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6章 曹营

第三百八十六章 曹营

袁绍把酒爵搁下,站起身来,右臂向上用力抬起,这是他标志性动作,意味着马上宣布四门重大的事情,群臣不由得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有一件事,恐怕你们还不知道,东山那边刚刚传来消息,孙策在会稽因伤身亡,他弟弟孙权在张昭、周瑜的辅佐下接任江东之主。”

这个消息在厅堂里爆炸开来,在场的人纷纷交投接耳,面露惊讶,孙策在丹徒遇刺之事,早就人尽皆知,没想到他伤势如此之重,没过几天就命丧黄泉,人们之所以惊讶,那是因为其父亲也是遇袭身亡,父子两都是人中猛虎,武艺精湛之辈,死的方式都无不令人一阵唏嘘。

袁绍很享受臣僚们的惊讶,特意让他们议论了一番,才继续说道:“孙坚在江夏遇袭身亡,大家都认为是黄祖干的,可据我了解,刺杀孙坚的人正是我那愚蠢的弟弟袁术”

孙坚是天下人公认的江东猛虎,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孙坚如此勇猛,他麾下将士自然而然的也俱都是英勇善战之辈,当年孙坚依附袁术,建立不少功勋,给袁术打下了不少城池,所以袁术一直担心孙坚会拥兵自重,再加上袁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岂能容得了孙坚,当年在虎牢关的时,他就想借吕布的手除掉孙坚,不过没有成功,从那一刻起孙坚和袁术的主臣关系产生间隙,为孙坚以后的死埋上祸根。

“东山那边传来消息,孙策之死与曹操脱不了干系,想必这是曹操为了消除南方的隐患、专心与我决战所采取的手段。”说道这里,袁绍得意洋洋地竖起右手食指,点在眼角:“可惜啊......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孙策一死,可也解放了另一只猛虎。”

在座的幕僚皆非庸才,都立刻联想到了荆州的刘表,刘表和孙策父子已经达到你生我死的地步。多年隔江互斗,此前刘表在荆州对袁曹之争按兵不动,就是因为受了孙策的牵扯,如今孙策一死。这头老虎该松口起来。

“玄德之言大有道理,此前我军急于求成,以至有白马、延津之败,如今我军主力渡河,乌巢大泽已为我和曹操共有。决战已经没有必要,曹操想打,我就跟他耗,耗到四方四起得时候,他就只能向我俯首称臣,到时候整个天下都是我袁家的了!”

刘备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心中却冷笑连连,袁绍自认为打败了曹操,这天下就是他袁绍的了,但他还不知道西方还有一只真正的猛虎。再者说,袁绍想要打赢曹操,有点悬。

言归正传,袁绍说到这里,他不失时机地把右臂向前伸,指向南方,声音意气风发,斗志高昂:“传我命令,诸军不要轻易深入,以乌巢为据点。慢慢压迫过去,至于汝南,就交托给玄德你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袁绍收到孙策去世的消息以后。就已经做了缓攻的决定,适才逢纪议论延津之败,顺便提了出来,刘备这只老狐狸嗅觉灵敏,早早表态,既干净了关羽杀颜良文丑的责任。又占了四方有事的一方,可谓是占尽了先机,好在他很快就要前往汝南,不如幕府所有的幕僚都要被他抢走风头。

有心的幕僚注意到,孙策身亡的消息是东山密报给袁绍的,也就是说,袁绍这个巨大的转变,就好像当初董承计划的一个翻版,只不过把孙策换成了刘表,刘备从徐州换到汝南,董承当年利用孙策和刘备四方事起,准备在许都发动政变,不过最后被满宠和荀彧识破,九族皆灭,如今袁绍就要仿效董承,给曹操来一个釜底抽薪,只不过这次是由袁绍发动,威力大不一样,正搔到了他的痒处,无怪袁绍踌躇满志,改为急缓,甚至不计较颜良、文丑二将的损失。

想到这里,不止一个人在心中感叹:这刘备对人心的把握,实在是比他们略高一筹,只是郭图暗自发笑,刚才他那一番指责,是故意而为之,袁绍的性格,是要驳倒别人,才显示出自己的高明之处,有他故意唱起反调,袁绍的计划更万无一失。

议事结束之后,诸臣都各自回营传达袁绍的最高指示,等待刘备在汝南起事。

时间进入三月,除了吕布和刘璋的西川之争,曹操和袁绍的北方争雄也令天下人为之侧目,袁曹之战在四月初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碰撞,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在延津的战场上,文丑先是击败了投降曹操的胡车儿,然后在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在延津被曹将关羽斩杀,有传言说刘备也参与了这次战役,还及时收拢了败军,不至形成溃败,据说刘备还与他的二弟关羽直接面对,但这个说法没有得到任何确证,因为关羽仍留在曹营之中,而刘备也返回了白马。

但袁绍也并非是一无所获,在乌巢的战场上,淳于琼以乌巢为中心与曹军主力展开了数次战斗,乌巢大泽的地形复杂,两军都无法展开太多的兵力,否则袁绍的大军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将曹军淹没,因此双方也各有胜负,本来夏侯渊、乐进两部已经对援军进行了一次具有威胁性的合围,但突然莫名其妙地撤退了,尽管先后有颜良文丑两员大将身亡,但袁军的兵力优势丝毫未减,进占乌巢后,袁军兵分三路,分别从乌巢、武源、熬仓三个方向气势汹汹地进军,泰山压顶般朝官渡落了下去,曹军只能依托官渡以北的阳武进行骚扰,完全撤回官渡只是时间问题。

这种态势,及时只是在图上推演,都能够感受到强大的压力,至少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的。

曹军大营,郭嘉捏着下巴,专心致志的在推演地图,荀彧和荀攸在一旁专心致志的看着,丝毫没有打扰他的意思,须臾,郭嘉叹了一口气,将所有的兵俑全部扔在箩筐里,整个身体绵软无力的躺在了地板上。

“你们想知道夏侯渊和乐进那一仗为何失利吗?”郭嘉躺在地板上,闭着眼睛,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乌巢贼?”荀攸拿起箩筐里的兵俑,开始在牛皮地图上进行推演,眼皮也不抬一下。

“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郭嘉骨碌碌坐起身子,咧开嘴笑了:“不错,那些家伙本来已经偃旗息鼓,可最近突然变得活跃起来,连续骚扰曹军的后勤、斥候与小股部队,在夏侯、乐两位两军打算合围淳于琼的时候,有数名我军中程裨将校尉遭到了刺杀,就连夏侯惇将军都差点弄瞎了一只眼睛!”

荀攸闭口不语,自顾的在牛皮地图上推演地图,吞食人俑,仿佛像一个艺术家正在聚精会神的雕刻自己的艺术品一样。

荀彧狐疑地抬起一只眼睛:“你手上的那些人,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吧!”

“你知道王越吗?”郭嘉轻描淡写的询问。

“王越?”正在推演地图的荀攸身体一怔,扭头疑惑的看着郭嘉。

“不错,就是当年的那个虎贲中郎将王越,桓帝、灵帝的剑击师傅,算得上帝师,这件事就是他干的!”郭嘉轻松地把幕后黑手摘了出来:“他当年在做游侠的时候就与乌巢贼有旧,关系一直都很不错,这次他武力和重金双管齐下,说服了乌巢贼的五个贼首,配合袁绍攻打曹操!”

“听说王越的武艺了得,除了有个叫童渊的,好像没人是他的对手了”荀攸也停下了推演,和郭嘉、荀彧分做东西南三个方向,呈三角形面对着讨论。

荀彧摇了摇头:“你是没见过吕布吧?当年我和奉先没事干,悄悄的去看过虎牢关大战,那吕布当真是厉害,面对颜良、文丑、韩猛、张郃的夹攻,愣是将韩猛一戟刺于马下,袁绍的部将高览也被吕布帐下大将黄忠一刀斩为两段,那场战斗当真是激动人心,要不是他在虎牢关前斩杀袁绍的心腹大将,恐怕我们的战斗会更加的吃力!”

郭嘉看了荀彧一眼,脸上的笑意更声:“当年要不是我去你的府邸,恐怕此刻我早就变成了他的臣子!”

荀攸说:“怎么回事?”

“仲德之所以现在在吕布帐下,那是被吕布抓去的,听说他也派人去抓我了!”郭嘉轻描淡写的解释着。

荀彧噗嗤一笑:“其实袁绍并不是主公的大敌,那吕布的威胁比袁绍还要大,我刚刚收到益州细作传来的情报,吕布已经夺得江油,恐怕不久就会兵临成都城下!”

郭嘉笑呵呵的说:“从益州传来的情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恐怕吕布现在已经兵临成都城下,你们看着吧,成都沦陷的战报不久就会传来!”

“加上益州和汉中,这大汉的天下他吕布就独占了十分之一,当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郭嘉咳嗽了几声,有点费力的说道。

还没等荀彧和荀攸答话,忽然帐外就传来了脚步声,三人扭头忘了过去,见到来人后,急忙起身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