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4章 张弛献城

第三百八十四章 张弛献城

PS:我也觉得我的小说不好看,唉,谁叫我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大学生。。。

西凉军兵出涪城,浩浩荡荡地逶迤前行,在绵竹以东三十里处的旷野里停住下寨,吕布潘凤领东寨,甘宁魏延领西寨,两寨相隔五里,互为犄角之势,吕布一面分派斥候去刺探绵竹的情报,一方面开山凿石组建攻城器械,准备随时攻打绵竹。

朔风凛冽,撕扯得辕门上的旌旗猎猎作响,中军大帐内,吕布和魏延、甘宁、潘凤等将围着地图商议军情,正商议到要紧置处,就见魏越掀开帐幕步入大帐,对着吕布禀报道:“启禀主公,据斥候来报,绵竹城已经挂满了白旗!”

吕布闻言,瞬间眯了眯眼睛,摩挲着已经越来越粗壮的胡茬思索道:“挂白旗?难道是不战而降,不可能,绵竹是成都的门户,刘璋应该会派遣重臣驻守,怎么可能不战而降”

甘宁将枝条随手扔在桌案上,假设道:“会不会是义山说降了守将?”

早在前年的时候,杨阜就已经潜入到绵竹城内,以一个酒肆掌柜的身份在城南开了一家酒肆,随时把绵竹及其益州的情况送到西凉,现在绵竹挂起白旗,会不会是杨阜说得太守投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在好不过了。

魏延淡淡的说:“有可能,估计一会消息就可以送到,我们在此耐心等一段时间,如果确定是杨义山策反了守军,那我们将兵不血刃夺得绵竹城”

潘凤嚷嚷道:“主公,按我说咱们怕他个鸟啊,直接率大军**杀进去便是,管他娘的投不投降,那些病体樵夫如何能抵挡咱们这些如狼似虎的并州精锐!”

大军从日中一直驻扎到日落,他们四人商议半天也没有商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因此潘凤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当下看到吕布还在犹豫不决。不由得瓮声瓮气的建议道。

“末将觉得潘凤将军说得有理,蜀军经过两次大败,诸将已无必死之心,士卒已有贪生之念。此时已经变得人人自危,草木皆兵,所以末将建议,待攻城器械组建完毕,让士卒埋锅造饭后。即可攻城,不在迟疑!”甘宁点点头,表示同意潘凤的看法。

吕布看向魏延,问道:“文长,你认为如何?”

魏延说:“末将附议!”

吕布沉声道:“如此的话我们就等一晚上,等明日攻城器械组建完毕,不管有没有收到杨阜的消息都要围攻绵竹,争取一日破城!”

“末将领命”

众将拱手应诺一声,随后便鱼贯而出,各自回到自己的营盘吩咐士卒埋锅造饭。将刀剑器具准备完毕,明日准备攻打绵竹,一时之间,并州大营炊烟袅袅直入云霄,磨刀霍霍响彻山岗。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随着一声悠扬的号角划破朦胧的清晨,并州军东西二寨同时寨门大开,密密麻麻的并州军立即从大营内开出,浩浩荡荡的杀向绵竹城。张弛收到斥候的探报,急忙下令绵竹守军打开绵竹的四座城门,随后一齐走出绵竹,在绵竹城外集结成阵。在阵中多竖白色旌旗,忐忑的等待吕布大军的到来。

日过晌午,平原上平空出现一抹黑线,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抹黑线渐渐变着一片黑幕,旌旗迎风招飏。刀枪耀光蔽日,那如暴雨般的马蹄声宛如雷轰,惊得城外的蜀军大汗淋漓,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并州军。

吕布将大军开到绵竹城下,见到蜀军已经在城下集结,阵中多竖白旗,当下扭头看向潘凤:“无双,去叫阵!”

“得令”潘凤高声应诺一声,手提板斧纵马出阵,指着蜀军军阵破口大骂:“敌将出来答话!”

张弛见到并州军旌旗开处,飞马驰出一员身躯凛凛的大将,当下亦飞马出阵,对着潘凤拱手说道:“在下绵竹守将张弛,敢问将军前方可是温侯吕布的大军?”

其实他现在已经紧张得要死,手心手背全是冷汉,如今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他摸不清吕布的脾性,关于西凉军的传闻都是道听途说,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全部缴械,只要西凉军一个冲锋,他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潘凤大声道:“正是温侯的大军,尔等是降是战,快点给个痛快话!”

张弛回答:“我们是投降温侯的,可否请温侯到阵前叙话?”

潘凤邹了邹眉,有点不悦的说:“你是什么东西,居然要我家温侯上前叙话,我告诉你,若是真心想要投降,即可方向手中的兵器,随我一起面见温侯,若迟疑片刻,顷刻间便叫尔等化为齑粉!”

若不是吕布在身后,潘凤才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直接率领大军杀上去便罢,当下听到敌将居然叫自家主公亲自上阵叙话,心中顿时不快,语气中多少夹杂着一点冷意。

张弛心中顿时一怒,不过很快又被他压在心中,当下连忙赔笑:“如此,劳烦将军引荐!”

于是在潘凤的带领下,张弛单骑来到并州军的军阵,一路走进中军,周围的西凉军都如狼似虎的盯着他,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要不是张弛也算得上一个心狠手辣之辈,恐怕早就被吓得屎尿齐出,张弛吞了吞口水,这一路仿佛像是刀山火海一般,使得他浑身冷然交加,额头上都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潘凤走到吕布跟前,指着张弛说:“主公,守将带到!”

吕布翻身下马,上下打量了张弛一番,随后开口询问:“你是绵竹守将?”

他身上匪气很重,吕布能感觉得到,这种人是绿林出生,怎么做得这绵竹守将。

张弛不敢怠慢,急忙回答:“末将张弛,正是绵竹守将!”

吕布冷哼:“左右,给我拉下去斩了”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周围的并州军一拥而上,瞬间就将张弛踢翻在地,张弛奋力的在地上挣扎了一番,见到挣脱不出,急忙大吼:“温侯,末将无罪啊,末将无罪!”

吕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你说你无罪,那我问你,你一个山匪贼人如何能做得绵竹守将?绵竹乃益州重镇,刘璋岂会交给一个山匪去守,那简直是自掘坟墓!”

张弛反驳:“温侯帐下的甘宁将军、周泰将军、徐晃将军都出自匪身,他们都可以做一郡太守,我为何做不得一城守将?”

吕布点点头:“有点意思,继续说,如果说得有理,我就放你了,而且绵竹以后还是你守,如果说得不好,就拉出去砍了”

张弛拱手应诺一声,于是便将他是如何围杀王甫,又是如何掌控绵竹守军的事一五一十的给吕布道了个明明白白,其中还不忘添油加醋一番,弘扬一下自己的丰功伟绩,企图让吕布认为他的功劳很大,再让他做绵竹太守。

吕布听完之后,淡淡的说道:“照你这么说,先前的太守是刘璋的心腹书佐王甫?”

张弛道:“正是,此人不识时务,冥顽不灵,企图阻挡温侯大军,末将实在看不去,故此才将这厮枭首示众,率领城内一万蜀军归降温侯!”

吕布点了点头,扭头对着隐藏在身后的人道:“义山,他说的可是实情?”

杨阜从旌旗里闪了出来,对着吕布说:“启禀主公,张弛将军所言不假!”

张弛循着声音望去,当他看到杨阜的时候,失声大喊:“李掌柜的,怎么是你?”

直到此时张弛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李掌柜是吕布的人,怪不得他会怂恿自己投降,当下急忙笑着说:“原来李大哥是温侯的人,小弟我实在有眼不识泰山!”

杨阜摇头不语,拱手说道:“张弛将军,在下并不是什么李掌柜的,在下姓杨名阜字义山,现任汉阳参军!”

“原来是杨参军,失敬失敬!”张弛急忙改口,皮笑肉不笑的说。

魏延和甘宁同时邹了邹眉,这张弛一看就是一个奸佞小人,他们心中着实不喜,当下齐齐对着吕布说:“主公,既然如此,我们即可进城吧!”

吕布翻身上马,马鞭一挥:“进城!”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并州军的阵型即可变成一字长蛇阵,浩浩荡荡的开进绵竹城,中军处,吕布看着在前面引路的张弛,扭头询问杨阜:“此人如何?”

杨阜摇摇头:“奸佞狡诈之徒,不堪重用,主公还没来的时候,他的部下就已经劫掠了绵竹一番,此时城中的商贾巨富已经所剩无几!”

吕布眯起眼睛,一缕寒光射向正在和潘凤谈笑风生的张弛,心中一股杀意徒然而生,他说:“义山,就由你来做绵竹的典军校尉,但凡遇到劫掠百姓的人,无须回报,格杀勿论!”

吕布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恐怕那张弛活不久了,杨阜想到这里,咧嘴一笑:“主公放心,义山定然不辱使命!”

杨阜说完,想了想,又对吕布说:“主公,在大牢内关押着许多下级将校,主公要不要启用?”

那些都是反抗张弛的下级军官,因为张弛担心杀了他们会引起蜀军哗变,因此才将他们关押在大牢,等到合适的时机在除去。

吕布注视着不远处巍峨的绵竹城墙:“嗯,这就看你自己的了,大军只在绵竹呆五日,五日后就要进攻成都,此战是大战,攻下成都就离大业更进一步了!”

吕布说话,他便将目光投向了东方,也不知道曹操和袁绍打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