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7章 食色成性

第三百八十七章 食色成性

三人见到曹操步入大帐,急忙起身相迎,齐齐拱手作揖:“参军主公!”

曹操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轻声说道:“不必多礼,你们三个在讨论什么?”

曹操本想差人召三人去中军议事,最后想想还是亲自来找他们三人算了,他还没进入大帐,就听见帐内传来欢声笑语,当下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郭嘉将曹操奉上高位,待曹操坐下之后,他才说道:“我们在讨论官渡的军情以及主公的故人吕布!”,郭嘉说完,眼睛不由得瞄了瞄曹操,据说曹操和吕布的关系匪浅,当年两人在洛阳为官的时候似乎有着不错交情。

曹操不以为然的抬了抬手臂,将放在桌案上的热茶端起来呷了一口,随意的问道:“可讨论出什么所以然来?”

郭嘉耸了耸肩:“启禀主公,我军兵寡,前期缠战无非是争取个大势,真正的争斗,还是在官渡,乌巢大泽这种地方,乃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如早离!”

“这比喻倒是很新鲜!”曹操乐呵呵地夸赞一句。

“呵呵,那里那里,这是杨修说的,我只是借用一下!”郭嘉大大方方承认:“哎,说道杨家,那个杨修已经被我派去乌巢泽了,主公若是有空,不妨让夏侯渊将军给我盯着点,您也知道,夏侯渊将军只听主公的命令!”

郭嘉之所以不放心杨修,那是因为杨修的父亲杨彪如今早已锒铛入狱,被满宠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如果杨修公报私仇,借此机会投降袁绍,将曹军的秘密全盘托出,那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不明白曹操为什么要启用杨彪的儿子,这不是捉起虱子放在自己的脑壳上叮,自讨苦吃吗。

曹操摇摇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杨德祖有大才,如果弃之不用,那才可惜呢,再说了。夏侯渊每日殚精竭虑,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

他说完,抬头看着郭嘉:“吕布如今打到哪里了?”

“估计快到成都了”郭嘉抬抬眼皮,漫不经心的说。

曹操眼睛眯起,用手抚摸着短髯。低声沉吟:“这么快?”

就在荀彧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最终打破这局面的是一位匆匆入内的书佐,他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傫案牍,这些都是在各地搜集来的军政要情,郭嘉每天都要过目,最上面的几封文书以朱色镶边,这是一切关于袁绍军有关的情报,属于最要紧的一类,如今曹操在这里,郭嘉自然不能再逾越查看。当下将目光注视着曹操,等待他的决断。

曹操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移向那些文书,随意的拿起一封,先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不由得“嗯”了一声,又看了几眼,然后扔到郭嘉面前:“你们看看.。”

郭嘉拿起来一看,也微微有点动容,随后递给荀彧。荀彧的表情一样,荀彧看完后又递给荀攸,荀攸看完之后,表情毕竟淡然。但他眼睛动了动,看得出他心里也有一点点探究,文书里说昨天晚上白马城里似乎出了一点状况,惊昏锣响响彻全城,袁军搜了一整夜的城内外,据一名内线说。似乎是有一名要犯逃脱,至于抓没抓道,要等明日才有回报、

“是儿子内杠,还是冀州、南阳两派起了冲突?”曹操喃喃自语,曹军没有中高层将领被俘,够得上称为要犯而且被关在白马的,大概只能是某位触怒袁军随军高官吧。

郭嘉漆黑的眼睛转了几转,又扫了一眼文书:“如今在北边的大人物,可不止袁绍麾下那些人啊,不过也不一定,昨日我收到情报,说是颜良文丑的死,牵扯到刘备和许攸,至于他们现在的状况,我们到目前为止还一无所知!”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身边的口袋里掏出药丸,这次他的手指花了一段时间,才慢慢摸出一枚,口袋瘪了下去,想来里面所剩无几,郭嘉微微皱了下眉头,前段时间他的咳嗽很厉害,最后在好友的介绍下,他认识了一位方士,自从吃了那方士的药丸后,他的咳嗽的确好了不少,但是似乎已经依赖上了这个药物,只要不吃,咳嗽就会比以前更加的严重,对此他担心不已。

“你最近吃的药可是越来越多了”曹操看着郭嘉,眼里的担心溢于言表,他已经失去了戏志才,不想再失去郭嘉,郭嘉的病和戏志才的病一模一样,因此他才担心郭嘉会像戏志才一样早早的离他而去,故此才提醒了一句。

郭嘉看了看曹操面前那一摞堆积如山的案牍,难得露出无奈神色:“分忧的少,牵心的多,这官渡虽小,要照顾的事情实在太多!”

曹操没有理会郭嘉,他将目光移到荀彧身上:“文若,你明日就会许都吧,没有你在许都,我心里实在放心不下!”

自从发生董承的事情后,每逢曹操出征,荀彧都要坐镇许都,这次荀彧之所以来官渡,那是因为官渡的粮草接济不上,他是押送粮草来的,这次的粮草很重要,所以他不得不亲自出马。

荀彧点点头:“形状已经收拾好了,准备下午就动身,因为好久没有见到这个病秧子了,因此才来看望他一下!”

曹操说:“顺便派人去那个方士那里给他拿一袋药来”

虽然曹操很不赞同郭嘉食用药物来缓减咳嗽病,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今郭嘉只要不食用那药物,就会咳嗽得比以前更加厉害,曹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郭嘉一听,;立即眉开眼笑起来:“多谢主公!”

荀彧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对着曹操作揖道:“主公,如此我便不在久留,臣告退了”

许都的事情不比官渡的少,凶险程度也不比官渡的弱,恐怕耽搁的这段时间里,又不知道有多少卷牍在等着他处理,所以当下他也不敢耽搁,起身对曹操请辞。

曹操点点头:“如此,许都事情就劳烦文若多费心了”

“食君之禄,替君分忧,主公大可不必如此”

他说完之后,又扭头对着郭嘉说:“你放心,弄到药后我会让八百里加急给你送过来”

郭嘉咧开嘴一笑,痞里痞气的对着荀彧拜谢道:“多谢文若兄!”

荀彧无奈的摇摇头,又朝曹操施了一礼后,转身步出帐外,荀攸见后,对着曹操说:“主公,我去送送文若!”说完也不等曹操回答,转身走出了大帐。

待荀彧和荀攸走后,郭嘉和曹操都沉默下来,郭嘉眼睛忽然一亮,伸出白皙的手拍了拍,从里帐走出来一个艳丽的女子,随军带女子,这事连曹操都不敢公开做,整个曹营只有郭嘉敢如此坦然,不过除了陈群,其他也不会公开指责郭嘉的行为。

“参见丞相!”女子先生向曹操鞠躬,殷勤地把郭嘉面前的兵俑和地图收拾好,这是刚刚荀攸摆弄的,等收拾好了以后,她便卷缩在郭嘉怀里,郭嘉握着就被,吃着药丸,手又开始不老实地在女子身上摩挲,脸上那从容不迫的笑意却更盛了。

曹操虽然很不满意郭嘉把他当做透明人,但心中并没有不快,说到底他和郭嘉一样,都是食色成性的人,曹操忍不住多看了那女子两眼,那是一张陌生面孔,于是开口询问:“怎么换人了?”

“主公赐给我的那个女人说官渡对她不感兴趣,所以不肯来。”

曹操评价道:“你的女人都很有意思。”

郭嘉收敛笑意,正色道:“主公可莫小看了女人,天生阴阳各占一半,我可从来不敢看轻她们。”

曹操难得露出一丝笑意:“其实我也是”

郭嘉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同时仰头大笑,引得郭嘉怀中的女子满头大雾,一脸娇羞。

郭嘉笑了半响,随后渐渐停止住笑声,低头看着怀中女子说:“今晚你就去丞相的大帐,记住,要把丞相伺候好了,否则我饶你不得。”

艳丽女子咬了咬粉嫩的嘴唇,一眸一笑尽显妖娆姿态:“可惜丞相看不上民妇!”

曹操听到民妇二字的时候,嘴角挂着笑意,眼里亦闪过一丝精光:“晚上我派人来接!”

郭嘉收敛了笑容,当下将艳丽女子推出怀中,朝着她努了努嘴:“进去等着,记住不要抹胭脂,否则丞相不摘了你的小脑袋!”

艳丽女子嫣然一笑,对着曹操鞠了一躬,随后步步生莲地走回了里帐,虽然郭嘉比曹操英俊,但曹操比郭嘉地位高,能侍奉一夜,也算是她的福分。

郭嘉耸了耸肩,愁眉苦脸的说:“唉,今夜必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曹操说:“如今许攸已经被袁绍下狱,你真的确定他会来投靠我?”

郭嘉点点头:“主公放心,他一定会的,你比我更了解他”

曹操想了想,觉得郭嘉说得很对,许攸一定会来找他的,一时间两人又沉默了半响,只见曹操站起身来朝着帐外走去,临走的时候还冷哼了一句:“放浪形骸,食色成性,以后给我注意点。”(。)