱们,不可取!”李二蛋断然拒绝。

“这就麻烦了……”开门者摇摇头,神情忽然一凝,下定了决心:“也罢,就冒一次险吧,如果主公到了城下,城门不开,甚至起了冲突,那麻烦就大了!”

李二蛋被吓了一跳,那张威可是山匪头者,精明的很,但凡有风吹草动,杀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如果冒险前去,会不会有很大的麻烦。

听了李二蛋的疑虑,开门者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贪生怕死之辈,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