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3章 绵竹之变

第三百八十三章 绵竹之变

旭日东升,太阳刚刚爬上祁山的山巅,徐庶就带着一名侍卫离开了涪城,向着荆州的方向驰骋而去,那侍卫并不是别人,正是吕布的贴身侍卫成廉,在成廉临走的时候,吕布还交给他一个特别的任务,这个任务非常的隐秘,就是连徐庶也不知道,徐庶认为这是吕布担心他在路上发生什么危险,因此才派成廉一路追随,并没有往心里去,两人一路上谈笑风生,还算愉快。

吕布矗立在涪城的城墙上,目光注视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贾诩佝偻的身躯慢慢地登上城墙,看了看已经变成两团模糊身影的徐庶和成廉,开口笑道:“元直剑击之术超绝,足以自保,况且从这个方向过去,各郡各县都是我们的兵马,并不会有危险,主公派孝杰一路跟随,这其中的原因真是耐人寻味!”

如果他猜得不错,成廉此去一则是为了保护徐庶,因为从益州去荆州需要半个月的路程,这其中保不齐不会发生意外,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二则就是为了庞统和诸葛亮,如果这两个人能随徐庶来西川便好,如果不来,恐怕就会有性命之忧,对于吕布的这种手段他并不陌生,因为吕布曾经说过,他得不到就会毁掉,不让敌人有机会获得,否则他将多一个强大的敌人。

吕布咧嘴一笑:“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先生,如果庞统和诸葛亮真的是奇才,他们不投靠我,那就是我的敌人,如果有一天让他们落在曹操或者刘备的手上,恐怕会对我们有害无利,所以我觉得还是把那些对我们有害的人和物扼杀在摇篮之中为好。”

他扭头看着贾诩:“先生,我这样做不知道是对是错?”

贾诩远眺祁山,沉吟道:“你做得对,如果将他们二人留给你的敌人。那将是一大害!”

猛士一怒,流血百步,士子一怒,流血千里。一个有智谋的士子,分分钟就能让十万将士拼个你死我活,尸横遍野,徐庶的才干他们已经见识了,可徐庶居然说他比起庞统和诸葛亮犹如萤火比皓月。这样想想那得有多恐怖啊。

吕布双手扶在垛堞上,目光凛冽的注视着城下已经开始集结的西凉军,扭头对着贾诩说:“军师,涪城就拜托你了!”

今日他们就要去攻打绵竹,绵竹的守军只有一万人,所以吕布决定将大军驻扎在涪城,只带两万兵马前去攻打绵竹,况且绵竹有他们安排得密探,若是不出意外,攻打绵竹应该不是很难。

“主公放心。诩必不辱使命!”贾诩微笑着说。

吕布得到贾诩回答,旋即转身走下了涪城,这次吕布带的人不多,大将只有甘宁和魏延,副将有周泰和潘凤,众将见到吕布策马出城,纷纷拱手问候一声,吕布和他们见礼之后,扬了扬手中马鞭,喝令大军即刻出发。随着他一声令下,两万大军便浩浩荡荡的逶迤而去,漫山遍野的杀向绵竹。

绵竹守将王甫得到斥候探报,急忙召集城内的将校和幕僚一起商议该如何应对。见到众将差不多到齐之后,王甫首先开口道:“没想到冷苞那厮也战败投降了,如今绵竹城内只有一万兵马,如何能抵挡得住吕布的大军,据探马汇报,吕布已经率领大军杀向绵竹。半日后就将兵临城下,大家都有说明想法,但说无妨。”

他本以为冷苞会撤退涪城,然后率军和他一起坚守绵竹,没想到冷苞那厮居然死战被擒,最后和吴懿、张任一起投靠了吕布,这当真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况且他还指望着能借助冷苞的大军对付城内的山匪,没曾想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非但没有等来的冷苞的大军,反而促使他打草惊蛇,陷入绝境之地。

驻守北门的都尉左右看了袍泽一眼,见他们都闭口不语,当下迈步出列,对着王甫拱手一拜:“王甫大人,不知成都有没有派援兵来?”

“当然没……当热有了,主公知道涪城失守,已经连夜派遣二公子刘闸率领五万大军前来支援,只要我们能阻挡住西凉军半日,那援军一定会来!”

王甫本来想说没有的,但想到如果将实际情况告诉这些守将,这样必定会让他们产生怯敌的心理,不利于拱卫绵竹,其实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援军,据他所知,如今成都内除了禁卫军和宿卫营外,已经没有别的兵马,巴郡倒是有,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兵相救,不过,他相信一定会有援军驰援绵竹,毕竟绵竹的身后就是成都,绵竹和成都是唇亡齿寒的关系,绵竹不保,成都离毁灭也只有一步之遥,他相信刘璋不会对绵竹不管不顾的。

“那张都尉为何没来?”

王甫打量了一下厅内的文武,除了拱卫南门的张弛外,其余的将校基本已经到齐,当下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北门都尉和张弛比较要好,听到王甫问起,当下连忙拱手解释:“张都尉近日身体不适,一直在营中休养,因此并未前来参加廷议!”

王甫猛拍了一下桌案:“他好大的胆子,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吕布大军即将兵临城下的时候生病,来人啊,派人去把张弛给我押来!”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张弛一脚踢开厅门,耀武扬威的走进了议事大厅,看着怒发冲冠的王甫,张弛脸上挂着戏谑:“王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王甫满脸的阴霾,起身指着张弛破口大骂:“你可知你已经犯了两罪?”

张弛故作惊讶,将双手抱在胸前,一字一顿的说:“敢问王大人,张某犯了何罪?又不知王甫大人如何处置我。”

“我早已传下军令,让各级将校立即前来商议军情,众将都按时到达,唯独你违抗军令,姗姗来迟,此一罪也;本府已经在厅外升起大帐,你明知我与众将正在商议军机要事,却不经通报便擅入军事重地,此二罪也,由此二罪你还想活命不成,左右,与我拉下去枭其首级,悬于都门以示三军!”

“老家伙,你敢杀我?”张弛不怒反笑,一脸不屑的注视着王甫。

“有何不敢?你们还等什么,给我拉下去斩了!”王甫一挥衣袂,对着矗立在两侧的校刀手喝道,众校刀手都是王甫从成都带过来精锐心腹,听了王甫的命令后,在众校刀手一齐上前,准备捉拿张弛,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议事厅的大门一下子涌进来上百人,他们皆抽刀在手,一脸凶恶的盯着厅内的所有人。

北门都尉看着这一切,走到张弛跟前,不可思议的看着张弛道:“张弛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快把刀放下,然后像王大人请罪!”

哪知那张弛反手一巴掌抽在了北门都尉的脸上,指着他辱骂道:“谁他娘的是你兄弟”

他说完后,又将目光扫向其余的将校,喝道:“我告诉你们,我已经打算投降温侯吕布,现在,要投降的站到我的身后,不投降的只有死路一条。”

王甫怒得浑身都在颤抖,他指着张弛厉声喝道:“张弛,你当真是要反?”

他早知道张弛不是什么善茬,因此早就秘密谋划诛杀张弛的计策,没曾想冷苞战败涪陵,率领蜀军将士投降吕布,以至于造成他的计划胎死腹中,早知如此,他当初就应该早早的派兵包围南门,将张弛和他的这伙山匪剿灭。

哪知张弛并没有理睬他,而是将目光扫视了一眼四周,恶狠狠的说:“我只数到三,若是你们再不做出决定,休要怪我不念数年同袍之谊”

“一”

“二”

当张弛数到二的时候,一些禁不住恐吓的将校开始缓缓朝着他的身后走去,其中还包括那个北门都尉,张弛没有数三,见到厅中已经有了一半的人站在了他的身后,当下猿臂舒缓,一把抓住了北门都尉的手臂,将他猛地推到王甫跟前,随后下令道:“给我杀,一个不留!”

那北门都尉吓得连滚带爬地跑过来抓住张弛的脚,涕泗横流的求饶:“张弛兄弟,不……不,张将军,张将军饶命啊,我愿降,我愿降!”

张弛冷哼一声,抽刀一挥,寒光一闪,顿时一颗脑袋落地,随着张弛的动作,他身后的心腹纷纷效仿,手中刀剑劈头乱砍,顿时把其他几名将校全部砍成肉泥,变成了几团模糊的血肉,其中包括刘璋的书佐王甫。

张弛办完这件事后,扭头对着众心腹说:“现在你们就去各门传令,就说王太守准备投降,叫他们在城墙上挂起白旗,打开城门,准备迎接温侯大军!”

众将士纷纷应诺一声,旋即便鱼贯而出,健步冲出太守府后,向着绵竹城各个城门散布,但凡遇到反抗的人,格杀勿论。

“大哥,咱们要不要趁吕布还没到之前劫掠一番?”二当家豆大的眼睛骨碌碌地直转,对着张弛建议道。

“嗯,去吧,记住,做干净一点!”张弛说。

“好嘞”二当家的应诺一声,旋即带领着余下的部众,一起冲出了太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